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何须张扬天下知(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元宵的最后一天,街市上的人并不比元宵刚开始时稍少一些,无论是市井百姓还是文人士子,在有时间的况下都会出来享受这个一年一度的上元佳节最后的闹。[]

    陈越带着罗良和龚富在坊市间闲闲地逛着,不时回头与后两人笑着说上几句话,这种拉近双方感的方式是每个合格老板的必修课,他用起来得心应手,并没有半点费力的感觉。

    对于今天晚上的酒宴,陈越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虽说自家祖父如此重视的客人总会有些来头,但他前世见过的世面远比这样大的多的也不胜枚举,况且晚上做的又是炒菜,在这个杭州城中他作为炒菜的“祖师爷”,这炒菜做的好不好,标准可是他定的,只要不是手抖打翻盐罐子,想来也不至出什么问题。

    一路上看到品相不错的菜他便买下来,后两人自然会上前为他拎好,他也乐得轻松,这种事倒是没必要自己来做,拉近关系的同时也不能没了主仆关系不是。

    待到接近中午时分,陈越带着两人找了家门面颇为不错的酒楼吃午饭,算是两人归入自己手下的第一次福利。

    进了门后见大堂里倒是颇为宽敞,只是好地方大多被人挑了,便让小二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便让两人自己去点菜,今总要让他们吃的尽兴。

    罗良和龚富平里是没什么机会到这等酒楼中来吃饭的,忍不住都有些兴奋,左顾右盼地特地跑去看看有没时鲜菜色。【叶*子】【悠*悠】

    “罗二哥!龚三哥!今倒是巧了,你二人也来之利吃食?”

    两人转头看去,临窗的一桌上坐着五六人,其中一个材高大的汉子正挥着手喊他们,原来是住在罗良家旁边的郝力,与两人都是相熟的。

    罗良见是熟人,笑着招呼道:“你这田舍郎今怎的也有钱上这等酒家喝酒?”

    田舍郎便是古时“农民”的意思,于后世骂人“乡巴佬”也差不了多少意思,不过两人平关系不错,这时也算是打趣的玩笑话,郝力也不着恼,走到两人旁转头对自己一桌人介绍道:“他们都是在南丰巷陈家做活的。”

    又指着旁边一一人道:“此是我家丁管事,今是他做东。”两人听了连忙向他行礼,那丁管事也笑着点头致意:“既然都是相熟的,不如坐过来一同吃吧。”

    龚富道:“多谢丁管事好意了,只是今是我家少爷请我们两人吃酒,他还在那边等着呢。”

    郝力没等丁业开口便抢先问道:“是你家哪个少爷?”

    “是五哥儿,喏,就坐在那边。”龚富向陈越的方向指了一指。

    郝力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笑道:“便是前给你讲那岳将军事的陈家五哥,这两可还有接着讲?秦桧那贼杀才真真是可恶。”

    罗良龚富两人那听完陈越说的故事后自然也免不了出去显摆一番,这时候娱乐活动贫乏,一伙人熟人坐下来摆龙门阵便是常见的消遣,郝力之前听他们说过一次。【叶*子】【悠*悠】

    龚富听他这一说翻了个白眼:“岳将军都被秦桧杀了,哪还有后文,昨讲的是三国的故事。”仿佛完全忘了自己当也是求着想继续听下文的。

    郝力微微有些失望,正想开口,邻桌一人不冷不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那陈尚文这几是抄不到别的诗词了吗?几次文会邀约都不敢出来,原来是在家中做说书先生。”

    再旁边一桌也有人道:“只怕是说书先生的段子也抄完了,弄了个什么将军的故事来愚弄下人,现在说不下去了,又拿了三国里的故事来炒冷饭。”

    几人循声看过去,那边几桌各自坐了七八人,都是学子的打扮。

    丁管事便是那临湖苑中的前院管事丁业,他倒是能认得出其中小半人,那来西湖文会捣乱的程伯伦便在其中,自家与那边有了不快,他也没必要起来行礼,皱着眉头低头喝酒。

    罗良和龚富不认得对方是什么人,怒目瞪过去,龚富指着他们道:“你们是何人。竟敢如此污蔑我家少爷!”

    先前当先出声的那名学子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声道:“哼,我等吴山学子在此小聚,便是天下万事都可论得,怎么就说不得你家那位了?”

    “便是如此,若是不服,你叫陈尚文过来自己说与我等听,你就说吴山汤峪湖就在这里等他指点。”

    旁边立时又有几人叫嚣起来,各自报出名号,扬言要陈越过来一试高低。

    正月十五晚,吴山文会的程伯伦带着几篇同门诗词前去西湖文会“踢馆”被陈越一首词横扫的事这几传得沸沸扬扬,可以说使得这些人颜面扫地,自然免不了怀恨在心,若是李安等人做的他们也无话可说,可是以陈越从前的名声,他们又如何接受的了?

    汤峪湖道:“就算陈尚文不屑与我等多言诗词,但能给家仆说三国之事,便过来指点一番汉末史料让我等开开眼也是好的嘛。”

    郑安也在这群人中,此时也出声道:“汤兄何必说的如此客气,那陈尚文想必是没词可抄了,这几我们递了多少帖子过去,他可有一次敢出来?”

    罗良有些听不下去,他昨可是刚刚听过“大江东去”的,对自家少爷早没了一丝怀疑,怒道:“我家少爷自是怀大才,只是不愿与你说罢了!”

    “哈哈!”

    “怀大才又不愿说出来,笑煞人了。”

    “哈哈哈,好一个不愿说出来的怀大才。”

    一众学子仿佛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几桌人都哄笑起来,引得堂中众人人人侧目,纷纷过来打听出了何事。

    郝力连忙在一边拉了拉罗良衣角,轻声道:“罗二哥莫冲动。”

    丁业也不愿看那边人的嘴脸,顿了顿筷子,抬头出言道:“你家少爷就算作得好词,但想要再作出一首‘东风夜放花千树’也非易事,万一闹的大了他被得没法,拿出的词又没有先前的水平,这抄袭之名便是坐定了啊。”

    他作为外人肯当众说出这番话已经算是相当好意的提醒,罗良稍稍冷静下来,转过就要走开。

    郑安又冷声道:“我等与两个下人说什么,没的掉了份,只怕这时候那陈尚文人都已溜走了,我郑安便把话放在这里,他一不敢出来,我便一认定他的诗词都是抄的!”

    罗良再也忍受不住,指着郑安就骂:“直娘贼!你……”

    “啧,恼羞成怒还是做贼心虚?哈哈!”郑安也不在意,对方反正也不敢上来跟自己动手,倒是他们越生气能对自己更有利,上次他已经吃过一次被陈越激怒的亏了,这时候便想到要以其人之道还施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龚富的心到底是差了一筹,他又不善与人争辩,急之下一口气就将那首《念奴》往外念,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

    先更了,今天还有,感谢耿小强子的再次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