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十一章 以并肩之名 ...

    30、第十一章以并肩之名

    磨了磨后槽牙,我和reborn径直原路返回,靠着记忆的指示,很快找到了与旅馆相距不远的医院。

    走进废弃已久的医院,连空气都透着股森森的味道。我找到了贴在电梯门外的地图,原本想着地下那么复杂万一我和reborn走散了,我迷路就完蛋了,所以拼死想要记得地图……

    我在心里默背着通往B151房间的线路,“左、左、右,左、右……”

    不对,前一个拐弯是左还是右来着?

    再看一眼左绕右拐的地图,顿时两眼冒圈地扶墙了,“……reborn,靠你了。”路痴的人苦啊!明明路痴,还要死着自己背复杂地图的人简直伤不起!

    “不要逞能。”他的语气仿佛是劝慰又是警告,等他记下墙上的地图后,我们俩合力撬开废弃的电梯门,走了进去—通往十几层下面的地下室,这是唯一快捷的办法,至于老旧的电梯能否启动,我淡定表示,那是该“阿蕾莎”心的事。

    果然,我们刚一踏进电梯,门就自动合上,紧接着电梯跟缆绳断裂似的垂直下落,我双手撑在栏杆上,咬牙忍住失重感,明明只有十几层的高度而已,却仿佛坠入无间地狱般的漫长……

    等到电梯慢慢减速,最后平稳的停了下来,我和reborn对视一眼知道这就是到了,门缓缓打开,reborn打开之前在旅馆那里捡到的手电筒,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破败森的病房,而整个地下仿佛燃烧着一般,地上到处升腾着白色的蒸汽,人在其中仿佛置于火炉,干燥的嘴唇,我才想起来到寂静岭几乎已经过了大半天,又是战斗又是跑路,我还滴水未沾,抬头看向reborn,他俊朗的面容不带一丝疲惫,神色一如平常的冷静,仿佛天塌下来也面不改色。

    见他这样,我心中也安定下来,心里漾起一丝暖意,快速地把绑在左手的领带解下来,把右手和斧柄牢牢缠绕在一起,这样战斗起来的时候,就不会因为手心出汗而滑落了。

    跟着reborn穿梭在纵横交错的走廊间,拐过一个又一个转弯,又上又下,我简直晕头转向,我俩的脚步声在狭长的走廊间层层回,手电筒的光亮最远也只能照出五米开外的样子,其余地方全是一片漆黑……reborn猛地一顿,低声问,“这是什么?”

    我从他后探出头,一大群着护士服的无脸女人拿着手术刀保持着各种造型僵立不动,但随着手电筒的光线照到她们上,她们开始姿态诡异地痉挛起来,一步一步扭动着体向我们走来,在行动间发出每一根骨头都错位了的让人牙酸的摩擦声。我一把关掉电筒,护士们咔嚓作响着缓缓停止不动了。

    我压低了声音给reborn解释攻略,“护士怪,武器是手术刀,行动缓慢,但杀伤力十足。被光照到就可以动弹。”看着面前美艳护士们□的材,偷瞄了眼我的吡—杯,顿觉打击—你妹,怪物的材都比为女主角的我妖娆,这样的设定何其不科学!

    “必须要过去。”reborn沉声道,我回神点点头,握紧了斧柄,却看到他两手空空,不由担忧道,“你没有武器怎么办?”

    “不要小瞧我,”reborn淡淡瞥了我一眼,我吐了吐舌头—关心则乱,忘记他可是杀手了。

    “那么,来比赛怎么样?”我扬了下斧头,偏头狡黠地笑着看他,“看谁杀的多,输的人要满足赢的人一个愿望。”

    “行啊”

    轻笑着诺我之后,我还没来得及打开电筒,他已经劈手夺过了最前面护士小姐手中的刀子反手一挥就干掉了一人,而受这举动刺激,所有的护士都闻声而动—

    “喂等等我还没说开始呢,你耍赖啊魂淡!!”

    殷红的鲜血和断肢残骸在眼前飞溅四,每一斧头重重劈下去必然有人骨分崩离析。reborn在我旁边,余光瞄到他手中的手术刀精准犀利地插入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脖子,此时此刻,无论是什么原因使我穿越到恐怖片历练后得到了力气和敏捷,我都感到无比庆幸,庆幸我不是躲在他后软弱地哭泣,而是可以与他并肩战斗。

    我放心地把背后交给reborn,心中无比安宁—

    只要背靠着你,就算与整个世界为敌,我亦无所畏惧。

    回过头,我们原先来的路上已是躺满了护士小姐的尸体,地上血流成河,我和reborn的衣服上都浸染上不少血污,两个人看上去像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一样,我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轻喘道,“我杀了15个!你呢?”

    reborn随手扔掉满是鲜血的手术刀,看了我一眼,“比你少一个。”

    “咦?”我惊讶,后来想想我拿着斧头只要照着人砍就行,速度自然要比他手术刀抹脖子快,便立马得瑟地扬起脑袋,“那你答应过的,欠我一个愿望可别忘记了。”

    他揉了揉我的头,勾起唇角,那笑容在昏黄的手电筒光晕下,竟恍惚让我觉得温柔而纵容,“嗯。”

    我呆呆地看着他,直到他挑眉,才蓦地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又被晃花了眼走神了,连忙别过升温的脸,“就是这个房间吧,B151……”

    呼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手放在门把上,我回头希冀地望向他,请求道,“reborn……接下来我想自己一个人面对阿蕾莎,可以吗?”

    reborn静静看着我,眼神深邃复杂—

    我几乎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端倪,然而片刻后,他只是吩咐道,“如果有事,一定叫我。不准逞强。”

    “好!”

    我扬起大大的笑脸,转过对着门慢慢收敛了表,拧开门走了进去,在大门关上的瞬间,眼前一片白光,我听见一个稚嫩的童音—

    “恭喜你,你做到了,你成功来到了这里。作为奖赏,我会让你知道一切。那么首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闭了闭眼,听见自己冷凝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缓缓响起,“我是姚沙沙,当然你也可以称呼我为—”

    “莎拉迪加特。”

    刺眼的白光渐渐散去,我慢慢睁开眼,出现在眼前的是昏暗脏污的诊疗室,扫了眼旁边背对着我正在哭泣的红衣护士,我径直走向正中间一个被黑布笼罩,直冒白色蒸汽的位,明明已经预料到了会见到什么,却依然在看到面目全非浑被烧的如焦炭的阿蕾莎时,不住潸然泪下—

    “阿蕾莎!!”

    颤抖的手想要握住她,然而隔着将她困在其中的铁箱,根本就碰不到。心口一阵剧痛,阿蕾莎,我视如珍宝的女儿,居然无法动弹地躺在这张上三十余年,被恐惧痛苦和仇恨愤怒所折磨—

    “不要怕阿蕾莎,妈在这里。很快、很快就结束了!”

    我擦干眼泪柔声劝慰道,她满是血丝外凸的眼睛一点点转动着对上我的,绪激动的剧烈抖动了下,从那被火烧的扭曲变形了的脸上分明滑落下一串泪珠,似乎回应我似的,喉咙里发出“吭哧吭哧”艰难的喘息声。

    “莎拉,你来到寂静岭所经历的一切,皆是我们的考验。你很完美的通过了,证明你不愧是阿蕾莎的生母,你是真正着她的人。”

    后传来缓慢而沉稳的稚嫩童音,我转,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满面血污地看着我,嘴角扬起一抹赞赏的笑,“恭喜你,莎拉。”

    真心不觉得被她表扬有哪点可以得意的,我抽了抽嘴角,“我该说不客气吗?不过在此之前,”威胁地扬了扬手中带血的斧头,“你是不是也该做个自我介绍,devil(魔鬼)?”

    她静静看着我,“devil吗……的确,这也是我的名字。三十年前,我回应了阿蕾莎的怨恨,所以现在是阿蕾莎的黑暗面,我和她是一体的。”

    听她这样说,我心中顿觉不爽,有种阿蕾莎被她玷污了的感觉,可又知道这的确是事实,冷声质问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应该说,我们有什么目的才对。莎拉,其实聪明如你,也多少猜到了吧。不过在揭晓答案之前,我还有一些疑问—”

    “你所遭遇的怪物不过是体上的考验,而真正心智上的考验,却是那些线索串起的回忆,为了迷惑你,我故意给你看的都是第一视觉的达利亚的记忆,为什么,你还能猜到自己的真正份?”

    我想了想道,“第一,陷入回忆时如影随形的违和感。我信前世今生这种说法,但我认为,就算一个人忘却前尘旧事,但格的本质还是不会变的。达利亚的格和我两世的格迥异,即使你强加在我上想要让我误以为那就是自己,但坚信着这一点的我始终会觉得违和。有了疑惑,自然看什么都会觉得不对。”

    “第二,阿蕾莎对我和对达利亚称呼的不同。记忆中,阿蕾莎称呼莎拉是妈,叫达利亚是妈妈,而之前在旅馆,你受阿蕾莎记忆的影响,所以伪装成阿蕾莎称呼我时,习惯地叫的是妈。”

    “第三,最的一点是……”怜地看了眼躺在病被黑布笼罩的阿蕾莎,我继续道,“达利亚对阿蕾莎的感,是根本无法与莎拉的相比的。这就是真正的母亲与养母的不同。为母则强,如果孩子受到任何伤害,母亲绝对对伤害到她的人感到愤怒仇恨,通过达利亚的回忆我能明白她的心中只有悔恨愧疚,却没有我被唤醒的母那样激烈的绪。所以两个人的感对比一下,立刻就能知道我真正的份是什么了。你没有做过母亲,不知道为母亲应该是怎样的,所以你认为这会是对我最大的考验,但其实不然。”

    “很精彩的解释,”象征地拍了下手掌,devil偏头一脸单纯的笑容,“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加更是感谢桐君的长评~!

    真相揭秘~

    有亲已经猜到了~

    这就是为什么小沙他们会来到寂静岭的原因。我木有当过母亲,只能试图揣摩做母亲的绪,把握不到位的地方不要抽我呀/(ㄒoㄒ)/~~

    然后表示,小沙真的各种招奇奇怪怪的人物喜欢啊。比如鬼畜、魔鬼……以及后面还没出现的种种。

    那么,明天晚上八点见咯~

    非常感谢亲~

    初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1-2019:04:16

    alittlefoxyuy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11-2015:43:15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