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只丧尸很可爱

    干渴的嘴唇,我也说不清楚是期待还是紧张,这毕竟是我和那些恐怖生物即将对战的第一次,还有那不知道会不会有的诡异晶体……我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忽然,一道黑影飞快地闪过,快得要不是我现在的眼力好,几乎就看不见。

    “咕嘟”旁边传来一声咽口水的声音,我回头,女记者满脸惊惧地看着我,“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我镇定地点点头,把包放到一边。吉尔和大汉两人互相示意了下,吉尔拿着枪去后面查看况,紧接着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使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凄厉。

    “我要离开这里!”女记者惊惶地站起就想去开门,我连忙一把拉住她,开玩笑,门外可全是丧尸啊!

    女记者使劲想要挣脱我的手,“放开!”

    这个固执的女人!我只得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外面,再摆了摆,她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你是说,外面很危险?”

    我点点头,她犹豫了下,果然不再往门边去了。我这才放开手,这时,天花板上一抹影子飞快地闪过,这一次大家都看得很清楚,黑人大汉吼道,“这是什么东西?”

    ……要不是不能说话,我真想告诉他,这货真不是个东西!大汉和女记者都紧紧注视着天花板,我很是懊恼,早知道要和食者对上的话,在丽丝家里的时候我就该弄个武器神马的,总比现在空手好。

    大汉不愧是警察,在这样恐怖的环境里依然临危不乱,冲我俩招招手,我和女记者便跟着他悄悄地跑到一个过道里躲着,不一会儿吉尔出来了,大汉动作迅速地把她拖过来,压低了声音道,“有三只,我们必须冲出去!”

    大汉打头阵,我和女记者在中间,吉尔断后,四人刚从过道里冲出来,三只食者就落在地上,从不同方向对我们奔过来,吉尔和大汉连连开枪,只是这些食者动作灵敏的很,全都轻松躲过了枪击。眼看着吉尔和大汉都快没了子弹,而一只爬行者堪堪落在我们几人几步远处,大张着嘴口水滴答,露出尖利无比的牙,满血红粘稠……

    蠢货!咱可不是你的猎物!

    眯了眯眼,我猛地扑了过去,把三人都吓了一跳,女记者伸手想要拉我也没来得及,“回来!你在做什么!”

    结果我英勇的姿才扑到一半就被一条粘滑的舌头卷住了我的腰,用力一甩,紧接着我只感觉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看着地板越来越近,我真想捂脸:完全忘记现在的食者可是吃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早就进化的力大无比。我这回可是丢脸丢大发了!英雄不成反被殴,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轰隆!”

    这只食者的力气比我初遇时那只大的多了,我呈倒栽葱的姿势头先着地,虽然没有痛觉,可是还是清楚地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我想要动动手指,却发现全上下唯一还可以动的地方就只有眼睛……擦,颈椎骨断了!

    忽然,有摩托破窗而入,紧接着响起一声响亮的清喝“让开!”这熟悉的声音……丽丝?!

    我激动而艰难地斜过眼睛,正看见丽丝发动摩托后迅速地从摩托上跃下,一只爬行者扑向摩托,丽丝果断开枪,摩托车轰地爆炸开来,把食者炸的四分五裂!

    许久不见,丽丝姐姐你依然那么帅气!我双眼发光地盯着她,看她转瞬间又消灭掉另外两只食者。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几人互相通了姓名,眼看着他们打算一同离开教堂,我哭无泪,我还呆在这里谁看我一眼啊喂!

    看丽丝的手都放在门把手上了,我心一横,不管了,变吧,丧尸小姐!

    “嗷嗷嗷~!”

    “砰砰砰!”

    迎接我的不是丽丝姐姐温柔的怀抱,而是毫不客气地枪击!

    擦!缩在长凳下我冷汗都要下来了,幸亏我滚得快,那口是大口径枪啊,没看到只一下之前那只食者就被爆头了吗!

    “还有一只?不是只有三只吗?”女记者声音里满是疑惑和惊惧。其他人没有说话,但能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声,丽丝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从我脑海里能够清楚地映出她正手持双枪,小心地向我这边靠近……

    我要哭了,我这不能说话又是这幅摸样,该怎么和她相认啊?

    眼角的余光忽然瞄见地上躺着的一个被食者吃掉脑袋的男人,我灵机一动,锋利的爪子一划拉,就把他站着血的白衬衣给撕了一块下来--连着肚子上好大一块

    对不起,让你死无全尸了!我默默地忏悔一秒,然后果断挥起那块白布--

    那边顿时一片沉默。丽丝冷喝道,“出来!”

    我连连挥舞着白布,面对着他们慢慢站了起来,女记者顿时倒吸了口凉气退后几步,吉尔和大汉也警惕地举着枪,丽丝手中的枪直直对着我,问,“你还有理智?”

    我拼命地点头,就差手脚齐用来表达了,吉尔的枪响起上膛的声音,丽丝拦住她,“等一下!被感染了还有理智的人我还见过一个!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食,不会伤人!”

    我连忙用手,哦不对,巨大血红的爪子指着自己,丽丝看着我,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试探地叫了声,“难道你是……琼?”

    我使劲点头,丽丝脸上顿时浮现惊喜的神色,“真的是你?太好了!”她毫不迟疑地放下枪向我走过来,却突然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停下,神古怪地打量我,“你……怎么变成这样

    了?”神色一变,两支枪利落地举起对着我,厉声道,“你吃人了?”

    我楞了楞,随即想到她可能误以为是我吃了人才会变成这样的。这误会可大发了!我一头冷汗啊,顾不得解释,几个起落间落在被她干掉的一只食者,在几人注视下,从它脑袋里扒拉出一块红黑色的晶体,献宝似地捧到丽丝面前,丽丝迟疑了下,还是伸手拿过仔细查看了一番,“这是什么东西?”

    我辩无言啊,泪,紧接着我手舞足蹈地给他们上演了一出哑剧……

    你能想象吗?一只恐怖丑陋的食者做出吃掉什么东西的样子,然后满地打滚,紧接着站起来,像是选美一样秀了秀肌外露的肱二头肌……

    表演完以后,我期待地看向丽丝,只见其余三人皆是一脸囧囧有神,惟独丽丝大概见惯了我的“壮举”,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淡定道,“你是说,你是吃了这个晶体才变成这样的?那你还能变回去吗?”

    我点头,比了个手势,示意等会儿才变得回去。丽丝点头,“那行,我们先出去再说。”

    “等一下!”一直没有开腔的吉尔拦住丽丝,冷冷看着她,“你能保证它绝对不会伤人?”

    丽丝毫不迟疑地与她对视,坚定道,“我可以保证!”

    我在一旁感动的就差泪水汪汪了,连忙举起爪子并起三指朝天发誓,对战友不离不弃的丽丝姐姐,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几人露出想笑又忍住的模样,女记者瑟缩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看着吉尔和大汉都没再对我发出异议跟随在丽丝后走出去,也急忙跑到他们边--就像是晚一步我会吃了她似的。我对着她的背影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速度地从其他两只爬行者脑袋里取出晶体,路过我的包包的时候顺手勾在爪子上,一纵一跳地跑上前去。

    为了躲避路上的打量丧尸,丽丝选择了走墓地的小路,一边和他们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蹦一跳地跟在后面,脑海里的呈像清楚地映出前面两人加两半的影--两人是指吉尔和女记者,那两个半个,一是指丽丝--她被注了T病毒,虽然没有被完全感染,但在我看来,也是半只丧尸了,还有半个是指腿上被咬伤的大汉,他的呈像已经若有若无了,这意味着,再过不久,他就会彻底变成丧尸了。

    而这时,丽丝也发觉了大汉的不对,手中的枪指向大汉,吉尔为了维护大汉,承诺如果他真的变成丧尸,她将会自行解决,但在此之前她不肯放弃一丝一毫的希望,“如果他即使变成丧尸,也像她一样保存有理智呢?”

    谢天谢地,吉尔终于称呼我为“她”了,我蹦跳在他们面前,沉重地摆了摆脑袋,吉尔皱眉,“你是说,不可能?为什么!”她语气有点控制不住的激动,我能理解眼睁睁看着并肩作战的战友变成丧尸的痛苦,但是我的确是个例外--话说穿越这种事其实比丧尸有理智更科幻吧?!

    “吉尔,”丽丝沉默了一下,才严肃道,“我不是想打击你,但是--”她看了眼我,“被感染的人那么多,我所知道的保存有理智的人仅仅只有琼和”她顿了顿,我估计她是想说自己,但因为现在和吉尔她们还不熟,所以只道,“琼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我怀疑她自己在生前就有注过抗体,所以才能保持理智。所以”

    丽丝话没有说完,但她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了。除非有抗体,否则,被咬的人无一例外都会变成丧尸。

    正在沉默中,忽然女记者发出一声惊叫,原来有只丧尸从地下爬出来,正拽着她的腿张嘴咬,我一声低吼,扑过去一爪子拍扁那只丧尸的脑袋,紧接着,墓地里腐化成白骨的丧尸接二连三地爬了出来,丽丝冲在前面开路,我在后面断道,一行人终于从墓地逃了出来到了大街上。

    丽丝赞赏地用枪拍了拍我的肩膀,“干得好,琼!”

    我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女记者一脸古怪的表,“琼……她是在害羞吗?”

    我瞪了她一眼,干嘛!被最崇拜的丽丝姐姐夸奖,就不能许我害羞一下下吗!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