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七章 库伦你好,库伦再见

    68、第七章库伦你好,库伦再见

    等到德华贾斯帕艾美特一人扛着一头动物回来的时候,贝拉已经做好了帮我打下手的准备,不过面对三头庞然的巨,还是对他们的战斗力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野猪就算了,麋鹿是怎么回事?”看见艾美特抗着的麋鹿,我忍不住嘴角抽搐,“这个能做血旺吗?我不清楚哎。”而且鹿血什么的能乱喝吗?我记得书上说是燥的东西啊。

    “我最喜欢鹿血了。”艾美特毫不掩饰对这份食物的喜大声道,然后飞快地瞟了眼旁的艾莎莉。

    我正觉得这眼神别有深意,艾丽莎就狠狠给了大个子一击利落的肘击,他们的力道自然比正常**多了,艾美特立刻就捂住肚子□起来。

    于是,原本还不太明白的我和贝拉,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都忍俊不

    鹿血……果然是福的东西啊r(st)q

    鉴于艾美特的表现,我实在不敢用鹿血来做血旺,于是库伦家族成员齐上阵,把两头野猪的血给收集起来,之后就轮到我和给我打下手的贝拉来表演了。

    在做血旺的过程中,除了稳重成熟的卡莱尔和他妻子埃斯梅坐在饭厅喝咖啡,其余人全部都围在厨房里,眼巴巴地瞅着我俩,时不时地问一句,“还要等多久啊?”

    “快好了吧”

    ……

    ……

    偶尔不经意地回头,就会看到卡莱尔手里拿着报纸,眼神却时不时瞟向这边―

    好吧,冷静自持都是我的幻觉吗!

    不过,想想几百年没有尝过正常食物的味道,还是悲哀的吧。

    等到血旺做好,我准备放调料的时候,我问他们每个人的喜好和口味,结果都楞了楞,不约而同地露出怀念的表

    “……我以前,好像最喜欢咖喱了吧,”失神了片刻,艾丽丝很快回过神来,冲我微笑,“我比较喜欢咖喱味道的,”轻盈如蝴蝶般地在我边绕来绕去,“我的这份记得放点咖喱哦。”

    德华举手,“我要清淡一点的。”

    “我要酪味的!我想吃酪很久了!”

    “我要意式浓汤口味的,刚才看你做就很想尝尝了。”

    ……

    咖喱血旺……我忍了,可是酪味和浓汤的……脑海里浮现一片红的白的,甜辣混合在一起的奇怪味道。

    呕~好恶心!那种味道我真是想象无能啊救命!

    吃饱之后,他们每个人都露出心满意足的神,闭着眼仿佛在回味着久违的食物的味道。

    贝拉悄悄给我做了个“ok”的手势,松了口气露出逃过一劫的神。我会意地一笑。刚才库伦家族的成员都忙着抢食去了,没工夫注意我和贝拉有没有吃饭,不然再吃一回的话,我倒是没问题,一向饭量很小的贝拉肯定要撑到。

    之后,卡莱尔请求我教他们做血旺,“当然没问题,”我摸着下巴点点头,“实际上,我刚才还考虑了更多的办法,你们可以尝试下?”

    “比如,”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我举起水杯示意,“给血液里面加点糖或者,醋?总之随你喜好,你要放点芥末都行。这不就是一杯血液饮料吗?”

    “或者加入糖精,制作成血液棒棒糖?渴了,来一支;饿了,来一支。库伦家族特供吸血鬼专用棒棒糖,”我竖起大拇指,露出八颗大白牙笑容闪亮,“你,值得拥有!”

    “……”

    “或者如同鸡蛋干一样,制作成血旺干?可随携带,开袋及食方便保存。技术上的问题我不太懂,我只是提出创意,”我期待地看着他们,“你们试试?”

    “噢小沙,你真是个聪慧的女孩子,”艾丽丝激动兴奋地伸手抱住我,回头对他们家族的成员狡黠地眨眨眼睛,“我想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不会无聊了。不是吗?”

    库伦家族的成员微笑着点点头,向我投来感激的目光,看卡莱尔又要感谢,我连忙谦虚地摆手,“不用再说谢谢的话啦,我是贝拉的亲友,而贝拉和德华”我揶揄地看了一眼两人,贝拉微赧抿唇一笑,德华大大方方地揽紧贝拉的肩膀(脸皮真厚!)“所以我们算是一家人了吧,就不用这么见外了。而且如果真的能够帮上忙的,我和贝拉都会很高兴的。”贝拉快看我,我在帮你和库伦家族的成员打成一片啊啊,求表扬求顺毛!!

    “一家人……”卡莱尔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微笑笃定道,“你说的没错,”和家族成员交换了个眼神,他温和慈地看着我和贝拉,“库伦家族的领地永远为你们敞开。”

    “非常感谢。”

    虽然我默默在心里吐槽,真是谢谢了,不过我想我一生也来不了几次。嘛,吸血鬼这种生物,拥有不老不死青永驻的生命,不过为之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惨痛了。我同因各种原因迫不得已变成吸血鬼的他们,同时在心里重重地点头:反正如果是我的话,就算是死也不要变成吸血鬼嗷嗷!

    饭后贝拉和德华上楼谈去,我在下面和库伦家族的人聊天。因为我的血液的气味对吸血鬼来说恨不得退避三尺,所以连刚开始吃素难以控制食的贾斯帕都表示站在我边毫无压力。

    “其实还是有的,”贾斯帕真诚地道,“我在竭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离你三英尺远,那样不太礼貌。”

    “噗哈哈哈”艾美特毫不客气地大笑出声,“老实说,小沙,你真是奇特,我们遇到过很多

    人,但从来没有一个人,拥有你这般如同杀虫剂的味道。”

    “……我该说谢谢吗?”我抽了抽嘴角,虽然不用担心成为吸血鬼的食物,但这种深受打击的感觉是肿么回事?

    卡莱尔含笑注视着我,“不要在意小沙,艾美特他们只是有点夸张。”

    我摊手表示大丈夫,话说不用解释了亲,我知道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有这一回事。

    “小沙,”卡莱尔收敛了表,请求地看着我,“我们是吸血鬼的事,可以麻烦你保证不要说出去吗?”

    一时间,所以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上,我点点头,诚恳道,“当然。”这样简单就答了,看他们有的人还带着怀疑的神色,我偏了偏头,认真道,“也许对于平常人来说,忽然出现吸血鬼神马的,不太能接受。但对我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库伦家族的成员都是好人,而且适当地透露一点我自的秘密,对于他们来说,我的保证就更有说服力。

    “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我能看到很多奇怪的东西。比如,”我点了点口,“我来自东方,你们也应该知道,那是传说中鬼怪的故乡。”

    “鬼怪?真的有这样的生物吗?”说到遥远而神秘的东方,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起了兴致,艾美特更是直接出言问道。

    我回到,“是的。如同你们吸血鬼是西方国家传说中的生物,不是也出现在我们面前吗?东方的鬼怪也是一样真实存在的,噢对了,我家里面还有三只呢!”

    艾丽丝好奇地睁大眼睛,“你家里都有?!”

    “是啊,”回想起和伽椰子一家快乐的同居生活,我不由露出笑容,“他们是一家三口,女人叫伽椰子,长得很漂亮,材一流,家务活什么的更是拿手,我的式料理就是跟她学的;小孩子叫做骏雄,每天早上都在我边叫我起,是很可的男孩;还有……”

    看着他们一个个听得津津有味,我也不自觉地说了很多。从伽椰子一家,再到井中少女贞子、温柔勇敢的电梯死鬼山崎周一……

    随着我的讲述,他们时而捧腹大笑,“那个女鬼太搞笑了吧!居然在地上撒泼打滚?”

    时而怅然叹息,“真是个痴的男生,话说小沙你还真是招稀奇古怪的东西喜欢呢!”

    “……对此我表示很蛋疼TAT”

    讲完了我的遇鬼经历,我也好奇地询问他们变成吸血鬼之前的生活,“维多利亚时代?我记得那个时候的女人都要穿束腰的吧?好痛苦!”

    “哇塞,贾斯帕你居然是军官啊!难怪感觉特别威武英气!”

    “艾丽丝你有预见能力?”因为一个下午的闲聊,感觉和库伦家族的成员亲近许多。我只是随口提了句德华的读心能力对我没用,话题就聊到了他们各自拥有的能力,我对艾丽丝的能力很感兴趣,连忙探过头去,“艾丽丝,你能帮我看下我的未来吗?”

    “小沙,”艾丽丝闭眼静默了一会儿,睁开时露出遗憾的神色,“抱歉,但我看不到你的未来。”

    “果然。”我心中有了定数,是因为devil祝福过的血液的关系吧,无论是德华还是艾丽丝,我对他们的能力都免疫。

    卡莱尔听到后也表示惊奇,他们征得我的同意后,轮番将自己的能力使用在我上,但结果证明了我的猜想,他们的能力都对我无效。

    虽然库伦家族的人对我很友好,不过得知这个事实我也感到心里一松。长期以来在恐怖片中摸爬滚打的经历,使得我本能地习惯有能力护的安心感。

    “除此之外,我力气也比较大,”我环顾了一圈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艾丽丝上,比了比自己的手臂,“艾丽丝,我们来试试手劲怎么样?”

    艾丽丝睁大眼睛,故作生气的样子,眼里却是满满的笑意,“嘿,小沙,这可不公平,你应该和我比敏捷才对!”

    “r(st)q,古人有云,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我用英语尽量翻译这句文言文,听完后他们都辶耍卡莱尔哭笑不得地摇头,“你真是……”

    “卑鄙吗?谢谢夸奖。”我面不改色地起,优雅地提起裙摆半蹲了下,作了个谢礼。

    众人立刻笑喷,艾美特更是站起来比了比自己肌结实的真肱二头肌,“看你得意的,来来来,我和你比一比!”

    “不要!”

    我转躲到温和含笑的埃斯梅后,冲他狡黠的吐舌头,“才不和你比咧!”

    艾美特冲过来想抓住我,路过艾丽丝边时,被艾丽丝迅速伸出的脚绊倒,重重地扑到地上,狼狈地爬起来的时候,木地板被砸出一个人形大坑……

    “哈哈哈哈”

    我捂着肚子,笑得喘不上气来。透明的窗户外忽然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瞪大了眼睛,止住笑惊愕地指着窗外,“德华!?”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只见笔直高的雪松顶端,纤细的枝桠上并排坐着两个人,赫然就是德华和贝拉!

    “小沙你放心,”艾丽丝看我脸色都白了,赶紧安慰道,“你看他在贝拉旁边呢,没事的。”

    “……好吧,我只是恐高,所以条件反地被吓到了,”我心有余悸地拍拍口,好奇地看向艾丽丝,“他怎么喜欢把树顶当做约会地点?”

    艾丽丝忍笑解释,“这是德华的习惯,他心好的时候就喜欢呆在树上,所以现在也很想和贝拉分享一下这种如坐云端的感受。”

    “是这样啊,真是……特别的喜好?”我吐出一口气,看着高耸入云的雪松上,两个模糊的人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自言自语,“还好我不喜欢德华。”

    “噗”

    我回头,就看到艾丽丝笑得前俯后仰,库伦家族的成员都笑着看着我,连冷淡的罗莎莉脸上都有淡淡的微笑。

    “??”我一脸茫然,刚才我又说错话了吗?

    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气氛融融的聊天笑闹中悄然逝去,等到贝拉和德华下楼时,我才蓦然回过神发现天色已晚,礼貌地与他们告别,埃斯梅送我们出门,忽然对落在最后面的我道,“谢谢你,小沙。”

    我回头,她慈亲切地微笑,带着些许感慨,“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和普通人这样聊过天了。今天下午过得很愉快,谢谢你。”

    “不客气!”我回以粲然一笑。

    她笑着招手道别,“这样充满生命朝气的你,要继续保持下去啊!”

    我朝她作了个“ok”的手势。为丧尸的经历让我能够深切体会他们作为吸血鬼的无奈辛酸,所以才会不自觉地想要和他们分享一下能够感觉快乐的事

    至于朝气神马的……我表示,作为吸血鬼的他们,对生命的早就在漫长的时间中消磨光了;对于我来说,人生只有这一世,不好好活够本那怎么行!

    第二天我和贝拉听查理和别人谈话,得知了他们一路搜寻袭击人的猛兽,结果最后发现居然是人的脚印这一消息。我和贝拉对视一眼,明白这肯定是吸血鬼干的。她眼里有着隐隐的担忧。

    某天晚上我和贝拉刚睡下,我敏锐地察觉到有人进来,厉喝了一声抓起枕头就扔过去,贝拉被惊醒连忙开灯,结果我们就看到德华有丝不知所措地站在头。

    “……”我抽了抽嘴角,好吧夜会女朋友是很浪漫的,可是丫忘记了我还借住在贝拉家啊!

    “抱歉!”德华歉意道,“我只是、忽然特别想见贝拉一眼,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向贝拉深深而不舍地看了一眼,他手在窗户一撑便跃了出去,徒留我和贝拉面面相觑。

    我抚额,“贝拉我想我也该启程去意大利了。”

    “不,小沙,”贝拉急切地拉住我,“我们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再这里多玩一段时间好吗?我知道是我和德华恋,不知觉忽视了你,我很抱歉。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吗?你看我明天带你去街上逛逛怎么样?”

    “你想多啦,”贝拉就是这么敏感,我摇摇头,“我是真的该回去了。”虽然我也很不舍,但再留下来当电灯泡,德华要恨死我的。

    贝拉犹豫了下,“小沙……其实我希望你能再陪我一段时间。”

    “咦?”她语气里透露出的脆弱让我惊讶。

    “我爸他在追查吸血鬼杀人的事件,我很担心他的安危;和德华……你也看到了,我们就连亲近也没办法。这让我对我们的未来感到很迷茫。”她按住我的手,容貌冷清眉间郁,“我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冷静淡定,我很不安。”

    就算看上去冷淡,其实贝拉骨子里还是很细腻的,我心一软,考虑了下和reborn约定的时间比起来,现在确实还很早。再留下一段时间也可以……

    作出决定,我安抚地拍拍她的肩膀,“没问题,我就再陪你一段时间吧,等到案子了解了,我再离开好吗?”

    “谢谢你,小沙!”她感激地,紧紧拥抱了我。

    但老是住在贝拉家里打扰人家谈恋是会被驴踢的,我可不愿意。第二天不顾贝拉的再三劝阻,我就去找附近可以短租的房子。

    幸好我运气不错,遇到了和斯旺警官关系不错的拉维太太,她年约五十多岁,丈夫早逝,儿子在外当兵,听说了我在找房子,就邀请我到她家去,给出的价格也很合适,我收拾好箱子就搬过去了。

    早晨起,拉开窗帘,就可以看到金色晨曦中,弥漫着淡淡雾气下的福克斯小镇,平静美好。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能在这里居住一辈子。

    ……怎么办,我越发的不想去意大利了救命!——

    作者有话要说:血旺那个梗真的好泛滥啊话说,不过我的重点是在延伸出来的血液制品上~

    取自最近吃的越南排糖和鸡蛋干~

    嘛,对于咱这个地道四川人来讲,最恐怖的事就是看着同学吃了碗放糖的豆腐脑==,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豆腐脑是可以放糖吃的!咱一直吃的放油辣子的……所以你们懂得

    当然同学看着我加了两勺油辣子,也是一脸惊恐的表……

    今天的小剧场摘自番外~重口!谨慎!

    reborn解除诅咒后不是需要缓慢成长么,于是天天看着小沙在面前晃,除了能吃点嫩豆腐,其他的有心无力啊。等啊等啊,好不容易等到体成长为少年期了,并且第一次遗j后证明自己长大**啦~\(RQ)/~啦啦啦

    于是迫不及待地压着小沙滚单,前戏各种做足,刚刚进去……

    由于二十多年没做过+才成为少年的体控制不好,于是一不小心就……

    禾少寸了!

    “噗嗤”

    小沙笑喷了。

    R爷脸黑如锅底。

    请自行脑补R爷的苦脸~

    怎么办我一想到鬼畜魔王有这样的黑历史我就笑得停不下来啊啊啊~!窝太坏了,捂脸!!?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