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众人见陈越没有在意,尴尬的气氛稍稍缓解了一点,邱芸不理旁的韩七娘,问道:“尚文带了什么好东西来,快给我等瞧瞧。[]”

    韩东也道:“这几天气有些冷,怕是家中众人都受了凉,贤侄既然带了好东西那就拿出来试试?“

    陈越从怀中拿出六七个小瓶子递给韩东,由韩东分给众人,由于规模与成本的问题,包装的瓶子暂时还没能订做出打上标识的样式,只在瓶口裹着丝布的塞子上由他亲手提了”西子“两个字,算作临时的品牌标志。

    瓶颇为精致小巧,通体莹润透白,仅仅将几个瓶子拿出来,便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清香。

    本来收礼之人当众打开礼物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不过陈越先前说的功效特别,众人见他也不甚在意,也就纷纷迫不及待打开见识一番。

    韩东与韩兆韩浩三父子本来就没生什么病,这时打开瓶塞闻了闻,立时就装模作样地连连夸赞说这个东西有奇效,“一闻之下连风寒都好了。”

    花露水自然不可能真有这样的功效,陈越也懒得拆穿他们,免费的广告还不用负责自然乐得享用。[]不过看他们与韩浩先前一样,着舌头颇为想尝一尝的感觉,不由心下感叹,实在不行还能把着玩意做成饮料来卖,想来也能卖的不错。

    邱芸打开瓶塞仔细闻了闻,不似韩东父子三人一般心不在焉,倒是真心有些喜欢其中的香味,笑着问道:“尚文带来的这是何物,如何用法?”

    陈越一听做广告的机会又来了,赶紧将用**效又细细说了一通,直说的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样子,唬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邱芸闻言就依言在自己上滴了几滴,清新的味道立时扩散开来,原本就清香四溢的屋子里香味立时又浓了几分,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使得她欢喜不已。

    韩七娘心里也甚是喜欢这种“花露”,若是别人的也就罢了,说不得就当场拿出来试试,只是陈越与她的关系非同一般,纵然平蛮一些,此时也没好意思当众打开他的礼物,只能幽怨地望着自家母亲,心中早将陈越骂了百八十遍,这时候了也不知道与她说上两句好话,不然可叫她女儿家家的怎么下台。

    陈越看着韩七娘的样子心中也能猜个大概,他早有准备,就是想多看看她委屈的样子,笑呵呵的就是不找她说话。[WWw.YZUU点com]

    谁知道就在他没注意的当口,韩家其他几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了对眼神,

    “尚文,我去后院再试试这花露。”

    “呃,好。”

    “贤侄我还有点事,就先过去了,大郎你也与我同去。”

    “是,大人。”

    “呃,好……”

    还算是韩浩有点良心,过来拍了拍陈越肩膀,给了一个“保重”的眼神,没有多说也一起去了。

    几个主人一走,旁边侍应的婢女们似乎都没看到韩七娘一般,都直接跟了出去。

    “你们……”韩七娘反应过来,气得跺了跺脚,想要追出去,又有些迈不动步子。

    陈越愕然地看着这一家人,有转头看向韩七娘,见她俏丽的脸上一直红到脖子根,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呃,七娘你没事吧。”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话问出来别人没事也得“有事”啊,赶紧接着道:“在下这里特意为七娘准备了一瓶花露,和他们的都不一样,香味素雅清单,最适合七娘这般的大家闺秀……”

    韩七娘虽然平时泼辣一些,从小到大却也没与不是自家的男子单独相处过,又明白陈越十有**就是她未来的夫婿,一时倒也有些羞涩起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偏过头蚊吟般地“嗯”了一声。

    陈越没有听清她说什么,问道:“七娘你刚才说什么?”

    韩七娘以为他故意要看自己笑话,心下暗恼,稍稍恢复了一点原来的脾气,俏目瞪了一眼:“莫喊我七娘,那都是家里人叫的,你与我非亲非故,人家也是有名字的。”

    古时女子大多都没有名字,嫁人之后从夫姓,例如:陈韩氏、张李氏,陈越之前一直以为韩七娘没起名,就依着众人一般叫她,也没想到女生变脸这般快,刚才还羞答答的模样,现在就横眉怒目,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挠了挠脑袋道:“这个……在下实在不知,烦请七娘告知。”

    “初瑶……”亲口说出自己的闺名在古时算是有些羞人的事,韩七娘也不全委了生气的缘故,只是觉得若当真要嫁给面前这人,总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姓名才好。

    “嗯,好名字,我记下了,不过还是七娘叫着亲,以后还是叫你七娘的好。”陈越笑嘻嘻地道。

    “你……”见被说破心事,韩七娘又羞又气,实在没法将面前这个嬉皮笑脸的陈越与东华寺中正气凛然的样子联系起来。

    “来,七娘试试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花露,这东西可是天下只此一份,以后也就只给你做。”陈越适时拿出怀中配的清淡些的花露水,顺便用了点后世最烂大街的甜言蜜语。

    韩七娘到底是未出阁的女孩子,听了陈越的话刚刚平复下来的脸又腾地红了起来:“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儿,也不知从前对多少女子说过。”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陈越看着对面似羞似嗔的模样,递东西时两手不经意地擦过,感受到对方滑如凝脂的纤手,又是男女独处的室中,到底也是年轻力盛的男人,来到这个时代又一直“守如玉”,心中痒痒的厉害,不过也无可奈何。

    ===================================================================================================================

    今天要回家,等下去赶火车,先就这点吧,晚上要是来得及我尽量再码一章出来,好殆今天不断网~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