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陈越闷头喝着杯中的酒水,酒是老鸨多年珍藏,比福泰楼中的黄要好一些,只是依然比不得后世的名酒。[]

    陈越也想过自己弄一点高度酒出来,不过考虑之后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计划,一来自己没有好的酿法配方,只能弄一些最基本的白酒,固然看上去比宋时的酒水干净纯洌些,却没把握调整口感,喝了还容易上头。二来南人习惯了果酒米酒的口味,就算真弄出来也未必有市场,不过配合高度酒弄一些花露水、香水之类的想必能卖的不错,只是现下还没那个条件。

    现在陈越没有多想酒水的问题,这么多天下来多少也能适应一点低度数的酒精“饮料”,他是在考虑与韩家七娘子的关系,从以前的记忆看来,两人并没有见过几次面,连对方的长相都有些模糊,既然他前世作为一个有钱有势的富二代都有没有滥,说明对于感上还是有自己的想法的,来到宋朝免不了对这种包办的婚姻有一定抵触。

    只不过他也不是不知变通的人,要他现在以一人之力反抗这个时代的观念体制,最终的结果不过是头破血流,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

    好在此时还有一个变通的法子,就是一夫多妻制,这个后世男人梦寐以求的制度现在可以冠冕堂皇地拿出来用,只是正妻的地位定下来,以后若是碰到中意的女子便只能委屈做妾了,想来想去还是有些无奈。[]

    最后陈越摇了摇头,现在再多想也没有意义,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看韩家两位公子哥的长相,对未婚妻也不必抱太高的期望,但愿有个中平的姿色就好。话说回来,以韩家的背景若是出落的如花似玉看,也不大可能轮的上他这等纨绔……

    正在陈越自想自话的当儿,韩大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尚文啊,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可是有哪里招待不周?我与你教训三郎去。”

    韩浩见自己喝酒喝的好好的,大哥就骂到他头上,又不好反驳,苦着脸问道:“可是陪酒的娘子不中意?我给你换一个……”说着感觉不对劲,偷偷瞟了一眼,见韩大郎果然又瞪着他,赶紧闭嘴。

    陈越没理边这货,抬头对韩大郎勉强笑道:“只是在想如何给七娘子赔罪,总要哄得她展颜才是。”

    韩大郎见他能对这事上心,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此那便不妨碍尚文了。【叶*子】【悠*悠】”说完对韩浩使了个颜色,然后转头与几个好友继续之前的话题。

    陈越被打断了沉思,这时也没什么好再多想的,百无聊赖地听着韩大郎几人的谈论。

    韩大郎几人正在讨论今晚的文会,几人都是有名的才子,等到吃完晚饭肯定是要进去出出风头的,这时候就拿着已经做好的一些诗词讨论。

    韩大郎右手边姓薛字明道的说道:“敬晨的诗作当时最好了,只是不知各位还藏了几首私货?”

    周围接任哈哈大笑起来,“敬晨这首确实不错,只是说起私藏,往年都是明道最多吧?去年那首‘暮苍穹汐海照,明月初升伴花灯’可是最后才舍得拿出来呐。”

    薛明道也潇洒一笑,“比不得诸位大才,不敢太早拿出来现眼。”

    隔了两个位置一位姓李的书生探过手来抓住他道:“明道不实诚,自己藏了诗作还要来骗得我等现在拿出来,当罚酒三杯,不然今晚可不放你下船。”

    众人起哄着薛明道饮了三杯,薛明道喝完以后似乎有些不甘心,又转过来要韩大郎喝酒,“去年韩昌德可是得了第三,抱回家十贯的彩头也没见请我们吃酒,我都罚了,岂可放过他去?”

    韩大郎一听话头转到自己上,瞪起牛眼佯怒道:“好你个泼才,骗人不成被罚了酒反倒赖起我来了,今你若赢了钱回去,须吃得你三月揭不开锅。”他倒也爽快,仰头就喝了一杯,喝完又道:“今也不知谁能争得头名。”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有说东城李安的,又说吴山程立的,也有人怂恿韩大郎也去争上一争,其实几人嘴上各自吹捧,但各自也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加之年少气盛,心中也未必没有搏个名头的想法。当然他们绝对不会去考虑边的陈越,也就是韩大郎象征地说了两句陈越好话,几人嘻嘻哈哈地配合几句,也没人当回事。

    陈越听了一会有些无聊,反正这种才子争锋的事也轮不到自己,这种大型的文会抄几首元宵词出出风头倒是没什么难度,只是这么多年少气盛的学子,要是嫉妒起来说不得便出什么意外戳穿自己。

    见席上各人都三三两两的凑成一堆,也懒得过去攀谈,之前韩浩被兄长数落之后也挪了位置不敢再过来,便又低下头调出原先的记忆来细细回忆。

    记得之前是与韩家七娘子成婚前几天,不知怎的这个小妮子自己偷偷跑来陈家想要见一见这个未婚夫,然后好像是自己在院中与人说了什么她的坏话被她在门外听到,然后就气跑了,后来韩家便有人过来商量婚期延后几天,打听了才知道是这小娘子在家中闹死闹活。

    说起来韩七娘子倒确实也有无法无天,哪有成婚前两天自己偷跑到夫家的事,回去后还能得家中推延婚期,看来是韩家把她宠坏了,也难怪两家人能说成这门婚事,“公主病”配“王子病”,按着以前的陈越和他还真是绝配。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也渐渐地黑了下来,画舫船中丝竹乐起,莺歌漫舞,酒席上觥筹交错,几名侍女将菜肴送上桌来,从窗户望出去,周围其它的画舫游船也都亮起了灯火,船上人影驳杂,将湖水映成昏黄。

    西子湖畔几家依湖而建的酒家将门外的彩灯点亮,各处杨柳枝梢上挂着的花灯也绽放出个菜光华,比斗着各自的艳丽,吃完晚饭的人们又重新涌上街头湖畔。

    正戏即将开场了。

    ===================================================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