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四)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为了配合走上前的两人,在后面拖着法光的帮闲又用力抬起脚狠狠地踩到法光的左手手指上,然后用脚跟一碾,在地上转出一道血印,法光的手指指节处甚至已经能看看点点森然白骨。[]

    所谓十指连心,法光痛苦地吼了一声,吼了一声,想要挣扎起来,又被人一脚踢翻到地上。

    一旁那名女子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疯狂地挣扎不休,齐的长发披散开来显得有些狰狞,突然奋力咬了抓住她的那人手一口,后面的人吃痛放开,她就扑到法光的上紧紧抱住,任凭打骂也不肯松手。法光忍痛坐起来,又把那名女子推到后,脸上上血痕累累。

    这时旁边围观的人群几乎都看不下去了,见到场面的惨烈一些女眷都忍不住眼眶微红,不忍目睹。

    陈越眉毛一扬,强忍下怒意,在杭州城中姓陈的大户不少,但是能对凤凰巷陈家说出“可知你挡的是什么人”的人还没有几个,不过他现在若是以势压人就不免落了下乘,也达不到他要的效果。

    “我不知我挡的是何人,更不知与地上的和尚一般又是如何。圣人曾云:‘道其不行矣夫。’为何道之难行?便是有你们这些人倒行于世,”说着陈越昂首踏前一步,“我只知天网恢恢!”

    郑善带来的几个帮闲都是附近街面上算的上号的角色,倒并不是他们不会看周围的势,只是这些人背后没有大的靠山,只能靠着狠厉吃饭,现在可谓是骑虎难下,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若是这时候在一个书生软下去,以后赖以吃饭的名声可就不好说了。[]

    “干你娘的,睁开你狗眼看清楚这里站的是谁!在郑大官人面前还敢说什么‘天网恢恢’?”

    看了眼背后稳稳站着的郑善,在他们眼中郑善已经算是杭州府衙以外一等一的人物,他在这里也不怕衙役捕快会因这事找他们麻烦,其中一个人走出来一巴掌就往陈越头上扇去。

    陈越早有准备,体往后让了一让,左手护在一边挡住,不过虽然这些天气色好了不少,体却还是有些瘦弱,晃了晃才稳住形。

    “你打我少爷!”纤儿见那人对陈越动手,急之下也不知是不是从法光边那名女子那里找到的灵感,跑上前就一口咬在那人的手上。

    “你们干什么!”邱芸也急了起来,这下是当真恼了,之前那些人污言秽语,她还可以忍一忍不与他们一般见识,现在连她宝贝的儿子都敢打了,饶是她出生大家闺秀从小便养成娴静安适的气度,此时也忍不住变了颜色,“还有没有王法了!”

    那帮闲吃痛往后退了一步,正要再动手,法空从后面急急跑了上来。(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慢着!慢着!你先莫动手,我来跟他们说。”法空朝那帮闲说了一句,之前他们也算是认识了,现在这事是他弄出来的,弄得这么大已经让他悔得肠子都青了,现在又出来一个愣头青,虽然他也不觉得这户人家的衣着打扮能是什么大户,真正的世家大族也不可能非亲非故来管这等事,郑善带来的这帮人还正是吃这么小富之家的主,但要是事弄得再乱一些,他也可以去还俗了。

    “几位听我一言,这事凭你们也莫再管,你们可知那位郑大官人是谁?他可是鸿运楼的掌柜!待会就算是你们磕着碰着了,去官府吃官司的可是你们。”法空这话是对着邱芸说的,在他想来女人总要好说话一点。

    若是之前邱芸可能也不愿多事,但是现在她定然是不肯的,不说她自己母家的家世,就是陈家的名声也容不得子孙被人打骂。

    “好大的口气,今我便看看到底有谁再敢动我儿一根寒毛,你说要去见官,去见便是!”

    法空以为邱芸妇道人家没有见识,觉得在公门中有人认识便不怕吃官司了,不过一般的人又如何肯为了这事得罪郑家?

    法空见邱芸说不通理,又转头低声对陈越道:“那可是南丰巷郑家的人,若是听过快带你家母赶快走吧,郑大官人那边我去帮你说项说项,到时候陪个礼便过去了。”

    陈越刚才正低头关心着纤儿有没有受伤,听了法光的话抬起头看了郑善一眼,他的份刚才就已经打听清楚,但是不论是陈越的前世还是今,都不可能将这种人放在眼里,不仅仅是因为份的差距,如此行事作风的人终究难成大事。

    摸了摸有些发酸的左手,陈越冷声道:“不要说他只是郑家的一条狗,就算是郑家长子长孙站在我面前,我也敢说一句‘天网恢恢’!”

    围观的人群不清楚陈越等人的份,只当他是路见不平,看这少年星眉剑目,器宇轩昂,说出来的话也是掷地有声,纷纷叫起好来。

    “不知好歹的东西!”法空自觉脸贴了冷股,哼了一声拂袖回到郑善边,不再多说,等着看那边的好戏。

    郑善的脸色比刚才愈渐沉,这个愣头青还真是不知好歹,知道是郑家人还不知道收敛行径,反而宣之于口弄的尽人皆知,这件事压不下去被家中人知道了,以他对郑家当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过往作风来说,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正要开口说话,前面一道小门处急急走来几名和尚,领头的正是本寺主持苍德,想是听到消息赶过来的。

    苍德走到人群中间,看到还坐在地上的法光与那名女子的凄惨模样,眉头就是一皱,东华寺虽然不大,平时也要仰仗郑善一类的地头蛇照应才能够更好的安稳营生,但是他本人平与杭州的世家大户也有些交,并不惧怕郑善,只是还要给南丰巷郑家留点面。

    “怎么回事?”他指着地上的法光问法空道。

    法空不敢懈怠,他与法光不同,法光是从小被收养在寺院中,与人两相悦一心要存些钱还俗后可以有一份家底,给女方一个堂堂正正的份。

    他则是特意买来的度牒,这时候的度牒可以免去人丁税,可以周游天下不用路引,想要买张度牒傍的小商小贩数不胜数,就连不少世家大户都会为子孙弄张度牒剃度一个替,在东京价高的时候甚至一份度牒可以卖到几百贯!他还指望着凭这个份吃饭,当下一五一十地跟住持说了经过。

    ===================================================================

    新的一个星期,刚才看了一下在新书榜第三的位置,求票求收藏求点击冲榜。

    ps:今天早上起来看到收藏是昨晚睡之前的三倍,心振奋之下上整理了一下很久没有整理的铺,再回来一看瞬间少了一半,应该是数据出错了,这蛋疼的过山车坐的我死啊……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

    [bookid=2349350,bookname=《美利坚之鹰》],120w字了可以去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