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要未来,不要过往

    我猛然睁开眼,目光发直地盯着天花板,微醺的灯光下,电视机里传来生化危机电影慷慨激昂的片尾曲,空气中是一如既往地潮湿闷

    下意识地低下头,印在手中半个苹果上的牙印因为放的时间长了,有些微发黄,我眨了眨眼,额,感我这并不是穿越,而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梦到自己穿成丧尸,和丽丝等一堆主角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还附赠末逃亡大体验……

    “有所思夜有所梦,哈哈哈哈,我果然是惨生化危机了!”

    摸了把因做恶梦而汗涔涔的额头,我刚从沙发上蹦下来,就听到小客厅的门被敲响,“大小姐,晚饭已经做好了。”

    捶地,去你的大小姐,不知的人还以为我是什么豪门千金呢。

    我囧着一张脸答应,“嗷~”

    ……

    ……

    习惯成自然好可怕有木有!!

    嗓子里发出的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我努力张嘴试着发音好半天,才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几个字,“你、妹、啊!”

    明明是做个真的梦而已,嗓子就像几年没说过话一样,真让人蛋疼。

    一边低声自言自语练习说话,一边下楼向餐厅走去,饭菜的香味一个劲儿地窜进鼻子里,我深深呼吸了下,肚子咕嘟咕嘟直叫,口水不受控制地加速分泌—明明只是睡了一觉而已,却感觉好几年没有吃过东西的感觉是要闹哪样!

    坐在餐桌前,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美食,特别是我最的香煎小羊排……

    “呕~”

    我脸色一变,浓郁的香扑鼻而来的瞬间,胃液直往上翻涌,捂住嘴我连滚带爬地奔向卫生间,“呕~呕~”干呕了好半天,恶心的感觉才渐渐好转,捧了水漱口,抬头看见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无神的双眼,下意识地让我回想起了在生化危机里噩梦般的结局,心里顿时一群草泥马狂奔而过—尼玛啊!一闻到的味道就止不住地想吐是要让我吃斋念佛当尼姑么!!!

    尼姑……

    一想到生化危机里惨绝人寰的大光头,我眼角一抽,那只是梦,一个梦而已!

    当务之急……

    闭上眼,深呼吸,浓郁的香丝丝缕缕地混杂在空气中~

    “呕~”条件反地又吐!我擦!

    我绝望地想挠墙,呜呜,看来近段时间我都只能吃素了……一顿不吃就痨的慌的人伤不起啊!

    拖着沉重地步伐回到餐厅,让佣人撤了桌上的荤菜,就着素菜和汤,我居然也狼吞虎咽地扒了三碗饭—要知道穿到生化危机后我就没怎么进过食,就算是素菜现在的我也能吃的连一滴菜汤都不剩下!

    吃完了饭捧着滚圆的肚子,我优哉游哉地上楼,晃回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墙角立着两个行李箱就映入眼帘,我楞了楞,等等,行李箱?这行李箱是干嘛用的?

    我苦恼地捧着脑袋,虽然说是做梦,可是在生化危机的世界里,确实是渡过了三年多的时间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因此对于我来说,相当于忽然要让我想起两三年前的事—

    我猛地瞪大眼睛,似乎,好像,也许,应该说是确定的—

    再过几天我就要去本留学了!

    没错,我高中毕业后考取了东大,即将踏上东京这块被称为魔都的地方,正式开始我的留学生涯。

    ……

    ……

    ……

    卧、卧槽!这么重要的事我现在才想起来果然我脑袋是被门夹了被驴踢了被水淹了么!!!

    而我还什么都没有收拾……

    绝望地扫了眼放着三大架书的书柜,衣柜里满满的衣服,还有……

    目光不由自主地停驻在头柜摆放的相框上,照片里一张全家福,英俊的男人搂着温婉美丽的妻子,女人怀里抱着一个酣睡的小婴儿,背景是鲜花盛开的草地,阳光明媚地洒在他们的上,两人漾起一模一样幸福甜蜜的笑容。

    这是我们家唯一一张全家福,也是父母唯一留给我的照片。

    ……如果这是一个励志小说的话,那么开头一句话必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父母双亡的小孩,被父亲朋友收养后饱受苦难和折磨,但她顽强不屈,勇敢坚定地和现实做斗争,终于出人头地,成就了一番伟业”!撒花!

    —以上纯属扯淡。

    虽然我记事起就没见过亲生父母,被父亲好友收养成了干女儿,但干爹是香港首屈一指的金融大亨,据说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生活上从来没有亏待我,所以想当然的,我16岁前是一个任骄傲的大小姐,不过嘛,后来发生了点事,从此我紧紧夹起尾巴做人,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

    “小姐,老爷回来了,请您下楼去。”

    门口传来佣人轻轻的敲门声,我一下子回过神,应了声后就往楼下走,客厅里背靠着楼梯方向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熟悉的后脑勺正对着我……

    嘴角一抽,我迅速调整了下面部表,嘴角上扬保持45度走到他面前,“干爹。”

    “小沙来了啊,坐!”见我听话坐下,明明年逾40了却因保养得当看上去不过三十左右的俊朗男男人脸上浮起一抹微笑,把一封白色的信放在桌子上,黑色的眼睛温和地注视着我,“里面有机票,还有我给你的生活费和学费,要是不够了就给我打电话,我让人给你打钱过去。”

    我眼睛立马亮了,压抑住激动的心连忙收起信封,挂着礼貌笑容不失感激地道谢,“好的,谢谢干爹。”

    “到了那边,会有人照顾你的,不用担心。”

    “好的。”

    “遇到任何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的。”

    我一一回答对方的关心,直了背脊端坐着,脸上保持可以媲美教科书的温柔微笑,内心一万个草泥马在马勒戈壁狂奔:废话那么多,脸都僵掉了好不好!

    “小沙……”

    他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只是凝视着我,目光是我不懂的复杂深邃。我低头玩着手里的信封,感觉对面的眼神跟探照灯似的灼,浑不自在,琢磨着这也不是办法,主动笑着开口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皓皓学武术该回来了吧?”

    我口中的皓皓,是他的亲生儿子,杨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今年才四岁,小小年纪就被着学习武术钢琴礼仪英语等等,比起我自由自在,想要什么都会立刻被满足的童年,实在悲催许多。

    不过,这也再一次让我明白了,干爹和爹,看着只相差一个字,实际便是天差地别。

    一直到生惯养地长到十六岁,我的人生就跟翻了个个儿似的彻底颠覆了,格也从以前的任张扬到现在的沉默闷,话说我真佩服自己,居然没有因此心理扭曲成变态,真是可喜可贺。

    “小沙?”

    我猛地回过神来,正对上男人关切的眼神,连忙低头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歉意道,“抱歉干爹,我没怎么睡好有些走神,我先上去收拾东西了。”

    他僵坐在椅子上没有回应。我拿着信封匆匆上楼,一个低沉而哀伤的声音忽然在后缓缓响起,“……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是真的把你当做女儿来看待的。”

    脚步有一瞬的停滞,随即仿佛没有听到似的,我默默关上了房间的门。

    走到浴室里,镜子前映出我面无表的脸,时隔三年多再次见到自己本的容貌,反而还有些许陌生感。

    我本的模样……以前有认识母亲的人见到我后,都会夸奖我继承了母亲的美人胚子,我一向引以为豪,觉得这是我和母亲之间所剩无多的联系。的确,单看模样的话,有七分像照片中母亲的样子,齐肩的黑发,整齐的刘海下是一双澄澈明净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一副恬静美好的模样。

    唯一的问题是……

    我明明想做出笑的表啊,为什么眼神看上去那么郁冷漠,显得皮笑不笑的!我又不是在演鬼片啊魂淡!

    曾经的天真善良啊……被丧尸啃掉了么!TAT

    默默趴回上郁闷,脑海里却翻来覆去回着一句话

    “我是真的把你当女儿看待的。”

    嘛,16岁以前的我,绝对会对此坚信不疑。

    虽然我是□爹收养的,但在他的默许下,所有人把我当做真正的大小姐一般对待,千依百顺。而干爹更是无条件地宠溺纵容我,毫不夸张地说,我就算想要摘星星摘月亮,干爹都会想方设法地满足我。

    —那个时候,我真的认为这就是父母对孩子的极致了。所以在我心中,干爹也几乎是父亲一般令我尊崇敬的存在。

    然而……

    忍不住苦笑了下,有一句歌词怎么说来着?知道真相的话我默默掉下眼泪来。

    没错,所以当听到他说“我是把你当做女儿来看待的”那句话时,我差点脱口而出,是当做女人来看待吧!

    一想到敬的干爹居然一直以来抱着那样的想法看着我,恶心的我一阵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此后我便坚定了要出国留学的想法,可以的话,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回香港了。

    话说,我忽然想到,16岁对我来说真是流年不利啊。告白被拒、得知真相、干爹儿子出生后旁人对我的各种冷嘲讽,干爹渐复杂的眼神……那个时候我真是心惊胆战了好长时间。

    不过没关系了,我握拳仰天,斗志满满,远离这里,让一切过往都蛋去吧!咱要奔赴美好的新生活!

    那个时候,我的心中满是对未来的向往,完全不知道,在我踏上东京的土地的那刻起,我的人生就已经整个沦为摆满了各式杯具和餐具的茶几。

    老天如果可以重新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因为英语很渣,而平时看动漫有点基础就选择自学语去本留学,我TMD完全忽略了,本不仅是动漫的故乡,也是鬼怪的天堂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