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只丧尸很奇怪

    我穿越了。

    明明前一秒还在家里悠闲地啃着苹果第n次的重播生化危机系列电影,随着一声巨大的雷声,眼前一黑,再睁眼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所处一个全然不同与家里的环境中。

    我勒个去!穿越是这么容易的事吗?我明明一点都不想穿越啊!

    望着周围透明的玻璃窗和一看就是研究所才会有的瓶瓶罐罐,我囧了,这里是哪个实验室?低头查看自己的状况,穿着一白色的研究人员的服装,前有个铭牌,想取下来看看,可是动作似乎不太容易,手感觉好机械,一动都能听到骨头咔嚓咔嚓的声音,手指白皙修长,一看就就知道不是自己的手,皮肤这么光滑这个体的主人一定比较年轻……所以我是穿么?艰难地取下铭牌凑在眼前,接着明亮的灯光,我看清上面是一连串的英文,奇怪的是,我明明英文不怎么样,可是在看到上面的字的时候,脑袋里似乎自动翻译成了中文:梅西·琼,职务是负责人。

    没有什么印象呢这名字……等等,我脑袋里忽然有无数的画面闪过,看样子是这个体主人的记忆,前面成长经历的我不耐地跳过,直接翻到最后:梅西琼,T病毒研究室生物一科主管,这天她和往常一样来到实验室准备工作,就在这时,安全门忽然自动关闭,防护措施全面开启向整个实验室喷洒了毒气后,她惊惧而痛苦地死去……

    靠!她明明已经死了,那我算什么?

    我艰难地挪动似有千斤重的腿,摇晃着靠近玻璃窗,光可鉴人的玻璃照映出我现在的模样:黑漆漆的头发搭在肩膀上,满脸是已经凝固成黑色的血液,眼神呆滞,毫无生气……

    然后我清楚地看见,镜子中的华裔女人死气沉沉的眼睛猛地往外面凸了那么一点,其实我是看到些诡异的事了,现在内心是掀起惊涛骇浪,脸上也应该是目瞪口呆和震惊恐惧的表,可惜这个体面部肌似乎瘫痪了……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借着玻璃的倒映,我才注意到背后的地上窸窸窣窣地,缓缓站起来几个人,他们都和我一样穿着白大褂,他们的动作和我一样呆滞僵硬,满脸黑色的血迹,衬得整个皮肤更是惨白如死人……

    灵光一闪,一条线忽然在脑海中连接了起来:实验室--T病毒--还有明明已经死去却依然活动着的家伙……

    再联想穿越之前正在看的恐怖片,仿佛有一万匹草泥马在我心中的玛勒戈壁上呼啸狂奔:你妹的生化危机!你妹的穿越成了丧尸!穿越大神你玩儿我是吧我给你跪下了!!!!

    我内牛满面,悲痛地大力捶墙,我不要做丧尸!丑死人了还要吃人……呕!

    “哗啦!”

    才捶了那么四五下,记忆里坚固的钢化玻璃忽然龟裂出条条白纹,我还没反应过来它就随着我惯的又一拳被打了个大洞。我囧囧有神地望着自己现在比刚才似乎稍微灵活一点了的手,好吧,前世是柔弱的十公斤米都提不起的废材宅女,现在是力大无比的丧尸妹子!

    ……我真的一点都不会为这种事感到高兴啊混蛋!穿越成丧尸的人伤不起,有木有,有木有?!

    环视四周,唯一的一道厚重的门已经被红后封锁,我无奈,想出去只得继续砸玻璃,于是我又继续捶墙……几分钟后玻璃墙壁就被我砸出个一人多高的大洞,我率先跌跌撞撞地爬了出去,然后没走几步一回头,差点没呕出口血:在我砸墙的整个过程中,那四个丧尸童鞋就在实验室游过去游过来,等到我爬出来了,那四个家伙也跟着爬了出来……

    我几乎想大吼一声,一群吃干饭的小白脸!

    唔,不过话说其中有个白人男子长得还真不错……隔着满脸血糊也能看出轮廓分明……

    啊对了,想起自己现在也这个模样,我连忙僵硬地抬手,在脸上使劲蹭蹭,然后照照随处可见的玻璃窗,恩,干净了许多,看上去总算没那么吓人了。

    于是一边继续顺着走廊游逛,一边仔细回想生化危机一的剧:我现在应该是在太阳伞公司的地下研究所里,因为病毒泄露,红后封闭了整座楼并杀死了所有人,保护伞公司于是派了一队人前来调查原因,主角丽丝被迫也进来了,而且……环顾四周,我一脸纠结地看着在一片死寂的环境中,慢慢爬起来的各种造型的丧尸……好吧,看样子剧正进展在他们关闭了红后,丧尸们开始活动的时候。

    想了想,我决定还是先跟随他们出城再说,记忆中不久后浣熊市就要遭遇核清洗,我可不想这么早就灰飞烟灭。

    唔,就是不知道现在他们在哪里……我抱着头冥思苦想这部电影的细节,好像记得剧中他们关闭红后之后返回了B餐厅,紧接着被迫又返回主控室。不管了,先去主控制室再说吧。

    调动体主人的记忆查看线路,离我这里的实验室倒不是太远,正往过道走的时候,忽然瞄见不远处的电梯好像开始正常运转了,我顿时激动了,这个电梯是通往B餐厅的,那里有楼梯可以直接通往控制室。于是我吧嗒吧嗒地过去按下了电梯键,等待电梯到来。

    在此过程中无数有碍观瞻的丧尸从我旁边摇晃而过,有被水泡的发白发胀的,有七窍流血的……总之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刚开始和它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心里还是不自会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毕竟我内里还是人类啊,这么个恐怖的东西靠近自己,本能地就想躲避,可是刚一动,光滑可比玻璃的电梯门就倒映出我现在的模样,惨白的死人脸,没有焦距的瞳仁……

    我又万分淡定了,虚个毛线,咱都是这样的东西!

    于是淡定地站着等电梯,顺便近距离观察这些丧尸童鞋。在此过程中,我发现,丧尸好像是凭着灵敏的嗅觉和听力,以及视力来分辨物体是否可食。我使劲嗅了嗅,发觉我什么味道也闻不到。我纠结又疑惑,是我这鼻子有问题么?还是说丧尸只能闻得到人的味道?

    “叮”的一声,在这个死寂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的突兀和刺耳,我回过飘到不知道哪个爪哇星球上的神来,看着面前的电梯门徐徐打开--

    下一秒,我彻底僵硬住了。

    电梯内,全部是浑是血的丧尸,他们静静伫立着,塞满了整个电梯,此时全部面无表地抬起头来,用死气沉沉的眼睛看着我,我嘴角抽搐,可惜这个丧尸体面瘫,我估计我现在在他们眼中也是一脸面无表……

    而咱现在正要体验与丧尸共乘电梯的**经历!

    我忍住拔腿狂奔的冲动,内心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一千万遍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我们是同类,它们不会对我有兴趣的,我不安全谁安全!

    然后,缓缓地,踏前一步,走入了电梯内。

    电梯门阖上,不知道谁活着的时候按的,全部楼层都有停,我把视线从血迹遍布的键上离开,左边瞄瞄,是个耳朵眼珠子都掉在外面的大叔,右边瞥瞥,是个断了只手臂的年轻女人,电梯里空间有限,他们的肩膀都紧紧靠着我,我其实没有任何温度的感觉,可是一想到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丧尸……还有电梯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一片死寂,但我知道我后站了不下二十个丧尸,他们全都散发出一种“吃……好想吃”的恐怖气场将我紧紧围绕,而我明明清楚知道现在这个体也是丧尸,已经没有人类的正常功能了,还是觉得,寒毛都立起来了有木有!心跳一百八了有木有!呜哇好可怕我要回家啊啊!

    电梯依然在一层一层的停,每一次,电梯门徐徐打开后,外面游的各种造型的丧尸们听见声音,便缓缓看过来,似乎因为电梯挤不下人了,倒是没有再进来,于是门内门外,寂静无声,彼此默默互相深凝望……直到电梯门自动关上,再到下一层……

    这简直就是达到了顶级恐怖片的可怕程度啊啊啊!我抚着没有心跳的口,深切表示,具有人类芯子的丧尸妹子,鸭梨好大好想去死一死!/(ㄒoㄒ)/~~

    这短暂的两分钟,简直是一个世纪般的漫长。等到终于到了B餐厅所在的楼层,我长舒了口气,自己都觉得忍耐力提升了不少,至少下次就是让我和一个连的丧尸在一起就算是要跳no body,我也可以面不改色了……

重要声明:小说《(综恐)我不是丧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