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要虚假,不要真实

    感觉到一直盯在背后的目光,我端着餐具差点没走成同手同脚,到了厨房,把洗洁精倒进锅里把水烧,用洗碗布娴熟地擦洗餐盘。动作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鬼知道我虽然面瘫着脸,可是手都在抖啊!!!

    我抵抗力弱,就不要用那么富有魅力的目光勾引我啊!!明明都淡忘那段感的,也决定这四年抬头不见低头见,保持泛泛之交就行了,可每次被他一看,脑袋就一片空白,只有那双深邃的眼睛和俊朗的面容,心跳控制不住地加快,这样一幅花痴样,自己都各种鄙夷嫌弃啊!

    以前可以说是年少无知的肤浅的喜欢,这一次再陷进去我绝不会原谅自己!

    姚沙沙,冷静点!要淡定!!

    狠狠拍了下发烫的脸颊,才渐渐冷静下来,蓦然回神就感觉脸上怎么凉凉的?低头,自己正在清碗,满手的水……

    这才注意到,客厅好像没有声音了?他从来没有连着两天在这边住过,而昨天一天都在。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虽然没有听到关门声,应该是走了……

    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失落的复杂感觉,楞了楞,我迅速回神把灶台收拾干净,擦着手走出厨房—

    “reborn你怎么还在?!”

    我睁大了眼睛,擦,是我眼花了吧,怎么会看到穿着白衬衣的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哼”发出一个嗤笑的鼻音,他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淡淡扫了我一眼,勾起嘴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我的房子?”

    “当、当然!”

    我哭无泪,我当然知道是您大爷的房子,我倒是想搬出去,提了一次就□脆拒绝啊。其实这房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我又不用出租金,离我的大学坐地铁也不过二十分钟,周围环境也好购物也方便—如果不是某人时不时过来的话,那简直堪称完美!!

    咬咬牙,我鼓起勇气张嘴刚要说什么,他一个眼神扫过来,我顿时歇菜了,可是他每次过来还不提前招呼,我真的各种闹心啊!为了不得心脏病……我拼了!

    “那个reborn啊,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成么?”我弱弱地举手,“这四年我一定乖乖的,保证不给你惹一点儿麻烦!你要不放心可以随时打电话查岗!你看你时不时地过来,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怎么怎么着了。所以为了我的清誉着想……你就别过来了行么……”

    在他充满压迫力的目光下,我越说越没底气,头差点没垂到和吡—罩杯的口贴上。

    他靠着沙发,左手随意搭在沙发背上,右手食指在翘起的右腿上有节奏的轻敲几下,忽然笑了,盯着我的目光意味深长,“小沙,你是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没、没有!”是我怕我会对你做什么啊大哥!!我蹲在沙发旁边,仰着头望着他,努力把自己笑的跟朵花儿似的,特谄媚道,“哪儿能呢,您reborn大人青年才俊,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您眼光这么高,怎么会看得上我呢,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主要是影响确实不太好,你看对吧!”

    “哦?”他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像是忽然来了兴趣似地直起体靠近我些,揶揄道,“我还不知道,小沙原来这么在乎别人的眼光—以前的小沙可不是这样的。”

    ……我僵住,尼玛的不要以前、以前个不停啊!我知道自己死蠢,就不要一个劲儿地提醒我了!

    “……人都有年少无知的时候,呵呵。”此时此刻,只有这种笑法能将我骂娘的心表现的淋漓尽致。

    头上忽然被揉了下,我惊讶地抬头,就看见他唇角微掀,露出一个带着恶意的笑容—我条件反地一颤,果然,他用怀念般的语气道,“还是以前的小沙比较可—我离开香港的时候,抱着我的腿大哭着不让我走—”

    “等、等等!我那时才几岁啊,根本就不懂事好吧!”

    “嗯?”他挑了挑眉,“那16岁懂事了吧,你—”

    意识到他接下来想说的话,我脸一白,不可置信地瞪大眼,他怎么能这么随便的说着那些事!然而在他若有所思的目光下,仿佛一桶冷水从头至踵的淋下,瞬间让我从怒火中清醒过来,懊恼地直想挠墙—

    以前的姚沙沙,绝对的以自我为中心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就算告白被拒,就算被人把这种事拿来调侃,也丝毫不会在意,说不定还会笑着开玩笑埋怨说你居然不接受我,真是太没眼光了啊哈哈!

    可是自从夹着尾巴做人之后,自己也变得敏感多疑起来,一时没控制住,就把真实格暴露出来了—

    看见他探究的眼神,我心一紧,连忙狗腿地笑就差没摇尾巴了,“reborn你随便来,想什么时候来住多久一点问题都没有!时间不早了,我给你放洗澡水去!”

    才刚站起,手腕忽然一紧,“小沙,”我低头,正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他盯着我皱眉,“你和你干爹之间,出什么事了?”

    caption1 他调侃我幼年蠢事

    caption2 我转移话题回到最初

    caption3 他问我和干爹的事

    ……喂喂喂,步骤二和三到底是怎么衔接的?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是要闹哪样?!一定是我听话的方式不对!!

    脸上的表呆滞了下,我眨眨眼,决定装傻到底,“咦,reborn你在说什么啊?我和干爹没怎么啊。”

    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毫不客气道,“撒谎!”

    重重的两个字猛然压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要维持不住茫然的表—过往养成的对这个人的信赖和依赖,在这一刻重新席卷而来,几乎要让我将真相脱口而出—然而幸好,感谢诸天神佛!到底还是让我残存的理智占了上风,若无其事地抽回手,他顺势放开,我手支着下巴做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怎么说呢……大概是我到了叛逆期吧,你知道,青期的孩子一到叛逆期就会和父母有各种隔阂啊交流不顺什么的,很正常啊。”我可没忘记现在他可是我干爹雇佣来“照顾”我的人,可以说我跟他完全处于对立面。

    ……话说明明理直气壮的人应该是我吧,可是在他深沉的目光下,没来由地心虚,眼神游移就是不敢看他,这是什么道理?!

    出乎意料的是,在我回答后,reborn居然什么都没说。我没有看他的脸,所以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可是沉默的气氛让人感觉尴尬,我干笑着试图化解,“那个……我去放水……”

    “不用。”他站起来,走到衣架那里拿下西服外,神色冷漠道,“我走了。”

    “……”

    房间门关上后,我抱着膝盖蹲下来,默默泪牛—

    要是认为他只是因为我的隐瞒而生气的话,那就太天真了—

    就算一直以来我对他肤浅的了解,也知道reborn是和我干爹一样的那种人,可以把别人耍的团团转,但绝不许别人对自己有半点欺瞒。虽然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多少了解到了我现在的格,但在他固有概念里,一定还认为我是当年那个只会对着他一个人卖萌打滚,听话讨巧的姚沙沙,所以……

    他生气绝是因为觉得我竟然敢用如此烂的借口敷衍了事(真心不觉得哪里烂了),根本就是挑衅他的尊严啊啊啊啊/(ㄒoㄒ)/~~

    至于其他的原因,我鸭梨山大地表示,以我的脑沟回脑容量,能脑补出“男人心,海底针”的reborn这么多想法,已经是极限了……

    这之后,他一如既往地每周会过来住个两三天,之前的不欢而散仿佛是错觉,两人都没有再提起过。学校的生活也很顺利。

    “小沙,周六和我们一起去赏花吧!”某天下课后,我大学同学户田纱织笑着对正在收拾书本的我邀约道。

    “赏花??”

    户田点头,“小沙才来本不久,应该还不是太清楚吧。昨天天气预报才说了樱前线即将到达东京,对于本人来说三月的赏花是每年必不可少的活动。大家一起在樱花树下,吃着便当观赏美丽的樱花,喝酒唱歌,促进彼此之间的交流。”

    “嗯嗯,我要去!”我连忙举手表明自己坚决要参与的强烈意愿。本的大学课程和国内的也差不多,只要修满学分就好。一个班一百多个人,我刚来时,因为是留学生的缘故,纱织几个人对我特别也帮助了我很多,所以很快就成了朋友。不过因为我下午要打工的关系,很少有时间和她们一起出去玩,现在有这个机会可以进一步的交流感,我自然不会放过。

    和纱织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我便急忙赶去打工的便利店。其实我过往存下来的钱和这一次干爹给的,不打工的话节约一点过个十年都没问题。不过一想到将来要到欧洲定居,就觉得鸭梨山大,不得不勒紧了裤腰带过子。

    晚上回家后,reborn恰好也在,我就给他说了朋友邀约赏花的事,顺便向他咨询了些的注意事项和需要准备的食物饮料之类的。

    令我在意的是,跟他说的时候,他正在举着杯子喝咖啡(大晚上的喝咖啡真的大丈夫?)。闻言手一顿,眼睛掀起来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冷的我心口拔凉拔凉的,过后虽然有跟我讲,可是脸上一直带着嘲讽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不爽地想抽他—

    当然我只敢在脑海中想想而已。欺软怕硬的我,面对着reborn这个气场无比强大的鬼畜,抽打什么的只有脑补的份儿。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