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十四章 暮光你好,暮光再见

    75、第十四章暮光你好,暮光再见

    “吡”

    一线细微凛冽的风声撕裂了平静的空气,目标应声而倒。广场上顿时响起一片惶恐惊呼,不过这些都与他们无关了。

    戴着礼帽的黑发男人半跪在地上,低头以专业的姿势飞快地拆卸完狙击枪装进箱子里,转而掏出一把黑色手枪放入衣内。忽然一股没来由的心悸袭来,他动作一顿,捂住心口皱了皱眉,旁边金发的可乐尼洛正好放下望远镜,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异常,语气带着一丝隐忧,“出什么事了?”

    “……没事。”上一次出现这种况,是某个女人深夜独自下井结果差点被溺死。眼里一闪而过一抹霾,男人面无表地拿出手机开机拨打熟悉的号码,传来的却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

    握紧手机,一张俊颜霎时冷到了极点。可乐尼洛注意到他莫名的举动,满是疑惑,“这种时候你在给谁打电话?”

    “那个蠢货。”夹杂着嘲讽的话语从男人嘴里毫不客气地吐出,带着森冷的寒意。尽管这样,在执行任务中会突然打电话给对方,这简直一点也不像是最负盛名的黑手党顶尖杀手会做出来的事―

    但已经习惯reborn这段时间各种异于平常的行为,可乐尼洛了然地笑笑,“是你那个小人吧?她又怎么了?”印象中那个叫做小沙的reborn的人,似乎能惹事的?

    原以为这么八卦的问话,reborn肯定不屑理他,结果出乎意料的

    “不是人―”黑色西装的男人顿了顿,语气平淡地陈述,

    “―是人。”

    拉下帽檐,影遮挡住了他全部的神色,reborn提起装着枪械的黑色手提箱,迈步走下天台。看着男人远去的颀长清瘦的背影,可乐尼洛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不是吧……

    “滴答滴答”

    古老的立钟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在寂静的房间内声声回响。

    我脑子疯狂转动试图想到比之前灵光一闪更好的办法,可是还是在男人渐渐不耐的眼神中发现我是徒劳,只有这一个办法,而且还不一定会成功。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按捺住狂跳的心脏,直视着金发的男人,听到自己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

    “我……答应,成为,你的伴侣。”

    艰难而沉重地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话音未落,男人如冰霜般万年不化的表似有一丝缓和,眼神也染上了一点温度,我立刻补充完整句话,急切地叫道,“但不是现在!”

    尚待缓和的冷脸顿时一沉,我连忙举起手比了个数字,“五十年!给我五十年……”接触到他逐渐变得暗沉的眼神,立马改口,“不、三十年?二十年?”

    他话也不说,直接探出手向我脖子伸来,“十年!!不能再少了!!”我苦得差点没直接哭出来,他缓缓收手放回宽大的长袍衣袖下,面无表地看着我。

    心知有商量的余地,我咽了咽口水,急忙解释道,“我答应成为你的伴侣,但是那要十年后!我现在十八岁,你看十年后正是我体各方面的鼎盛时期,变成吸血鬼正好!”

    “给你十年,对我有什么好处?”他一下子抓住了重点,“我已经等待了太久,现在发现了你,就算十年对我来说也是非常漫长。我没必要忍耐,不是吗?”

    我闭了闭眼,一字一字地,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我……保证成为你的伴侣之后,会全心全意地对待你。视你如唯一的人,甘愿为沃尔图里家族奉献一切。”

    “伴侣?如同德华和贝拉?”他若有所思地道。

    我差点没喷出来,卧槽!人家那是人,我跟你仇人还差不多!

    但面对敌强我弱的局面,我只得咬牙,“对!”反正先逃过这一劫,出去再说!

    他沉默不语地看着我,我着自己睁大眼,用最真诚无暇的目光和他对视。短短的几分钟,仿佛没有尽头一样漫长,空气压抑沉重的令我喘不过气来,他终于点点头,“如果这是契约的话,我答应你。”

    契约?什么东西?

    他并没有多言解释,只是对我道,“明天举行正式的仪式之后,我会送你出去。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

    语毕拿起黑色的丝质长袍随意搭在臂上,打开青铜古朴的大门,直了背脊姿态优雅地走了出去。

    暂时解决了眼前的危机,我松了一口气,脚下顿时一软瘫坐在地上,尼玛刚才真的体会到九死一生的感觉了啊!

    而且他说的契约?仪式?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原本想着施个缓兵之计,等我离开他们的大本营后,人海茫茫肯定也找不到我了。可是听他这么一说,不忐忑起来,难道吸血鬼还有什么本事可以追踪到人的?

    怀着疑问和不安,这一个晚上我几乎彻夜未眠―

    废话,你时刻警惕着某只吸血鬼闯进来啃你一口,是个人都睡不着。

    不过还好,这只名叫凯厄斯的吸血鬼虽然看上去冷漠无,却格外的守约?

    第二天,当我被带到昨天看到的大厅时,王座上已经坐了三个人,黑发的马库斯,表夸张的阿罗,还有……面无表注视着我的凯厄斯。

    “噢,华裔女孩,敢和我们尊贵冷漠的凯厄斯下谈条件,我不得不称赞你的勇气。”说着调侃的话,阿罗兴致勃勃的打量我,我就知道他们肯定知道了我和凯厄斯的谈话。

    “……谢谢。”我干巴巴地道谢,换来他略带惊异地睁大了眼,迈着奇怪的步伐绕着我走了一圈,“啧啧,你还真是奇特啊。”

    忍耐着被人当草泥马围观的怒气,我盯着地板,默念一百遍淡定、淡定!

    阿罗招手让侍者拿来一卷羊皮纸,在我面前缓缓打开,古旧的羊皮纸散发出陈腐的味道,上面黑色的字体华丽非常,我嘴角抽了抽,尼玛这是哪个国家的文字?我看不懂啊!

    “这是我们吸血鬼创造出来的一种特殊的法术,”阿罗拍了拍手,一个脸色苍白俊美的侍者就随着他的示意,向我捧上一柄青铜刀,阿罗看着那柄刀露出满意的微笑,“用这刀割破手指,滴血在羊皮纸上,从此以后无论你躲在哪里,我们都能找到。”

    随着他的解释,我脸色越发惨白,我擦,我只是想了个缓兵之计而已,没想到他们真得有办法追踪!!

    而且我现在根本是骑虎难下……

    望了眼一直面无表注视着我的冷漠男人,我再一次体会到绝望的滋味。

    尼玛我只是想要和喜欢的人平淡安然地过一辈子,然后等到年老时望着对方白发苍苍的模样,相视一笑。

    只是这么简单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吗!?

    在众吸血鬼的充满压迫力的注目下,我颤抖着手,缓缓拿起了青铜刀,阿罗饶有兴趣地微笑着看着我,向我摊开羊皮纸。

    我知道凯厄斯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若是我稍有不对,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手下留。心一横,我快速地在手指上割了个口子,把血滴到纸上。

    “呕~”

    几乎在手指出血的瞬间,周围的吸血鬼纷纷捂鼻,发出难以抑制的干呕声。连阿罗都别过脸皱紧了眉头,一脸嫌恶。

    血珠落到纸上立刻被全部吸收,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其实按阿罗之前的说法,现在就可以了,但注意到周围的吸血鬼痛苦难受的样子,我顿时恶从心底生,尼玛刚才看戏欢快是吧,咱不痛快,你们也别想好过!

    毫不犹豫地,我用青铜刀刃对着手指重重一划,原本的一线伤口变成了一条血口,阿罗抓住羊皮纸往后猛地一跃,整个人立我起码有五十多米远才停下来,其余吸血鬼纷纷捂住鼻子干呕着奔出大厅,隔了很远还有他们的呕吐声。

    心里的怒气才好过一点儿,一道黑影闪在我面前,看着凯厄斯发红的双眸,我脑子一个激灵,擦,玩大条了,对别人来说唯恐避之不及的我的血液,尼玛对他来说有无上的**力啊!

    手指被含进他嘴里仿佛进了冰柜,我不由地颤抖了一下,想要抽出,他用力抓住我的手腕,我痛苦地皱眉,生怕他一发狂拧断我的手臂,再不敢乱动。

    刚开始还控制着似的用冰冷的舌尖轻,到后来简直是抱着我手指在狂吸,感觉到他上越发狂暴嗜血的气场,和从指尖被吸出的温暖血液,我心里升起一股恐惧,再不阻止他我就完了!!

    “凯厄斯、凯厄斯!”我大声唤着他的名字,试图叫醒已经半失去理智的他。但他已经完全听不到了,甚至大口大口地开始吸食起我的血液来!

    “阿罗!阿罗救命!我现在要死了等凯厄斯清醒过来绝对会责备迁怒你的!”我惊慌地叫喊着躲在最角落捏住鼻子的阿罗让他帮忙,他一脸挣扎痛苦,刚刚往前跨了一步,又皱紧了脸捂住嘴狂呕。

    尼玛吸血鬼鼻子那么灵是要作死啊!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啸,眼看着面前凯厄斯几乎就要进入完全失去理智的阶段,握着我手的力量越来越大,几乎要被勒断的痛楚让我心生绝望颤栗,“凯厄斯!”千钧一发之际,沉默冷面的马库斯忽然眨眼间出现在凯厄斯后,因我的血液的味道而皱眉表忍耐,两只手臂死死按在凯厄斯肩膀上,声音低沉沙哑,“你冷静点!”

    不知道他是不是使用了自己的特殊能力,凯厄斯猛地浑一僵,缓慢地抬起头来,苍白的俊颜上,红眸冰冷嗜杀,嘴唇染血妖冶诡异,美得简直令人屏息。

    失神了一瞬,我赶紧回过神来,看着他轻声唤道,“凯厄斯,冷静点!你答应过我的!给我十年!!”

    闪烁着冷芒的嗜血红眸虎视眈眈地盯了我,我吓得一动不敢动,生怕触动到了他被他直接扑上来啃一口,过了好半天,他猛然闭眼,深深地呼吸了口气,仿佛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抽出我的手指,紧紧捏在手里,生硬冷漠地道,“抱歉。”

    我抽了抽嘴角,这道歉怎么都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不过还好逃过一劫,我松了口气,感觉到双腿发软颤抖。再一次的死里逃生啊,话说这短短两天,我所面临的危险简直比在好几部恐怖片里加起来都多!

    “好了好了,”阿罗捂住鼻子冲我忙不迭地遥遥挥手,“你走吧,凯厄斯到时候会去找你的。”

    精致华贵的大门猛地敞开,我想也不想使劲抽出手指,拔腿想跑,却被人一把紧紧搂住双腿悬红,冰冷的呼吸喷在脖颈上,伴随着清冷威胁的话语,“给我好好活到十年后,不要妄图能用任何方法摆脱我。”

    ……

    我膝盖一软差点没给他跪了,大哥你完全戳中了我的心思!我真没打算要和你在十年后怎样怎样!

    走出森寒冷的地下城堡,沐浴在灿烂温暖的阳光下,我有种再世为人的激动,我没有变成吸血鬼真是太好了嘤嘤!

    “小沙!”

    听到熟悉的呼唤,我一抬头,就看到德华、艾丽丝和贝拉正从车里下来,我敛起心绪,冲他们扬起笑脸,贝拉直接扑上来紧紧抱住我,语声哽咽,“我们想要救你想了一晚上的办法,现在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眨了眨眼,看向德华和艾丽丝,两人紧皱的眉头才和缓下来,朝我微笑。再联系贝拉的话,他们担忧我的安危却没有办法,只能在车里焦急等待我的消息……

    我压根没想到他们会这样做,顿觉感动,吸了吸鼻子,回抱住贝拉,“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

    之后,我怕阿罗说的追踪我的羊皮纸真的有用,不敢直接去西西里,再加上有些疑问想要问卡莱尔,就和贝拉他们一起回去福克斯。

    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才想起原本是想给reborn一个惊喜,就把手机关了打算到了西西里才和他联系。现在想起来,我连忙打开手机,结果刷刷刷一下来了好几条短信。虽然是质问我怎么随便关机,可是话语里带着的关切意味不容忽视。因为他工作质的关系,我一般不敢贸然打电话过去。反正他有空时都给我打,或者发短信。这两月,我们联系虽然不多,但我能感受到他是真的把我放在心上的。

    心里一暖,我迅速给他回了信息,说贝拉邀请我再留一段时间。

    回到霍克斯,我把我在沃尔图里遭遇到况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卡莱尔。他思索了很久后告诉我,那样的追踪术他只是在传闻中听过。他在沃尔图里的时候,就算家族里再去搜寻特别的人物时,也从未见阿罗他们用过,想必这东西十分珍贵,而且看样子应该真的可以追踪到我。

    证实了我的猜想,对此我无可奈何,不过还是安慰自己,还有十年的时间,总会有办法的吧。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到意大利,珍惜和reborn在一起的每一天。

    临别那天,库伦家族的所有成员和贝拉、雅各布都来送我,和他们每个人一一拥抱作别后,最后来到贝拉和德华面前,对德华恶狠狠地威胁,“德华,你要是敢对贝拉不好的话,我就、我就”

    余光瞄到站到离他们远远的形单影只的雅各布,我想也不想一手指着他,“我就联合雅各布,撬你的墙角!”

    德华脸色瞬间黑如锅底。

    “噗嗤”

    艾丽丝喷笑出声,连忙捂住嘴投给德华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负贝拉的。”和贝拉对视一眼,德华向我郑重承诺道。

    “那就好,记得你的话。”我欣慰地笑着,转头抱住贝拉,在她耳边悄声重复着她的座右铭,“‘我从没想过我会怎样死去,但为心的人而死,似乎是个不错的方式’,”我鼓励道,“要继续勇敢地捍卫自己的啊,贝拉!”

    贝拉紧紧地回抱住我,清冷的声线带着一丝激动,“‘死在人怀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她下意识地用我的座右铭回到,结果话出口才蓦然反应过来,歉意道,“啊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是想说,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和人一起长命百岁,好吗小沙?我结婚的时候一定会邀请你们的,希望你和你男朋友能赶在我们之前举办婚礼!”

    婚礼?我嘴角一抽,想到和凯厄斯的十年约定,顿时一阵心虚。干笑了两声掩饰过去,“这个……恐怕很困难,啊哈哈。你们加油!”

    握拳给他们作了个鼓励的姿势,我笑着扬起手冲众人挥别,在他们留恋惜别的目光中,独一人踏上了前往华盛顿机场的巴士,准备乘机飞往西西里。却没想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即将降临在我上……

    话说,我能有哪怕一点平淡的生活吗?就是演员赶场还有中场休息呢,我这整个一劳碌命啊!

    第六卷,暮光之城+沉默的羔羊,完

    作者有话要说:R爷出来露下脸~

    小沙因为魔鬼祝福的原因,现在是凯厄斯的歌者,她的血液对凯厄斯来说是无上的美味;

    不过如果真的被初拥的话,根据吸血鬼没有灵魂这个规则+小沙的灵魂被魔鬼定下,所以结局是在成功转化为吸血鬼的那一刻,**化为灰烬,灵魂被魔鬼带走~这么一想,吸血鬼果然是抢不过魔鬼的

    凯厄斯还会出现的,三人对峙的场面是多么美好嗷嗷

    暮光结束,明天进入死神来了~迎新年,双更哟~

    目前进度:家教卷上初稿完成,进入修改+补h的阶段~

    预计全文+番外1月底结束,进入完结倒计时啦~

    下一卷预告:小沙乘坐的180号航班,竟然是电影中的死亡之机。作为原著中并不存在,现在却在死神名单上的小沙,该如何和一众伙伴一起,从死神的镰刀下幸存?

    如影随形的死亡威胁,复杂矛盾的各种人,下一个死者……到底是谁?

    ps:虽然说的那么恐怖,其实和大逃杀卷感觉差不多,就是大家一起努力活下去的这样~

    非常感谢~

    ywx71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921:07:49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