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力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寞魔 书名:赌徒无敌
    伊井是一位上忍,按实力来讲,他的实力严格来说是属于三阶段,

    可是由于他所学的大部分是凡术,实际上也不算,毕竟第三阶几乎是人间最强大的异者了!

    可以这么说,是十上忍也打不过一个金丹修士,那不是数量就可以取胜的,而是质量!

    除非上忍以上的鬼忍!

    他擦拭着锋利的武士刀,这把刀名字叫村正,一生陪伴他作战至今,刀不离手,刀在人在,刀亡人亡!

    门外一个人影突然闯入,是三井泽!满血迹的他虚弱的道:“呃……首领!我回来了!”

    然而,伊井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迷恋的望着手中的村正,淡淡道:“藤佐呢?”

    三井泽低垂的头,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低声道:“藤佐……在跟踪那支那人的时候,被发现,结果被打了一道炎术焚烧致死了。”

    锵!他骤然叩上村正,怒不可遏道:“哪泥?八嘎!好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实际上那藤佐是他的徒,这次带他出来实际上是想培养他,哪知道居然出师未捷先死?!

    该死的支那猪,我一定要为藤佐报仇!

    不过那手下却趴在门外不动,由于风舞宾馆是Z城对外的国家宾馆,为了使外国人感觉到温馨归属,

    他们的房间采取的也是根据每个国家的建筑风格来建造的;比如伊井现在所住的就是完全按照R国的纸板木墙的建造,

    而且为了招揽更多的尊贵的客户,这里的设备一切都是最顶级的,隔音效果之好!

    这也是当初小本为何选择这地方的缘故,更是为何外面这么大动静,里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可悲的小R本,简直就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天大的坟墓坑!

    他透过灯光,见手下还保持跪拜的影子,长期游离于生死边缘的他,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那是生物的本能!

    下刻,滔凡的影破门而入!

    “你是什么人?!”

    “拿你命的人!纳命来吧!”

    滔凡运起金刚诀!朝着伊井发起猛烈的攻势!

    如果给混沌诀的创始人见到滔凡如此运用,恐怕真的要气死也不为过;金刚诀是加持于法器,以增强法器的锐度、硬度,而无一物加志比天高的滔凡根本就不屑要法器!

    他要的是更厉害的法宝!

    一旦他到达金丹期,他就收刮埃利斯!他就不相信凭着一条龙的宝藏,搞不出一个好的法宝来!

    所以,他只能加持自己!玩起搏!

    对滔凡来讲,歪管什么,好用就成!严格遵守实用主义!用手臂档住那突发刺来的刀;

    当~

    刀与的接触,却犹如金属碰金属般!

    一击不中,伊井形往后一退,消失在这房间中,忍法!隐术!

    作为拟藏术的升级版,自然有其特色!

    啃~~~~发出金属般的碰撞声!

    滔凡笑眯眯的望着伊井,当看到那些敌人自以为是表变成惊骇的时候,他就有种异样的快感!

    不料那刀居然改刺为削,朝滔凡下方的攻去;

    滔凡神色一沉,也不慌,运起金之真元在村正还没到之前,已经结成一道厚实的防御层了!

    哧哧~~~~

    那村正划过滔凡的下腹,发出刺耳的金属切割声音,除开划破了滔凡的一衣服外,露出来的表皮却一点损伤都没有!

    八嘎!这是什么怪物?!

    伊井瞳孔一缩,怕了,他听传闻,Z国有个横练外功,炼到高深处,刀枪不入铁布衫!难道他就是练了这等奇功吗?

    不过记得好像也有死门的!

    他提起精神,体柔若无骨般,紧贴滔凡,从滔凡的胯下跃起,

    滔凡犹如吞了一个苍蝇般,恶心的要死,任何正常的男人给人这样,怕是也不好受吧?

    一时间居然停了下来,生物的本能下,鬼使神差的护住胯下!

    对忍者来说,他们就是一群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战场上,一瞬生死,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言言,只要活与死这永恒的主题!

    无耻的伊井双脚扣住滔凡的后背,反对着滔凡,双脚一撑!借力跃到了滔凡的头上,举刀就想给滔凡来一个刀穿脑裂!

    滔凡怒火狂烧!被这垃圾抓了个不是机会的机会!

    想杀我?!门都没!

    体内土、金真元同时驱动!

    土生金!金土相交,攻无所破!

    小灵术结合——金土!金菱土晟咒发动!!

    这是滔凡第二次越阶使用法术,尽管还是十分勉强,不过比上次的感觉还是好了一些,朦胧间,滔凡的皮层外,隐约间橙黄光芒交替,下刻!正村刀直直插往滔凡的头顶上!

    啃!

    没有预料中的脑袋开花,反而一声脆响,那连钛合金都切的断的村正刀发出一声哀鸣,居然应声而断!

    伊井心疼不已,这可是陪伴了他数十年头的宝贝啊!

    滔凡狞笑道:“心痛吗?不过没必要了!因为下一刻你也要死!!”

    双手栓住伊井的双脚,一跃而起,朝着地上由头到地摔下;

    伊井内心一沉,想挣扎开,无奈滔凡的手好像老虎钳般,死死扣着,

    刚刚村正都切不动滔凡,凭着没有刀刃的村正根本就不能指望伤害这怪物了!

    他只能扔掉手上的村正,护着脑袋,尽量减少

    五指屈成锐爪,金之真元横溢,朝着伊井头颅抓去;

    不过下一刻他却停下了,自己人手还是欠缺了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父母的安全问题完全没解决,

    “呃……”

    被五指紧扣的伊井,脑袋涨红,不发出痛苦的闷哼,

    他感觉头就快压爆了!

    伊井艰难的睁开细小的眼睛,正好对上一脸冰冷的滔凡;

    “要杀要砍,随你!只求给老夫一个痛快!”

    滔凡却揪起老头,拉到自己前,冷冷的道:“算你好运!”

    然后,****发动!也算滔凡命大,****只对施放者的修为以下有效,而老者虽三阶强者,不过只是**凡躯,自然可以成功了!

    当伊井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恭敬的屈道:“主人……”

    “你给我去ZH保护一对老人!”

    “哈嘿!”

    惑了伊井后,滔凡获得了很多消息,他双手捏成拳头,狠狠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是你们我的!”

    长期的暗忍,让这家伙的心理深层养成了一个黑暗面,那是彻底的疯狂与毁灭!

    他让三井泽为他准备一衣服,换了后,缓缓的离开这里;站在门口外,他回头望去,刚刚那一幕幕仿佛还历历在目,此时地下室还满地血腥,他冷笑一声,剩下的收尾工作自然会有人料理了!

    而随后,三井泽与伊井也离开了!朝着Z市出发!

    “最后结果怎样?”庞启立喝着茶,随意的问道;

    手下苦涩的道:“本忍者队除开领头的上忍与一位下忍神秘消失外,其余全部死了。”

    啪呛!

    茶杯滑手掉落,庞启立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那家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想起老祖说的那句话,千万不能硬,可组织采取这种行为跟硬有什么区别?

    手掌是,手心也是,两头不讨好,作为军师,就是要服从领导的任务,可是如今时隔百年,改朝换代了,异者的没落淡出,已经让人遗忘了,在现在领导的眼中,只有武器才是硬道理!

    所以上级才不断施加压力,要求他尽快解决滔凡这不良因素!

    作为掌权人,根本不许这样的况的出现!

    只希望他有点国之心,不要肆意妄为就好……

    他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道:“安排人手去暗中保护他的亲人们,如果他们有一点差池我为你事问!”

    “是!”随后,手下便退下去了;

    希望这样能修复一下,两者间的关系吧。

    他默默的想道。

    而远在东方的一处岛国上,天皇城中;

    穿和服的天皇大怒不已,拍案而立:“八嘎!岂有此理,可恶的支那人居然敢把我的忍者部队给灭了!”

    席上跪拜的手下惊惶万分的道:“天皇息怒!”

    他来回的寻思,沉声道:“不能让我的忍者部队白白牺牲,你给我通知M国,说华夏野蛮无理,如今我国惨遭不幸,现在异者部队大受创伤,侦查的任务怕是有心无力了!”

    “天皇,这样能行吗?”

    “哼,凭着M国的卫星探测,早就知道这事了,我大和民族的异者本来就是不多,不能再受伤害了,你去吧!”

    “嗨!”

    而M国那边;异能组织基地;

    “莱恩,那岛国来信息了!”

    史密斯却平静的很,淡笑道:“一切不是预料之中吗?让岛国与华夏狗咬狗,这水越浑越好!”

    莱恩愣了一下,大笑道:“那是~”

    大爷~可怜赏点收藏、推荐吧。

重要声明:小说《赌徒无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