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十一章 狼人你好,狼人再见

    72、第十一章狼人你好,狼人再见

    起因源于某天雅各布忽然就开始疏远起了贝拉,不接电话不见面,贝拉这种固执的格一定要去问个缘由,于是我陪着她找了几次雅各布,发现雅各布和之前他关系不怎么好的一群人反而天天在一起,而且我分明注意到雅各布虽然对贝拉说着要远离她的话,眼里却是深沉的不舍和无奈。

    聪颖如贝拉,很快在蛛丝马迹中猜到了缘由。

    如同当初发现德华吸血鬼的份时,我们两个面面相觑,茫然惊愕,“雅各布是狼人?”

    不过,吸血鬼都经历过了,狼人也不是不能接受……吧?

    第二天,我们俩再次去找雅各布,正巧遇上保罗那群人。福克斯因常年云密布,雨多潮湿,室外温度几乎都是十多度,我和贝拉都还穿着两件的秋衣,保罗等人却个个赤膊短裤,真是要多彪悍有多彪悍。

    她质问保罗对雅各布做了什么害得他变成这样,保罗格也暴躁,两人没说几句就起了争执,遇上平时看着冷清镇定的贝拉,绪一激动直接冲着人家一耳光就扇过去了,包括我在内,以及保罗的朋友,个个目瞪口呆。

    我擦,贝拉你才是真的勇士!

    来不及佩服一下贝拉敢惹火狼人的胆量,就见面前的保罗往地上一趴,瞬间变成体型巨大的野狼,冲贝拉愤怒地嘶吼。

    我一把上前把贝拉挡在后,力图平息保罗的怒火,“嘿,帅哥别激动,贝拉的确行为过激了,我替她道歉,但她也是真的担心雅各布,希望你能理解!”

    但显然处于怒火中的巨狼没打算这么简单就放过我们,它一边呲牙咧嘴眼神虎视眈眈,我看见他露出的锋利闪亮的牙齿,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带着贝拉小心翼翼地往后退,“帅哥,冷静、冷静啊!”

    我勒个去,reborn你看到没有,我哪里叫能惹事,贝拉才是真能惹事啊!

    就在巨狼即将扑上来、我打算奋力一搏的时候,“贝拉!”担忧急切的惊呼声从后传来,我回头,只见雅各布飞快地向我们这边跑着,几步之后整个人化作一条巨狼,从我们头上一跃而过,与保罗呲牙低吼对峙。

    两条巨狼就在我和贝拉面前,凶狠地撕咬抓扯起对方来,激烈地战做一团,随后就沿着山坡一路滚下去了。

    “……”因此没有围观到更激烈的场面的我表示深切遗憾。

    转头看向后被吓得坐在地上的贝拉,她抬起的眼眸满是担忧和惶恐,我蹲下拥抱住她,安抚道,“没事了。”

    “雅各布……”

    贝拉抓住我手臂,正想问出口,一个稳重夹杂着无奈的声音响起,“带贝拉她们去艾米丽那里。”

    狼人中的年长者对旁边的同伴吩咐,那两人对视一眼,耸耸肩,“看来纸包不住火了。”

    “走吧,贝拉,还有……”一个帅气的狼人走过来带我们上车,朝我笑出一口大白牙,“嗨你好!”

    我点头示意,“你好。”

    我和忧心忡忡的贝拉坐进车里,他们就发动车子,一路疾驰,“你就是雅各布提到过的贝拉的中国网友吧?刚才看到他们那样,你还镇静的,真的没事吧?”另一个狼人友好关切地询问道。

    我摊手,“相信我,比起东方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狼人真的不算让我惊悚。”

    只拿一个伽椰子粗来,都绝完爆你们有木有!?

    到了狼人口中山姆未婚妻的艾米丽那里,他还特意提醒我们不要盯着艾米丽看,原本我和贝拉还一头雾水,不过在见到那个叫做艾米丽的浪人女孩时,一下子明白了―

    她本来长相秀美,但却有一块狰狞的伤疤盘布在左脸上,咋一看上去有点吓人。

    通过两个狼人少年的介绍,我们和艾米丽算是初步认识,结果没说几句话,山姆他们就回来了,雅各布示意贝拉出去谈话。

    于是……就剩下我和几个狼人面面相觑。

    “小沙你要来点松饼吗”艾米丽端上一盘个个足有我脸大小的饼子上来,其他几个狼人忙不迭地抓起就啃,被艾米丽笑着拍了下手,“嘿,女士优先。”

    “谢谢。”礼貌地道谢后,我伸手拿过一个饼子,放进嘴里一咬,哇擦,好硬,这东西是狼人用来磨牙的吧!

    “抱歉,可以给我一杯水吗?”艰难咽下,我冲艾米丽不好意思地笑笑。

    结果就看到几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额,怎么了?”

    “坐在一堆狼人中间,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艾米丽好奇地打量我。

    “不怕啊,”我摇头,心底总算明白了,这一次我真的不是主角,与吸血鬼狼人暧昧不清的贝拉才是,为无敌女主角边的朋友,我也应该不会被炮灰……才对。

    我真诚地道,“我知道,你们是和雅各布一样的好人。”反正这句话是万用句式,被告白的时候可以拒绝对方,这种时候可以拉近距离r(st)q

    保罗仿佛嘲笑我的天真一样嗤笑了一声,艾米丽倒是微笑地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她递给我一杯温开水,“小沙,对于贝拉和雅各布……你是怎么看的呢?”

    她语气带着几分探究,而环视一圈,所有狼人的神色都表明了,他们对于贝拉这个吸血鬼前女友,并不是很欢迎。

    想了想,我道,“其实我一直并不是很支持贝拉和德华在一起。你们知道,吸血鬼的歌者什么的,太不靠谱了。”

    从古至今狼人本来就和吸血鬼是敌人,对他们的了解自然很深。艾米丽点点头,示意我接着说。

    “所以,看到德华走了,我觉得贝拉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这很好,所以我甚至鼓励她多和雅各布接触,想着如果他们两个能在一起,也好不是吗?”我朝窗外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不知道谈什么去了,还没回来。

    “但现在知道雅各布是狼人后,我觉得,我还是劝贝拉冷静点吧。”

    “你什么意思?”急躁的保罗曲解了我的意思,猛地一拍桌子就冲我愤怒地吼道,而其余几人脸色也变得不善起来,我连忙解释,“并不是瞧不起狼人,而是我记得在看奎鲁特人传说的时候,上面提到过狼人的印记,据说那是和吸血鬼的歌者一样概念的东西?”

    所以如果贝拉上有雅各布的印记还好,否则等真正有印记的人出现,雅各布转头就会上对方,贝拉哭都没地方哭去。这才是我真正担忧的问题。

    结果话一出口,我敏锐地察觉到气氛顿时一凝,他们全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艾米丽和抱着她的山姆,艾米丽神色一僵,迅速地低头脱围裙,“抱歉小沙我想起有点事,我先出去下。”

    “艾米丽!”山姆喊着她的名字连忙追了出去。

    其他几个狼人带着指责的眼神看我,我一头雾水,“抱歉,是我说错话了吗?”

    “……如果你是想问贝拉上有无雅各布的印记的话,”沉默了下,其中一个狼人道,“并没有。”

    果然。我心里升起感慨,与我猜想的一样。要是贝拉有印记的话,雅各布也不会那么无奈纠结了。

    “还有,为什么我提到印记的时候,艾米丽好像有点不太对?”看之前回答我的狼人还和善的,我打蛇缠棍上,问出刚才的疑惑。

    三人对视一眼,仿佛在用眼神交流似的,片刻后,那人道,“艾米丽的姐姐之前和山姆是关系非常好的侣。后来山姆血脉清醒转变为狼人,受到艾米丽上的印记的影响,无法控制地转头上她了。直接导致了艾米丽和她姐姐形同陌路。”

    我听完直乍舌,我勒个去,这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啊,我得告诉贝拉去―

    其实他们会告诉我这种私人的事,也是间接地表明了他们对于雅各布喜欢上贝拉持着不赞成的态度吧。

    话又说回来,我真的觉得贝拉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有木有?

    喜欢的人也喜欢她,而且刚好自己是对方的歌者,对方却有自己的考虑,宁愿远离她也不愿将她变成吸血鬼;她艰难地决定放弃德华,好不容易准备开始一段新的感了吧,尼玛又遇到自己上没有雅各布印记的状况。r(s_t)q

    所以贝拉,你还是果断地走回正常人的道路吧。

    忽然觉得,我和贝拉真是迥然不同。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过平淡安然的生活,结果遭遇各路恐怖片就不说了,找个男朋友还是黑手党的顶尖杀手;她对不平凡的猎奇向人生兴趣盎然,却注定和他们只能陌路。

    这就是同人不同命……吧?

    和贝拉回去之后,我把有关狼人的印记的事告诉了她,希望她能慎重考虑,她眉宇间的郁越发浓重了,却依然固执着说,暂时和雅各布只是朋友。

    而那天之后,雅各布反而展开了猛烈的进攻,不再对贝拉避谈狼人的事,各种温柔忠犬。要不是印记的事,我都想对贝拉说,你就从了他吧!

    某天三人约好一起去郊游(是贝拉一定要拉上我的!!),我和雅各布在楼下等她时,我装作不经意地对雅各布说道贝拉的喜好,“其实贝拉是个萌物控,特别喜欢毛茸茸的东西。每次看到小狗小猫那些,都忍不住摸了又摸,眼睛亮闪闪的,好可的!”

    “……”雅各布聪明地醒悟过来,感激地冲我一笑。

    我转头心虚地摸摸鼻子。

    于是爬了半天山终于到山顶之后,贝拉随口说了句好累,不想走了。雅各布瞬间化巨狼,欢快地摇着尾巴,眼睛放光满目期待地盯着她。

    看着那油光水滑的毛皮,我悄悄咽了下口水,上次看到就想摸一把的啊嗷嗷!

    “那个雅各布,你的皮毛看上去好光滑舒服,我能摸一下吗?”我蹭到雅各布边,仰头期待地望着他。

    狼眼含着温和的笑意,巨大的狼头轻点了下,我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嗯比想象的有点扎手,不过顺毛捋的话,手感还是杠杠的!

    贝拉无措地抿了下唇,“雅各布……”

    巨狼低头温顺地蹭了蹭贝拉,看向我,我立马明白他的意思,“贝拉,雅各布让我们坐上去,他背我们下山!”

    贝拉惊愕地微微瞪大眼睛,连忙劝阻,“小沙你别开玩笑了,雅各布不会……!!”

    话音未落,巨狼立刻四肢趴伏在地上,摆出合适我们爬上去的高度。

    “=皿=!”

    我第一次在一向面瘫的贝拉脸上看到类似被雷劈了的表,不过此时难得的好机会我才不想错过,我可是肖想狼背很久了的!

    二话不说拉着呆滞的贝拉就爬到了雅各布的背上,宽大的狼背很温暖,等我们坐好之后,巨狼缓缓起,顿时我们眼前视野一片开阔,俯瞰着云雾缭绕的河流山川,心中不升起一股豪气万千,忍不住大声喊出来―

    “驾!”

    “咔嚓”

    巨狼一个脚软,我和贝拉惊叫一声跟着一斜差点没摔下来,幸好他及时稳住体,我们也拽住了他脖子上的硬毛,这才避免初次骑狼酿成惨祸。

    为了安全起见,下山的路雅各布走的很慢,贝拉也从刚开始的不习惯全僵立的姿势,变得渐渐自然起来,甚至好奇地顺顺背脊的毛,摸摸耳朵,而每当贝拉温软的小手触碰到巨狼竖起的耳朵时,就会看到毛茸茸的耳朵不抖了抖,下雅各布从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呼哧呼哧声,脚下也越发走的慢了……

    于是下山的路,我们用了比上山两倍的时间还多==

    看着贝拉和雅各布渐入佳境,我也觉得自己差不多该走了。感的事,本来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自己都才理清楚对reborn的心意,更没资格劝贝拉怎样了,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

    拜汉尼拔医生的所赐,我现在一点都不抗拒意大利了,甚至隐隐期待着到了那边之后的新生活,我会努力融入到reborn他所在的黑手党家族去,说不定以后还可以和reborn成立个杀手组合,比如叫做“雌雄双煞”什么的?

    把离开的决定告诉贝拉之后,她对于这段时间耽误我表示非常抱歉,说一定要去送我,我婉拒之后回了拉维太太那里,和她说了这件事。第二天和她告别后,我提着行李箱准备踏上归途,刚出门看到隔壁的招牌,想到这段时间打扰了汉尼拔医生,便也去跟他道别。

    “所以你现在是要独自赶车去华盛顿,然后坐飞机去回意大利?”耳边听着舒缓悦耳的音乐,午后的阳光洒在地板上,一片温暖。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喝着医生特意为拿手的巧克力,和他不疾不徐地聊着天,心也变得放松轻盈起来。

    “是的,这段时间多谢医生您的照顾了,”我站起来,笑着道谢,冷不防一阵眩晕袭来,我扶住扶手,眼前景物一片颠倒模糊,最后的一眼,只看到医生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回应了我的感谢,“不客气,因为……”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这种字体就知道有福利啦~不过在看福利之前,还是让窝废话几句吧。

    1,昨天的作者有话说本来是应该放下面的,天气冷脑子和手一起冻僵了,不小心点到放上面,于是就剧透了TAT被剧透的亲们实在抱歉!尽地抽打作者这二货吧;然后虽然后来看到评论及时删除了剧透,我又忘记把有话说放下来了,害怕被误会伪更,于是暂时不改了……跪

    2,大家期待已久(会有人期待么?)的开心辞典小剧场陆续放上现码的初稿部分,考虑到某些亲是跳着买的,可能注意不到,所以在全文完结后会一次将完整小剧场放在最后,一部分买v大部分赠送。感谢亲们的支持!

    3,家教卷剧需要有一到两段h,jj的和谐让我很头痛,考虑出定制中……有意向的童鞋们留个言吧,我好统计下综合考虑。(浴室+野战)

    4,本月积分已送完,下月赶早吧亲们……嘤嘤我翘首企盼的长评还木粗线嗷嗷~

    5,非常感谢亲们的地雷

    若岚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715:08:25

    寒月归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2522:37:08(昨天后台抽了结果显示的数字)

    以下小剧场第一集~4600+字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惟有一个清亮的声音蓦地响起,震慑了全场。

    “正宗好血旺正宗好谜题欢迎收看由血旺领导品牌库伦家族为您冠名的库伦血旺中国好谜题,库伦血旺罐装血旺领导者。本届中国好谜题将有顶尖人气学员姚沙沙踏上平行世界梦想之旅。发评论参与互动立即获得作者香吻一个感谢作者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

    一束光打在舞台正中一个圆润的背影上,裹着厚厚的羽绒服跟熊似的少女(?)手持话筒一下转过头来,话筒抵在唇边,一手高高扬起,“还在等什么呢,马上发出撒花评论吧!let'sgo!”

    舞台上出现一道火树银花的屏障,火花四溅,灯光猛然亮起,映照出绚丽夺目的视觉效果。

    台下响起一片震耳聋的掌声尖叫声欢呼声,和着欢快激昂的鼓声,顿时将气氛吵到了极点。

    片刻后,火光渐渐熄灭后,场内慢慢安静下来。

    “大家好!开始之前,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纳豆,作者的另一个精分人格,属是又抽又澹今天很高兴由我来主持这档节目。”纳豆向着观众席挥手,笑道,“今天大家都很激动啊,看来对咱们的特邀嘉宾真是期待已久。那我就废话少说,开始今天的节目吧!”

    纳豆遥遥指着舞台下一片乌压压的人群,“首先,我先介绍一下今天的观众席。没错,你没有看错!”

    “可以容纳一万五千人的台北小巨蛋今天座有虚席!到目前为止只坐了3874人,我个人是非常希望能在全文完结前坐满的,不过这个愿望估计比较难以实现,就和作者希望今年能够顺利嫁出去一样渺茫。”

    “灯光来一束!”随着她的指示,橙黄的光束打到观众席前排的位置上,“前面十排是vip座,这里的观众都是支持正版的好读者,她们有的章章留言撒花给与了作者莫大的鼓励和支持;有的看到问题或者萌点才会留言或者不发一言只是默默地投上霸王票,感谢她们,作者因此能够根据她们的回应来判断出小说的哪一部分好还是不好;还有的提到食物就会冒泡,壮哉我大吃货帝国!当然更多的是从一而终的霸王们,从不留言默默潜水,但一直从头到尾关注着本文。非常感谢她们所有人的大力支持!”

    纳豆使劲地鼓掌,然后迅速转过脸,在背光处的影下泪流满面,“虽然vip座只有不到四百个观众,十比一的比例好凄惨嘤嘤。”

    “好了,介绍完观众,”她迅速扭脸笑容满面地面对观众席,“接下来开始介绍我们的特邀嘉宾——”

    “姚沙沙!”

    观众席上响起震耳聋的欢呼,伴随着声声富有节奏感的激动呐喊,“小沙!”

    “沙沙!”

    “迳常

    “蠢沙!”

    纳豆酱抽搐,“等等,亲亲们最后一个称呼是肿么回事!?”

    “是称!”

    “称+1!”

    “称+10086!”

    “称+3874!”

    观众席上响起各种回答。

    “即使是称,那也是R爷独有独家称呼啊,”纳豆抹了把额上的虚汗,“你们不要仗着R爷暂时没出场就为所言啊!”

    而此时,舞台正中的地板上缓缓升起一个纤细的人影……

    “叫我来干嘛?”穿着围裙的小沙手上还提着锅铲,茫然四顾,“这里是哪里?”

    “形象、形象!”一见小沙一副贤惠的人妻样,纳豆痛心疾首,立马扑过去夺过她的锅铲扯下她的围裙往旁边一扔,打量下她穿着的普通家居服,勉为其难地点头,“你得感谢作者给你设定的是天生丽质,否则你这副欧巴桑的服装真是让人看不下去。”

    小沙抽了抽嘴角,“所以你忽然把我拉来到底是要做什么?reborn快回来了,我要去煮饭了啊魂淡!”

    “煮毛线!reborn今天不会回来啦,他去枪杀敢写他秒的胆大包天的作者去了……等等我好像剧透了不得了的东西,”心惊胆战地咽了口唾沫,纳豆把小沙按在和她隔着一个小桌子的椅子上,“总、总之,你放心吧,暂时reborn不会出现啦。”

    小沙狐疑地盯着她,“那么,你是想干嘛?”

    “我邀请你来参加一个游戏,你就配合一下嘛。我叫作者多给你点h福利好了。来,我给你介绍下游戏规则,”纳豆坐回椅子上,手上变出一张卡片,照着读道,“我们的游戏规则是,嘉宾无论对错,认真回答完所有的问题,即可观摩平行世界的自己的生活。你有一次现场求助亲友团的机会,一次场外求助的机会,请选择使用。”

    小沙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好像有趣的样子。”

    “所以好好答题吧少女!”纳豆按捺住激动的心,指着黑压压的观众席,“你看,你的读者们都来支持你了!”

    “……大家,”小沙泪眼汪汪,朝着观众席做了个飞吻,“我你们!”

    “我们也你!”

    观众席上齐声呐喊。

    主持人纳豆被现场其乐融融的气氛感染,忍不住也跟着深呼唤,“我也你们!”

    “切!”

    观众席上一片嘘声,不少人还竖起中指。

    “……”脸色青白的纳豆嘴角抽了抽,捂脸,“人家的玻璃心碎了嘤嘤嘤嘤”

    “泥垢了!”小沙没好气地一巴掌拍过去,“你又不是贞子,卖什么萌!”

    “咳咳,”纳豆迅速收拾绪,正经道,“那么,现在有请一直在小沙背后默默支持着她、锻炼着她,帮助她无论还是心的成长的,各位观众翘首期盼的亲友团!”

    “灯光!music!”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指,一束红色的光芒照到主持人右手边,悠扬的乐器声缓缓奏响,观众席上发出一片掌声。

    “第一个方阵,是来自生化危机的众人!丽丝、卡洛斯、安琪儿、最后是卡普兰,他们都悉数来到现场,为小沙加油打气!”

    掌声更是喧哗。

    “卡普兰!卡普兰!”

    观众席上有人振臂狂呼,有人飞吻连连,有人直接把手中的花束扔到场地内。

    “看上去卡普兰人气很高嘛,”听到观众席那边的呼声,纳豆转头对小沙疑惑道,“难道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出场的疑是楠竹的人物,最后却被冷酷无的作者炮灰掉,所以大家给了不少同分?”

    “卡普兰……”顾不得理会八卦的纳豆,再见故人,小沙泪盈眶。

    卡普兰冰蓝色的眸子带着怀念的神色,微笑道,“你是琼吧?好久不见!”

    “卡普兰……”小沙感动地吸了吸鼻子,“你怎么还活着?!”

    “噗”

    观众席上一片喷水声。纳豆酱更是差点没吓得腿软,“喂喂,你这是什么反应!!”

    远处第一方阵里的卡普兰顿时捂住口,气得脸色发白。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小沙一脸懊恼地拍了自己一巴掌,“我是说,卡普兰不是在生化危机里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

    “因为作者说,得把所有恐怖片中露过脸的演员都拉出来溜溜,给你攒点人气。这个不,”纳豆酱不在意地挥挥手,“接下来还会有各路已经死去或者将要死去的演员来到现场,你不用惊讶。”

    “第二个方阵!”

    随着她的呼唤,第二个方阵的光亮起来了,“这里坐着的是大逃杀众人,欢迎他们!”

    现场掌声雷动,伴随着阵阵呼喊,“红薯!红薯”

    纳豆酱大惊,“红薯是什么玩意儿?”

    背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两个硕大的加粗黑体字,“弘树”

    纳豆酱干咳两声,“……原来是作者的输入法在闹别扭,大家不用在意。”

    “弘树……”望着观众席上笑容温柔的男生和坐在他旁边的面容冷清的女生,小沙眨了眨再一次湿润的眼睛,“你和千草在一起了吧?祝你们百年好合。”

    “……”衫村弘树笑容僵滞在脸上。

    同地扫了一眼弘树,纳豆酱收回目光,看着手中的卡片继续道,“第三个方阵,是来自寂静岭的达利亚、阿蕾莎和devil!”

    “妈!”蓝裙的小姑娘笑容灿烂,张开双臂作出拥抱的姿势。

    “宝贝!”小沙也伸出手,激动欣喜地望着阿蕾莎。

    两人隔着舞台遥遥,深呼唤着彼此。

    “妈!我好想你!”

    “宝贝,我也好想你!”

    ……

    纳豆酱默默地拿出手帕擦汗,幸亏R爷暂时不在这里,不然看到这一幕,肯定掏枪不解释。

    “下一个,猥琐的路人甲、电梯死鬼山崎周一、卖萌少女贞子酱!”

    小沙看着山崎周一,眼神露出一丝怀念,微笑道,“和你一起去游乐园玩的那次,我很开心!”

    “我也是。”山崎周一苍白的皮肤透出一丝羞赧的红晕,温柔眷恋地看着小沙。

    小沙竖起大拇指,赞道,“好闺蜜,不解释!”

    山崎周一脸上的红晕刹那褪去,影苍白如纸摇摇坠。

    好可怜。

    看着被小沙一击必杀的众人,纳豆在心里为他们抹了把辛酸泪。同时心里暗地想,谁叫你们要喜欢上这二货!作者还孤苦伶仃的木有一个男银,羡慕嫉妒恨之下,你们只能炮灰了r(st)q

    “接下来的,是人气仅次于迳场⒚瘸枳罡叩模”纳豆把话筒递向观众席,喊道,“大家一起来”

    “伽、椰、子!”

    随着观众席传来的烈呼唤,一束光打到第五方阵的一名白衣女子上,只见她双手高举着一面用血书写的旗子,上面写着“家,生活,主人!”

    她旁边的站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小男孩,他们共同扬起一副横幅,“沙酱V5,沙酱赛高!”

    “谢谢!”小沙真诚地道谢,得意地瞥了纳豆一眼,“看到没有,家有萌宠,就是这么省时省力!”

    纳豆低头看了眼手机,“刚才作者发来短信,再次表示羡慕嫉妒恨,所以决定在后文弄死伽椰子,你看怎么样!”

    “她敢!”小沙愤而拍桌,一脸狰狞“信不信我叫伽椰子晚上找她去!!”

    “她说……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杀气袭来,目测reborn快找上门了,立马逃难去。所以回头再和你探讨最终结局。”

    “就算reborn没去找她,她丫也不敢把伽椰子弄死啊。没看到稍微虐了一点点,下面的读者就骂声一片嘛,立马吓得补了个欢乐剧场上去。那个有虐心没虐胆的家伙。”鄙夷地评价一句,合上手机,纳豆继续主持人的工作,“咳咳,那么接下来……有请华丽高贵的吸血鬼众人!”

    灯光亮起,第六方阵有两拨人中间隔着老远,泾渭分明。一边是库伦家族,贝拉抱着可的蕾妮斯梅微笑着招手,蕾妮斯梅咬着库伦特制血液棒糖,甜甜地喊,“干妈!”

    “乖~”小沙笑眯了眼,亲切地答应。

    “小沙”一个冷漠威严的声音响起,金发高贵的凯厄斯端坐在华丽繁复的椅子上,静静注视着小沙。

    “凯厄斯!?”小沙猛地想起什么,脸色大变,慌乱解释,“我只是忘记了向你借过钱,我回去就还给你!!”

    “……我不是来找你要债的。”眼里闪过一抹暗淡,凯厄斯垂眸。

    “噗嗤”

    旁边的阿罗喷笑出来。

    小沙露出松了口气的表,“不是要债就好……你是来给我加油的吗?”她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眼里浮现一抹感动,“凯厄斯……”

    “嗯?”

    “祝你找到比我更好的,”小沙衷心道,“真的,我祝福你。”

    凯厄斯刚有一点缓和的面色顿时冰冷如霜。

    “哈哈哈哈”

    阿罗猛捶椅子,笑得都要撒手人寰了。

    库伦家族的成员皆半是幸灾乐祸,半是同,向整个人散发出森冷寒气化大冰柜的凯厄斯投去安慰的一眼。

    凯厄斯脸色更沉了。

    “而最后,”纳豆看场上气氛不对,急忙把话题扯回来,“最后一个方阵是来自‘不是恐怖片,胜似恐怖片’的黑手党家族彭格列众人!”

    “你才是恐怖片!”容忍不了半点别人对自己衷心的家族的“污蔑”,狱寺隼人手燃炸药作势向主持人扔过去,吓得众人一把拉住他,“冷静啊狱寺!”

    好不容易安抚好狱寺之后,纲吉看向小沙,挥舞着手笑着大喊,“加油,沙姐!”

    “ok!”小沙也笑着作了个手势回应。

    “群聚,咬杀!”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和众人格格不入的风纪委员长云雀,站起来亮出浮云拐。

    “等等,云雀前辈,我们是在给沙姐加油啊啊”

    “噼啪”

    “好痛!山本你不小心打到我了!”

    “极限地战斗吧!!”

    ……一时间,第八亲友团战成一片,烟尘四起。隔壁的吸血鬼众带着鄙夷的神,全部挪到了最远离他们的那边。

    “场上一时有点混乱,哈哈”干笑了两声,纳豆赶忙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上,“好了,介绍完亲友团,我们要正式开始今天的节目了。那么在第一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进一段广告!”

    纳豆打了鸡血一样喘都不喘一声一气呵成,“正宗好血旺正宗好谜题欢迎收看由血旺领导品牌库伦家族为您冠名的库伦血旺中国好谜题,库伦血旺罐装血旺领导者。本届中国好谜题将有顶尖人气学员姚沙沙踏上平行世界梦想之旅。发评论参与互动立即获得作者香吻一个感谢作者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

    她深呼吸一口气,朝着你们露出温柔的微笑,“你关心的,就是我们关注的;你想知道的,就是我们想提问的。想要知道小沙或者恐怖片众人各种趣事密事,都可以在文章下方留下评论和疑问,将有机会入选谜题,有请小沙以及众人亲口回答!记住,打两分,是两分,不是一分不是零分,更不是负分!!!”

    Tobecontinued……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