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朋友之名

    到了交叉口,reborn随意扫了眼死去的硫酸怪,忽然目光一定,蹲下神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我探头去看,仿佛从作业本上随手撕下的一页纸,因为时间久远已经变得发黄发脆,但并不影响我看清楚上面仿佛极其匆忙间用血写下的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help me !(救命!)

    还有一个箭头指向的地名—

    school(学校)

    “如果让我们去学校直接带路就可以,为什么故意绕到这里让我们看到这东西?”reborn拿着纸片思索,我从他手里拿过想要翻看背面,“我看看—”

    然而手刚接触到纸片,眼前一黑,突如其来的一阵眩晕袭来……

    “嘿,达利亚,愣着干嘛呢?”

    我猛地回过头,面前一个短发俏女孩一手拿着块尖利的石头,又圆又亮的眼睛不满地瞪着我,声音稚嫩甜软,“快来帮忙啊!”

    “嗯,好的莎拉。”

    我赶紧低着头找了块小石头,来到墙壁前—这里是乱巷来往的人很少,我和莎拉经常会到这里来玩捉迷藏的游戏,或者捡写别人丢弃的小玩意儿,这里简直可以说是我们的游乐场。

    莎拉正握着石块用力地在墙面划下一道道痕迹,满脸兴奋,“我要写下,莎拉&达利亚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把它作为一个永久的纪念留在这里,达利亚你看这个想法是不是很棒!”

    “是的,可是……”我紧张地左瞧右瞧,生怕有人会过来,想要劝她又不想惹她生气,怯懦地小声道,“莎拉……还是算了吧,我们不该在墙壁上乱涂乱画……被发现了的话”

    “怕什么,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莎拉毫不在意地挥挥手,继续在墙上刻下文字,一边随口说道,“我说达利亚你啊,就是胆子太小了,什么事都怕!”

    我低下头,无措地绞着衣服,我知道莎拉并不是在埋怨我,她说的都是实话—我长得不好看格又懦弱,一起读书的那些小孩子都不愿意和我玩,只有莎拉,人缘那么好,却主动对我伸手,笑着说要做我的好朋友。

    我感激她也很羡慕她,时常都在想,要是我能像莎拉一样就好了,聪明伶俐,格开朗,讨人喜欢……

    可是……我做不到。

    咦?怎么心底,忽然涌现出一抹奇异的违和感……奇怪……

    划下最后一道,莎拉随手一扔石头,拍拍手满意地打量自己的作品,得意洋洋地冲我炫耀道,“你看,我刻的是不是很漂亮!”

    我从低落的绪中回过神来,看着墙上刻下的字迹,心中变得暖洋洋的,一想到这么优秀的莎拉是我永远的朋友,心底就升起一股混合着骄傲得意的自豪感。我扬起笑脸真心实意地赞扬道,“是的,很好看!”

    “我们回去吧!”莎拉冲我露出灿烂的笑容,又软又小的手牵起我的,我们并肩走在暗的巷子里,却一点都不觉得森恐怖。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故作冷傲而实际稚嫩的声音在巷口响起,紧接着一个头发一丝不乱地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下意识地我脚下一顿,往莎拉后害怕地缩了缩—

    这个人是教会学校三年级的女生克里斯特贝拉,是整个学校最虔诚的信徒,若是有谁平时行为有丁点出错,她就毫不留地告到修女那里去,而从不循规蹈矩的莎拉最讨厌的人就是她了。

    “关你什么事!”果然,莎拉不屑地扔下一句话,看都不看她一眼就拉着我走了。我回头,正对上克里斯特贝拉冷漠中带着一丝嫉恨的眼神,吓的一个激灵握紧莎拉的手,再不敢回头。

    ……

    我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靠在reborn上,他低头注视着我,“醒了?”

    “嗯,”揉了揉额头我想我现在大概还不太清醒,不然怎么会看到reborn眼里一闪而过的忧色,我站起来看看一直没怎么变过的昏暗天色,“我晕过去了多久?”

    reborn看了下手机,“不到十分钟。”

    “刚才,我看到的应该是某个人的一段记忆,”一边简略地告诉reborn我所看到的东西,一边默默吐槽,捡到作为线索的纸片,立刻触发段CG动画,这是玩游戏吗我勒个大去!

    “格开朗的莎拉,怯弱的达利亚,”我仔细回忆电影中的剧,摇摇头,“目前找不出来对应的人物,不过那个小小年纪就一副严肃刻板模样的克里斯特贝拉,感觉有点像教会的那个女人—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先去学校,看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招。”reborn冷声哼笑,我瞄了一眼他面无表的脸,暗道不好。大概是这种明知道前路危险依然被迫要去,仿佛被人玩弄于掌心的屈辱感觉刺激到了某人极强的自尊心,我毫不怀疑在reborn脑海里已经预备好了把背后的谋者用十大酷刑虐一遍了。

    扫了眼墙壁,我的目光一顿,那是—

    一行稚嫩的小字歪歪扭扭地刻在墙壁上,因时间久远而模糊不清,但还是能勉强看清楚—

    莎拉&达利亚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朋友?

    不知为何,我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望了眼霾笼罩的天空和飘落的雪花一样的灰烬,扭头跟着reborn走了,再没看刻字一眼。

    “从左边这条巷子可以直接回到大街上。”自从看过那段记忆以后,仿佛尘封已久的回忆忽然被打开,这段路在我脑海中清楚地如同走过几百上千遍一样。

    但是,看回忆时一直若隐若现的违和感,到底是为什么?

    我低着头走神,冷不丁重重撞在某人背上,我捂着酸痛的鼻子,泪眼婆娑地瞅着他绷紧的背脊,“reborn?”

    但很快,不用reborn回答忽然停下脚步满戒备的原因,我也知道了。因为从我们现在所处的这条小巷的前方和后方,都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瞪大了眼睛,“我们不会遭遇前后夹击了吧?”

    有没有那么倒霉啊!还是那句话,大马路上遇到一群硫酸怪打不过还可以跑,在这么窄的巷子里,除了枪械之类的远程武器,谁敢靠近一个试试?喷你一脸血信不信!

    话音未落,前面和后面都出现了步履蹒跚的人影—

    “我去!!!”看清楚敌人的瞬间我震惊了,尼玛啊,之前是一只,现在可是一群!几十上百只密密麻麻的挤在巷子两边,而且一眼根本望不到头!

    reborn速度抬枪秒了走在最前面的几个怪物,然而实在太多,“……reborn你有带弹夹吗?”我满怀希望地望着他,“怎么可能”仿佛嘲笑我异想天开一样,他嗤笑一声,我心瞬间低落谷底,他抬高火光四周一扫,不知道注意到什么了一顿,上戒备和危险气息顿时消散,居然还有心回头戏谑我,“小沙,有没有人说你是乌鸦嘴?”

    我瞬间回想起刚才那句“不会是遭遇前后夹击吧”以及过往我说什么来什么的幸运E属

    ……

    ……

    我捂脸,内心泪流满面,“你绝对不是第一个!!!”

    他轻笑一声,把我往靠墙的一侧推了推,“上去。”

    因着他这么有成竹的模样,原本焦急害怕的我也受到影响,稍微松了口气才敢开玩笑,然而我一抬头,看到一根锈迹斑斑的管道沿着旁边一栋破旧的楼房外墙垂下时,一口气顿时没卡在喉咙里—这么摇摇坠的管道怎么承受得住两个人的重量!

    然而容不得我迟疑,眼看着怪物越来越近,reborn手中的枪子弹告罄,我把斧柄往嘴里一塞死死咬住,双手抱住管子脚下踩在固定管道的支架上,就着他手中微弱的火光,尽力快速地往上攀爬。

    体似乎比我想象的要更轻盈敏捷一些,迅速地爬到二层楼的高度时,我往下扫了一眼,他还举着打火机给我照明根本没有爬上来,硫酸怪喷出的液体几乎都要溅到他脚下!

    “哐当!”

    一手抱着管道,一手拿下斧头重重几下砸在二楼房间的玻璃上,玻璃应声而碎露出可供一人通过的大洞,我一把抓住窗框,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翻进房间顺着惯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狼狈地爬起来,人还没站稳就整个飞扑向窗户,“reborn!”

    听见我心急如焚的呼喊,他抬头,正好四目相对,飘摇火光的照映下,我恍惚看见他似乎勾起嘴角冲我笑了笑,然而下一秒—

    火光一闪,整个世界重归于一片恐怖的黑暗。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