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十章 伽椰子的道歉

    59、第十章伽椰子的道歉

    “啪”

    无数双惨白的手拍在玻璃门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玻璃门晃动剧烈看上去摇摇碎,于此同时通往卧室那扇门也被拍的木屑纷纷,我用手指沾了血匆匆绕着把金发男人卧着的沙发画了一圈,刚刚做完,玻璃门终于承受不起十几双手的重重拍打,哗啦一声应声而碎,顿时满地的玻璃渣,白裙的女鬼争先恐后地爬进来,一个个张牙舞爪地向我们靠近,我奔过去挥起沾着我的血的菜刀对着女鬼的脖子等要害部位砍下,几乎在血碰触到她们体的刹那,她们就惨叫着化为灰烟。我明白这些都是□的缘故,所以我的血液效果才会这么明显。

    而刚开始似乎是试探似的,爬进屋内来的女鬼并不多,更多的是在外面虎视眈眈。这种被人仿佛瓮中捉鳖的感觉实在憋屈,我恨不得直接捉到**oss,和她大战三百回合,不过这么多一模一样的伽椰子,我根本分不出谁才是本体,而且极有可能本体并不会出现在我面前。趁着打退一波女鬼的间隙我担忧地扫了眼reborn那边,顿时表变成=皿=了:

    reborn双手持枪背对着我,完全不用浪费时间去瞄准似的,冲着面前爬进屋内的女鬼凌厉地开枪击,一枪一个准,被中的女鬼立即惨叫着灰飞烟灭,弹头噼噼啪啪地落在地上,很快一支弹药夹用完,他立即在旁的银色手提箱里取出,利落地换上接着开枪,枪声停顿的间隙绝对不超过2秒。

    他整个人散发出冰冷凛冽的威压,开枪的动作利落娴熟,嘴角噙着一丝不屑的冷笑。仿佛面前张牙舞爪的狰狞鬼怪于他来说,压根就不算什么。

    ……我忽然有一种,一直担心鬼怪会伤害到他所以不敢跟他说出事实的我,真是蠢爆了的感觉,怎么办我被自己蠢哭了TAT

    想来reborn是凭借自己强大的魔王气场,所以即使普通的子弹也能消灭鬼怪吧。想通这一点的我顿时放下心来,打算专心对付我这边的伽椰子。然而扫了一眼他旁的银色手提箱,不由眼里闪过一丝忧色,即使里面都装的子弹,对付这么多冤鬼,也不知道能应付到什么时候。

    逐渐的,战况开始变得激烈起来。刚砍掉一个女鬼,我就觉得后一股冷袭来,连忙侧避开,回头一看一个正缓缓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女鬼,差点没破口大骂:尼玛从门从窗户突围进来就算了,从电视机里出来算怎么回事!直入大本营这是犯规的啊魂淡!

    挥刀灭掉女鬼,眼看着电视机冒着诡异的雪花,一只苍白的手缓缓伸出来,我想也不想一刀狠狠劈向频幕,从顶端斜着划了个对角线,顿时电视机发出噼噼啪啪的火花,夹杂着女人凄厉的惨叫,黑烟顿起。扫了眼报废的电视,我心中更是悲愤,尼玛这是我新买的电视机啊,很贵的有木有!

    坏成这样不知道还可以保修不,我记得还在三个月保修期内呢。

    ―不过那要等我活下来才有机会问了。

    握紧菜刀,我眼神充满战意地看着屋外如潮水般缓缓靠近的白裙女鬼,高高扬起菜刀:来吧伽椰子,就让我们好好较量下,看看魔鬼和怨灵到底谁比较厉害!

    那是一个无月无星的漆黑夜晚,风声萧萧,鬼哭狼嚎;那是一个充满希望和绝望的夜晚,门窗、天花板,从各种地方涌入一群群的鬼怪,即使打退了一波,很快又冲上来一波,遥遥无尽;reborn的子弹早已用完,如我一样挥舞着菜刀砍退一**汹涌而来的伽椰子;我的左臂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划了十多个深浅不一的口子,皮翻卷,血模糊成一片,连砍刀都缺了个口子。再到后来,两人精疲力尽,早已不知时间的概念,甚至已经逐渐失去意识,只是靠着战斗本能麻木地挥舞着刀,将冲到面前怨恨狰狞的鬼脸一个个砍碎。

    那是一个……比在地狱还要恐怖绝望的夜晚,看不到尽头,看不到结束。

    最后的一眼,好像是我和reborn背靠着背,无力地依偎在一起,看着包围在我们侧的密密麻麻的伽椰子如潮水般纷纷退去,而一抹晨曦的耀眼光芒缓缓照进充满着血腥味的昏暗客厅―

    黎明渐起,魍魉退散。

    从来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贪婪地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一抹投进客厅的耀眼灿烂的阳光,温暖的味道驱散了弥漫在整个房间的沉死气,瞄了眼躺在上一脸好梦的金发男人,我没好气了翻了个白眼,我和reborn在这边要死要活的,他倒好,一觉睡到大天亮!

    不过,幸好reborn没事……

    侧头看了眼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我一直勉力绷紧的心弦在此刻才敢稍微放松,全上下酸涩无力感顿时席卷而来,握着砍刀的右手不知不觉地放开,眼皮沉重得连掀一下都很艰难,我缓缓合上眼,耳畔听见谁在呼唤我的名字……

    醒来的时候,睁眼便看到惨白的天花板,闻到弥漫在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道,我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我这段时间好像和医院略略有缘?这一个月不到躺了两次,回去得好好去庙子里烧香拜佛,洗去晦气。虽然我真心怀疑对我都没用。

    瞄了眼自己左手臂,上面十多道伤口已经被缝合了,看着跟蜈蚣似的爬满整个手臂,丑死了,不过幸好devil那坑爹的祝福,我的血液滋养着体,伤口愈合能力比一般人快很多,而且伤好后几乎不留疤痕―这才是我敢自虐的**,不然割的时候是爽了,回头看着一手的丑陋伤疤我得哭死。

    我转过脑袋,一张睡颜就映入眼里―

    reborn头枕着手臂侧趴在边,双眸紧闭,眼睑下是一片青影,眉梢眼角透着一股疲惫倦意。

    从来都是强大的不可一世的人,偶尔露出来的弱势更引人心疼。我怜惜地抬手想摸摸他的脸颊,结果手动了动,我才注意到右手背扎着针,正在输血。

    而我的动作牵扯到输液管似乎碰到了他,他猛然惊醒,四目相对,我清楚地看到他眼里的戒备警惕缓缓隐去,他握住我的手,低头吻上指尖,嗓音带着初醒时的喑哑低沉,“醒了?”

    冰凉的手指传来干燥温暖的触感,我脸一红,虽然我们已经做过比这亲密的多的事,但每次被他这样温柔对待,还是忍不住面红耳赤,呐呐道,“嗯……”

    “咕嘟”

    与我的回答同时响起的,还有谁肚子清楚地叫了下―

    好丢脸!我哀怨地□一声想要捂住烧红的脸,然而两只手都动不得,在他戏谑目光的注视下,感觉到两颊的度在飙升,只得咬着唇求饶,“reborn……”

    他勾起嘴角笑了笑,“我出去买吃的。”

    我眼巴巴地瞧着他出去,直到他走以后,我才转头盯着天花板发呆,比起上一次失血昏迷住院,这次还要严重的多,我脑袋到现在都还晕晕乎乎的,全酸涩无力。

    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一缕白色缓缓从我的底下爬出来,我面无表地盯着趴在地上仰头望着我的伽椰子,果断一脚踹过去―

    “你妹!!你还有脸来见我!!”

    伽椰子趴在地上,仰头可怜巴巴地望着我,直到我骂舒爽了,才委屈地解释。

    原来,她家本风水就不好,容易招致冤鬼怨灵。平时我在家的时候还镇得住(我:我是镇宅的吗?!),遇到七月十二鬼敲门,界大门敞开,无数鬼魂汹涌而出,尽在人间。

    而由于伽椰子一家的存在,他们的冤魂实在太过强大,将附近的冤魂都吸引了过来化作了□,于是失去理智只有怨念的伽椰子一心想要灭掉处在房子里的我们。等到鬼节过去,怨灵四散,恢复理智的伽椰子一想到居然伤害到了我,连忙连滚带爬地过来负荆请罪(摘自伽椰子私人说辞)。

    我斜睨着她,“于是你现在彻底清醒了?”

    她忙不迭地点头,虽然依然一张惨白的死人脸,不过看上去诚恳的,我打量了她下,不爽地撇嘴,“探病也要有点探病的样子,你看看谁像你是空手而来的?”

    没看见我战斗了一晚上饿的要死吗?从家里过来都不知道带点吃的,八嘎。

    她四肢着地蹭蹭蹭爬出门外,片刻后回来,向着我殷勤地举起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

    我嘴角一抽,没好气道,“拜你所赐,我现在双手都没法动吗,怎么啃苹果?”

    伽椰子惭愧地低头,想了想从背后摸出一个小刀,站在我边开始给我削起苹果皮来。

    我盯着被削了皮的果,口水不受控制地加速分泌,等到她削完后,就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啊~”求投食!

    她小心地将苹果切成一块块地喂我,在她的帮助下,我很快将一个苹果干掉,意犹未尽地嘴唇,“味道不错,多来几个就更好了。”

    她立马作势要出去,我连忙叫住她,“算了算了,reborn马上就带吃的回来了。对了,”我这时才想起家里还有个伤者,“家里那个男人你们没动他吧?”

    伽椰子摇了摇头,我满意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行了,你回去吧。”

    伽椰子乖乖地爬回底,我刚感觉那股冷的气息消失,reborn就推门而入,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皱眉,“有人来过?”

    “额……”有鬼来过。我无辜道,“没有啊,哪里来的人。”

    他嘲讽地向着我这边的方向瞥了一眼,“蠢沙,果皮和果核还在。”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边的小柜子上赫然一小堆果皮以及一块新鲜出炉的苹果核。

    我抽了抽嘴角,在心里忍不住咆哮:你妹的伽椰子!你个有前手没后手的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两章咒怨卷完结~

    顺便,伽椰子是带不走滴~那是小沙留给纲姬的礼物(纲姬一脸血!

    非常感谢~

    方丈家的桃木梳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2-16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