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世间安得双全法(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元宵佳节的第三,陈越一大早就被娘亲邱芸从被窝里叫起来。【叶*子】【悠*悠】

    宋代的元宵赏灯持续五天,即使没有第一晚上那般有两场大型的文会烘托出华丽的气氛,之后的四也依然会有各种丰富多彩的表演以及各种小规模的文人聚会,到晚间各种彩灯依然会绽放出亮如白昼的五光十色,闹繁华不会稍减。

    经过一天的扩散与消化,陈越元宵当晚所作的《青玉案》已经随着节人流表演的密集,配上程伯伦气势汹汹到西湖文会的“踢馆”行为,以远超平的速度传播开去,已经成了街头巷尾最常见的谈资,诗词这种这个时代最受追捧的艺术加上群众喜闻乐见的八卦轶事,恐怕不想出名都难。

    在陈越的名字迅速地进入人们眼帘的同时,程立、陈羽甚至包括受前者所累的郑安、汤峪湖、张玉之也都被作为鲜明的对比。

    对于陈越的质疑自然也会随之而来,不过这两天他都在家中没有出去,外面的质疑还没有影响到他。昨天的家宴家中人对他其实也不无疑问,刚拿书法来试探,就被陈越用鬼神之事顶了回去,后面的话也就不好问出口,至于有几人是真的相信,他也管不了了。

    陈越不不愿地爬起来洗漱完毕,邱芸又走了过来:“今与我一起去东华寺上香,”左右看了看,见纤儿端了脸盆走出去,又问道:“尚文你和娘说说,前那首词是不是你写的?起初我只是觉着写的好,这两天竟然听你爹说杭州城里还没有出过能比的过的元宵词,这怎么可能?”

    陈越擦干脸上的水渍,头疼的挠了挠脑袋。[]

    “梦里人教的,听他吟过几首,就记下了。”

    纤儿倒完水回来,听到前面的话,以为少爷是不好开口说词是为她写的才这般说,一时脸颊微微发烫,红着脸低头站到一边。

    邱芸见他还是这说辞,赏了他一个爆栗,也不知是该信还是不该信,也不想在这时候刨根问底,于是便催促道:“快些整理一下衣服,吃了早饭便随我去东华寺。”

    陈越摸了摸被敲的生疼的额头,“哦”了一声,拿起桌上早已端过来的面食吃了起来。

    宋代主食花样品种很多,除了饭食以外、更有面食、馄饨、米面,还有从食,包括各种饼,各种馒头、包子等,另外还有各种粥。[WWw.YZUU点com]根据《东京梦华录》卷二、卷三,《梦梁录》卷十六、《武林旧事》卷六、《增补武林旧事》卷八等所提供的材料就有上百种之多。

    御街铺店闻钟而起(约四更),卖早市点心。从这里可以看得出宋人起得早,早上有早市、买者、卖者四更就活动起来,早市有点心供应有卖烧饼、蒸饼、糍糕、雪糕等点心者,以赶早市,直至饭前方罢。从饮食习惯来说,他们至少要吃三顿饭,如果夜里有营干,还要有一顿夜宵。

    其实来到这里这么久,陈越还是不太习惯这个时代的饮食的,特别是早点做的一些面食没有经过后世那样成熟的发酵,吃起来感觉有些怪怪的,不过现在也顾不得这些,胡乱往嘴里扒了几口,就跟邱芸出门去。

    东华寺不算太远,在元宵期间闹的人流中却也花去不少时间,用了一个时辰,邱芸才带着陈越以及两个丫环到了寺门。

    元宵的闹同样也给东华寺带来了不少的人气,透过一丈多宽的大门已经可以看到里面人头攒动,里面几个小沙弥来回跑来跑去几乎应付不过来,门前的香鼎中密密麻麻地插着各种大小不一的香火,烛台地下一片鲜红的烛泪,也不知燃了多少香烛。

    陈越皱着眉头实在不想凑这个闹,结果被老娘一把拖进寺门往正走去。

    旁边一个知客僧正巧从后院出来,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看到他们立刻就迎了上来。

    “几位施主不知是求签还是还愿?”

    陈越微微有些惊讶,转头看去,见他面容清秀,目光炯炯,神态谦恭而不谄媚,能在这么多人里发掘出自己这一伙人有钱又有做冤大头的潜质,倒是个天生做生意的料。

    今天是由自己老娘领头,衣着气度上自然也会与一般的小富人家有些差别,能看的出这里有油水可赚,难的是能在这么多人中一眼就看出来,而且在之后的问话里显得不卑不吭,问的还是“几位”而不是“两位”,将后的两个丫环也包括进来,体现出一点“众生平等”的意思,不会被官宦人家看得太过势力。

    陈越丝毫不怀疑,若是接待一个满珠光宝气的富商,此人会立马装成孙子迎合客人的喜好。

    不过前世陈越也是在商场上打拼了不少时的,能够看透并且理解,非但不会厌恶反而还非常欣赏这种人。

    邱芸不知道陈越的脑袋里瞬间过滤了这么多信息,只是对哪知客僧道:“先在前面给观世音菩萨上香,之后去偏的文殊菩萨那里。”

    知客僧微笑双手合十,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小僧法号法光,几位请随我来。”说完便转带着几人进去上香,也不见他如何可以绕路,却每每能把人引到游人稍少一些的地方往前走去。

    给正里的观音上过香,到了偏邱芸便拿出十贯钱来捐作香油钱。

    十贯钱几乎能在这时候买上十石粮食,绝不算少的了,虽然平也有富商巨贾一次捐出几十上百贯的钱物,不过那些都是事先约好,摆足了阵势由人接待的,知客僧法光接过丫环递过的盒子交给附近的小沙弥,脸上的表依旧保持先前的微笑,波澜不惊,让陈越忍不住又对他高看了一点。

    旁边的小沙弥接过钱倒是颇为兴奋,过来与法光一同道了谢,看到陈越时眼睛一亮,盯住他道:“咦,这不是法光师兄前些子救起来的那位公子吗?”

    ================================================================

    求明天推荐票,俺很紧张。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