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少年一世能狂(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先前是邱芸的婢女香兰去找到的陈越,但是陈立夫妇并没有亲自过去二房之中,毕竟算是人家家事,他们也不好插手去管。陈越不愿父母担心,过去叙事时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遍,便回去自己房中。

    回去时发现除了纤儿之外,陈恩、罗良也都在里面候着他,诧异地道:“你们怎么来了?”

    陈恩回道:“西子楼那边我让三娘先盯着,少爷急着回来我心里毕竟放心不下,将事吩咐妥当便过来看看,罗哥儿倒是比我到的早。”

    “早上碰到香兰时看她的样子不太放心,回铺子里也不缺我一个人手,再说那边还有龚鹏远在,我便先过来这边看看出了何事。”

    陈越愣了一愣,才想起来鹏远是龚富当初自己取的表字,看来罗良龚富两人当上了掌柜,也开始注意自己的份,竟然都开始互称表字了。

    他笑了笑,摆手道:“也没有什么大事,许是二伯那边听到了花露的风声,也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你们今后行事都注意一点,法光你最近也少来我这里,有事让三娘过来找纤儿便可。”

    罗良有些担心的道:“那这花露……”

    “下个月要出的两种新样式也照原先定好的做便是,另外家中的那处偏院倒是用不了多久了,明你们去寻个合适的地方来,再找两个护院看着,不要让闲杂人等随意接近便可。这玩意又不是偷又不是抢的,官衙那边打点好。还怕有人来惦念?”陈越倒是不太担心,自己的产业好歹也算是陈家的,想必陈卞也分的清是非,不至于做那损人不利己的事。若是只在自己家中关起门来解决。上头还有租赋与自己父亲,明着抢也是不可能,倒是没什么好怕的。唯一要担心的就是消息漏出去,引来官府的“和买”,到时候说不得又是一幢麻烦。

    和买本来也是一件好事,官府向商户才买一应所需,并且还会预支和买本钱。但到了如今,和买的意义早已变质。采购钱物甚至能低到只有市价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利润稍薄一点的东西碰上摊牌下来的和买,商户往往便苦不堪言,倾家产的都所在多有。除了正常所需之外,也成了某些官员鱼百姓的工具。

    罗良应声称是,如今他已不再会去怀疑陈越的决定,更多的只是请示。

    陈恩心头还有些疑惑:“那过些子西子楼开业时少爷过不过来?若是有人探究起酒楼背后的东家,该用个什么说辞?”

    “开张那天我便步过去了。今后嘛迟早也是有机会过来玩一玩的,毕竟我也还是个纨绔子弟不是?到时陈掌柜可是要给我算便宜些。”陈越笑道。

    陈恩见他还有心开玩笑,便凑趣道:“抹掉零头如何,不能再便宜了。不然东家可要找我算账。”

    龚富与纤儿也笑了起来,陈越又说道:“有人问你东家是谁时。无论来人是什么份,你就闭口不提便是。越让人觉得神秘别人就越肯往楼里钻,若当真与人说是个不到二十岁的纨绔子弟,信不信还是两说,就算信了,也没的看轻了这酒楼。”

    陈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说道:“前些子与裴押司吃酒时,听说那郑善还关在牢里,之前郑家还没有要捞他出来的意思,只是最近好像又着人托了关系,不知少爷知不知道这件事?”

    陈越摇头道:“倒是没去关心过这场官司,”皱了皱眉头,“也罢,先由得他们去折腾,这郑善要是不做成别的大案来判,仅为伤人便最多不过关上五六十,你且安下心来,待西子楼的事做好了,不要陈家这边出手,便是你也能将他压死,总归是有机会报仇的。”

    宋代刑法规定伤人者最多不过“限六十”,也就是关上两个月的时间,若是杀人才能重判,要是郑家出手,甚至不用替他歪曲事实,只要将事限定在此案上便对郑善造成不了太大的影响,无非是名声上难听些,乃至多花一些钱财。

    “嗯,少爷放心,我自然会有分寸,绝不会坏了少爷的大事。”

    陈越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大事不大事的,还记得我从前给你们说的那些话?如今不过是‘创业’阶段罢了,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生在这世上走一回,总要搅点风浪出来。不过现在要韬光养晦是没错的。”

    陈恩与龚富闻言互望一眼,虽然陈越的话说的平平淡淡,但若是被寻常人听见,大概会说一句“小子狂妄”,不过他们心中却是波澜起伏,在他们眼里陈越是有这个底气说这句话的。想来也是,文才见识气度手段皆是不凡,要想自家这位少爷偏安一隅也是不可能的事,有些人生来就是要迎风弄潮的。

    “少爷,该做功课了。”

    纤儿一句话差点没把两人呛到,刚刚他们还心怀壮阔,充满着对将来的憧憬,没想到被这小丫头一句话就拉回到现实。是啊,自家这位少爷才是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相比起来自己这些年算是都活到狗上去了。

    “少爷,再不做功课回头老爷又要罚你抄书,可怨不得我没提醒你。”

    陈越也有些头疼,前世他做了十几年的作业,好不容易熬出头拥有自己的一份事业,没想到来到宋朝,还是免不了继续“做作业”的命运,而且还都是看一些文言典籍写一些相应的策论诗词,如今习惯了还好一些,开始的时候真是头都要看炸了。

    无奈的端起茶示意送客,陈恩与罗良就退了出去。

    纤儿替他把笔墨准备好,陈越叹了口气,就乖乖坐到书桌前做起陈立安排下来的课业。(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