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谁家儿郎焕新颜(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纤儿一路跟在陈越的后,头低着望着自己的脚尖也不敢抬起来看一眼,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其实从关扑的摊子跑出来后她就渐渐想明白,陈越定是作了一首好词出来,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好到这种程度。(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关扑摊子前的小民们也就罢了,也许都和她一般没有见过大世面,有些大惊小怪也正常,可是临湖院中来参加西湖文会的文人士子的反应竟然也与他们一模一样,这可都是杭州城中最厉害的人呐!平时就算是她想要仰望都遥不可及的神仙一般的人物,今晚竟然都对自己这个纨绔少爷一首应景的词儿惊成这样,而且……这首词说的还是她……

    想到这里,纤儿的俏脸又红了起来,一颗纯洁干净的小心肝扑腾的厉害,两只手在前缠在一起,在略渐稀少的彩灯与柔和的月色下显得纯美动人。

    陈越似乎感到一丝异样,回头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莫不是着凉了?”说完便伸手过去将手背贴在纤儿的脸上试了试体温。

    “这么烫,真是着凉了,回去先喝些姜茶,明找个郎中看一下。”

    “啊……”纤儿如同受惊的小兔一般跳开来,“没……没事的,回去睡一觉便好。[]”

    陈越心中正烦着今晚的事怎么处理,虽然有些纳闷她的反应,不过也没空多想这些,回头又继续往前走去,“嗯,那就好,姜茶还是要喝的,明起来再看看好了没,若是没好我就陪你去一趟医馆。”

    “哦……”小丫头用手拍了拍已经发育开来的小脯,庆幸没有被发现什么异样,又低着头跟在自家少爷后亦步亦趋地往前走去。

    ==============================================================

    起临湖院中因为一首青玉案带来的震撼而显得有些沉闷,不少刚刚将准备好的诗词拿出来的人又都悄悄地把写好的纸笺塞回怀中,一些稍有文名的才子都不愿在这种时候将作品拿出来与青玉案作对比,之前已经拿出来的此时当然不可能再收回,都是心里暗骂不已,表面上却要维持淡然的笑意,甚至不敢吝啬一分赞美之词。

    相比起来吴山文会的气氛就要烈不少,已经过了文会的中段,好词佳作层出不穷,甚至还有程立带了几份佳作前去西湖那边“踢场”的事,也使得来参加吴山文会的人们兴奋不已,等着那边传来好消息。[]

    陈岩与陈立都在上首的席位上,由于他们多少有些参与评判的因素,家中此时在杭州最出色的子弟陈羽便去了西湖文会,在这边的陈奇年纪还太小,平时也没有什么惊艳的表现,过来这边也只是涨涨见识而已。

    “溪山,你家维广去西湖那边可是失策喽,程伯伦这次听说是早有准备,带去的几份诗词也都是上佳之作,说不得那边便要弄个灰头土脸,连带着维广怕也挣不到名声。”陆达头发早已花白,此时却挤眉弄眼地揶揄着边的陈岩。

    陈岩看了他一眼,装作淡然道:“小儿辈之间有些竞争也是好事,有些教训也好。”

    其实他其中还是有些不满的,即使不拿自家孙子来说,这边如此大张旗鼓地过去“砸场子”毕竟还是有些过分,只是这些也不好说出来。

    陆达见他没什么反应,又凑过来轻声道:“听闻韩家的几个子弟也都去了那边,想必此时也有些恼了吧,程汝善这老家伙还是太骄纵下面的子孙,出了个有些才名的程伯伦便恨不得全城都知道,这次弄出这种事来,还不把万松书院那帮人都得罪死了,也不知那程家小儿得胜归来,他是该哭还是该笑。”

    陈岩低头喝了口茶,点了点头道:“到底还是年轻气盛,这事程家那小儿是做的差了,若是程汝善今来了当也不会由着他的子来,但愿今晚不会闹的太难看。”

    陆达笑了一声,嘿然道:“郑幼常等人的诗词刚才都已经当众读过,都是不差的,程伯伦的也递上来给我等看了,想不到一年之间笔力又好了这许多,比之去年那首还要高上一截,当今杭州城同辈人中怕是难有能与之比肩的了,这下过去那边还能有好?倒是真想看看那边那几个老家伙见了他的词后会有什么脸色。”说完他有啧啧两声,似乎恨不得亲自去现场看一看。

    “倒也难说,去年那边的李安也与程伯伦不相伯仲,今年说不得也能力挽狂澜。”

    陆达笑道:“且不说今年程伯伦进境不少,那李安前些时作的那些诗词想必你也知道了,浮于辞藻,巧饰文非,已入死路矣!”

    说着轻轻把手中杯子往桌上一顿,颇为可惜地叹了口气,又反问道:“说他今能比得过程伯伦,你信吗?”

    陈岩也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今苏文清那老家伙要气的睡不着,哈哈……”

    话刚说完,之前陪着程伯伦一同前去临湖院的小厮便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拿着几张纸笺。

    陆达笑着又对陈岩道:“哈,这么快就有消息,看哪样子莫不是那边吵起来了。”

    陈岩也放下手中的茶杯,往小厮上看去,虽然对程立的做法颇不满意,但是看看闹的心还是有的,他也很想知道临湖院里那几位会有什么反应。

    刚刚跑进院子的小厮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也不管旁人带着笑意地问话,向周围告了声罪就快步往上首的席位这边走来。

    陆达忍不住当先开头询问道:“可是西湖那边的消息?不知那边看到程伯伦的新词是什么表?”

    周围几名嘉宾也都轻声笑起来,他们这样份年纪的人也就那么小一个圈子,只要没有太大恩怨的互相都能称得上熟络,没有临其境感受到被欺上门的怒意,也都乐得想看看那边吃瘪的样子。

    ==========================================================

    哎,说多了苍白,总之是我自己手,看了点资料看入迷了,反应过来字没码完网就断了。

    今天还有更,这是昨天的。

    感谢enzot的打赏和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