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十三章 歌者你好,歌者再见

    74、第十三章歌者你好,歌者再见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被雷得风中凌乱,这一瞬间我简直怀疑因为要去意大利,所以恶补了一段时间意语的我是不是听力还没过关,听错了对方的话?十八年的人生中我从未设想过有人会向我求婚,即使对方是reborn也没幻想国;而现在,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这个吸血鬼居然说这种求婚的话,尼玛这个世界还能更玄幻一点吗?!

    “抱歉,我”

    没听清楚你说啥―

    后面半句话还没说出口,就觉得整个人落入冰窟一样的怀抱,紧接着四周景色一闪而过,我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被放下来的时候,我立刻浑戒备地退开几步好远离他,余光瞄过四周,我已经在一个古老庄严的宽敞厅堂里,高大的穹顶仿佛一眼可以望到天的尽头,阳光被层层穹宇阻挡,室内光线明亮,却一点也洒不进来。

    而在我不远处,被人牢牢锢着的三人分明是德华贝拉以及艾丽丝!

    瞳孔骤然紧缩,扫了一眼旁边伫立的一圈守卫,个个优雅高贵,嗜血双眸冷酷地盯着德华和贝拉。

    看来这件事到底是闹大了,沃尔图里的长老们想要插手?

    他们三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我,德华微愕,艾丽丝瞪大了研究,贝拉神色担忧地皱眉,我不动声色地给他们使了个眼色,这种况还是不要暴露我和他们认识比较好。

    “凯厄斯,你忽然发狂似地冲出去就带回来这么一个,”说话的是一个有着长长黑发的男人,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表夸张,“这么一个杀虫剂?”

    “阿罗,”冰冷漠然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威胁,从我后很近的地方传来,我小心翼翼地往旁边避了避,抬头正对上坐在王座的男人血红的双眸,“这是我的伴侣。”

    “!!”

    随着他话音落下,整个大厅的人全部惊呆了,阿罗最为夸张,他一副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的表,“不是吧,你等了三千多年就等到这个……”

    他厌弃地扫了我一眼,还想说什么结果收到男人冷酷警告的眼神,无奈摊手,“好吧,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么……重口?”

    我发现所有人心有同感似地点头颔首,嘴角抽搐,其实我也想这么说啊!全部吸血鬼对我退避三尺,偏偏眼前这一只特立独行,一想到他居然咽得下杀虫剂的味道……尼玛这口味得有多重啊!

    “嗯你打算什么时候转化她?要知道老朋友,看你单这么多年,终于找到合适的伴侣真不容易。我们举行盛大的派对怎么样?”阿罗一脸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抓我过来的男人沉默了下,点点头。

    “……我说,”我弱弱地举手,所有人(吸血鬼)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上,顿觉亚历山大―

    如果说詹姆斯在我遇到的敌人中只是属于精英怪的话,那这三只吸血鬼长老个个都是终极boss有木有!我就是再爆seed也绝打不过!

    之前敏锐地察觉到敌我双方力量的悬殊,我谨慎地不敢轻言,结果再不开口我就真正要变吸血鬼了!

    我看向稳坐于王位之上的男人,故作疑惑道,“我什么时候说同意了?”

    话音未落,男人上散发出凛冽森寒的气势,仿佛一股低气压将我牢牢笼罩住,他面无表地看着我,我咬紧了牙关努力维持镇定,尼玛在这种强大气场的压迫下膝盖一软就会跪下啊!

    名叫阿罗的吸血鬼故意倒吸一口凉气,手指指点着我,“你这不知好歹的女人,被我们凯厄斯看上那是你无上的荣耀!”

    原来那个金发面瘫男叫做凯厄斯啊,我到现在才知道他的名字;而他压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所以这莫名其妙的求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不知道你掳我到这里干嘛,不过”我看着凯厄斯,若无其事道,“我不认识你,我也对你所谓的伴侣没有丝毫兴趣,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游客而已,顺说一句你们这是在拍电影吗?场面真华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举步往外才迈出一步,一道黑影如闪电一般出现在我眼前,凯厄斯冷冷地看着我,声线冰冷没有一丝起伏,“你上有他们的味道。”

    “啪啪啪”

    几声掌声不紧不慢地响起,阿罗眯着眼微笑,“你明明是和他们一伙的吧,所以对于我们的份应该相当清楚才对,”扫了眼德华他们,阿罗赞赏地冲我点点头,“演技真不错,差点就把我骗过去了!”

    我猛地反应过来,就算我想装作和他们素不相识,上沾染的艾丽丝和贝拉的气息被这群鼻子比狗还灵活的家伙一闻就知道了!

    既然被发现我知道吸血鬼这种东西,装疯卖傻也没意义了。我后退一步,戒备地瞪着凯厄斯,“你到底想干嘛!”处于一众吸血鬼的包围中,一想到有可能变成他们中的一员,我再怎么都惶恐啊!

    凯厄斯抬眼看向阿罗,视线交汇,阿罗读懂了他的神色似的,遗憾地耸耸肩,“好吧,我们亲的凯厄斯害羞了,不想再让我们围观了。所以”他转过脸,亲切地冲德华作了个手势,“你们走吧。”

    三人不由自主地被守卫推着往外走,贝拉不住回望,急切地呼唤我,“小沙!小沙!”

    我向她摇摇头,刚才的况肯定很危急,我的到来打破了之前双方对峙的气氛,现在长老们肯放他们离开,能走一个是一个!

    至于我……

    我悄悄往旁边挪了一步,凯厄斯不发一言,血红的眼珠子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我,让我有种错觉,仿佛我是他精心潜伏的猎物,捕到手就绝无逃脱的可能。

    阿罗抱着手臂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一个一直坐在王座上沉默观望的黑发男人开口,嗓音低沉沙哑,“凯厄斯,恭喜你。”

    恭喜你个大头鬼!

    我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我都没答应呢你就恭喜,这根本就是强买强卖好不好!!

    “谢谢。”男人生硬冷漠的道谢,看了眼阿罗,两人对视间似乎交换了什么信息,名叫阿罗的吸血鬼长老搓着手掌朝我走近,脸上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女士,欢迎来到沃尔图里。”

    他伸出的手看似缓慢实则迅速地抓住了我的,我瞳孔骤然紧缩,好快的速度!我根本来不及抽回手!

    “咦?”阿罗疑惑地轻呼了声,然后两只手都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冰冷的感觉从手掌蔓延全,我僵住了,猜到了他举动的深意―这只吸血鬼的能力不会也是读心术之类的吧我勒个去!

    阿罗很快放开手,故作惊讶地挑眉看向凯厄斯,“哇哦,一下就出现两个对我们能力免疫的人类,真是没想到啊。”

    还好还好,我微微松了口气,幸好阿罗也和艾丽丝他们一样,特殊能力对我不起作用―这样看来,那应该是所有的吸血鬼的能力都对我无效?

    不过我显然放松得太早,因为紧接着少言寡语的黑发男人就用他沙哑低沉的嗓音说道,“凯厄斯,看来你的眼光还不错。这种特殊的人类成为吸血鬼,力量想必会非常强大。”

    话语里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意味,我心里一紧,尼玛这种绝对要我成为吸血鬼,不会放过的弦外之音是要闹哪样!

    “嗯,”冷漠的应了一声,凯厄斯低头看着我,忽然向我走近一步,我顿时全戒备,结果他长臂一伸轻松锢住我的腰,眼前一花,我已经被带到一个起码有上百平米的宽阔房间里,房间里的家具装饰极其雍容华贵,厚厚的羊绒地毯铺满整个房间,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房间中央的四柱大,轻幔垂涤,格外华丽。

    退后几步躲开男人有力的手臂,我余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四周的环境,整个房间四壁仿佛石头堆砌而成,坚硬冰冷,唯一的青铜大门正好在凯厄斯后,我并不指望速度能快过吸血鬼成功跑到门口去。看清局面,心跳开始急促起来,手心渗汗,如果是普通的吸血鬼我还有一搏之力,可是面对他时,本能告诉我这个吸血鬼非常强大危险,远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对付的。

    他盯着我,一步步走近,我警惕地一步步后退,不小心被绊了一下跌倒在松软的大上,就见他忽然抬手褪去黑色的长袍……

    脱衣服?

    心中警铃大作,我一个翻蹭蹭蹭地从的另一边爬下去,隔着和他对峙,紧张得说话都在结巴,“你你你你想干嘛!?”

    “我说过了,”他一开口说话我就觉得一股冷气直直来,“成为我的伴侣。”

    “不可能!”我坚决拒绝,摇头跟拨浪鼓似的,“门没有,窗户更没有!”这间屋子除了门真的就没有窗户啊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你冷静下,”一眼扫过他后的大门,我试图劝他,“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但是你看我这么瘦小材又不好一点女人味也没有”话说到这里,我注意他的目光在我前停留了一下,顿时羞恼地护住口瞪他,“喂!”

    他移开目光落到我脸上,语气没有丝毫起伏,“继续。”

    “……格也不好,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优点,”我努力辩解,“你看,连其他人都鄙夷你的口味呢,你真的可以换一个的!!”

    “吸血鬼是靠着气味寻找合适的伴侣,”他面无表的等我说完,才开口,“你的血,对我有唯一的**力。”

    我一瞬间想起魔鬼给我的祝福,顿时一口气差点提没上来―

    我擦魔鬼你这个坑爹货!!

    这么说来,被魔鬼祝福过拥有特殊血液的我,就是凯厄斯的歌者?

    ―这种充满浓浓玛丽苏即视感的剧,真的大丈夫?救命!

    一路旁观贝拉的经历,我深切地体会过吸血鬼的歌者是多么扯淡的玩意儿,对吸血鬼又有多大的吸引力。心中更是绝望―

    老实说,我真的很惊奇凯厄斯居然能够忍得住对我血液的渴望没有扑上来,这简直堪比奇迹!

    “你必定会成为我的伴侣。”以冰冷而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凯厄斯不紧不慢地绕过向我这边走来,我吓得蹭蹭蹭连滚带爬又从上翻过去,继续隔着试图和他讲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的血液是因为被魔鬼诅咒过才会变成这样,我真的不知道你要是食用的话会有什么后果,说不定爆体而亡也是有可能的!!”

    他站定,蹙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的神色,我就看到眼前黑影一闪,整个人如坠冰窟一眼的坚硬冰冷的怀抱,没有温度宛如大理石坚硬冰冷的手掌卡住我的脖子,我**仰起头,想要挣扎,四肢却被他一手牢牢锢住,感觉到一股凉意在后颈处渐渐靠近,我惊恐地瞪大眼睛,我不要变成吸血鬼,不要―

    “如果你强我成为吸血鬼的话,”我激烈地挣扎,愤怒地大吼大叫,“我绝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的你信不信!”

    凑近我颈边的唇蓦地顿住,他放开桎梏,按住我的肩膀迫我转过来面对他,红眸如血,冷意森然,“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抬头,喘着气冲他冷笑,“你能察觉到我血液的力量,我也能察觉。如果你将我转化为吸血鬼,那么我必定拥有出众的能力,我会抱着杀死你,以及覆灭整个沃尔图里家族的决心活下去,从此以后,你必将活在无时无刻的暗杀中,沃尔图里家族也将暗无天!”

    血红的双眸锁定着我的眼睛,我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我说的不是威胁,是事实,敢罔顾我的意志让我变成吸血鬼,就给我做好被狠狠报复回来的觉悟吧!

    “敢这样跟我说话,你胆子很大。”语气完全听不出一丝绪,他捏住我的下巴,低头盯着我。

    我恶狠狠地瞪回去,“而且,你知道什么叫做伴侣吗?”冷声质问道,“如同德华与贝拉,可以为了对方去生去死,奉献一切。你连伴侣的意思都不清楚,凭什么要我心甘愿成为你的伴侣?”

    凯厄斯冷漠的表似有一丝动容,他松开手,血红冰冷的双眸注视着,“那么,你想怎么样?”

    有商量的余地!

    我眼睛一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补充的一句话给打击了,“除了放过你―这没有一点商讨的价值,我已经等待了三千多年,才等到血脉合适的伴侣。你没有拒绝的可能。而且,”他冰冷的手掌抚上我的脸颊,明明是温的动作,他的表就跟摸一块石头一样冷淡,语气波澜不惊,“现在和你说话,只是尽力缓和我们之间的气氛而已,这样转化你之后,想必我们不会面临你刚才说的局面。”

    我想也不想就挥掉他的手,退后一步,“不可能!我说过了,要是敢强迫我变成吸血鬼,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

    他微微皱眉,神色看上去在思索什么,我咽了咽口水,紧张地咬住嘴唇,他一定在思考该拿我怎么办吧!不能让我心甘愿地转化为吸血鬼的话,会不会干脆放过我?毕竟我的血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他应该不会愿意轻易杀死我才对!

    但很快我发现自己实在太天真了,一只洁白如大理石雕像的手臂看似缓慢实则快速地向我伸来,我避之不及,被准确地扼住喉咙提了起来,呼吸顿时变得困难起来。

    那只手轻轻一抬,好像拿着的是一片纸人,一点分量也没有。双脚**离开地面,全的重量都坠在脖子上,我不敢乱动挣扎,唇角溢出痛苦的呜咽,我在他越发靠近的冷酷嗜血的红眸里看到自己瞪大了眼,满脸惊惧,而随着他微微呲出一对锋利的尖牙,从未有过的恐惧绝望到达了极点―

    不行!这一次真的会死!

    “那么,我就只好饱餐一顿了。”带着些许遗憾的语气,他在我颈边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地张开嘴―——

    作者有话要说:小沙用事实证明了,和魔鬼交易,后果比死掉还可怕~

    devil可是最恶作剧的。人在本能和本心中挣扎神马的,对她来说可是绝佳的甜品啊~参照qb~

    非常感谢~

    一只温柔の狐狸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2-12-2822:39:57

    橙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819:23:51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