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少年一世能狂(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陈越与母亲邱芸的婢女一同快步往家走去,一边不忘打探一点消息,问道:“你是叫做香兰?家出了何事怎的早上刚刚禀明大人才出的门,现在就让你来唤我了?”

    “回少爷,正是奴家,”香兰材算是高挑,但是跟在陈越后疾走还是有些吃力,喘着气道:“是二老爷回来了……”

    “二伯回来……却是理应先回去一趟,但也用不上这么急吧。”陈越狐疑地问道。

    “出来时听说二老爷正在大发雷霆,将二房人都训了一顿,连二哥儿都差点被打了。还有……听说二老爷这次是专程为了少爷你回来的……”

    “这……将二房的人都训了一顿,还专程为了我回来?这是苦计还是八卦阵?”陈越仔细回忆了一下关于二伯陈卞的记忆,印象里由于他大多时间都在外经商,回陈家大院的时间不多,接触的也便有些少,听闻倒是蛮有手段,一个人撑起陈家偌大的产业,陈家平rì里除了田地租赋之外便主要靠他手的商行来维持开支。

    “你出来时可听过其他的事,祖父可有说过什么?”

    香兰边走边摇头道:“不曾再听说别的事了,今rì早间少爷出门不久二老爷便到了家,随后传出一些风声来,还不及细细打听我等便都被遣了出来来寻少爷。”

    “也罢,回去走一步看一步吧。对了,你是如何寻到这边来的?”

    “路上碰到以前在家做工的罗哥儿,现在已经是福记的掌柜了,是他提醒奴家过来的。”

    “嗯,那个……咳咳,刚才只是随xìng走了走,”陈越故意伸手指了指远处的花船,故作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势道:“回去后莫与人说我来过这边,只说是在湖边观景便可。”虽然刚才他在西子楼上做什么香兰不会知道,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今后西子楼若是真的做大,又被传出在西子楼还未开业之时自己便在其与其掌柜交谈,难保不会被人看出什么。

    香兰扭头看去,她已是经了人事的,明白那里是处什么地方,也知道陈越从前的德xìng,以为陈越是这段时间足憋坏了,一早起来便是去了那等烟花之地。俏脸一红,又转头看了一眼两人后都快要小跑才跟的上的纤儿,心想这么水灵灵的丫头还是遂不了自家这位少爷的意,嘴角不自觉的勾一丝微笑,道:“少爷放心便是,奴家自也不会回去乱嚼舌根。”

    陈越看她的神也猜到她在想些什么,又不好当面否认什么,尴尬地自顾自低头走路。

    ===============================================================================================================================================================================

    陈府之,陈卞脸sèyīn沉如水,冰冷的眼神从面前二房人上一个个扫过去,吓得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融香你给我出来,上个月借五哥之名强抢民女之事是怎么回事?”

    陈越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他是刚刚赶回来的,对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甚了了,但陈卞回到陈府已有小半rì光景,却仅仅只是发了一顿火,等他到家之后才开始追责,倒是在他面前将姿态做的十足,也不知道到底是有何打算。不过上月秦婵之事陈越没有与家说过,连自己父母都不知道此事,陈卞在外地,却能得到消息,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融香战战兢兢走出两步,显然陈卞在家威信甚著,吓得脸sè有些发白,肩膀抖的厉害,啜喏着不敢说话。

    “说!”陈卞声sè俱厉,挥手将桌上的青瓷茶杯狠狠摔在地上,碎瓷与茶汤溅出一捧水花。

    融香眼圈微红,整个子都抖了起来,只是抬头望了眼郑氏,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却是撑着不肯说一句话。

    众人都低头敛目不敢出声,陈卞怒目而视,场一瞬间沉默下去。

    陈越咳嗽了一声,出声道:“二伯息怒,许是融香鬼迷了心窍,便放过它这一回吧。”不是陈越心慈手软,只是如今他气候未成,在这里的除了二房人又只有他一个小辈在,若是让陈卞掌握了主动,追究起责任来到时候如何处置他可就插不上话了,他如今还看不透这个二伯到底是什么心思,万一最后是名义上罚的重,实际上阕让她轻轻摘过,今后也便不好再为此事发作了。

    陈卞哼了一声,缓了缓神sè,对陈越道:“我知五哥心xìng纯良,不过今rì之事不必替这婢求,我必不饶她!”

    陈越这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陈卞看了眼陈越的表,微微皱了皱眉头,郑氏却在一旁开了口:

    “官人,融香不过是受人指使,何必重罚?依奴家看来,待找出幕后主使再说不迟。”

    陈越听了心冷笑一声,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这郑氏确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连自家夫君打的什么主意都猜不透,这句话一出口,想必陈卞的脸sè会比刚才更难看吧。

    果然,陈卞愤然拍一掌拍在桌沿上,但说出的话却让陈越大吃一惊。

    “你做的好事当我不知?”

    “你们母子可是要效那壬女象傲之事?”

    此话一出,在场能听懂陈卞话之意的人都不变了颜sè。

    ===============================================================================================================================================================================

    感谢平凡的象狗,蛋疼菊紧男的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