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雨(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第八十七章 翻手为云覆手雨(三)

    陈岩与陆达狐疑地向范仲淹望去,不明白他笑什么。

    陆达还好些,这些子见惯了陈越在他们这群人中谈笑风生,他年轻时子也有些浮浪,年岁渐长之后才定下心来,但还是喜欢玩笑打趣,倒是颇为喜欢陈越的子。

    陈岩却是除了在陈家那次之外第一次见到陈越与他们这一辈的人交谈,虽然之前也听说过陈越最近经常出入官衙,但他对家中的说辞是与衙中官员相识,陈岩本人又忙于饥荒之事,此事非但关乎杭州百万百姓生计,陈家的根基也在杭州,万一处置不当是有伤筋动骨之虞的,自然没有心思再去管教家中小辈之事。

    范仲淹平复下笑意,问道:“远山,溪山,你二人来我这里可是有事?”

    陈岩瞪了边的陈越一眼,回头对范仲淹道:“常平仓外又有数百百姓遭人煽动冲击粮仓,我二人恰巧路过,见事态严峻,特来商量办法。”

    范仲淹彻底敛去笑意,皱眉哼了一声,道:“又是粮行兴风作浪,若此时开仓不出半月存粮便要告罄,到时怕是他们将粮价抬到十贯一石也治不得他们了,说不得府衙还要倚仗他们!”

    陆达瞟了眼陈越,见他低头敛眉躬站在陈岩边,咳嗽一声,道:“不知先前所议之事可准备妥当了?”

    “哦?原来希文公鱼远山先前便已有了定计?”陈岩疑惑地问道,之前他们商议事的时候并未邀他参与。只有与粮行牵涉不广的四五位杭州豪绅宿老知道,倒不是他不够格,而是有陈越参与其中,怕请了他来议事陈越放不开手脚,陈越没有提议都往往别出心裁又让他们能觉得行之有效,只好委屈了他的祖父。

    范仲淹起道:“早先都已商量妥当,今便只等你家小儿的一句口信罢了。今便去挖了那粮行的根基!”

    范仲淹经历“庆历新政”之事后又连遭贬斥,本来是有些心灰意冷,处事也不似原先那般雷厉风行。但事关无数百姓生计,粮行又在此节骨眼上为谋私利不顾百姓死活,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他脾气再好也再容不得粮行为非作歹,陈越的做法虽然狠厉,但也颇合他的心意。

    陈岩没有在意范仲淹等人议事时没有叫他,毕竟致仕后留在杭州的前高官也不止他一个,资历比他老的也不少,只是由于世代为官又风评不差的关系他的地位相对较高罢了,但他绝对不会想到之所以没有叫上他议事的原因是因为要“照顾”他孙子的面子而已。听说范仲淹已经有了办法,不心怀大畅,突然却又是一顿:“我家小儿?”转头看了眼陈越,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指着他道:“说的是他?”

    范仲淹还没说话。陆达已经哈哈笑道:“正是你家尚文小儿!先前那劳什子‘广厦营’之事便是他弄出来的,苍德那和尚召集寺庙开工赈济百姓之事也是他穿针引线,听说还被你这孙儿当小辈教训了一顿,我便跟他说想要在这小子面前端起长辈的架子除非将你叫上,哈哈哈。”

    陈岩闻言哑然。蓄着胡子的嘴微微张着,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后的陈越:“此事当真?”

    “骗你作甚?”

    陈岩却是还有些不太相信,转头向范仲淹望去,见范仲淹也是含笑点了点头,又转回头看向陈越。

    陈越心中大骂陆达这老儿过河拆桥,见陈岩望过来。赶紧一脸谦恭地道:“陆丈又拿我取乐了,无非是几位官人出的主意,我居中跑腿罢了,苍德大师那里也不过是晓之以动之以理而已,做小辈的岂敢不守礼仪?祖父教我的话我可是一不敢或忘。”

    开玩笑,天地君亲师,礼义廉耻信,犯了一样回去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陈岩狐疑地看了看陈越,又看了看陆达与范仲淹,按理说陆达不至于会与范仲淹故意来骗自己,但那“广厦营”如今弄得卓有成效,杭州十数家寺院也同时开工,雇佣民役达数千人,由官府引导的小商贩也在工地附近形成一个个颇具规模的小集市,一下便解决万余灾民的生计。要他相信是自家一个从前只知吃喝玩乐最近才刚刚改邪归正的孙儿做的,他又怎么可能相信,更何况范仲淹信誓坦坦地说今便要去挖了粮行的根基,显然已经筹备妥当,以他的份地位也不会在这种地方信口开河,又如何可能是自己这个孙子的计策了?

    陈岩皱眉向陈越问道:“你不是说来府衙是与衙中官员相识?”

    陈越依旧敛眉垂首,瞟了眼范仲淹:“范公亦是朝中官员呐……”

    “你……”陈岩瞪了陈越一眼,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小子先前确实说的是与衙中官员相识,大家都以为是府衙里的小官,搞不好还是小吏,谁能想到会是范仲淹?

    “先前在门外时听尚文说有个筹钱的法子,不如现在便说与我等听一听罢。”陆达先前看这爷孙俩的表看的正有趣,被陈越偷偷瞪了几眼,想了想还是捏着鼻子给他解围算了,免得陈岩不在时又来挤兑自己。

    “嗯,刚才思虑有所不周,待回家后再说与祖父与大人听听再说。”陈越恭恭敬敬地说道。

    “你……”陆达瞪了陈越一眼,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范仲淹笑道:“尚文便在此说了吧,稍后便要去粮行,之后难免引起震,虽说已经计较妥当,但说不得也会乱上一阵子,早些告诉我等,待会也心里也会更有底气。

    陈岩也道:“便在此处说与我等听听。”他现在心中还是有些狐疑,忍不住也想早些听听自家孙儿的计策,是否真如陆达所说,还是他们有意夸赞。

    陈越没有办法,挠了挠脑袋,道:“书中曾说:‘先以不可胜在己,再以可胜在敌。’又说‘一力降十会’……”

    “好了,”陈岩挥了挥手,“少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直接说正题。”

    陈越心中翻了个白眼,不是你在家里要我说话都引经据典的吗,清了清嗓子掩饰一下尴尬,轻声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计策,不过我能防天花。”

    声音不大,却如炸雷响在堂中每个人的耳边,三人都愕然望向陈越,脸上表用惊骇来形容都毫不为过,目瞪口呆的动也不动。

    陈越摸了把自己的脸:“脸上有脏东西?”

    被陈越一言惊醒,三人才纷纷反应过来:“什么?!”

    “休得胡言!”

    “年纪大了有点耳背,你再说一遍?”

    陈越知道天花在这个时代非常难治,但在后世人人都知道最原始的防治方法,没有想到三人有这么大反应,错愕半晌后才重复了一遍,“我能防天花啊……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