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七章 以赎罪之名 ...

    26、第七章以赎罪之名

    莎拉的乐观开朗让她如鱼得水似地迅速地融入新的环境,交了很多新朋友,课余时间到处打工赚生活费,生活过的忙碌而充实。

    可是对于格内向不善交际的我来说,在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无异于是前所未有的挑战。被同学嘲笑穿着土气格沉闷、去打工被同事联合欺负、被老板扰只能辞职……一次次地,我告诉自己要忍耐,莎拉还在这里我要陪在她边,可是我无法克制对寂静岭的思念,那里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最的是,在那里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活得这么累。

    我劝过甚至求过莎拉和我一起回寂静岭,可是她都断然拒绝了,她说她死都不会再回去。无奈之下,我也只能鼓励自己,要努力适应外面的生活。

    子一天天过去,我对寂静岭的思念也一天比一天深。莎拉很受男生欢迎,也谈了几次令人羡慕的恋;而我终于在学校的图书馆找到一份兼职做管理员,工作比较清闲又可以不用过多地和陌生人接触,我很是满意。而且,还有那个人……

    “今天也借了这么多书啊。”看着那个埋头填写登记表的俊朗男人,我竭力忍住脸红,装作再寻常不过的样子打招呼—这个人是附近某所中学的老师,因为经常来我们这里借书,时间久了我就注意到他,不知不觉地喜欢并暗恋着,而从一开始的陌生人到现在可以聊上几句,我几乎鼓起了我全部的勇气。

    放下笔,男人抬起头来温和地笑着道,“今天又是你值班啊,真辛苦。”

    “没有,哪里会。”我连忙摇头,紧张得手足无措。他并不知道,我是为了见到他才特意请求别人和我换班的。

    点点头,男人拿着书走了出去。我望着他远去的颀长影,心里很失落,从第一次注意到他开始到现在都快一年了,却连问名字的勇气都没有……

    下次,下次我一定要问到他的名字!

    握紧拳头,我在心里给自己鼓劲,满心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但我没想到,再一次见到他,居然是……

    “达利亚,”莎拉挽着那个男人的手,满脸幸福甜蜜的笑容,“给你介绍一下,欧利文,我的男朋友。”

    怎样面色苍白惊慌失措地找了个借口逃离她家,怎样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嚎啕大哭,我都记不太清楚了,一想到与莎拉并肩而立,看着她温柔微笑的男人,悲伤痛苦愤怒绝望就紧紧攥住我的心脏……

    为什么呢莎拉,你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朋友,我答应你;你说想出来读大学,我陪你;你说不回寂静岭,我万般忍耐着只是为了留在你边。为什么连我唯一喜欢上的那个人,你也要抢走呢?

    从那天开始,我逐渐淡出了莎拉的视线。我冷眼观望着他们恋、同居,因男方父母的反对而争执,最后无奈分手。我以为我是憎恨着莎拉的,可是当她拖着行李箱浑被雨淋的湿透地扑进我怀里痛哭的时候,我才发现对于这个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形影不离,同姐妹的人,到底还是心痛疼惜的。

    之后,莎拉发现自己怀孕了,不顾我的百般劝阻,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甚至不惜为此退学。

    我没办法理解,因为深受教义影响的我对于这个孩子无法抱有好感。

    可是莎拉抚摸着腹部,脸上闪耀着母的慈光辉,她说我们都是孤儿,她想要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好好地将她抚养长大,让她过的比谁都幸福。

    莎拉做出的决定,我从来都劝不动。于是只能看着她早产下一个女婴,看她靠着打工艰难地将那个名为阿蕾莎的孩子抚养,可是再苦再累,莎拉都从来没有说过后悔,每次看到她和年幼却懂事的阿蕾莎亲密的互动,我心里也会生出些许羡慕。

    但是幸福却没能长久地伴随着她们。阿蕾莎四岁时,莎拉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抱着哭的晕厥过去的阿蕾莎,我只能忍住满心悲痛,为莎拉准备后事,还有……照顾好阿蕾莎。

    可是阿蕾莎已经到了要去幼儿园的年龄,没有户口的她上不了学,再加上本来工作就一般的我突然要负担两个人的开销,生活一下子变得艰难起来。我也曾想过去找那个男人,可是见到他已经结婚带着妻和孩子,实在狠不下心去打扰别人安稳的生活。后来,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带着阿蕾莎回到了寂静岭……

    我猛地惊醒过来,额上冷汗涔涔,两眼发直地盯着教室,熟悉的旧黑板、布满灰尘的讲台,最后落到面前的课桌上……我的课桌,上面画着的两个笑脸是莎拉的杰作。耳边似乎有人在呼唤谁的名字,是谁……

    直到肩膀被人按住使劲摇动,我才恍惚着从记忆的漩涡中挣扎出来,按住reborn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抬头对上他蹙紧的眉下那双深邃的黑瞳,我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接下来的话有种难以启齿的感觉,“reborn,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我是达利亚。”

    reborn皱眉,“什么意思?”

    一想到为达利亚时做的那些蛋疼的事,我忍不住羞愧地捂脸,“之前不是说过我能看到达利亚的记忆么,这一段讲的是达利亚和莎拉两人外出求学期间发生的事,莎拉未婚先孕,小孩叫做阿蕾莎—就是电影中的那个召来魔鬼的女孩,莎拉车祸去世后达利亚收养了阿蕾莎,但无力抚养,只能带着她回到寂静岭—”

    “等等,你看到只是回忆,你怎么知道是你前世,而且前世这种说法”说到这里,reborn嘲讽地勾了下嘴角,表明了他对“封建迷信”嗤之以鼻的态度。

    我向来知道他不信鬼神啊前世今生这些东西,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反正不只是看到别人的回忆而已,那种临其境只有发生在自己上才有的感觉,”目光一一扫过桌椅板凳,阳台窗户,“阿蕾莎给我看到的那段回忆里的很多细节都是没有,但是我现在看到这些景物,都能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景。”

    “……比如”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凝视着桌子上的两个大大的笑脸,嘴边泛起一丝怀念的微笑,“有次考试我没考好,趴在桌子上哭,是莎拉过来安慰我逗我,然后在桌子上刻下这个,说要是我以后再想哭的话,就看看这个灿烂的笑脸,就不好意思哭了—之后被克里斯特贝拉发现告到修女那里去了,结果我们被关了两天闭。”

    我小小地吐了下舌头,“莎拉这种事做的多了,不过她很讨修女们喜欢,所以即使克里斯特贝拉告到最严厉的修女么么那去,惩罚也不会很严厉。”

    大概就是这些原因,让才会一向严格遵守规章制度,却不怎么讨修女欢心的克里斯特贝拉越发地嫉恨莎拉吧……也才会连她的女儿也不放过。

    手指摩挲着刻痕,那些快乐和悲伤的回忆一瞬间涌进心头,我努力想要微笑,依然掩饰不了声音的涩然,“我一直在想,阿蕾莎把我们拉进寂静岭毫无道理可言,毕竟我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险去帮她复仇;但如果我是达利亚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我抬头望着reborn眼睛,颤声道,“是我将阿蕾莎带回寂静岭,才让她遭遇之后的无妄之灾,所以阿蕾莎将我拉入这个她所创造的表里世界,是要我为此赎罪!”

    没错,这样想到话,一切都能解释清楚—

    一路遭遇的怪物是考验,看我能否坚定执着地寻找阿蕾莎;纸片、本子都是线索,为了让我想起我的份、我做的那些事,好让我抱着愧疚悔恨的心

    一次一次地击溃我心底的防线,当最后面对躺在病上的阿蕾莎时,她提出的任何要求,我绝无拒绝的可能—

    因为那是我犯下的罪孽。

    作者有话要说:“真相”大白~有亲猜到了么?

    可是,别忘了小沙一直觉得的若有若无的违和感哟。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