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以真相之名

    远处金属撞击发出铿锵的声响带起阵阵惊心的回音,楼下怪物凄厉的嘶嚎中夹杂着物品被腐蚀时发出的特有的“嗤嗤”声,有那么瞬间我脑袋中一片空白,reborn他……

    不,怎么可能。

    一个声音坚定地在心底响起,他可是reborn啊,一直在我心中无所不能的男人,而且他还说他是杀手呢,怎么可能轻易就这么死了?

    “死”字仿佛一根针猛然戳痛了我的神经,我猛然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屏息已久,连忙大口大口喘息缓解缺氧的症状,咬牙忍住心口突如其来的疼痛,目光一扫,眼睛因为已经习惯在黑暗中视物,能勉强看见我所在的房间正是厨房—

    我转扑向燃气灶,试图拧开已是锈铁一般的燃气借火照明,然而这里早已断气断电,哪里有气?

    明白过来这是徒劳,我立刻发疯似地翻开每个抽屉,双手颤抖地搜寻蜡烛打火机之类一切可以照明的东西,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冷静点小沙!reborn一定没事的,没事的—

    “小沙?”

    后传来低沉而磁的男声,熟悉到令人几乎想哭的地步。我一僵,飞快抬头望向窗户那边,那里站着一个轮廓模糊的人影—即使是影,我也绝对不会弄错的人!

    “reborn!”

    我听见自己嘶哑带着哭腔的呼唤,在我理智回过神阻止前,整个人已经激动地扑向了那个人张开的怀抱。

    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感受到他上传来的温度,听见他口平稳有力的心跳声,此时此刻,我心口刚才剜心刺骨的疼痛仿佛错觉一般再不留一丝痕迹,手脚也不再无法控制地颤抖不已,然而,我却觉得更加悲哀—

    无论怎么告诉自己会喜欢reborn是当时年少无知,无论我平时表现的多么若无其事仿佛那已是过去的事,可是刚才的生死一线,彻彻底底地打破了我竭尽全力做出来的伪装,依然会因为他对待自己与其他人的不同而窃喜,想到他的时候就算是埋怨也是嘴角带笑,会担忧他的安危到忘记呼吸的地步……

    就算是现在,我还贪恋着他的温暖怀抱,他安抚地在我背上的轻拍,还有气吹拂过耳边的柔声劝慰,“乖孩子,别怕,我没事。”

    比什么时候都清晰地认识到,我到现在……都还这么地喜欢着这个人。

    一缕光线忽然从破碎的窗户投进来,而且还在逐渐变亮中,地上红黑色的血迹渐渐消隐,墙纸的碎片升起粘回到原来的位置,墙壁恢复如初,我意识到现在已经切换到了表世界,连忙收起失态的表,从他怀抱里退开,转去捡扔在地上的斧头。

    手腕一紧,我下意识地回头,正撞入他闪过一抹复杂愫的漆黑瞳仁里,他语气里似乎都有丝诧异,“小沙,你哭了?”

    我一怔,摸了摸脸上,结果一手的水—

    “我说风沙太大迷了眼你信么?”果不其然,他脸上又恢复到我惯常见到的鄙夷表,我无奈摊手,“我也不信,所以刚才我确实是太激动了所以哭了。那是理所当然的吧,第一关就那么难的话,你要不在,我一个人还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好呢。”

    “我还想夸奖你真的成长了,”reborn扬了扬眉,忽然目光一顿,落在他抓着我的左手上,翻过来的时候,我才注意到,大概是攀住窗框的时候不小心扎进了一块玻璃,左手掌被划得鲜血淋漓的。

    “嘶,好痛!”

    迟到的撕裂般的痛楚一下子袭来,顿时痛的我倒吸了口凉气太阳都一跳一跳的,reborn皱眉看了我一眼,抓着我的手到洗漱台,我刚想跟他说没水,结果已经响起哗哗水声,才想起现在是表世界。

    放开手让我自己冲洗,我看他径直走出厨房,把整个房间都翻了一遍,结果只找到把生锈的小刀。我把视线转移回自己插着块玻璃的手掌,默默叹了口气,好吧,可怜的左手,回去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你!”

    包含着怒气的惊诧声似乎想要阻止我,然而我右手已经抓住玻璃,咬牙使劲往外一拉,鲜血飞溅,还有些喷到了我脸上,我在胳膊上把血迹蹭干净,皮开绽的左手痛得我直哆嗦,脸色苍白地冲他笑笑,“借你领带用一下,回去我就买条新的还给你行吧。”

    一瞬间,reborn面无表沉脸色,我几乎以为他要抽我TAT

    我捂着血流如注的左手,茫然地望着他,“怎么了?”既然都是拔,他拔我拔有什么区别吗?

    仿佛是克制怒火似的,他深深吸了口气,走过来利落地抽下领带,动作熟练地帮把我左手包扎好,然后转就走,我拎着斧头连忙跟上他,走出楼房来到大街上,因为我只对已经解锁的乱巷那里有记忆,reborn把叠放在他西服口袋里的地图拿了出来,我们便按着地图所指向学校走去。

    “那个……”走在依然弥漫大雾的路上,察觉到他上的危险气息逐渐淡了下来,我想起之前乱巷里reborn答应陪我玩的游戏,现在又没有怪物绝对是谈心的好时候,绝对机不可失啊!我连忙快跑几步到他边,一脸期待,“刚才是大冒险,现在该真心话了吧\(^o^)/~”

    “如果你的问题还是之前的,我可以回答你,”顿了顿,reborn淡淡道,“的确是你猜测的那样。”

    原本以为他还要嘲笑我一番,结果没想到直截了当地给出了答案,我一怔,望着他的俊朗的侧脸试图找寻一点绪波动的痕迹,不过很明显是徒劳。

    “是吗”我自嘲地笑了笑,其实,得到他肯定的回答我一点也不意外,前两年我有心查阅旧新闻,发现reborn到香港来那一段时间的前后,总会有一两个正好和干爹是竞争对手的家伙因意外/仇杀等各种原因死去,外界不会怀疑到reborn上也是因为干爹早就准备好了说辞,说reborn是他给我请来的家庭教师。reborn几乎每年都会到家里做客一段时间,因此我还一直以为他是百忙之中抽空特地到香港来看望我,那多少还是对我有点挂心的吧,结果……真相大白后,嗯果然又是我自作多了啊哈哈。

    话说,那个时候的自己到底是怎样一种很傻很天真的存在啊?

    ……不对,比起少不更事的时候,现在依然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的我不是更加死蠢么?

    低头默默捂脸,却不知正好错过他投过来的深暗晦涩的一瞥。

    “轮到我了,”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带着点探究地看向我,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磁,却让我心口一紧,顿时升起股不详的预感,不会是—

    “—这几年,你和你干爹之间出什么事了?”

    ……

    ……

    我果然是乌鸦嘴,我勒个去!

    懊恼地在心里扇自己一耳光,我嘴角抽了抽,期期艾艾地望着他,妄想挣扎那么两下,“……咱换个问题行不?”

    回答我的是他一声冷笑和面无表的脸,我立刻举手投降,好吧,坦诚就坦诚,没什么大不了—如果寂静岭是死局的话,那么这是最后一次的真心话了。不过……

    “不用第一人称行不行?”我别过脸,满心挠墙,“因为太丢脸了!!”

    “m—嗯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是父亲的好友好心收养了她,对她非常好,物质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她提出的任何要求都会满足。m就这样快快乐乐地长大十六岁,然后在生宴当天遇到了一个干爹亲信,姑且称为甲吧。甲告诉m一个惊天秘密—”

    瞄见reborn认真听着没有半点叫停的意思,我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讲,“原来m一直以为的父亲出车祸而死,母亲抑郁自杀都是假的,是那个被m认作干爹的人一手捏造的。干爹称为A吧,a年轻时和m的父亲关系非常好,两人是结拜的兄弟,一起开创了社团并将他发展壮大,后来两人对于社团发展的理念有些不合,一人想彻底洗白,而A野心勃勃,妄图染指黑白两道,而且”

    我脸色扭曲了下,几乎牙痛般艰难地从唇缝里挤出几个字,“他对m的母亲肖想已久。总之,就是很多原因在一起,他最后痛下杀手,杀死了m的父亲并伪造成车祸事故。m的母亲和她父亲非常恩,受此打击郁郁不振,此时已经是社团老大的a对她威,m的母亲抵死不从,最后无奈丢下年幼的m,被跳楼自杀。”

    看reborn面不改色似乎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我摸摸鼻子,苦笑了下,“是不是很像八点档的狗血剧?还有更狗血的。”

    “a发觉m长得很像她母亲,所以收养了她,百般宠,m也视他如父。而随着m一天天长大,也越来越像她母亲,m把对她母亲的感寄寓在m上,一直未娶等着m成年……”

    “你相信?”reborn忽然皱眉打断了我的话,我迟疑道,“你是问哪件事我相不相信?”

    “全部”

    我摇头,“乍听之下肯定不信啊,可是那个甲,咳,他叫林叔,他说他是我父亲的亲信,父亲死后他们自然归顺于干爹,干爹起初也没对他们怎样,后来大概是不想让我和他们有接触,就把当年那些父亲的死忠都发配到边远的地方去,林叔他们对当年的事一直怀疑又苦于没有直接证据,甚至连靠近我都没办法,这次是好不容易混进生宴里的。”

    reborn勾起嘴角冷哼,眼神轻嘲,“这样你就信了?”

    “怎么可能,”我翻白眼摊手,我又不是傻子,这么容易就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看林叔对干爹满怀恨意的样子,我第一反应就是没安好心,想利用我借刀杀人吧。而且那个时候,我也实在不愿意去相信他说的话……”

    “你现在的态度表明你是相信的,”reborn忽然道,“他是不是给你看了什么东西?”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地抬头看向他,真心佩服他的敏锐,“没错,他给我看的是一张偶然拍摄到的照片。里面是我母亲抱着还是婴孩的我望着花海微笑,可是拍照片的人不小心把站在一边的干爹拍进去了—于是,那张照片上,还有干爹凝视着她,眼神深而眷恋。”

    回忆起那个时候的心,真的可以用心惊胆颤来形容。因为看到照片的我猛然惊觉,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干爹看我的眼神越发和照片中盯着母亲的时候重合在一起了。

    “如果说照片只是让我有点怀疑的话,之后我按照林叔留给我的线索想去找他们那边的接头人,却发现人早已换了,而且林叔自我生宴后就失去踪迹,了无音讯”

    “我猜想大概是谈话的时候被谁听到告诉给了干爹,于是干爹就”我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意味深长地看向reborn,“嗯你懂的。”

    “……”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