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只丧尸有点坏

    等到变的间隔时间终于过去,我立刻跑到一个车子后变回丧尸形态,等到穿上包包里带的衣服出来后,所谓一回生二回熟,除了女记者泰莉看见我时发出一声惊叫“竟然是你!”,其余几人也没有特别表示出惊讶来。

    路过一排电话亭的时候,电话忽然响起,丽丝本来不想接,无奈我一挥手把听筒给扒拉下来……

    “他是艾削富博士,负责T病毒研制与开发……”在一辆巴士上,丽丝给我们解释了她接的那通电话内容,拯救安琪拉,乘坐直升机离开,以及……保护伞公司会用核武器毁灭这座城市!

    大汉佩顿极为愤慨,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保护伞公司权利极大,连一座城市都可以这样轻

    易毁灭。大家不由有些低沉,然而都清楚地意识到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到安琪拉,离开这里。

    走出巴士的时候,丽丝刻意落在最后面,轻声对我说,“……他说你是感染体,坚决不肯让你跟我们一起出去,但我威胁他,你不一起的话就绝对不会去救他女儿。他只能同意—琼,对我来说,你是我们不可缺少的同伴。我相信你。”

    望着丽丝单薄而直的背影,我心里涌起复杂的绪:看电影的时候,我一直很喜欢果敢帅气的丽丝,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对于同伴的坚定执着,而论到自己被这样对待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害怕自己,自己孤立无援的况下,她却依然可以坚定地站在我这边……真是……怎么办害我好想哭啊!!/(ㄒoㄒ)/~~

    路过一座高架桥的时候,丽丝忽然停下脚步,指着昏暗的远处说有什么东西过来,我一下回想起剧中这里可不就是被改造成复仇邪神的马特出场,还和丽丝打了一架的地方吗!?

    马特上可是有摄像机,保护伞公司可以直接看到这边的况--擦!我一把抓住丽丝的手,比比划划想要告诉她那个人是马特,可是--我嚎了半天也嚎不出一个字来!!

    丽丝神严峻,“琼,我不懂你要说什么,但现在你先”“走”还未说出口,一连串的击声就响起,走在最前面的佩顿应声倒地,我一把抓过正试图冲过去救佩顿的吉尔和走在后面的女记者,拔腿就往反方向跑--我可不想被保护伞公司捉去做惨无人道的试验!!

    吉尔盗了辆汽车,在打火的过程中,变成丧尸的佩顿袭击了我们,我本来要出手,吉尔阻止了我,“不,琼,我承诺过佩顿,如果……最坏的结果,那么我会亲手让他安息。”这样说着,吉尔双眼含泪,痛苦地咬紧了嘴唇,却毫不迟疑地对着再一次扑过来的佩顿开了枪。

    车子向着安琪拉所在的小学一路驶去,车内一片沉默,只时而有吉尔隐忍的哽咽。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安慰,吉尔没有回头,过了一会儿,重归冷静道,“琼,我没事,谢谢你。”

    车行到一半,一个叫做lj的朋克装扮的男人表示自己的目标和我们一样,于是吉尔许他上了车—这一切都和电影中分毫不差。

    除了我这个异类……瞥了眼车窗外面人行道上的行尸走,我开始回想安琪拉到底在学校的哪里,可是实在是记不清了,只记得,女记者会死在那里……

    此刻女记者泰莉手里还拿着dv,认真记录着这座城市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自己即将面临的恐怖绝望。

    救or不救?

    莎士比亚说,这是一个问题。

    来到空无一人的小学门口,吉尔给各人安排了任务,为了节约时间大家分头行动。我等着他们都分散开,才向落在最后的泰莉走去。

    泰莉是电视台的知名记者,如果她可以活着逃出浣熊市的话,以后有她出面证明这里发生的一切,也许会比较能够引起政府和大众的注意,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提前预防生化危机?

    这才是我打算救她的理由,不是什么“眼睁睁看着别人死去,良心上过不去,能救一个就救一个吧”这种想法,绝对不是!!

    轻手轻脚地跟在小心翼翼地泰莉后,忽然把手搭在她肩上,成功地吓了她一跳--小小的恶作剧下,算是报复之前她对我不怎么友好的态度。

    “琼!!你吓死我了!!”

    她捂着口一脸惊魂未定,我咧嘴冲她一笑,露出白晃晃的牙齿,她猛然浑颤抖了下,“你别笑!!一笑更吓人了!!”

    我立马放下嘴角,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等我救了你的命,就该你冲我笑了。居然敢嫌弃我,哼!

    打碎了玻璃取出消防斧,我走在前面,有遇到不长眼的丧尸都干净利落地送他们去轮回,泰莉紧紧跟随在我后面。一个楼层看完,有惊无险,这时我极好的耳力听到二楼有轻微的说话声,连忙带着泰莉上去。

    “琼,你跟着我是不是想保护我?”一路上紧紧跟在我后,吓得连一声都不敢吭的泰莉此时终于反应过来了,望着我感激之溢于言表,“我们遇到那么多的丧尸,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已经……谢谢你!”

    我不在意地摆摆手,心里却在想,这样说来的话,剧里必死的人是可以被救的么?现在还不能那么确定呢,一来和丽丝相遇后我还没办法问卡普兰到底活下来没有,二来即使现在救了泰莉,那之后呢?在这个末世,软弱没有战斗力的她又能活到什么时候?

    来到三楼,所有人都齐聚在那里,吉尔,丽丝,lj,女孩安琪拉和一个穿着雇佣兵制服的男人(卡洛斯),还有……

    “嗷?”我眨了眨眼,面前这个冲我笑得一脸明朗的年轻人,不是卡普兰是谁?

    “琼,又见面了。”他大步走过来狠狠地拍了下我的肩膀,激动的不行。而丽丝看着卡普兰,脸上也不自地露出了欣喜笑容,我们三个都是从在地下研究所开始就并肩作战的同伴,不知不觉中已经产生了战友般的意,所以再次能够见到彼此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我高兴地飞扑上去,“嗷嗷嗷!”卡普兰你没死太好了!这是不是证明了,只要不影响大的剧,救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也是可以的吧!!!

    “嗨伙计,不要太兴奋了,”卡普兰无奈地拍拍我的头,猛然顿住,脸色一黑,“喂不要把口水擦在我的衣服上啊!”

    我淡定地在用手背擦掉嘴角一点晶莹的口水,无辜地看着他,不好意思,这小小一个房间里聚集了这么多人,香四溢,我一时没忍住……

    “呕~”

    他又好气又好笑,举起枪托敲我脑袋,“你这家伙还是这幅样子!”

    他这样一说,三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在蜂巢里的事—激烈的战斗,战友的惨死,人的背叛,黑暗中的郁郁独行……不得不说,那些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低沉,丽丝最先打起精神,上下打量了卡普兰一番关切地问道,“卡普兰,你没有再被注T病毒吧?”

    高度感染者能够隐隐约约地彼此感觉到对方,比如我和丽丝,因此丽丝才有这样一问,果然,卡普兰点头道,“没有,我醒来就在保护伞公司下设的一家普通医院里,周围有些仪器,大概只是记录被感染的人注解毒剂后的效果吧。”

    “你真幸运,”丽丝松了口气,微微一笑。卡普兰敏锐地发觉了刚才丽丝问话的意思,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丽丝,你是说,你?!”

    “嗯,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我还是不是人了。”一向坚强勇敢的丽丝罕见地苦笑了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眼里满是对保护伞公司的愤恨。

    卡普兰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说什么。

    “一切都会好的。”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稚嫩的话语却带着一股小孩子没有的沉稳,我惊讶地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安琪拉,安琪拉长得并不是特别漂亮,脸上还有些雀斑,可是她笑起来很好看,很平静的笑容,让人不由自主感到心安。

    感觉到对方上同样的气息,丽丝亲切地摸摸她的头,我们三人互相看着,眼里露出只有我们自己才能明白的,同病相怜的神色。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