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十二章 世界地图开启

    61、第十二章世界地图开启

    之后因为到了午饭时间,我手受伤没办法做饭,只得打电话叫了外卖。我一边啃着披萨,一边听两人边吃饭边用意大利语商讨事,气氛显得压抑凝重,可乐尼洛表很烦躁,而reborn一直神色冷漠―我已经很少看到他面无表的样子了,看样子,他们说的一定是连reborn也觉得颇为棘手的事

    不知道是什么……我默默低头啃着披萨,一方面为reborn谈事不避开我而有些高兴,但另一方面也知道,他敢在我面前说,是笃定了我意大利语就是个渣啊!尼玛一直听他们蛤蜊蛤蜊的,除此之外,我压根就没听到几个熟悉的词!

    而这边,可乐尼洛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语气急迫,他一手抓着没啃几口的披萨,激动的简直都要站起来了。

    “够了。”

    冷不防reborn开口,语气冷淡,警告地看了一眼可乐尼洛,用语说,“如果拉尔看到你这副急躁的模样,一定会把你踹回军营回炉重造。”

    听到这个名字,可乐尼洛明显一愣,之前还冷厉的眼神瞬间柔和下来,然后脸色有些沮丧地抓了抓头发,坐了回去,“你说的对。”他收敛了表,神色恢复了镇定冷静,开始吃起披萨来。

    拉尔是谁?看可乐尼洛的样子,似乎在意那个人的?我心里顿时燃起了熊熊八卦之火,偷偷朝reborn期待地看了好几眼,不过他看也没我,不紧不慢地吃着他那一份。

    我只得失望地垂下脑袋,要从reborn嘴里挖出点料来那可比登天还难。话说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干嘛忽然告诉我意大利黑手党的事,他以前从来不提工作的事的,这让我有点不安。再加上刚才他们两人的谈话,总觉得……那边发生的事,说不定会影响到我和reborn。

    站起来给两人倒上腾腾的咖啡,可乐尼洛抬头笑着向我道谢,却忽然喷笑出来,“噗哈哈!”

    “怎么了?”我不明所以地望着他,回头看向reborn,他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拇指在我唇角擦了两下,“沾上酪了。”

    “噢”我低头随手扯过纸巾,抓住reborn的手给他擦干净,忽然感觉到一抹目光顿在我上,抬头就看到可乐尼洛一脸目瞪口呆的表,不可置信的目光在我和reborn间来回打量,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败在reborn淡漠而隐含冰冷威胁的目光下,讪讪地闭嘴埋头猛啃披萨,结果差点没被噎到,连忙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又被咖啡烫到,狼狈地扇着舌头直喘气,我却注意到他耳朵都红了。

    我静默了三秒,才蓦地恍然大悟:我和reborn两人在家的时候随意惯了,这些亲昵的小动作已成自然,条件反地就做出来,在外人看来肯定各种不自在啊!

    我脸一红,连忙放开reborn的手站起来,“你们慢吃,我先回房间了。”

    刚趟在上想休息一会儿,伽椰子就从底下爬出来,趴在边眼巴巴地瞅着我。我捏住她冰冷的脸颊,用力往外一拉,“哼,害我变成这副样子,我才不会轻易原谅你呢!”

    伽椰子乖乖地一动不动,任我把她的脸各种揉来捏去,最后我玩得无聊了,松开手,满意地摸摸她脑袋,“好吧,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儿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一次―等等!”看着她差点欢呼雀跃地扑上我,我连忙制止,“别压我上,我现在拜你所赐,全都疼啊。而且原谅不代表不惩罚!你给我听好了!”

    闻言她果然不动了,继续乖乖瞅着我听我讲话,我想了想,开始扳着手指数惩罚,“第一,未来一个月的家务活全部都是你来做!”

    她跟鸡啄米似的猛点头,生怕晚了我就不原谅她似的。

    “第二……”忽然想起他们到底是怨灵这个隐患,我忍不住问,“难道你们就真的没有办法投胎转世了吗?”

    没想到我会问这个,伽椰子楞了一下,垂下眼,神黯然地摇了摇头。我心里叹了口气,之前我其实也有问过的,当时她说,他们这种程度的怨灵,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来遇到得道高人,让他们魂飞魄散;二来就是逐渐失去理智,彻底化为怨鬼,杀害的人命越多,力量越强大,最后赶走别人的灵魂,抢夺体,作为另一个人再活一次。死后再抢夺体,循环往复,直到罪孽滔天,被天道灭亡。

    我搬进来的时候,伽椰子一家起码害了五个人以上了;而现在虽然我在能勉强压制住他们作为厉鬼怨恨的本,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第二嘛,我暂时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怕激起伽椰子的逆反心理,我不敢再多说我想搬家的打算,摸了摸她的头让她回去。看她一扭一扭地爬出房间,还细心地为我关上门。不弯起嘴角笑了笑,这才闭上眼,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是被吻醒的。

    刚开始还以为是在做梦,只是后来琢磨着,要是梦的话,这感觉也未免太真实了吧。连我的喘息轻吟都听的清清楚楚,还有唇间的柔软火。挣扎着从睡梦中醒过来,已是夕阳西下,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我只模糊看见一个人影压在我上正深深地吻着我,“reborn?”

    含糊地唤出一个名字,他低低应了声,翻躺下后把我揽进怀里,受伤的左臂被他轻轻抬起搭在腰间,我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口,鼻翼里满是他上熟悉的清冷气息,顿觉安心,不由蹭了蹭,“可乐尼洛呢?”

    “走了。”他低头在我头顶吻了吻,语气嘲讽,“这么关心他?”

    虽然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吃醋,不过这种语气还是让我忍不住想笑,他表现出来的独占总让我心甚好,“怎么会。与其说关心他,倒不如是……嗯我对你提到的那个叫做拉尔的还比较感兴趣。”

    我心里又燃起八卦之火了,仰起头兴致勃勃地望着他,“那个叫做拉尔的,和可乐尼洛是恋人吗?”

    他拉了拉我头发,“暂时还不是。”

    “噢……”不过看今天一提到拉尔,可乐尼洛立马安静下来的样子,难道是他苦苦暗恋追求未果?我怎么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不对,应该是可乐尼洛你好可怜,我同你才对!

    ……可是完全同不起来,我想笑,这个肿么破?

    “你讨厌可乐尼洛?”头顶传来reborn语气平淡的问话,我回过神摇了摇头,“不是啊,其实……”回忆起那个金发帅气的男人,“我对他印象好的。就是嗯你知道的啊,昨晚害得我们差点被一群怨鬼害死,我对他只是有点怨念而已。”

    不知道我说的哪句话触动了他的神经,他猛然掀开我翻压上,手紧紧抓住我肩膀,毫不客气地吻了下来。

    舌头被整个吸,力道大的连舌根都在发麻,口腔被来回扫,凶猛激烈地仿佛要一口将我吃进肚子里。我敏感地察觉到他的异样,平里reborn从来都是一副冷静镇定的模样,怎么今天感觉他绪有点失控?

    “怎么了?”

    手指带着安抚的意味插入他柔软的黑发里顺了顺,在亲吻的间隙,我强自拉回一丝被吻的晕晕乎乎的神智,尽量淡定地问道,我勒个去,那语声自己听着都觉得温软的可以滴出水来。

    他埋头在我颈窝,抱住我不说话。两个人的体紧密帖在一起,感受到他比我略高一点的体温,抚着柔软的黑发,我心里一片恬静安然。

    大部分的时候,强势如他都是将我揽进怀里,我小鸟依人(咳咳)着他;不过偶尔,真的只是偶尔,很少很少的时候,他会压在我上用这样的姿势拥抱着我,每当这时,恍惚间我都有种错觉,仿佛是他在依赖需要着我。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事,不过……如果你觉得说出来会好受一点”

    话一出口,他撑起,我就在他嘲笑戏谑的眼神中发现自己说了多么愚蠢的话,他勾起嘴角,“这就是你能想得出的安慰人的方法?”

    “……”不,我收回前言,大魔王才不需要依赖别人呢!会想要安慰他的我真是蠢爆了,怎么办我再一次地被自己蠢哭了TAT!

    他捏了捏我的脸,这种熟悉的即视感让我一瞬间想起自己捏伽椰子脸时候的心,顿时辶恕

    他注视着我,忽然道,“即使你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吧。”

    我心里骤然一紧,慌乱地抓住他胳膊,“你什么意思?”

    我睁大眼睛,试图从他深不见底的黑眸里找出一丝绪,可是只是徒劳。心直直地下沉,我闭了闭眼,睁开眼面无表地看着他,“没错,我一个人会活得非常精彩。”

    我着自己眼睛一瞬不瞬地和他对视,却还是忍不住眼里凝聚起朦胧的雾气来。心里恨的咬牙切齿,你妹的,渣男都给我去死啊啊啊!

    “你这是什么表?”他不悦地弹了下我额头,我眼泪一瞬间就汹涌而出,再也抑制不住愤怒,揪住他领口哭骂,“混蛋、混蛋!”

    他抱紧我压着我不让动弹,耳边传来他低沉磁的嗓音,“还是个逞强的小女孩。不过,就算你一个人会活的很好,我也没打算放手。”

    我动作一僵,就看到他俯看着我,勾起嘴角微笑,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命令强势,“蠢沙,跟我去意大利。”

    “=皿=啥?!”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眼,这也太神逆转了吧,前一秒还在说分手,后一秒就让我跟他去意大利,“你在开玩笑?”

    他注视着我,挑了挑眉,反问道,“你说呢?”

    他眼神很认真一点都没有玩笑的样子,所以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于是……在短短十分钟内,我心跟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尼玛要不是考虑到战斗值,我真想糊他一脸血啊有木有!

    “……可是跟你去意大利的话,”我迟疑地看着他,“我学业怎么办?”

    他冷哼了声,摸着我脑袋,“虽然你的专业即使学了去了意大利也没什么用处。”

    我在心中腹诽,喂喂,文学系的哭你一脸血哦。

    “算了,随你选择,”他淡淡道,“下个月休学和我去意大利,还是继续这边的学业,毕业后再过来,随便你。”

    ……大魔王,虽然你给的答案是二选一,可是我怎么觉得你的语气含着一丝敢选二你就给我去三途川旅游的森森威胁呢?

    和他对视着,我心里不升起一股欢喜感动,他……是真的在考虑我们的未来。

    而对我来说,当初来这边留学只不过为了尽早摆脱那些人而已;现在我已经找到了对我来说的人,自然不会轻言放手。更何况如果我真的选择第二个答案的话,四年时间太过漫长,变数太多,我根本不敢保证四年后我们还会在一起。

    但话虽如此,真的要舍弃这边的一切跟随他去遥远陌生的意大利,我心里还是有一丝犹豫,可是感受着他落在我脸上静默等待的目光,我真的不想让他失望……

    下定决心,我仰头看着他,语气认真宛如承诺,“当然是跟你一起去意大利了!”

    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我的答案,勾起嘴角笑了笑,愉悦地在我额上印下一吻,“乖孩子。”

    “reborn,”知道他这种时候最好说话了,我连忙扯着他袖子,期盼地望着他,“在去意大利之前,让我和网友面个基吧!”

    “……”

    这之后,我开始恶补意大利语。报了短期速成培训班,回到家也是捧着本书叽里呱啦的念。Reborn工作越来越忙,偶尔在家的时候,我也会拉着他让他给我补习,不过想当然的,小别胜新婚(咳咳),教着教着两人就滚单去了==

    虽然说是要跟reborn去意大利,但我到底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办理了休学而不是退学手续,心里琢磨着暂时过去一段时间,看看自己能否适应再做后续打算。现在住的房子也让reborn买了下来,这样的话就算我们以后不回来,这房子也没其他人入住。(当然我后来才发现自己那时考虑的太简单了,由此引发了诸多后续问题,那是后话了。伽椰子我对不起你/(ㄒoㄒ)/~~)

    之后,因意大利那边有急事,reborn连夜乘坐彭格列的私人飞机赶了回去,我这时才对彭格列这个意大利的顶尖黑手党财力有了比较客观的认识;半个月后,我办理完休学手续后,就独自踏上了前往美国面基的旅程。

    临行前,伽椰子抱着我大腿死活不让我走,我好说歹说,发誓等reborn解决完意大利那边的事,就会回来的,还让她好好看家,记得清扫卫生,回来我可是要仔细检查的。她才不甘不愿,勉勉强强地松手。

    我拉着行李箱,走出这间我和reborn居住了差不多三四个月的房子,一抬头,正看到伽椰子趴在窗户上,仿佛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噗”

    我忍不住喷笑出声,冲她用力挥手,大声道,“我会回来的!”

    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少则几个月半年,多则两三年,我和reborn一定还会回到我们的家的。到时候,继续和伽椰子一家快乐的同居生活。

    ……却没想到,不是几个月半年,不是两三年,而是整整二十年。

    阔别二十年的重逢,并不是想象中的,她一脸喜悦地扑上来;而是脸色惨白,眼神冷怨恨地瞪着我的女人,幽怨地质问,“为什么……你不回来……我等了你那么久……”

    ……我就这样丢失了我家的忠犬椰子TAT

    第五卷咒怨完——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作者有话说变成这样的字体,就知道有格外的福利送上啦~

    今次应亲们对家教番外的强烈要求,以及为了感谢扔霸王票的亲+长评被抽成一条条短评的小狐(辛苦啦~)

    抽空码了一些片段。取自(综恐)我不是丧尸最终卷家教(后篇)的内容(你强迫症敢不敢再严重点!!)。

    涉及剧透的地方我会消音的,不过还是有点点剧透,反正知道结局绝对的he就行啦。存稿进度很紧,所以此现码番外甚是简洁和各种崩坏,见谅~

    片段一:当reborn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人生整个沦为了地狱;当沙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从此徘徊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痛并快乐着——

    泪流满面的泽田纲吉

    reborn随便领个女孩子回家就算了,反正家里外来人口那么多,不差这一个。

    重点是,reborn一脸坦然地说,“这是我的女人。”以及笑容粲然的少女无名指上戴着的钻戒,瞬间晃瞎了单纯天真的好少年纲吉君的眼睛!

    掀桌!为什么连婴儿酱都可以结婚了,他一个正直血气方刚(喂!)的男生却连个交往对象都木有!还有reborn你根本就是拐带无知少女吧,你还能更没下限点吗!

    见面的第二天,reborn,“蠢纲,小沙送给你的见面礼,快去拿吧。”

    纲吉惊喜,“沙姐你人真好!”

    小沙疑惑,“reborn你在说什么?什么见面礼?”

    reborn,“昨天你进的那栋鬼屋的女鬼,就交给你了。”

    “-皿-”纲吉大惊失色,“等等reborn啊啊,那是厉鬼我会被弄死的!”

    小沙担忧,“reborn,伽椰子现在已是彻底失去理智的怨鬼,你让手无缚鸡之力的纲吉去,这不太合适吧?”

    纲吉:被明明就是柔弱少女的沙姐这样说,怎么办好想哭TAT

    reborn掏枪,“蠢沙,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

    小沙瞬间扭头,大义凛然地拍着纲吉的肩膀,“去吧少年!我会在精神上支持你的!”

    “沙、沙姐!你就这样轻易地抛弃我了吗!!”

    “……你安心地去吧。我会在后方祝福你凯旋而归的!”

    差点被女鬼弄死关键时刻爆发王八之气成功灭掉怨鬼,擦着虚汗甚感劫后余生庆幸的纲吉刚一走出鬼屋,就看见少女抱着头默默蹲地,“沙姐?”

    “……纲吉,”抬起头一脸泪水,哀怨地看着他的小沙,“伽椰子就这样被你残忍地消灭了,其实她很可的嘤嘤”

    “……”她可我还可怜呢!我招谁惹谁了要**接受这样一份凶残的见面礼,谁来同我!

    纲吉一脸血,怎么办他有预感沙姐到来后他的人生会更加悲惨无下限!

    片段二:渐渐熟悉起来后,某次他疑惑地问reborn明明沙姐各项全能,人妻典范,学校名师,高岭之花(喂!),为什么他还要叫别人“蠢沙”?

    reborn用枪推了下帽檐,“因为很蠢。”

    ……你回答了不是等于没回答吗!——

    想掀桌的纲吉。

    但没过多久他深切地理解了reborn的心

    虽然外表看上去纯真美好,软柔弱,笑起来的时候如阳光融化初雪,可以瞬间晃瞎一堆人的钛合金狗眼,鼻血飞溅三千尺!

    但本质上,那就是个又二又蠢的抽风精分患者啊!

    在学校时,他吃午饭不小心打翻便当盒正一脸沮丧,抱着咕咕直叫的肚子内心哀嚎,面前忽然出现丰盛的便当,抬头便看到沙姐微笑,“我在减肥,可是纲吉妈妈的心意不吃的话很浪费的,纲吉君帮我吃掉好吗?拜托了!”——

    鬼才信你减肥,你再瘦下去reborn大魔王就要发飙了。

    但吃着美味的午饭,泪眼汪汪的纲吉表示,沙姐大好人不解释!

    上英语课的时候……被reborn地狱式的训练折腾得疲惫不堪,眼睛刚刚支撑不住地闭上,一本书就重重地砸在头上,伴随着尖利气愤的女声,“泽田纲吉!我的课你居然都敢睡,我现在就让你体会下不尊师重道的严重后果!!”

    “我、我错了我再也不上课睡觉了沙姐你冷静下不要掀桌啊啊啊!”

    “课堂上要叫我老、师!于是你去死、吧!”

    完全把自己带入教师角色的人你惹不起!!

    回到家之后,“纲姬,回来了吗?”笑容kilakila的沙姐穿着围裙,手里拿着锅铲,“特意为你做了你吃的炸虾哦,快去洗手准备吃饭吧!”

    纲吉内牛挠墙,“沙姐我求你了你精分得我简直有点hold不住啊!”

    晚上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答案,抑制不住激动的心跑去找小沙求表扬,结果忘记敲门了,就看到——

    “不管不管,我就要吃冰激凌嘤嘤!”目瞪口呆地看着在reborn面前,满撒泼打滚闹着就为了多吃一个冰激凌的小沙,纲吉下巴差点没震惊得掉下来,“沙、沙姐?”

    她的智商也跟着下降了吗谁来告诉他这撒的某货绝壁不是大姐姐样温柔可亲(不是教师状态)的沙姐!

    “噗通”

    结果被他突然推门而入吓了一跳的小沙惊叫一声,一不小心就滚到了下。

    reborn&纲吉:……

    被别人看到这幅模样,恼羞成怒的小沙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扭头,面无表地问reborn,“我可以灭口吗?”

    “=皿=!”被少女浑散发的凛冽杀气吓得动弹不得,纲吉简直要泪奔了,怎么办她真的是很认真地在问reborn这个问题谁来救救他啊啊!

    还好关键时刻大魔王阻止了即将暴走的小沙,“他暂时是我的学生。”

    “……那好吧,暂时放过他。”小沙悻悻地转过头,瞪着他威胁道,“敢把你今天看到的说出去的话,哼哼。”

    “我什么也没看到!”

    可以动弹的下一秒纲吉立刻连滚带爬地泪奔回自己的寝室,双腿虚弱靠着墙壁,擦着额上的冷汗,他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reborn和小沙说的是暂时……

    噢不!

    纲吉抱着头绝望地仰天长啸,这子简直没法过了!

    当然后来纲吉知道了小沙并不是真的想杀掉他,而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之后(尼玛心脏都快要吓停了好吗!!),对这女人又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喜欢欺负人这恶劣的格简直跟reborn如出一辙!他该说不愧是夫妻相吗!

    摸摸头,“纲姬真可!”

    ……他不是忠犬啊魂淡!

    拍肩,“喂,别偷懒了,reborn来啦!”

    “大魔王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偷懒了啊啊啊!”

    “骗你的。”吐舌。

    ……好想抽人嗷嗷!

    而了解得更多,纲吉越发觉得他开始有胃病了,不然怎么老是看着reborn和小沙两人相处就各种胃痛呢!

    平时就对reborn各种宠溺纵容,他严重怀疑reborn鬼畜的毛病压根就是她惯出来的!

    每天早上一起来,就看到两人在秀恩

    “我今天特意做了你吃的意大利面哦。”

    “嗯,把番茄酱递过来。”

    胃好痛!

    这就不说了,就算他和小沙一时结成联盟(多半是被reborn骂的时候),“你们两个蠢货。”

    “TAT纲姬!”

    “都说了是纲吉不是纲姬啦——沙姐!/(ㄒoㄒ)/~~”

    两人抱头痛哭,“大魔王好可怕!”

    下一秒,reborn掏枪,“蠢纲,你还要在我女人的怀里赖到什么时候?”

    他跟受惊的兔子一样条件反地跳到三米远外,“我错了!!”

    但凡reborn表现出一点在意她的样子,她再别扭也立马乖顺了,伸手把脸色不善的reborn抱进怀里,撒的蹭蹭,笑得跟朵太阳花儿似的灿烂,“reborn~”

    “哼”

    看着弥漫在两人周围的粉红色泡泡,纲吉忍着胃痛扶墙离开,沙姐你能稍微有点节和原则吗!!!

    不过虽然对于reborn无下限的宠溺,但当自己也被好好呵护的时候,还是会由衷的觉得,能够被她喜欢着、保护着,真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

    “敢欺负我弟,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坚定地挡在他面前的少女纤细柔弱,扬起的斧头在空气中划出凌厉的弧线,背影帅气得一塌糊涂。

    “沙姐QRQ!”感动死了我就知道沙姐最我嗷嗷!

    然后,

    “蠢沙让开,这是我对纲吉的试炼。”

    “噢,”瞬间听话地收起了斧头,小沙还友好地给敌人让出过道,“你们请,辛苦了!”

    ……一脸血的纲吉愤怒地挥拳表示,他要收回前言,他要离家出走!这对让人蛋疼的夫妻我不陪你们玩儿了!

    “纲姬过来一下。”

    “沙姐怎么了?”

    “你又长高了呢,那我正在给你织的毛衣还得加长一点,不然到了冬天穿上的时候就会短上一截……”

    ……他、他还是暂时留下吧,才不是为了那件毛茸茸的好漂亮的手织毛衣呢!也不是为了各种美味的甜点!更不是为了在家时温柔耐心的学业辅导!也绝不会是舍不得离开又抽又逵志分的二货沙姐!

    不过虽然总是喜欢各种吐槽她,但单纯善良的纲吉还是为她觉得遗憾,到底是大魔王配不上她啊。

    她本可以过着她想要的平静安然生活,却因reborn而被卷入黑手党黑暗残酷的世界中来。

    某一次,他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底困扰已久的疑惑。

    她笑着讲诉了一段漫长的故事。

    她为他在恐怖片的世界中挣扎求生,哔……,哔……,及至哔……

    他曾经以为她好的名义放手过一次,却绝不甘心放弃第二次,于是犹自强拉着不肯放开,他为她哔……,哔……

    而那时他才真正地意识到,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两个人。

    这世上,再没有比他们更般配的夫妻了。

    ……

    ……

    废话,抖s和抖m在一起当然叫绝配啊啊啊!/(ㄒoㄒ)/~~

    “蠢纲,快爬起来,小沙给你做了炸虾,你敢再晚点到家的话,我就全部吃光了。”

    “不要啊reborn!”

    被大魔王的训练折磨得死的泽田纲吉表示,今天也有在天堂和地狱间挣扎,痛并快乐着!

    以上。各路恐怖片众人都会出场的“开心辞典”式小剧场也会陆续放出的。

    话说我怎么觉得已经剧透得差不多了……挠脸。

    然后还有几件事……好吧我又话唠了。

    1,回应亲们的要求,21号,就是传说中那啥啥的当天,还是老时间,一口气补完欠下的两个加更~~于是三更!这样都还霸王我的话,绝我隔更,周更,月更,年更,末更给你们看!!(你滚)

    订阅我从没指望过,就让咱靠着评论的支持码完这篇文吧~~~

    2,死神还没开始修改,进度实在太紧了,之后暮光卷如出现加更的况,会顺延到死神卷。亲们也知道咱说加更的话就绝对有,不会食言的。

    3,咱从入v以来从没有说过关于盗文的任何事,木有为了防盗而放防盗码或者半更伪更,或者修改成一样的章节名(章节名也是咱的特色~),也木有说过任何看盗文的童鞋就怎样怎样的话。

    觉得充钱麻烦or没钱or觉得不值得or其他种种原因看盗文的童鞋,我也理解,只能说,请力所能及地支持正版吧~现在也可以留言换积分咯

    4,写给杭州19楼某位亲的……嗯,第二卷大逃杀你忘记一起发了,点作者名字进入作者专栏,可以看到大逃杀同人,虽然没有这一卷也不影响后文阅读,不过就不算完整的一篇文了。

    我知道亲是喜欢这篇文所以想要和人分享……不过还请延后两天吧。

    话说在19楼这种言集聚地,我这种另类文大概会秒沉吧r(st)q

    5,明天开始暮光卷,和前面几卷不一样,小沙这次真正是在打酱油旁观贝拉的,剧走电影一二部,汉尼拔医生出场第一、九、十、十一、十二章,凯厄斯出场是在第十一章到结尾,具体到时可看章节名以及内容提要选择喜欢的购买,咱货真价实,明码标价(泥垢了

    6,争取这月完结暮光卷,在下月18号之前完结全文。家教卷分前后篇,前篇会微虐,后篇如上内容,是非常欢脱甜蜜的~

    最后,请一如既往地窝,窝也乃们=3=!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