93、第六章 一定是我跳舞的方式不对!

    93、第六章一定是我跳舞的方式不对!

    很快,我就接到了正式进入彭格列的的初次任务。彭格列专属服装师的助手前来给我仔细量了尺寸,没过几天,我就收到了一件衣服―

    “哇”

    拿出衣服的瞬间,我整个人都被hold住了。

    “旗、旗袍?”纯正的杭州特级丝绸,摸上去丝滑柔软。明艳的大红色做底色,上面绽放着**金色的雏菊,一排精致的盘扣从领口斜到腋下。因现在已是秋季,所以旗袍也是长款的,裙摆长至脚脖,开叉也恰到好处。

    手工旗袍嗷嗷!壮哉我大中华不解释!

    我顿时眼冒绿光,迫不及待地就去换上,又用我生疏的手艺,给自己好好盘了个合适的发髻。

    明艳绚丽的中国红极衬我白皙的肤色,因是量订做的,衣服十分合段玲珑有致;再配上白色狐狸毛的小坎肩,拎着搭配的小包,整个人看上去雍容华贵,充分体现出了咱为东方女的含蓄优雅的魅力。

    “reborn,好看吗?”

    我自恋地对着镜子左照又照,冷不防看到后reborn进来,连忙回头看他,眼睛亮晶晶地眨巴满是期待,求表扬!

    “很漂亮,旗袍很适合你,”该夸奖的时候reborn也从不吝啬,他替我将一捋散到前面的头发挽至耳后,俯在我耳边道,低沉磁的嗓音带着一丝暧昧调侃,“我开始期待亲手脱下它了。”

    “蹭”

    明白话语中的意味,我脸瞬间红到了脖子,羞恼地瞪他,“reborn!”

    他勾唇轻笑了下,黑眸闪烁着戏谑和嘲笑,看上去十分愉快。

    喂喂喂,调戏我你就这么高兴吗?

    我暗自腹诽,却还是忍不住因他的话而脑中闪过平时的旖旎缱绻。如果他今天要我做那种姿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哎呀好羞人!

    等等,我蓦地回神,打住打住!现在可不是想那种事的时候!

    一抬头,reborn一副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的模样,淡淡的笑容透着了然的味道,挑眉,“哦,你难道已经迫不及待了?”

    “才、才没那回事!”

    被戳中心事,我羞红了脸,打定主意一路都不要理他。他不以为意地笑了下,带着我走出彭格列。

    走进富丽堂皇的大门,映入眼里的是一场布置精美的高级宴会大厅。巨大的琉璃吊灯散发出炫目的光晕,穿着西服的男人们手持香槟,彬彬有礼地和别人交谈着;女士无一不穿着华贵典雅的礼服裙,容貌精致。

    久违的熟悉场景让我愣了愣,察觉到脸上落下一束幽深的目光,抬头看到reborn看着我,若无其事地笑笑,“刚才……嗯有点想到以前的事了。”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在香港的时候干爹一个月要举行很多次宴会。不过我向来不喜欢这种宴会,干爹也从不勉强我,所以记忆中参加的次数也并不多。

    当然这直接导致我的另一个问题……

    挽紧reborn的胳膊随着他进入大厅,我的余光不由自主地往脚下瞄,内心哀嚎,这么细长的高跟鞋是谁tmd设计的!我是多么艰难才维持现在的平衡的嗷嗷!

    我们来的较早,reborn便带着我走到角落拿了杯香槟递给我,我兴高采烈地刚接过,正准备品尝一下酒的滋味。

    “不准喝。”他自己拿了一杯抿了一小口,淡淡地对我道。

    我一张兴奋脸瞬间苦,哀怨地瞅着他。在家里时就严厉止我喝酒,现在到了外面我还说正好可以蹭点,要不要那么严格啊!

    reborn压了下帽檐,一手揽过我腰际,俯在我耳边低声说话。外人看来不过是一对男女在亲昵地说悄悄话,然而,“资料上说的很清楚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温的呼吸喷吐在耳垂上,我敏感地缩了缩脖子,他淡漠的语声没有一丝绪波动的响起,“害怕吗?”

    列维尔家族,意大利一个小型的军火走私商,原本和彭格列交好,最近新上任的继承人维尔森却一改之前的传统,开始暗中疏离和彭格列的关系,彭格列本并不在乎这样一个小家族的交好,但对方转而把大批军火卖给彭格列的敌对家族,这点是无论如何原谅不了的。

    所以我这次的任务就是潜入列维尔家族宴会厅,搭上维尔森,从他那里窃取私下和敌对家族的交易证据,回头彭格列就可以以列维尔家族违反约定为名,正大光明地消灭他们。

    ……话说,这么高难度的事彭格列的高层们乃们是肿么会想到交给我这个粉嫩嫩的新人的啊!!乃们就不怕我一个不慎惹出更大的祸端么!

    面对初次任务就是这样的难度,我当然觉得忐忑不安,还好reborn作为随行人员,会在必要的时候给与我配合和支持。

    所以,一想到reborn在我边,因恐惧而急促跳动的心跳也变得平缓起来。我轻点头,语气掷地有声,“不怕!”

    他往后退了一步,我在他黑色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熠熠生辉的眼睛,他微微一笑,握着酒杯轻轻碰了下我的,“cheers”

    不多时,我终于见到这次任务的正主了。如资料上所说,维尔森是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因为沉迷酒色,纵过度,眼神浑浊不堪。虽然打扮的衣冠楚楚,也掩饰不住那股子猥琐气息。

    “维尔森先生。”reborn带着我走到那人面前,轻轻颔首,显得倨傲而不失礼。

    “reborn,很久不见,欢迎参加我的宴会,”维尔森边带着的女伴容貌精致,看上去也是常出入这种上流社会的场合,优雅地向我微笑。

    “这是……?”维尔森的目光落在我上,浑浊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艳。

    “这是我的女伴,”reborn扫了眼我,不冷不地回到,“来自中国。”

    最后几个字略微加了重音,仿佛有股意味深长的味道。

    维尔森了然促狭的笑了,又看了我一眼,对reborn笑道,“很漂亮。”

    我保持着微笑的表都要僵掉了,心中一万个草泥马狂奔:漂亮也不是你的!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信不信!

    客的招呼过后,维尔森带着女伴走远。我放下酒杯,抬头一看,reborn看着维尔森离去的方向眼里闪过厌恶,脸色冷漠,心看上去很是糟糕。

    “怎么了?”我疑惑地问道。

    他收回目光,落在我的脸上,带着几分端详的味道打量着,忽然毫无预兆地凑近,吓了我一跳头往后仰了点,才避免众目睽睽之下被吻到,我不知所措,“reborn?”他这是抽风了么?

    “果然,还是直接打打杀杀比较适合你。”reborn冷哼了一声抿了口酒,似乎味道不好,皱了皱眉,把酒杯往桌子上随手一放。

    我后知后觉地眨眨眼,额,我这是被鄙视了吗?

    “喂喂,我又不是只有武力值没有脑力值的蠢货好不好!”我撇撇嘴,不满地反驳。

    “哼”他毫不客气地嗤笑。

    “那现在……?”我好像,有点明白reborn心糟糕的原因了?怎么办,嘴角控制不住地想上翘救命!

    他扫了我一眼,似乎被我满脸傻兮兮的笑容逗乐了,表放松了些许,伸指在我额上一弹,“蠢沙。”

    我丝毫不以为意,喜滋滋地踱过去抱住他手臂,仰头望着他,“reborn……”

    他勾起唇角,一手揽过我腰,一手握住我的手,语气淡淡的,却带着不容质疑的命令,“陪我跳支舞。”

    “跳舞?”我蓦地僵住,“你、你确定?”

    他一下明白过来,放开手打量着我,表很是无语。

    我讪讪地低头道,“以前我不是不喜欢参加宴会么……你什么时候看过我和人跳舞?”

    “我记得,那个男人有给你请过礼仪教师。”语气含着一丝不屑道。

    那个男人自然是指的干爹―reborn说到他时,从来都是这副口气。

    “哈哈,”我讪讪地干笑着,目光游移,“没学几天,我觉得烦嘛,就没学了。”

    我现在好后悔,有没有!

    “……我教你。”语气带着一丝无可奈何,reborn牵起我的手,来到舞池边缘。那里已经有一对对的男女随着缓慢悠扬的乐器声开始摆动起来了。

    手搭在他宽厚的掌上被握紧,掌心的度顺着血脉一路熨帖到心里,原本还尚待忐忑的心跳忽然就变得平稳起来,笑着抬头,正好四目相对,他深不见底的黑眸清晰地映出我的笑靥,微勾起的嘴角展示出主人此刻全然放松的心,有一瞬间,我恍惚产生错觉,他眼中的温柔宠溺将会一直注视着我的生生世世。

    我和我相的男人凝视着彼此,静静相拥着跳着一支圆舞曲,只愿时光永驻这一刻。因为下一秒……

    “咔”

    “抱、抱歉!”

    盯着原本黑亮的皮鞋上浅浅的脚印,我简直羞愧绝:尼玛我今天才知道比打架更痛苦的事就是穿着差不多十厘米的高跟鞋跳舞啊我勒个去大!

    刚开始怕踩着他,我很小心谨慎,结果被他提醒动作僵硬,眼睛不要往下看;眼睛一不看,我只能凭借着本能地跟着他转动,各种杯具有木有!

    仅仅是半支舞,我就踩了他起码五次以上!

    我羞得脸颊通红,“我绝对不是故意的!”

    “哼”他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声,“就算从没学过,一曲下来多少也该会了。你到底有没有用心?蠢材。”

    被大魔王毫不客气地嘲讽了TAT

    我、我才不会说是看着你的美色发呆了,于是就完全没留意脚下了呢!

    我悻悻扭脸,“我知道我蠢,谢谢您了无需再提醒我。”

    正在这时,一曲终了,搭在腰间的手顺势滑落收回,那抹温离开的刹那,心里涌起一点失落,我很快收拾好绪,拿出绝对优雅的微笑,因为―

    “reborn,交换下女伴怎样?”被漂亮的女人挽着的维尔森走过来,对reborn,时不时投向我的目光透着毫不掩饰的□,猥琐得令人作呕。

    reborn冷淡地颔首,维尔森露出得意的笑容,示意自己女伴上前主动挽住reborn的手,意味深长地道,“我的安娜也不错。”

    “是吗”reborn不明意味的勾了下唇角。

    ……尼玛我怎么觉得两人的对话充满着某种十八的话题?一定是我脑补的方式不对!

    “那么这位小姐,”维尔森故作绅士地弯腰,牵起我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我有这个荣幸知道你的芳名吗?”

    我拿出了全部的控制力才没把手抽出来一巴掌甩他脸上去!!好恶心的触感啊啊啊!

    心中嚎叫着,我面上维持着淡淡的笑容,“……我叫小芳。”荣幸你大爷!芳名你妹!你就不配知道咱的名字!

    向reborn点头示意后,他带着我来到另一边,我回头一瞥,reborn正望着这边,人来人往隔着太远,我看不清他的表,只能感受到他投注在我上的目光。

    心中一暖,我冲他安抚地笑笑。

    “真是个美妙的名字,如你人一样的美丽。”大掌毫不客气地揽上我的腰将我拉近,陌生的男人呼吸近在咫尺,我双手抵住他的口往后仰了下,尽量和他拉开距离,勉强笑了笑,“多谢夸奖。”

    猪蹄给我拿开!可恶!

    他猛地凑近,深呼吸一口气,露出陶醉的表,然后揽住我腰的手稍微松开一点,我忙不迭地退后一步,手却被他抓住按到自己的肩膀上,另一手握着我的。此时正好舞曲响起,他微笑着道,“开始了。”

    忍耐、我要忍耐!

    我露出两颗大白牙,“请多指教。”

    然后……舞池里时不时响起一声闷哼以及女人的道歉声。

    “抱歉,又踩到了你!”

    “啊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又踩到了吗?真是抱歉!”

    ……

    ……

    一曲结束,维尔森松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表,盯了眼自己被踩了一层鞋印的皮鞋,意有所指地道,“小芳小姐,虽然作为绅士不应该和女士计较,但你踩了这么多脚,总得给与我一点,可的小补偿吧?”

    “我实在太笨了,”我绞着手指,故意作出一副羞红了脸(其实是气红的)的愧疚模样,“对不起!只要维尔森先生说的要求,我都会答应的!”

    “噢,那我就不客气了。”暧昧得意地笑了下,他拉着我径直走上楼梯,“小芳小姐一定要好好补偿我才行啊!”

    “等一下维尔森先生,”我站着不动,向楼下投去一眼,在人群中艰难找寻reborn的影。带着畏惧的语气瑟缩道,“可是我是reborn先生带来的,他要是知道的话……”

    reborn快点看我!我被带走了!

    “没关系,reborn现在可不在这里,”他冲着我意味深长地道,“他已经和我的女伴出去约会了。”

    约、约会?

    ……我在这里水深火你敢跑去和别的女人约会,很好,reborn,你完了!

    不要怪我红杏出墙!!

    我转过脸,对着维尔森先生羞一笑,“那么,就让我好好补偿您吧。尊贵的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小沙说reborn跑去约会什么的都是开玩笑的~没有当真

    一起愉快地执行任务吧!(特大雾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