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二章 同学你好,同学再见

    63、第二章同学你好,同学再见

    在贝拉家把行李收拾好,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贝拉就带我去吃晚饭——

    “咦?你们在家都不做饭的吗?”看贝拉带着我下楼径直往外面走,我惊讶地问道。

    “我爸比较忙,我不会做。”贝拉回头给我解释。我竖起食指认真地摇了摇,“这样可不行哟少女,先不说每天在外面吃,营养不均衡而且浪费,最的是,”我痛心疾首地看着她,“有一句话叫做,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他的胃!不会做饭怎么行!”

    她惊讶地看着我,“……你会做?”

    “那是,”我得瑟地扬起脑袋,“中国菜就不说了,式料理我做的也不错、对了,意大利菜我做得最好哦!连reborn都夸我几乎是原汁原味呢!”

    “小沙你还真是能干,”她抿唇一笑,顺手赞扬地摸了下我的脑袋(所以说这动作到底是有多顺手!),带着我走在安静的小路上,“对了,还没来得及问你,现在这个时间你大学也应该开学了吧?怎么有空来找我?”

    “我休学啦。”

    “咦?”她不解地问道,“为什么突然休学?”

    之前没来得及跟她详说,现在正好有空,便把我暂时休学打算跟reborn去意大利的事一五一十地抖告诉了她。

    原以为冷静聪慧如她,会提醒我做事太冲动了之类的,没想到她听完后毫不犹豫地点头,“你的确该跟着过去。”

    我才反应过来,虽然看上去成熟稳重,但实际上她也不过是从未谈过恋的高中生而已,对还抱着为此可以付出一切的天真想法。

    我连忙摆手,“你不要看我这样幼稚,其实我是考虑了很多,最后才会决定过去的。”

    她看了我一眼,眉宇间带着一丝讶异,“我以为,”顿了顿,“为人放弃学业是人之常。”

    ……好、好吧,在观上我们两个果然有着巨大的沟壑。

    不过人各有志,为了这个争论辩驳也没意思。我果断结束这个话题。

    贝拉带着我去到一间餐馆里,现在正是晚餐时间,餐馆里人很多,贝拉一进来,漂亮的女招待就地打招呼,“贝拉,你来了啊,你爸正好也在。”

    对于对方的,贝拉显得有点无措,点头示意了下,带着我走向角落的位置,那里有一个中年警官正大口大口地吃着盘子里的食物,他抬头看到我们,对贝拉道,“来啦。”

    贝拉轻“嗯”了一声,把我介绍给他爸。我们一边吃晚饭,一顿地道的美国食物(就是薯条汉堡=),斯旺警官一边和我随意聊着天。他看上去刻板严肃的,刚开始听到贝拉说我是她的网友,还带着审视探究的目光看我。他状似无意地问了我几个关于份的问题,那感觉都有点像是审问犯人==

    知道那是**的习惯,以及父亲对女儿交友的担心,我乖巧地一五一十回答了,还说的特别详细清楚,他才放下戒心,让我叫他查理,还真诚地欢迎了我的到来,并表示随便我住多久都没问题。

    整个过程中,贝拉几乎没怎么说话,一直低头,默默吃着自己盘中的食物。

    就算有时不善言辞的查理生硬木讷地试着把话题抛向她,她也“嗯”“是的”几个单音节给回答过去。这让我对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了初步印象,看起来……贝拉和他父亲有点生疏。

    不过别人的亲问题,我自知没有发言权。于是在把我份摸清楚以及客的闲聊后,我们三人彼此无言。我和贝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受reborn的影响,我一向对**敬而远之,此时边坐着一个严肃的警官,那真是亚历山大啊啊。

    吃完饭他爸原本想送我们回家,他再去**局―据说最近好像发生多起野兽袭击人的事故,他正在带头调查,忙的不行。贝拉拒绝了,和我原路散步回到家里。

    洗完澡,我俩坐在上闲聊,,她再一次诚恳地祝福了我和reborn,并表示如果我们哪天结婚一定要请她(我:妹子你脑补的太远了吧);她也跟我谈起了最近让她郁闷的一件事―

    “我上又没任何味道,为什么要捂着鼻子一脸厌恶的表!”说起新学校里生物课上的同桌,她眉宇间的郁越发厚重,狠狠地捶了下抱在怀里的枕头,我难得见到贝拉绪这么激烈的样,连忙安慰,“说不定他就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呢,你知道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都幼稚,总是想着花样的惹女生注意……”

    贝拉脸色古怪地打量了下我,然后真诚道,“小沙,你每次用过来人的语气说话,我都觉得十分别扭。感觉就像一个小孩子故作成熟,啊当然,”她安抚地拍拍我肩膀,“我知道你心智很成熟。”

    我木然地盯着穿着睡衣的她,目光沿着瓜子小脸、翘的大一路扫下,最后落到一双白皙的长腿上,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比较起来显得五短的材,深深地吸了口气,食指和拇指张开作出“枪”的手势比着她,面无表地道,“你想去三途川旅游么?”

    “小沙,”,她愣愣看着我,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忽然一把把我搂进怀里揉头,“你、你在cos你男朋友的口头禅么?真是太可了!!”

    “……掀桌!我很认真的!你给我严肃点!”我还不知道贝拉她居然是个萌物控?

    “是是,真的好可,好像洋娃娃!明天我请假,陪你逛逛霍克斯怎么样?虽然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可逛的。”

    她的语气流露出一丝厌烦,看来她真的是很讨厌这个常年雨的小镇。我摇了摇头,“本来就是我自己跑来给你添麻烦了,不用为了我特意请假,你还是去上学吧,正好我也好奇,想去看看美国的中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于是第二天,我就跟着贝拉去了她现在的中学。贝拉开着她那辆二手的小车载着我们两人,刚下车,几个男女就朝我们走了过来,一边向贝拉招呼一边好奇地打量着我,“嘿,早啊贝拉,这个小姑娘是你带来的吗?”

    小姑娘?

    额上青筋抽了抽,我默默瞪了他们一眼,贝拉解释道,“是我的网友,专门过来找我的。要在这边呆一个月的样子。”

    “哇奥!”其中一个男生发出惊呼,“没想到贝拉你这么潮啊,网聊就算了,还见面,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所以在你们心中贝拉到底有多保守刻板啊。

    几个人地把我团团围住,做起自我介绍来。材丰满长相漂亮的女孩名叫杰西卡,她特别地搂着我,好奇地问我是哪儿来的云云,旁边戴着眼镜的女生拿着照相机不停地对着我咔嚓咔嚓,还提醒我笑得再灿烂点(你妹);阳光爽朗的男孩叫做埃里克,一个亚裔长相的黑发男生名叫艾瑞克,大概在福克斯这个小镇,很少能看到亚裔人种,他显得格外,甚至手机号和家庭住址都在问==

    我简直招架不住,还好杰西卡忽然想到什么事,发出一声惊呼,飞奔向学校,那另外三人很快也跟着散去了。

    等到他们都走了后,我终于松了口气,汗都要下来了,一向不善与人交际的我,简直有种被人当做草你马围观的感觉,伤不起啊!

    回头一看,就发现贝拉靠着汽车,一脸心不在焉,如果有汽车驶来,便一下子抬头望去,见不是自己等待的人便难掩失望神色。

    我用手肘撞了撞她,揶揄道,“嘿,美女,在等哪位帅哥呢?”

    她扯了扯嘴角,“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奇怪的男生,那天之后他已经一个星期没来学校了。我是打算当面问个清楚,莫名其妙就被厌恶……我真的接受不了。”

    我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不太会与人交往的贝拉其实内心十分敏感,鼓起勇气去质问对方这种事一点都不像她能做的出来的。看来这一次她受到的伤害很深,而且从昨天的谈话中我隐约察觉了,她十分在意那个奇怪的男生。

    看她皱着眉郁郁的神,我伸出手想揽过她肩膀给她安慰,手伸到一半才发现由于高体型的差别,这个姿势我想要继续的话还得踮起脚!

    她回头,正好四目相对,我若无其事地收回手,解释道,“额我只是想拍拍你肩膀安慰你。”

    “我知道,”她抿了下唇,眼里露出一丝笑意,“好吧,谢谢。”而就在这时一辆银色的沃尔沃疾驰而来,一个漂亮帅气的甩尾整辆车就刚好卡进了车位里。另一辆越野车很快停在它旁边,看样子是一起来的。

    我注意到周围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落在了那边,那眼神就像观望草泥马一样的稀奇,我也不由地跟着好奇地望过去,从越野车上抢先跳下一个材健壮的男人,他不紧不慢地扫了一眼周围,显得对这种被围观的况习以为常,我却注意到他扫视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高人一等的藐视;紧接着车上的人全部下来,我顿时明白了他们上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感觉是为什么―

    他们每个人都拥有令人惊艳的俊美五官,轮廓深刻的宛如希腊神话里的神祗,皮肤白皙透澈的几乎可以看到下面青绿色的血管。举止优雅贵气,看上去不像是来上学,倒像是来参加高贵华丽的晚宴似的。

    贝拉的目光一下就落到了其中一个高瘦男人的上,然后在男人敏锐地察觉到看过来的时候仓皇地低头。的确如贝拉所说,男人皱眉看着她的目光复杂,似乎带着点隐忍的味道,而大概我一直盯着他的关系,他一眼从贝拉上扫过后,目光就落到我上,四目相对,我清楚地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极度鄙夷厌恶的神

    等到那几人走进教学楼后,我顿时风中凌乱了,握住贝拉的手满眼同,“我现在很能体会你的心……这种明明自己什么事都没做却被人厌恶到如此地步,是个人都憋屈啊啊啊!!”

    尼玛刚才我差点没忍住冲过去揍人啊!我什么时候被人跟看臭虫似的这样看待过?自尊都被践踏的感觉简直让人怒火中烧!

    但我还是瞬间冷静下来了——可以说,第一眼这几个人就给我十分危险的感觉。如同当年在街头见到reborn,他们上都散发着黑暗的神秘气息,如同最优秀的猎手静静潜伏,引着无知的猎物入饵;如同甜美的罂粟花,**着人不自觉地靠近。

    这群人,绝非善类。

    长期在恐怖片历练出来的直觉告诉我,最好不要和这些人有什么瓜葛。

    “贝拉。”我严肃地对还望着那人离开的方向发呆的贝拉道,她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我,“怎么了?”

    “我知道你不忿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看待,但是……”我劝告道,“那些人你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贝拉不解,“小沙,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能看到些奇怪的东西吗?”

    她点头,“当然,我喜欢听你讲那些有趣的故事。”

    这语气一听就是当做玩笑来听了,我连忙指着自己,“是真的,快看我真诚的眼神!”

    “……”她无语。

    “总之,拜这些鬼怪所赐,我对危险的直觉提高不少,刚才那群人,”我认真道,“都不是什么好鸟。”

    她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辩解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手表道,抬眸问我,“我去上课了,你真的一个人没问题?”

    我piapia拍着口,一副“你小看了我的”的口气,“当然!”——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有的时候会爆发下抖s之魂虐那么一小下(真的是偶尔啦!),不涉及大纲和基本剧的时候,咱还是好推倒的软妹子一枚,于是有可能出现以下场景:

    “为什么这家伙会在家里!?”泽田纲吉看着面前趴着的白衣女鬼,简直哭无泪。

    “嘛,我看她怨气已经被你灭得差不多了,恢复了理智,觉得还是舍不得看她就这样灰飞烟灭,于是偷偷拿了她的记本回来,”小沙一脸大姐姐模样的拍拍他的肩膀,“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哦,纲姬!”

    “是纲吉不是纲姬―话说回来,为什么我要和一只差点害死我的怨鬼好好相处!哇啊”纲吉瞪大眼惊悚地看着白衣女鬼毫不客气地狠狠咬着他手,差点没吓得魂飞魄散,“她她她咬我!”

    “乖,张嘴,”小沙揉了揉女鬼的头,女鬼乖乖放开他,温顺地蹭蹭她的手,“椰子不要欺负纲姬,虽然他又蠢又废,不过你以后要担负起照顾他的责任来。”

    “……”又蠢又废这个事实他承认,可是,谁、谁要只女鬼来照顾了!掀桌!

    这之后,纲吉就活在水深火之中……

    每天早上起来,除了看到沙姐和reborn在秀恩以外,女鬼伽椰子在厨房里和妈妈相谈甚欢是怎么回事!?妈妈,和一只女鬼交流如何又好又快做家务的经验什么的,真是大丈夫?

    “我去上学啦~”

    “您走好。”面无表的脸,动作恭敬地递上书包和丰盛美味的便当。

    纲吉挠墙,为什么送我出门的是一只女鬼!

    晚上回家做作业……

    左边是沙姐和被抱在她怀里的reborn两人亲密地聊天,右边是伽椰子认真地在续织那件沙姐给他织了一半的毛衣,纲吉抱头:沙姐你敢不敢再偷懒一点,把所有事都扔给伽椰子,你就好整天和reborn腻在一起是吧!

    而习惯之后……

    每天早上伽椰子都会叫纲吉起,当然如果起不来的话,

    “伽椰子嗷嗷我马上滚起来,你别鬼压了!”

    “伽椰子,昨天的便当很好吃!今天也麻烦你了,我想吃炸虾!”

    “伽椰子,我的衣服你放哪儿去了?”

    “伽椰子……啊啊!”被reborn狠狠踹一脚,纲吉泪流满面,“我哪里又做错了?”

    “伽椰子是小沙的萌宠,不是你的,”reborn抬了下帽檐,“自重。”

    以上。

    反正窝还没写到那里,到时候看况再说吧r(st)q

    啊明天三更,让窝陪你们到世界的尽头吧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