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东风夜放花千树(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皓月未央 书名:宋曲
    陈越把之前抄了一半的稿子放到一边,重新拿出宣纸用草书从头开始抄写《孝经》,这样能比原先快上几倍,而且无所谓质量,只要能早点抄完交差即可,起码不会耽误明天出去赴约,万一最后检查没有过关,也可以从之前抄了一半的楷体稿子接着抄下去。[]

    到了晚上三更左右时候,陈越终于大功告成,也没有唤起已经下去休息了的纤儿,自己收拾了一番便上睡觉。

    ——————————————————————————

    一夜无话,第二陈越睡到上三竿才起,起来后活动了一下体,洗漱完毕也差不多到了午饭时候,这几他都是在自己房中吃的饭,也不知道大厅里有没准备他的碗筷,干脆出门自己找个地方解决一下,让纤儿把抄好的《孝经》送到书房,便带上她一起往陈家大门走去。

    快要出陈家大门的时候,正好碰到陈奇正从旁边走来,看他的样子也是要出门去,行了礼后也没在意,便继续往大门走去。

    没想到这时候陈奇在后面赶了上来,对他道:“五哥儿这么早出门去,可是准备去哪家文会占个好位子?”

    陈越也不清楚他是不是有意揶揄他,平淡地道:“文会之事我可是一窍不通,约了韩家三郎他们在西湖边的画舫上吃酒。【叶*子】【悠*悠】”

    陈奇有些可惜地道:“那倒是不同路了,今约了几位好友去吴山文会凑凑闹,赶着点去占几个位子,倒是听说祖父和三叔也会去那边。”

    陈越点了点头,这些事与他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到了晚上也是各玩各的,有了长辈在反而不自在。

    “也好,到时我便在西子湖畔等着七哥的大作了。”

    陈奇苦笑一声:“什么大作,我跟五哥儿你半斤八两的你还不知道吗,这次是禀报祖父今晚要去吴山巷之后才知道他们也一同去的,早知如此还是不去好些……”

    陈越咳嗽了一声,这种事心知肚明就好,这般说出来被传出去怎么也要被安上个不敬尊长的罪名。

    “诗词一道贵乎于心,今元宵佳节万灯齐放火树银花,能够福至心临也未可知。”

    “哎……借五哥儿吉言,但愿吧……”

    陈奇还没说完,一个尖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啧啧啧,五哥儿最近倒是越来越会教训人儿了,什么时候见五哥也‘福至心临’一回?对着七哥说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拿出一首好诗来说教说教我等。【叶*子】【悠*悠】”

    两人转头看去,原来又是陈羽,边还有几个陈家旁支的子弟。

    陈越很有些想不明白,为何这个人每次都要寻自己些不痛快,仿佛如此才能体现他的优越感?

    不想和他计较,随口回了一句:“二哥大才,小弟怎敢说教。”

    陈羽见陈越服软,与周围几人对视笑了起来。

    “算你识相,听你刚才之言今是去西湖文会附近?”

    “没错。”

    “哼,我等今晚也去西湖,你晚上给我老老实实喝酒便好,别出来丢人现眼,若是出了什么丑没的丢了我陈家的脸面!”说完陈羽便招呼了一声,看也不看两人一眼,与一众人出门。

    纤儿在一边看的气鼓鼓的,又不好出言顶撞,见陈羽等人走了才嘟着嘴道:“我家少爷虽然做不得诗词歌赋,写的字总比他强些。”

    陈奇向陈越耸了耸肩膀,见陈越笑了笑,也不再多言,两人互相行了礼各自出门。

    唐代时,元宵放灯已发展成为盛况空前的灯市。京城“作灯轮高二十丈,衣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五万盏灯,簇之为花树”。唐代诗人苏味道的《正月十五夜》诗云牶“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描绘了灯月交辉,游人如织,闹非凡的场景。

    到了宋代,百姓更加富足,元宵灯节的盛况更是空前,此时的杭州虽未入夜,街市上已是花灯遍布,千奇百怪大小不一地点缀着树梢屋檐。平里难得出门的闺中少女也都纷纷在家中亲人或者密友的陪伴下满怀好奇地对着各处指指点点,莺莺燕燕煞是养眼。

    此时已经是将近午饭时间,正戏还要等到晚上才开始,各家店面都已经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人群。

    陈越逛了一会儿,见实在找不到什么好一些的酒店饭肆有空闲的位置,干脆领着纤儿直接往西湖边走去,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两个时辰,想来订好的画舫也差不多到了位置。

    一路在人群中挤着,陈越还好,纤儿可就吃苦头了,一个纤纤弱弱地小丫头,在这汹涌的人潮中被挤得东倒西歪,又不敢去拉住少爷的衣服,好几次被挤得差点寻不到自家少爷的影。

    后来陈越干脆纤儿拉到前面,撑开双手将她护在怀里,弄得小丫头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可是人流实在澎湃了一些,挣扎了片刻便也消停下来,红着脸低头随着陈越的脚步往前走着,好在这时候人多,也没人着意注意她。

    陈越的本心也没多想,就是怕这小丫头在人流里和自己走散,到时候这偌大的杭州城可是没法找她,一个弱女子难保不出什么意外。可是这小妮子也太不安分了,被他揽在前护着走还要不停地扭来扭去,加上人流的裹夹,两人的体不可避免的挤在一块,这可就让他有些难受了。

    要知道陈越穿越以后可没有碰过女色,又是十八岁的少年子,前还是这么一个嫩的出水的少女,纵然部还只能算含苞待放的花朵儿,可是常年劳动锻炼出来的却是异常的翘,这又是挤又是摩擦的,正常男都会忍受不住。

    虽然周围充斥着嘈杂鼎沸的人声,但是两人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沉默,一前一后地往前走着,感觉气氛安静的出奇。

    好在走了一刻钟的时间,前面的地势开阔起来,人流也疏散了不少,纤儿红着脸从陈越的怀里挣脱出来,红着脸把头几乎要埋进口,一言不发地跟在他后。

    陈越干咳一声,想要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指着前面不远处道:“前面便是西子湖了,我们快些去找个僻静地方休息一下。”

    谁知道小丫头听到这个“僻静地方”,惊呼一声,带着哀求地望着陈越:“少……少爷……不要……”

    ====================================

    还是求一下收藏,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宋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