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开始!

    洗完澡吃了午饭,看着离下午退房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果断滚去温泉池子,开玩笑,对于我这种小市民心态的人来说,泡温泉的机会那么少,能多泡一个小时就更够本啊!

    全侵在清澈温暖的泉水中,只留出个脑袋仰靠着池边,望着蔚蓝的天空发呆,边几个女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声渐渐远去,脑海里静静回想起寂静岭中发生的一切,大雾弥漫飘落着雪花一样灰烬的霾天空、我和达利亚和贝拉纠缠前世今生的瓜葛,然而出现最多的,却是reborn在微弱火光中抬头与我四目相对时的微微一笑、血飞溅中我和他并肩战斗、还有他偶尔露出的让我错觉的温柔……

    “哟,小姑娘,又来泡温泉啊!”

    后忽然传来熟悉的爽朗笑声,我背脊一凉,僵立着不敢回头—谁、谁来告诉我,后面的人绝不是山田太太啊啊啊!

    “您、您好!”

    我维持着礼貌向她打了个招呼,看她脱下浴袍进入池子,就坐在我旁边与我肩膀几乎都靠在一起,内心强忍住想往旁边挪一挪位置的冲动—

    其实面对她的时候,我每次都很是不知所措,对我这样面上亲切骨子里冷淡凉薄的人来说,最怕山田太太这种真正善良的好人了,只是站在她边,就有种被阳光照耀着快要融化了的感觉。

    山田太太躺下给自己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悠闲地泡着温泉,一时没有说话。过了会儿那几个女人都走了,池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她忽然偏过头笑着上下打量了我一阵,重点在我口(??)的位置停留了下,我只觉被她充满揶揄的目光扫过的地方一凉,下意识地捂住口把体更加缩进水里。

    她靠近我,神神秘秘地冲我眨眨眼,刻意压低了声音也掩饰不住那丝透着了然的笑意,“昨天累坏了吧?”

    我顿时茫然了,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寂静岭的事除了我和reborn应该没有外人知晓才对啊!

    “哎呀,别害羞,”她用胳膊撞了撞我,一副“不要装了我什么都清楚”的模样,“谁年轻的时候没有过冲动啊。不过你们也真是太了,居然在外面……一整个晚上,今天早上你男朋友才抱着昏睡过去的你回来。你肯定累坏了才特意跑来泡温泉解乏吧。现在腿和腰是不是还很酸软?”

    被温暖的泉水泡的有点昏沉睡的我打起精神,正努力理解她话中的意思,听到最后一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战斗一番用力过度后现在体的确是酸涩不已,可是我怎么琢磨怎么觉得我们俩说的不是一件事儿啊?

    “这就是了,年轻人点也没什么不好,不过也要适度才行,在野外做这些事儿很容易着凉的,生病了就不好了……”她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语重心长地絮絮叨叨,我敏锐地抓住了几个关键词:、野外、这些事儿……

    ……

    ……

    ……

    “野战!?”

    “哗”地水声响起,我整个人因震惊猛地从池子里站起来,目瞪口呆地盯着她,声音都因为惊悚而变调的尖锐高亢,“你是说我和reborn去野战了?!”

    卧槽!她注意到我和reborn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他抱着我回来,于是就联想到我们在野外xxoo?这是什么神逻辑?!

    (上帝视角表示,正常人都会这样想吧╮(╯▽╰)╭)

    山田太太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楞了楞,我们对视着彼此无语,于是整个池子有那么一霎安静到诡异,片刻后,隔壁猛然爆发出一阵男人的哄然大笑声。

    隔壁……我记得好像是男子温泉池。

    “轰”

    血液上涌我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滚烫,连忙缩回池子把脸死死埋在手掌里,羞愤得哭无泪,尼玛啊被误会和reborn野战了,还被陌生男人听到我那些话,不知道reborn有没有在里面……姚沙沙你还可不可以更丢脸!!

    头上传来手掌轻抚的温度和触感,同时响起的还要山田太太含笑的劝慰话语,“哎呀,你这孩子,说话真是太不小心了。不要这么激动,我跟你说,其实这也是促进感交流的一件事,想当年,我追我家阿娜答的时候巴拉巴拉”

    山田太太念叨着向我传授“如何牢牢抓住男人的心”十八招,她的话语不住地窜入耳朵里,我憋屈得几乎要内伤了—

    真要做了被这样说我也就认了(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感混进来了,这种遗憾的心是要闹哪样!),反正敢作敢当是我的格;可是明明没影儿的事还被脑补成xxoo还激野战,我真是一口老血没喷出来啊!!

    被抓着强制洗脑半小时,等到山田太太意犹未尽地收住嘴,我立马连滚带爬地跑出浴池,喝着温泉牛补充hp,扶着墙回到房间时,才终于缓了口气回来。一抬眼,便看reborn背对着我不知在想什么,阳光斜斜从窗口洒进来,明亮澄澈的光线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其中,只着白衬衣的背影看上去有些清瘦却不显单薄羸弱,□是黑色西裤包裹着的修长笔直的双腿,肌结实充满力量,因为不小心捏过所以我很清楚(﹃)。

    意识到自己又走神花痴了,我连忙回神,勉力把凝聚在他上的视线挪开,“reborn我回来了,我们收拾下东西,准备退房吧?”

    他闻言转过,眼里闪过一丝没来及收敛完全的果断坚决,对视片刻后,他看着我淡淡道,“过来。”

    你以为我是宠物啊招之则来挥之则去?!

    ……

    ……

    然而尽管内心cos咆哮教主,我依然没骨气地乖乖滚过去—

    如果是别人的话,我早就两巴掌扇过去了,敢这样命令我不想活了吗!可是对于他,我唯恐纵容地还不够。果然,放弃什么的,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啊……所以无论如何还想再努力一把,潜意识里对他各种宠溺包容,幻想着有一天即使冷漠如他,也再也无法逃离我用心编织出的温柔网。

    唔……我就是这样狡猾险的女人,摊手不解释╮(╯▽╰)╭

    等等,我果然是因为被魔鬼附过而受到什么影响了么,怎么觉得越发黑化了呢谁来告诉我这是错觉救命!

    慢吞吞地蹭过去停在他面前,察觉到他上散发的冰冷威压强势气场,我仰头不解地望着他,“又出什么事了?”

    “哼”他垂眸,从旁边的衣架上拿过西服穿上,戴上帽子往下拉了拉帽檐,帽檐投下的一道影完全挡住了他眼神,我只看到他嘴角勾起一丝我熟悉的带着点嘲讽意味的笑容,“虽然被小瞧了实在让人不怎么高兴,不过……这次就算了。”

    算了?什么算了?什么意思?我满脑子问号,茫然地看着他向我伸出手,后脑勺被他按住的同时,嘴上传来温软微凉的触感……

    “这是谢礼。”

    双唇轻触间,传来他低沉温柔的呓语,我停滞的思维因着一句话忽然再次转动起来,恍然醒悟,大概是devil多事告诉了reborn我和她的约定,所以reborn才会做出这样一番举动来。

    不过……

    也许亲吻是一触既离,也许停留了几秒,或许是更长时间?但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浑僵硬不敢动弹,震惊让我模糊了时间的概念,万籁俱静中,看着他近在咫尺俊朗的面容,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强烈撞击着耳膜发出“砰嗵砰嗵”的响声,鼻翼间是他上沐浴露清爽的味道……

    等到他退开后,我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紧紧捂住嘴,混合着喜悦激动惆怅失落各种心一时涌上口,最后还是红着脸咬住唇,忍不住在心底掀桌!作为谢礼的话亲吻额头和脸颊我都还能接受,可哪门子的感谢是亲嘴的?!这可是我苦守18年的初吻啊就这么轻易被夺去了,简直让我何以堪?魂淡啊魂淡!

    “……你说出来了。”他凉凉道,忽然脸上浮起一丝意味不明地笑容,“还有,你确定这是你的初吻?”

    “怎么不是初吻了?”我大声反驳,却蓦地想到十四岁时胆大包天的“夜袭”,话语顿时一噎表僵滞,他他他他难道他居然知道了?

    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偷瞄他,却见他神色嘲弄眼神了然,心里“咯噔”一下,擦!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察觉的!我明明做的那么小心谨慎!

    然而他没再给我任何解释,径直去收拾行李去了。

    我呆呆站在原地,还在想着那时他到底是怎么察觉的,手却下意识地摩挲着嘴唇,唔,柔软的触感和微暖的温度仿佛还残留在上面……

    脸颊蓦地升腾起一阵度,我连忙告诫自己,淡定、千万要淡定,不就是被他吻了而已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什么而已,就算只是感谢吻,那也太、太……

    reborn他……会不会可能对我也有着我对他一般的感呢……

    心底刚冒出浅浅的希冀,就被我无地打压了,开玩笑,reborn喜欢的类型应该是那种肤白大腰细腿长的外国妞儿吧,比如上次偶然见到的那个被他搂着的金发女人……

    一想到女人的小蛮腰我就感到心里一阵涩然,连忙摇头甩开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忙去收拾东西。

    即将登上回程的巴士前,我不由回望了一眼,被层层覆雪山峦包围在其中的小镇,古朴而宁静,两排樱花树开得分外妍丽,沿着笔直的道路一路通向天的尽头。

    行人喧哗闹,尽地享受着这番休闲安逸。除了我们,谁也不知道在这个平和安宁的小镇,我所曾经历的黑暗残酷与光明温暖。

    有生之年,我想我必定不会再愿意到这里来。所以……就暂时做个告别吧。

    阿蕾莎,谢谢你愿意为了我而放弃一直以来的执念。

    作为回应,我向你郑重承诺,今生绝对不会再要孩子。

    如果有可能的话……

    我们下辈子还做母女,好吗?我绝对不会再抛弃你,我会好好照顾你看你长大成人,看着你结婚生子,我们一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到那时,我会竭尽全力来达成你的心愿。

    而现在……

    再见了,我的阿蕾莎。

    转头上车,心里不由一松,结束了这场噩梦后,我又可以重归我平静安然的生活了吧。恐怖片什么的我真是受够了/(ㄒoㄒ)/~~

    “哟,小姑娘又见面了!怎么样,和男朋友度假还愉快吧?”

    “山田太太!?”

    我看着邻座笑容满面的山田太太,捂脸有哭无泪的冲动,为什么我会觉得也许这又是一个杯具的开始?

    一定是我旅游的方式不对!!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