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敢问万钱值几何(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陈越对酿出来的酒要求不高,酒曲是前几天他自己就做好的,今天大致查看了一下酒坊中的事物,要做的昨天大多都已经做好,今天的工作并不多,只要静待过几天出酒就好。[WWw.YZUU点com]

    罗良、龚富两人过来主要是让他们熟悉一下进本的做法,等到一切都熟悉以后他就能做个甩手掌柜了。

    差不多做完这里的活计,纤儿去给一人倒了杯水过来,然后三人都去搬来小马扎坐好,眼巴巴地望着陈越。

    “你们这是……哦,今天就说两个三国的段子吧。”陈越反应过来,坐在纤儿早就给他准备好的凳子上。

    《三国志》在西晋时便已出现,在宋代其实已经有相当广的流传,各种演义传说的段子非常受欢迎,但是罗良两人都听的多了,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不说岳将军的故事了?”

    陈越摇头道:“岳将军都被秦桧砍了头,还如何说下去?”

    看着三人颇为失望的眼神,他微微笑了笑,岳飞的事迹之所以能被万人称颂,不得不说悲的结局也使得这个人物形象更为丰满高大,至于更改结局这种事他是不会去做的,不论真实历史上的岳飞到底是因为佣兵过重,还是武将干涉立储,抑或真是“迎回二圣”的口号,他都不想那段历史再度发生,让这个悲剧扩散开来,流传下去,历史总会发生改变,反正无论如何变化,至少总不会比原先的那段更让人扼腕了。

    “何必叹气?大不了过两天我写个话本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寻个认识字的读给你们听便好。[]”陈越安慰了一句,花点力气也好,总比口口相传靠谱。

    “今讲的故事也有意思,嗯,就从桃园三结义开始……”

    虽然很想岳飞能活过来,但是少爷讲了三国的故事他也愿意听下去,没多久他们就发现,这些故事与市面上的大多不同,有许多段子都是他们从前没有听过的,不自觉地也就听入了迷。

    陈越到底也不是专业人士,《三国演义》他也只能记住那些有名的桥段,就是这些桥段里设计到的许多人名地名他也记不清楚。

    不过没关系,这里没有人看过原本,听众也都是听着话本故事长大的,不会去认真考据具体的细节,所以不少内容除了罗贯中的演绎外还得加上他的“再加工”。

    大概跳着说到诸葛亮三气周瑜时,罗良龚富都快意地笑起来,纤儿却皱着眉头道:“周瑜死了,那小乔怎么办?”

    看来女人的思维果然与男人不同啊,陈越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其实刚才说的大多都是话本一类的故事罢了,真正的周瑜可是个名副其实的人才,记得有首词是这么说的,”陈越回忆了一下,然后才说道:“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那少爷为何要将他说的那么不堪……”纤儿仿佛自己受了委屈,小嘴翘得老高,“那小乔真可怜。”

    陈越一拍脑袋,真不知道这小丫头的逻辑是怎么绕的,也不知该怎么回她好。[WWw.YZUU点com]

    幸好罗良接了一句:“少爷这是何词?只这几句听来是便极好的,怎么以前都没听过?”

    他和龚富虽然字识得不多,但是平里听词唱曲的机会却也有一些,不说偶尔出去吃酒时听人唱的,便是这几年在陈家做工听到宴客时歌女唱曲的机会就不会少。

    “这是首念奴,还未有其他人看过。”这首《赤壁怀古》是苏轼乌台诗案之后才作的,具体的年份陈越记不清,但是中间隔了两个皇帝,想必现在苏轼还小,只得含糊过去。

    三人只当是他又作了新词,也没多问作着是谁。

    纤儿一听少爷又出了新作,好奇起来,也不担心小乔的苦难了,眨巴着水灵的一双大眼:“少爷,那全词是怎么样的,你说与我们听听可好?”

    陈越摇了摇头,虽说自抄的第一首词不小心传开来后,他也就死猪不怕开水烫了,现在该用的地方他也不会假清高的憋住不用,毕竟这也算是他穿越过来获得的优势之一。

    但现在外面已经有了一些风言风语,说他之前做的诗词是窃的别人的,万一再传出一首去,势必引起的关注会更大,现在还是低调些的好。

    不过纤儿三人依旧不依不挠,他们可是见识过陈越的“文采“的,这时好奇心起来怎肯放过。

    宋人本来就酷诗词,无非平民百姓还是王公大员,谈诗论词一直是一种风尚,就连市井中未开蒙的小儿不少也能唱出两句诗词来。

    罗良龚富从小没读过什么书,若是能够第一时间听到这位五少爷的词作沾沾光,他们这辈子都能有吹嘘的本钱,今后在一同做工的众人门前气势上都能高上一头,听说元宵当晚那开关铺摊子的摊主这两生意可是好了几倍的!

    “少爷,您就说出来给我等见识见识吧。”

    “是啊少爷,也给我等没读过书的开开眼。”

    “少爷你现在说与我们听,我们以后天天来给你打下手。”

    “昨晚上赏的五斤炭我去拿来还与少爷,就让我们听一听新作的词便好。”

    “我把家中的两斤也一同拿来……”

    陈越被他们纠缠的没办法,开口道:“要我说与你们听也不是不行,你们须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少爷你尽管说便是。”

    “是啊,少爷你说。”

    陈越伸出一根手指:“一是随便听一听便好,不得出去外面说道。”

    罗良二人虽然对于不能立刻拿出去炫耀有些失望,不过当下听了也不吃亏,好词总是会拿出来给人品鉴的,大不了多等些时,便都与纤儿一起点头答应。

    “第二,”陈越转头看着罗良和龚富道:“若是我去向福丈开口要你们过来我这边,你们不得推辞。”这一点却是陈越故意趁机提出来的了,只不过是借机开口,倒不是指望两个没读过书的为了听首好词便能放弃自己的工作。

    罗良和龚富一愣,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犹豫起来。

    按理说自家少爷特意点名要他们,应该是看得起他们才对,但是他们两人都在陈家做了几年工,平里又都勤快,眼见再熬几年资历便能升作管着几个人的小管事,若是当真调过来打下手,这资历可就全都白熬了。

    再说这两他们也搞明白了五少爷是想酿酒,虽然过来干活时两人都颇为用功,但是从心底里他们也不信这个小小的酒坊真能有什么前途,顶多是这位最近声名鹊起的少爷异想天开的游戏之作,到时候若是维持不下去,少爷自然可以拍拍股不管,但他们若再调回去,可就要从头做起了,就算陈福管家念着旧照顾他们,那升管事的顺序也得往后排,仅仅为了听首词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

    今天编辑告诉我,下周上三江推荐,心里实在是有些激动,对于新人新书来说真的不容易,能有今天的成绩都是因为大家的支持,感谢大家,同时也感谢编辑,我继续去码字,争取能有一点存稿,也希望大家周下午两点之后能给本书投出三江票,这个不要钱,每个账号每天都能投一次,顿首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