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七章 第八个字母

    56、第七章第八个字母

    房门毫无预兆地忽然被打开,纤细小巧的少女轻轻走了进来,正靠着头看书的reborn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坐起来,手却不着痕迹地探入枕头底下,目光隐含警惕地盯着穿着睡袍的小沙,挑了挑眉,

    “有事?”

    “……reborn,”

    “小沙”缓缓走近到他面前,往灿烂的星眸此刻宛如失去了光彩,变得死气沉沉,表麻木而僵硬,语气仿佛很久没有说过话一般喑哑干涩,“我”

    “我你妹啊!”才刚吐出一个字,她表骤然一变,怒气腾腾地掐住自己的脖子,“快点给我滚出来!!”

    “我不要!”紧接着她面无表态度坚拒地一挥手,“唰”地一声扯□上的浴袍,顿时一片耀眼的白和黑骤然映入reborn眼里―

    黑色的蕾丝吊带裙紧紧贴着少女纤细匀称的体,虽然脸看上去仿佛国中生青涩,但材玲珑有致,小巧浑圆的脯间若隐若现一条人的沟壑,裙子下摆很短露出雪白笔直的长腿,再加上黑色蕾丝本的**风,少女一下子变得惊艳夺目起来!

    她眸色一闪,死死咬住唇,语气满含怒气,“滚、开!”

    下一秒跟变脸似的,“小沙”捂住脸高声尖叫,“我好不容易才能够上一次,我还没有向他告白!我还没有、没有”她一手猛然拽住细细的肩带作势往下一拉―

    “啊啊啊啊!”凄厉的叫声响起,小沙的左手拼命按住正往下拉带子的右手,两只手按在她左肩上仿佛两个人似的进行力量的角逐,她脸上的表森和羞愤中来回转换―

    “你要做什么!!”

    “做/做的事!!”

    “做、做、做做你妹啊!你个求不满的死鬼!!”

    “反正是你的体,你就借我用一下又不会死!”

    “不会死会怀孕!!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你想都别想,快点滚出来我会给你个痛快!”

    “既然要魂飞魄散了,那死前我也要痛快一次!!”

    几分钟后,两人的激烈角逐终于以其中一人取得上风而划下句点,少女丝毫不在意/露在外的肩膀和大半个部,嘴角微翘,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你还是乖乖沉睡吧。”

    一抬眼,就看到面前的黑发男人嘲讽不屑地哼笑了一声,不知道哪里来的枪忽然出现在他手中,毫不客气地指着她的额头,语气危险,“蠢沙,再不醒过来,就送你去三途川旅游哦。”

    冰凉残酷的杀意瞬间锁定全,她一僵,而这稍纵即逝的机会被体的真正主人敏锐地察觉到,猛地爆发出全部精神力在内心呐喊,“滚!!!”

    有什么冷的东西瞬间从肩头滚离我的体,下一秒我眼前乍然一亮,双脚发软无力地跪了下去,拽着衣领大口大口艰难地喘着气,体好像在冰柜里呆过一般发冷僵硬,这就是鬼上的感受啊,真的好难受,我都觉得我刚从地狱归来一样……

    “没错哦,”头顶传来一个嘲讽的声音,我无力地仰头,正看到reborn居高临下俯视着我,“你差一点就真的要去地狱了。”

    “reborn……”盯了他半天我才慢慢清醒过来,这段空白的记忆一下子涌出来席卷我脑海―

    我是如何穿着黑色吊带裙进入reborn的房间,如何在他面前摆出各种**的姿势,如何与附在我上的花子激烈的抗争,脱不脱……

    好丢脸啊啊啊!!

    我羞愤绝地捂住脸,“你刚才看到的都不是我!!我绝是无辜的!!”

    肩带忽然从肩膀滑落,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拉,却觉得一束极具压迫力的目光凝聚在我的手上,我抬头,正对上reborn眸色暗沉的眼睛―

    雅蠛蝶!

    我脑子里的弦登时紧绷,根据以往的经验,reborn出现这种眼神只有一个时候,就是我被他压着各种蹂躏的时候!

    再瞟了眼现在的自己,好吧,两肩的吊带都滑落在臂膀,我双手挡在前想遮住外泄的光,却又发现因跪坐的姿势裙摆几乎缩到大腿根部,连忙伸出一只手去拉拽裙子,这一动更糟糕,我敏锐地察觉某人周的气息霎时都变了,落在我上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炽,而空气也仿佛变得干燥起来,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尽量不刺激他的小心翼翼双手撑在地上往后退,“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先回房―”

    话音未落,他猛然跨前一步大手一捞,就将我整个人给捞了起来,我眼前一花,就觉得自己扑倒在了柔软的大上,连忙翻,就看到他动作迅速地脱去睡衣睡裤,整个人就朝我压了下来。

    “唔唔唔!”

    嘴巴被牢牢堵住,双手手腕被他单手扣在头顶,体被重重压陷进了被子里,我唯一能动的只有腿,于是使劲地挣扎扑腾,却被他不耐地握住一只脚腕直接往旁边一拉,整个人更是欺压进,我一下子感觉到腿心柔嫩处被顶着的火坚硬,一阵激烈的电流仿佛袭入脑袋,我打了个颤,明白是什么后顿时吓得动也不敢动,浑僵硬,只有在他吻够了离开我唇的时候才发得出声音哀求,“reborn……不要……”

    他空闲的一只手来回摩挲着我湿润的嘴唇,近在咫尺的俊颜眸色幽深,他忽地勾起一抹笑,嗓音低哑,“乖孩子,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我当然相信你不会伤害我可是我觉得我们对伤害的定义理解压根就不一样!!

    这么突如其来的,我根本没做好心理准备啊!我都要哭无泪了,想要试着和他沟通,可是这人压根就没打算听!直接埋头在我脖颈处一路**,一只手捞起我裙摆沿着腰际往上抚摸。我想要控制自己冷静下来想出对策,可是体被他碰触的部位传来的炽和颤抖,敏感的让我脑子几乎一片空白,脱口而出的话语都变成了吟,“reborn……不、不要……”

    前的柔软猛然被人一把捏住,粗砺的指腹肆意地抚弄顶端的花蕊,一股酥麻的感觉席卷而来,我不自地颤抖了下,死死咬着唇才让自己没有呻/吟出声,感觉到自己的体发变得滚烫,连空气也变得粘稠闷起来。

    就算嘴里说着抗拒的话,体依然脱离了我的掌控急切地渴求着他的碰触,这是我无论如何也逃避忽视不了的事实。

    既然如此……有人说过,生活就像一场qj,你不能反抗,不如享受。

    我和reborn现在的关系本来就是侣,压根谈不上qj,你我愿的事再扭捏就矫了。

    我闭了闭眼,索放弃全部挣扎抵抗。

    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我的变化,松开了对我双手的牵制,愉悦地低笑着在我锁骨处细细吻,

    “乖,我会很温柔的。”

    我羞涩地闭着眼不敢看他,只是把发软的胳膊环在他脖子上,打定主意装死就行了。

    ……但明显某人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地放过我。

    闭上眼睛之后,其他的感官反而变得越发敏感起来。带着薄茧的手指在口流连抚弄,酥麻如电流袭过蔓延全;湿的吻沿着脖颈一路向下,最终隔着黑色的蕾丝裙含住我已经翘的花蕊,细细**,隔着薄薄的布料传来的火湿润令我浑一颤,仰着头不由自主地加重了喘息声,感觉到有什么液体从体内涌出,双腿下意识地想要夹紧,却忘记腿被他分开在他体两侧,结果一下子夹住了他劲瘦的腰,立刻觉得腿心柔嫩处被炽坚硬的物体顶了下。

    “轰”

    意识到我做了什么蠢事,血液几乎要在我脑子里炸开,我羞愤地别过脸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看他。

    一定会被他嘲笑求不满的吧!丢脸死了我的矜持和节//你们手牵手私奔了吗魂淡啊啊!!

    然而出乎意料的……

    “再忍一忍,”湿的吻带着安抚的意味,不住地落在我的脸上和脖子上,耳边传来他压抑的喘息声,“我不想伤到你。”

    惊讶地睁开眼,正看到他皱着眉隐忍的表,额上渗出密密薄汗。我一时不知所措,大魔王向来都是一副自信强大的样子,只是气场都压得我说不出话来,什么时候看见过他隐忍的模样?

    而他此时的压抑自控都只是为了不伤到我……

    心里忽然就软的一塌糊涂,我抬起手抚上他的额头替他抹去汗珠,他察觉到我意图,盯着我勾起嘴角愉悦地笑了笑,我羞赧地别过脸,下忽然有冰凉的异物探入,不由皱了皱眉,不舒服地扭动想要摆脱,他单手按住我的肩膀不让动弹,俯□吻住我的唇灵活的长舌直入口中,凶猛而激烈地吸我的,直到我脑袋昏昏沉沉,舌根都觉得发麻了,才低低喘息着放开。

    而我此时才迟钝的发觉,探入体内的手指什么时候变成了两根==!

    他手肘撑住体,俯趴在我上,这样的姿势我看不到他的动作,体也感觉的到,他修长的手指快速地在湿滑柔嫩的地方进出□,带出粘稠的液体和扑哧水声,上的黑色蕾丝裙也不知何时被捞起挂在脖子上,此时的我,整个体和他/裎相对。灯光下,他的黑眸如隼般牢牢地将我捕捉其中,我看见他//汹涌的眼里映出的自己―

    弱无力地躺在松软的大上,深红色的吻痕星星点点地密布整个体,白皙的皮肤泛着/动的潮红,两颊若晕,眼如水波光粼粼。

    ……这思少女是谁啊绝不是我姚沙沙啊啊啊!

    我顿时羞红了脸,用手背捂住眼睛,不敢再和他对视。耳边传来他轻笑了下,双腿被大大分开到一个绝对羞耻的地步,忽然,灼坚硬直直顶入通道口,一股撕裂的火辣痛楚顿时袭来,我猛地倒抽了口凉气,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疼得差点没哭出来,“好痛!!”

    “忍一忍,”他揽紧我,手和唇不住地在我上游走,试图安抚我,“乖孩子,马上就好。”

    “呜呜”我死死咬住嘴唇咽下痛苦的呜咽声,仿佛有根烧红的铁杵在体里徐徐碾进,狭窄的入口被撑得几乎要裂开一般,空气里弥漫开一丝血腥味。我喘着气忍耐再三,终于坚持不住了哭叫着推他口,“出去!好痛!我要痛死了嘤嘤!”

    我并非耐不住痛的人,当年被开枪杀、手被玻璃扎伤,我咬着牙一声也不吭。可是尼玛这真的是非人能承受的痛楚啊!!钝刀子砍有木有!火楸捅人有木有!!

    他动作一顿接着整个人压在我上,火的肌肤与我的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头埋在我颈窝,一时中断了所有动作,耳边只听得到他粗重压抑的喘息,和喷吐在我脖颈的肌肤上的灼气息,不由自主引来一阵颤栗。

    “reborn……”我抖抖索索地出声,抽泣着低低哀求,“我们不做了好不好?”

    他没说话,只是牵着我的手来到腹部按下,感觉到手掌下隔着薄薄肌肤的跳动的火,我才惊觉已经纳入了他的全部。

    “小沙,感受我,”喑哑满含/的磁嗓音响起,他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我,“Tiamo。”

    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当年他初次担任我的家庭教师的时候,我缠着他学了一段时间的意大利语。虽然只是心血来潮地没学多久,但由于是他所教的缘故,一些常用的词汇我到现在还记得。

    所以我整个都被shock到了,大魔王竟然会对我说……我你?

    心底深处隐约明白一些缘由,大抵男人这种时候说的话不过是一时激动脱口而出罢了。

    但对我来说,却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说。

    从来都是我追逐着他的背影,从来都是令我仰望倾慕却难以触及的存在。迄今为止,他对我说过的最明白的话不过是当那句“我不会吻不喜欢的女人”。

    然而……就算是一时激动也好,顺口的安抚也好,此刻我并不想深究。

    就让我抱着那小小的奢望沉醉在他的温柔里吧!

    我闭上眼,柔顺地揽紧他的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刚开始的痛苦忍耐过去之后,体好像渐渐变得奇怪起来。坚硬火仿佛一杆巨杵强悍坚决地将狭小的内壁撑开,不断地深进浅出,开始还温柔而缓慢,到后来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紧密结合的部位摩擦出令人面红耳赤的/靡水声。

    “嗯……”

    喘轻吟混合着急促灼的喘息声,体被重重撞击着,一下一下深入到几乎要将我整个人贯穿的地步,到后来我已经分不清是在抗拒还是在迎合,张嘴想要喊叫出来,却不知道该叫什么,咿咿呀呀发出含糊的呻/吟,“叫我的名字,小沙。”耳畔传来熟悉的低哑嗓音,含着隐忍的/,我仿佛找到了方向,不自觉地抓紧他的肩膀,高声尖叫出来,“reborn、reborn!”当前所未有的极度快感席卷而来时,我浑剧烈的颤抖,脑海中一片空白。

    ……

    高/潮之后,我全瘫软的没有一丝力气,趴在上动都不想动,可是背后压着我的强健躯不容忽视,还在规律的起伏进出着。

    “不是吧……”

    僵硬了一下,我瞬间差点没哭出来,“你、你!!”

    都说外国人和亚洲人型号不匹配,我亲经历了一番证实的确如此,可你妹的没人告诉我他耐久也这么好啊!!

    “呵,”轻笑着在我光的背脊烙下深深浅浅的吻,语气戏谑,“现在就叫着‘不行了’,我可不会放过你。”

    ……我两眼一翻,真心想彻底晕过去!!

    可是……拜devil的祝福所赐,经过特殊血液的改造,我现在的体不仅愈合能力好,忍耐度也是大大提升!

    难道魔鬼的祝福还附加有“体软、自动回血回蓝、一夜n次娘”的属吗!!

    一整个晚上,我跟一块煎饼似的被他翻来覆去地压,意大利吊灯、回形针等等各种造型各种姿势尼玛想起来就羞愤绝啊!

    TMD都这样了还晕不过去!脑袋清醒的跟什么似的!我两眼一闭索装晕,可是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我是真晕还是假晕,于是又是压着一番狠狠蹂/躏。

    到后来我哭得嗓子都哑了,从“不要”“stop”喊到“雅蠛蝶”“Nondesidera”四种语言换着哀声求饶啊!过了好久,他才勉强放过我。感受到折磨了我一晚上的凶器终于离开体,我跟死猪一样趴在上,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内心宽海带泪,我后悔了嘤嘤嘤……找男朋友绝不要找外国人啊!!血泪的教训有木有!

    我要死了……腰酸背痛……

    片刻后,压在我背上休息的某人终于挪开了,我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表示虽然天快亮了咱还是睡一觉吧,就感觉体一轻被腾空抱了起来!

    脑袋无力地靠着他健壮的口,看着他抱着我往浴室的方向走―

    我绝望地闭上眼,自暴自弃开启装死模式。反正已经吃干抹净了,随你折腾去!

    被他轻缓地放入浴缸,疲惫的体一接触到温的水,每个毛孔都不自觉地舒展开来。我闭着眼感受他大掌在我上不轻不重地按摩着,酸软的感觉也得到缓解,不舒服地嘤/咛一声。

    结果呻/吟刚从唇边溢出,立刻感觉背后贴着的膛绷紧了,搂着我的腰的手一用力,将我紧紧按在他上,带着哄劝意味的喑哑嗓音在耳边响起,“再来一次,嗯?”

    尾音略微上扬的磁声音简直感的一塌糊涂,我死不睁开眼睛,却感觉到被他气呵到的耳朵不争气的红了,还是强撑着态度坚决地拒绝,“不行……会坏掉的啊―”

    他听都没听,毫不迟疑地借着温水的润滑轻松地进入还酸涩肿痛的花/里。

    ==你妹,你那疑问根本就是祈使句吧魂淡!

    “嗯……”

    初经/事的体该死的敏感!我抑制不住地扬起脖子溢出一声嘤咛,他将我从背后揽住,埋头在锁骨处吻,“不会这么容易坏掉的,你不是很厉害吗?”

    “我、我哪有!”喘息着我偏头想躲开,被他按住腰用力往下一按,灼进入到更深更里面的位置,肚子涨得好难受,难耐地轻吟“嗯啊”

    修长的手指扳过我的脸,嘴唇被温柔地吻,“在寂静岭的时候,敢一个人挑战拿着巨斧的怪物;深夜里简易的保护措施后就敢独自下井;还有,居然敢骂我,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嗯?”戏谑的语气夹杂一丝冰冷,他每说一句,就重重地撞击一下,

    “嗯啊、啊哈”

    我喘息连连,残余的一丝神智好不容易挣扎着抓到重点―

    额,他这是在秋后算账?

    我转过脸,睁大眼睛看着他,不过眼里水雾一片看得并不清楚,他停下所有动作,只是抿着唇,神色复杂地盯着我,“虽然我不喜欢废材无能的女人,不过太过独立自主的话,即使是我,也偶尔会觉得自尊心受挫呢。蠢沙,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人?”

    “reborn……”喂喂,这种时候说这些事是不是太煞风景了?我正不知所措,他猛地双手穿过我胳膊,轻松地将我架起来转过,好正面对着他,“哇啊”我吓了一跳,赶紧伸出手撑在他肩膀上,而体内被他挑起的/火不上不下卡着,体内传来一阵空虚,“我……”

    他眯起眼,带着恶劣的笑意看着我,“不好好回答的话,不会给你哦。”

    卧、卧槽!

    我哭无泪,明明是他说再来一次的,把人挑起兴致了又我求他,这人要不要这么鬼畜啊啊!

    他头向后靠着浴室的墙壁,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悠闲地睨着我,双手却在我体上漫不经心地抚弄撩拨,“想好了吗?”

    “……男朋友?”我试探地道,话说我们现在本来就在交往中吧,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他却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重重捏了下我的腰,鼻音轻扬,“嗯?”

    我绞尽脑汁地思索,然而那双大掌在口肆意抚弄揉捏,阵阵酥麻延展开来,加上体内一动不动的硬物传来的炽,弄得我几乎转不过脑子,水雾朦朦的目光触及到他黑不见底的双眸,忽然灵光一闪,

    “……我的男人?”直接说出来好羞涩有木有!

    “呀啊”

    话音未落,他猛地压下我肩膀狠狠冲撞到底,一下一下又急又快,每一次都抵到最深处,我几乎差点被弄得别过气去,连忙抓住他手臂啜泣哀求,“慢、慢一点……”

    他辗转吻上我的唇,勾起唇角轻笑,“记住你自己说的话。这次就姑且算了,再敢任冲动做些没过脑子的蠢事,我会好好惩罚你。”

    半个小时以后。

    我有气无力地趴在浴缸边,心里内流满面,被翻过来翻过去的哔―

    你到底哪里有“算了”的意思啊啊啊!/(ㄒoㄒ)/~~

    酸软的大腿和腰肢被大掌轻重合适地按摩着,感受他事后的温柔,我越发觉得憋屈,扭过脸把头埋在胳膊里,闷闷道,“你说会温柔的,我是第一次啊,结果还做那么多次……”

    他嘲讽地哼笑了一下,在我脖子处轻吻,“当然是体谅你了,否则,你以为才这么几次就能够满足我了吗?”

    “=皿=!”我到底是找了什么样的怪物啊啊啊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还好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在浴室里做了一次后,他替我洗完澡就抱着我回到上,这下我是真的疲倦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感觉到额上落下轻柔一吻,耳边传来他低沉温柔的声音,“Buonanotte,Ragazzamia(晚安,我的女孩)。”

    这一夜,两人温柔缱绻,旖旎无限;而另一边……

    自从花子被小沙爆发精神力给从她体里弹出后,一直躲在门外虎视眈眈的伽椰子毫不迟疑地立刻拽着花子的头发把她拖到自己开启的怨灵结界内,积累的怨力因为这一次艰难的上而消耗大半,此刻花子虚弱地趴在地上,而伽椰子挽起袖子,满脸狰狞,对着她的脸左右开弓,“噼噼啪啪”一阵猛扇耳光!

    “你居然敢上我家主人的,我次奥连我都没机会上过!!”拽头发,往墙上撞!

    “感夜袭男主人,你真是胆大包天!你不知道连我平时都是绕着他走吗!那整个一煞气直厉鬼的男人啊!”狠狠踹肚子!

    “还想借着主人的体,对男主人做那种羞羞的事,就算主人会原谅你,我也绝不会原谅!!”又是一阵耳光!

    这一刻,受小沙女王长期以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伽椰子暴怒,召唤了佐伯刚雄和骏雄,全家轮番上阵把本就虚弱的花子百般折磨,直到花子怨力大失,凄厉的哀嚎一声,化作一股怨气被伽椰子吸收完,彻底灰飞烟灭了。

    解决完花子,伽椰子拍拍手,让骏雄和佐伯刚雄回去,自己则偷偷趴在门缝边往里瞅……

    只见宽大的软上,少女靠着男人的口,嘴角带笑一脸恬然,两人紧紧相拥而眠。

    ……

    “我期待已久的十八/真人无/码高清现场直播尼玛我就看到个片尾啊啊啊!相泽花子我求求你快点活过来再让我折磨一番吧!!”

    伽椰子一脸扭曲,抓狂地挠墙,彻底化求不满的怨灵。(喂!)

    于是加量不加价的h奉上~希望自己写出了有的感觉吧这章改了无数次关键字,差点没抓狂。预感很快会被河蟹掉,亲们尽快看吧~

    非常感谢~

    青州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2-12-1223:06:15

    强迫症又犯了,感觉不加更对不起亲啊啊,可是暮光和死神我还没来得及修改,进度太紧了,加更先欠下,一定会在暮光卷补上的!握拳!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