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这只丧尸有点色

    ……

    ……

    ……

    ……

    我擦!这是要破茧成蝶么!!

    这堪称诡异的一幕差点没让我一口血喷出来,转头看去,旁一排人各个目瞪口呆,紧接着睁大眼睛激动兴奋地盯着茧……

    屋子正中央的地板上,巨大的茧发出微弱的红色的光,在安静的可以听到针掉落声音的环境中显得无比诡谲和恐怖。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我觉得我们可以洗洗睡了”卡洛斯一语道出了众人心声,我看他瞪着没有一点动静的茧,一副恨不得上去踹上一脚的样子—实际我也很想踹,这不是浪费大家表么!亏大家之前还各种期待兴奋!

    “赞成!”

    “顶楼上!”

    “再顶!”

    “那就散会,有什么事明早再说。”

    一路行来,聪明勇敢的丽丝和经验丰富的雇佣兵卡洛斯几乎成了大家默认的领袖,等卡洛斯说完,大家立马上楼各自找地方休息,死里逃生的惊险和一路狂奔,此刻各个都是疲惫不堪,倒头就睡。

    丽丝最后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歉意道,“琼,今晚又要辛苦你了。”

    马特况未明,保护伞公司步步紧追,一定要有个人值夜,有事也好提醒大家。我不像正常人那般需要吃饭睡觉撒尿,知道我况的也都察觉的到。值夜我当仁不让,但此时此刻,只是一句话简单的话,也让我倍觉熨帖温暖。

    我点点头,冲她露出一个笑脸,丽丝脸颊肌一抖,犹豫了下,低声委婉道,“琼,你平时的样子就很好,不用特意去笑……我不是说你笑的吓人,只是……安琪拉还是小孩子,说不定晚上会做噩梦……当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泪眼汪汪地目送丽丝上楼,我心里忍不住咬手绢泪奔,丽丝姐姐我恨你!!

    发泄完了打算继续守着马特化蝶,一转,角落里一个小小的影引起我的注意,哟,这不是刚才丽丝话语里的主人公,会被我的笑容吓的做噩梦的小可怜安琪拉亲么~

    (此人黑化,鉴定完毕)

    滚!我才不会和小孩子计较呢。

    啪嗒啪嗒地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小小的安琪拉抱着自己的膝盖,怔怔望着巨茧,仿佛压根没看见我。

    我存在感到底是有多低啊魂淡!

    伸出食指戳了戳她的膝盖,她猛地回过神,歉意地道,“抱歉琼,我在发呆,没有注意到你在旁边。”

    我双手合在一起叠在耳边,侧头,做出一个“睡觉”的姿势。

    安琪拉轻轻摇了下头,紧了紧自己抱着的小书包,“我在车上睡了很久了,现在一点都不困。”这也是,一路上都是他们几个人轮流开车,我和安琪拉什么事也没有。

    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我站起来环顾了下木屑碎物一地混乱的屋子,打算找个干净的地方坐着,却感觉到衣角被人轻拽了下,低头—

    “琼,吃下了那块晶石,马特真的可以复活吗?”安琪拉仰头望着我,目露期待。

    我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其实马特到底会变成什么样我真心没底,可是……在这个绝望的世界,还是给这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可怜小姑娘一点希望吧。

    安琪拉忽然想到什么,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本子和笔递给我,“琼,你想说什么,写下来吧!”

    多么聪明的小姑娘啊!我欣喜地接过,这样和别人交流就没问题了!天知道说不出话都要憋死我了!!

    一手抓过本子,一手笨拙地整个握住笔杆,我蹲在地上,正准备下笔,忽然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脑子里狂奔着26个英文字母随意组合,可是我一个完整的句子都拼不出来啊!!!!

    “琼?”小姑娘疑惑地看着我,不解为何我忽然呆住。

    我默默别过脸,心里泪流成河:穿越大神给了我可以听懂英文的外挂,可是骨子里我还是不会认不会写啊!!雅思托福分低的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的人伤不起啊!!

    我丢开笔,无奈地摊手示意我写不来,失望的表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安琪拉安慰我,“不记得了么?没关系的,琼。”

    默默低头,深深悼念起自己烂的简直匪夷所思的英语,过了会儿,却忽然听到面前极力隐忍的啜泣声。

    我错愕地抬起头,四目相对,那双浅灰色的眼睛里蓄满了哀伤的泪水,安琪拉咬着唇想要忍住,却依然泪珠滚滚,“对、对不起……我只是想到,如果那时给我爸爸吃下晶石的话……那他是不

    是就可以不用变成丧尸了,也不会死在核爆里了吧!”

    我傻眼了。

    “对、对不起,我一想到爸爸,就太难过了。因此什么想法都冒了出来,我不是想要责备你什么的,我知道那时的场面太混乱了,你根本就顾不过来……琼,你别放在心上。”用手臂胡乱抹了下脸,安琪拉露出带着泪水的歉意微笑,“我去睡觉了,晚安。”

    脸颊似乎被人靠近轻贴了下,呆若木鸡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因为安琪拉的话,我脑子里反复回想着在停机坪的画面—

    安琪拉的爸爸艾削富博士被保护伞公司那个男人开枪杀死,也因此丽丝不得不和马特大打出手,之后一场混战,我们匆忙上了飞机,自然没有人再关心艾削富博士会怎么样。

    但是对于看过电影很多遍的我来说,是清楚艾削富博士的况的—他和安琪拉一样,也是为了对抗家族遗传病而长期注T病毒和解毒剂的,所以死后会变成丧尸。

    那个时候……其实以我现在的力气抗个人上飞机也没什么,之后给他一颗晶石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可是为什么完全没有想到呢?

    而面对马特,我却从一开始就想要救他,只是因为我们在蜂巢一同战斗死里逃生过么?

    当然不是。

    心底一个声音冷静地说:“你救马特只是因为他算是主角,你救女记者是为了让她去电视台揭发真相。你从来没有考虑过另一种可行—如果当时真的救下了哈学肯博士的话,为病毒的发明者,他一定有办法对付生化病毒!甚至能够改变整个生化危机的世界也不一定!”

    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我潜意识里不愿改变原著剧,未知的未来对我来说意味着更多威胁。就算成为有理智还力大无比的丧尸,我也只是想要努力活下去,但从没想过,怎样从根本上拯救这个即将灭亡的世界……这样一想的话,我好像,略微有点自私?

    ……

    ……

    ……

    自私就自私吧!半秒钟后,内里软妹魂,披丧尸皮的我淡定摊手表示,这年头,圣母白花冷艳女主早就不吃香了,没看到鬼畜女王蹭得累才是王道么!

    不过,换种思考方法也是可以的。我摸着下巴思索,没错,当我存在在这里的时候,本来就和电影彻底不一样了,所以剧只能用来参考,只要自己能够活下去,适当地改变一下也没什么。

    理清楚了自己的原则,想起如果那时真的救下了艾削富博士之后也许会发生的故事……

    瞬间,我哭无泪—

    擦!我就这样错过了唯一一个可以从丧尸转变为人的机会有木有!?

    郁卒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听到咔嚓咔嚓奇怪声响我才猛地惊醒过来,紧接着就看到那个红色的茧硬壳从中间裂开,露出里面白晃晃的**—

    那紧抿着唇,苍白而英俊的面容,那结实的膛,那起的……

    我羞涩捂眼,晨x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要长针眼了!

    “怎么了琼……”正打着哈欠下楼梯的卡洛斯见我捂着脸面壁,疑惑地问。我头也不回地指指茧里的人,就听到丽丝发出一声惊喜的呼唤,“马特!!”

    醒了?我连忙转过头,还很虚弱的马特被丽丝扶起靠在她上,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温和而难掩激动地注视着喜极而泣的丽丝。

    我在一旁看着……唔,团聚的场面真的是十分感人,问题是丽丝,马特还奔着露鸟好不好……

    “琼,你快过来!你看,那个晶石真的有用!马特恢复本来的样子了!”丽丝连连招手示意我过去,我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然后抬头望着天花板,伸手指指马特的体。余光瞄见丽丝和马特都不约而同地顺着我的手指看向了马特的……依然坚&的部位(对不起我绝对不是坏心眼故意指向那里的!),一楞后,丽丝的脸上泛起一丝尴尬的红晕,连忙把马特放下,快步去房间里抽了条被单过来搭在马特上。

    这一看,我更是当场笑的猛捶地板:白色的单服帖地罩住马特的体,偏偏因为那个部位的翘,仿佛大平原上支起一支小小的帐篷……

    这样更明显好么亲!

    丽丝瞟了眼马特的体,瞬间明白了我到底在笑什么,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马特也微微偏过头去,不再看丽丝。丽丝坐在马特边,平静地给他讲诉逃出地下研究所后发生的事,但脸颊微红,目光游移,始终没有放在马特盖着被单的体上。

    而我双手捧大脸,兴致勃勃地欣赏jq……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