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只丧尸很气派

    “这里是排气管道,沿着这里走可以到达研究室……”

    丽丝,瑞恩,马特,史班斯(就是那个偷病毒的大坏蛋)以及我,一个接一个走在狭窄昏暗的地下通道中,一切都和剧中分毫不差,闻到人味的丧尸蜂拥而至,很快把我们堵在通道中,进退不得,不过唯一和电影中不同的是,因为我彪悍的战斗力,大家可以说是游刃有余地爬到了输气管道上,而动作没那么灵活的我……

    我曾经以为上下班高峰时期的公交车里人挤人那就是极限了,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被一群丧尸挤在中间,他们一个个疯狂而饥渴地冲着通风口伸长了手,张开血盆大口,嗷嗷叫着口水和血水狂滴,而我和他们摩肩接踵……即使我也是丧尸,也觉得亚历山好大啊!

    “快上来!”最后上去的卡普兰趴在管道上,一脸急切地伸长了手想拉我上去,我顿时觉得之前花力气救他们还是没有白费苦心的,不过……犹豫了下,现在体到底不像他们那么灵活,笨重的很,万一没把自己拉上去倒把他拖下来就汗颜了。环顾四周,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想出个办法:抬腿犀利地踹倒几个围在我边的丧尸,然后在上面所有人睁大眼睛的注目中,踩在那几人蹲下去的背上,踏在站着的丧尸肩膀上—

    反正他们对同类没兴趣,除了饥饿感没有别的感觉。踏肩蹬脸之后,我轻松地扒住管道口,卡普兰连拖带拽地把我拉上去,两人都长舒了口气,望着下面嚎叫的丧尸,卡普兰冲我竖起大拇指,咧嘴笑道,“这个世界上能够把他们当做踏板踩的人,也就只有你可以了!”

    这话简直太豪迈了!我心里顿时跟充了王八之气似的,努力把僵硬的笑肌提起,嘴角往两边一拉,异常得瑟地笑了……

    前面几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连忙转过头去,卡普兰抽了抽嘴角,不忍睹视地别过脸去,

    “……你还是不要笑了……好恐怖!”

    “……”

    沿着输气管道慢慢爬着,下面咫尺距离就是饥饿的丧尸们,所谓的咫尺,就是把手往下伸那么一点儿,你就可以和丧尸童鞋来个近距离的亲密接触,还附赠感染成为他们同类的机会哦亲!

    ……原谅我无时无刻不在的抽风行为,主要原因当然是我现在可以说什么都怕,就是不怕丧尸,所以我没丽丝他们那么紧张恐惧。不过……看着前面几人晃晃悠悠地踏上悬空的管道,再看我前面的卡普兰,我干裂的嘴唇,略有点小紧张地踏上了悬空挂着的输气管道—

    电影中管道因为超过了载重而落在地上,卡普兰被咬伤后几自杀,最后还是从另外的通道来到了实验室,也才能救出被史班斯关在里面的丽丝三人。

    因此这里非常关键,我不能随意改变剧

    而实际上,因为多了一个我的重量,才刚走到一半,管道就支撑不住了,悬挂管道的链子“砰砰”几声全部断裂,管道的一端轰然落地,我被震开从管道上滚了下去,丧尸们立刻嗷嗷叫着围了上来,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一群丧尸踩在脚下,虽然我的骨头似乎要硬一些没被他们踩断,可是他们的重量也压得我爬都爬不起来!

    一时间枪声呼救声响成一片,我急得像是被翻过来的乌龟,拼命伸手抓住压在我背上的丧尸狠狠甩到一边去,可是那些丧尸竟然源源不断地涌了过来,一瞬间我竟产生他们是不是在报刚才我一踩之仇的错觉!

    从我被震翻在地到爬起来,整个过程不过短短数秒时间,然而抬头一看,卡普兰已经爬上了斜靠着墙的管道,他的腿鲜血淋漓,浓郁的味道正吸引着饥渴的丧尸们向他爬去!离他最近的一个丧尸伸长的手臂甚至几乎要够到他的脚!

    “卡普兰!”

    有人高声惊叫,这个紧要当头我也没空注意到底是谁了—我连拉带甩,连踢带踹地把挡路的丧尸全部弄开,然后迅速地爬上管道—

    然而离卡普兰越近,他整个人越发僵硬,瞳孔惊恐地越睁越大,而我此时已能清楚看到他海蓝色眼睛中我的映像—一个头发蓬乱,满脸血污脸色苍白的女人,沉重的体伏在管道上,四肢僵硬地缓缓爬行,在所过之处的管道上,拖曳出长长的一条红黑色夹杂着抹的印迹……

    好吧,我低头忏悔,抱歉,是我长得太丑,吓到你了……

    爬回通道口,卡普兰给对面的丽丝他们示意分头走后,就坐下来处理伤口—我看着他拿出小刀准备割点布条来绑住伤口,默默地把手伸过去—

    卡普兰盯着我如今被血污染成褐色的白大褂,嘴角有可疑地抽动,“我谢谢你了……我还是用自己的衣服吧。”

    他低头,利索地把裤腿一截割下来,绑住伤腿,他那里被凶狠的丧尸咬掉了一块分量不小的,是以血流的有点多,在狭窄的管道内,弥漫着一股浓郁香甜的,仿佛巧克力的味道……

    “!!!”他手撑在地上拖着伤腿极力往后挪,一脸惊恐地瞪着我,“你流口水了!!”

    ……

    ……

    ……

    我一挥袖子,淡定地抹掉嘴角流淌出来的液体,无辜地看着他,竭力向他表达,我只是太饿了而已,这是丧尸的本能,正如同我的另一个本能一样—

    “呕~”

    世界上最煎熬的事不是一顿丰盛的食物摆在你面前,你却不能吃,而是,明明饥饿的不行了,却闻到味儿就想吐……

    等到我们来到实验室,卡普兰关掉红后,打开被史班斯锁上的安全门后,丽丝马特以及瑞恩出来第一眼就看见被我扶着的他脸色青白,额上冷汗涔涔,三人大感讶异,在他们看来,跟战斗力彪悍的我一起是最安全的,谁知卡普兰却是一副在丧尸群中摸爬滚打后的狼狈模样……

    几人一边往小火车所在的地方跑去,一边询问,缓过气来的卡普兰没有详说,只是抽空给了我几个哀怨的眼刀而已—

    他腿伤了行动不便,刚才的一段路,只能由我架着他走……其实我特别理解他的心,换做是我,被一只丧尸架着走不说,这只丧尸还边走边目露馋光地看着他口水滴答,然后再别过头痛苦惋惜地呕一声……是个正常人都得被整崩溃。

    还没到达小火车,我就看见地上躺着一个血模糊的人,应该是被爬行者杀死的史班斯。丽丝过去正想拿走装着血清的小箱子,结果丧尸史班斯忽然动起来,被她毫不客气地一挥刀,干净利落地砍下了脑袋。

    对此我幸灾乐祸地表示,人在做天在看╮(╯▽╰)╭

    史班斯敢于为了金钱抛弃一切,就要有变成丧尸命丧黄泉的觉悟才行。

    ……当然我后来才惊异地发现,这句话其实也蛮适合我的……

    “发什么呆呢,快上来!”技术宅卡普兰顺利启动了火车,探出头冲仍然站在外面的我叫道。

    我原本是打定主意就在这里和他们暂时分别,不跟着出去了—我可不想被太阳伞公司的人抓去做研究。反正不久后又会有一队人来查看蜂巢的况,到时候跟着其他丧尸出去就行了。

    可是……

    我站着没动,看了眼卡普兰,想起了电影中他的结局—被落在电车顶上的爬行者卷出去吃掉……

    犹豫间,丽丝不由分说,拉着我跳上了徐徐开动的电车。

    ……救或不救,这是个问题。而丽丝已经帮我做了决定……

    我内牛满面地不住挠墙:我不想和爬行者对上啊啊啊我要下车!!!

    在疾驰的电车车厢中,马特和丽丝分别给卡普兰和瑞恩注了血清。瑞恩手上的伤口已经高度溃烂,即使注了血清也太迟了—这在电影中说的很明白,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和丽丝一起紧紧地注视着瑞恩,衷心期盼奇迹的发生……

    头顶忽然传来“哐当”一声仿佛重物落在顶上的巨响,我心下一紧:来了!瞥见马特正靠着车厢壁站着,我走过去想把他拉到中间来,就在这时,靠着后门坐在地上的瑞恩忽然尸变,猛地跃起抓住一直守在她旁边的丽丝,张嘴想要咬她!我连忙出手拧断她脖子,顾不得丽丝痛苦悲伤的表,回头一看,马特正捂着被爬行者抓伤的手臂滚到车厢一边—

    心下一沉,我急忙奔到车厢前部控制台那里,刚把卡普兰往我后一拉,侧门砰然大开,只觉腰间一重,我整个人就被狠狠拉出了车厢,只听到有谁焦急绝望的凄厉呼喊在呼啸风声中传来—

    “不—!!”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