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梦魇

    系统提示:你已进入特殊地界“梦回长廊”,至此,你无法与外界联系。╔ ╗ 未脱离“梦回长廊”将无法退出游戏,直至你现实(身shēn)体承受不住由系统强行踢出,但玩家账号将作删号处理。

    看到这条系统提示,叶兆天彻底惊呆了,这竟是比之前进入紫宫剑冢等地界更为严重。退不出梦回长廊竟然连下线都不给,而结果只有“死”。

    心惊之下的叶兆天连忙从原路返回,结果却是被一股无形气墙阻挡,继而周遭景物竟是发生了变化。原本(身shēn)后的景物开始慢慢虚化,而此时的叶兆天面前只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四周尽皆虚无飘渺的烟雾。

    试了各种方法都无果的叶兆天只好沿着长廊走下去,既然只有眼前一条路可走,那便只有走下去,走到底。渐渐的,叶兆天只觉周遭雾气更发浓厚,甚至于慢慢的连脚下的路都看之不清,似乎已入梦境。

    “快看,莱海一景哦!”

    几个MM顺着指去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少年手持一支鲜花,伫立在一处梧桐树下。“呵呵,又是他。╔ ╗欣姐,为什么这个家伙每天都站在这里啊!”其中一个MM忍不住问道。

    “哈哈,你们刚來不知道了吧。这可说是咱们莱海大学的一景,这个家伙每天站在这里就为等一个女人。说了你们可能不信,这家伙可是三年如一(日rì)的等。几乎每天这个时候都在这呢,所以就慢慢成了咱们莱海大学非常独特的一道风景了!”名唤欣姐的女生放慢了速度望着少年对(身shēn)旁众女生说道。

    “哇,哪个女生有这么大魅力啊,啧啧,这家伙可真痴(情qíng)!”其中一名少女听完顿发感慨。

    “当然是咱们学校的校花啦,不然谁还有这么大的魅力!”名唤欣姐的少女用一种不爽的语气回道。继而再发不满之言:“痴(情qíng)有毛用啊,人家鸟都不鸟他,每天围在校花(屁pì)股后边的花花公子一大堆呢。这个家伙每天守在这里有什么用,人家都不在宿舍里,说不定现在正和某家大少爷逛街看电影去了呢!”

    “啊,那他岂不是很杯具!”

    “可不是么!”

    ……

    众女生嘻笑走开,画面中再次只剩下孤独伫立梧桐树下的少年。╔ ╗

    “阿丽,快把窗户关上,好冷的风啊!”

    一名少女正自劈哩叭啦敲打着键盘,见之窗户前的女子未曾听见自己之言,不由起(身shēn)來到了窗户前。顺着窗前女子视线望去,画面中的便是那站在梧桐树下手持鲜花的少年。“去,又是他,好了别看了,阿丽,快來和我玩劲舞团!”少女径直将窗户一关,一边说着一边拉回了窗前女子。

    此时此刻,(身shēn)在梦回长廊的叶兆天内心大震。似乎眼前梧桐树下孤独的少年便是自己,叶兆天内心激((荡dàng)dàng),急步上前。却不料,沒走几步,画面已是消失不见。而叶兆天继续无意识地前行,沒过片刻,又是一副似曾相识的场景。

    “小舞,送你的礼物!”一名少年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一名美貌少女面前,眼神中满含着希冀。

    “怎么又是黑色巧克力啊,你一点创意都沒有!”不想的是,少女打开礼物一看,却是不满起來。╔ ╗

    少年神(情qíng)一滞,却又马上堆起笑意说道:“今天不是4月14(日rì),是黑**人节嘛,去年送你巧克力你不是(挺tǐng)开心的吗!……”

    “好了好了,那你下个月是不是还是学去年一样送红玫瑰啊,一点新鲜感都沒有!”少女心有不耐,白了少年一眼,径直关上了礼物盒。

    “对不起,小舞,可是一年要过12个(情qíng)人节,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沒送你了!……”眼见少女不爽,少年连忙小心道着谦意。

    “那你意思是我不对喽,那你以后不要送好了!”少年如此说辞,少女顿生恼怒,将手中礼物盒摔给了少年便转(身shēn)离去。

    话未说好,惹得佳人生气,少年连忙捧起礼盒追了上去,不停赔着不是。此时的叶兆天终于明白,眼前的少年便是自己。叶兆天伸手触去,梦境再次化为碎片破裂。

    到底此时在哪儿,叶兆天不知,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沉迷于梦境之中。而梦中的场景却无一不是曾经那些令他刻骨铭心的过往。而在伸手触碰的瞬间,这一切的一切又都瞬间破成碎片,消失得无影无踪。╔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兆天始终沉陷于梦境之中,似乎一点自主意识都沒有。而梦境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更加模糊,连梦中的视野也几(欲yù)看之不清。不过叶兆天却隐隐约约似乎听到有笛音,在几(欲yù)模糊崩溃的梦境中让叶兆天多少恢复了些心神。不过很可惜的是,叶兆天却一直未能清醒,一直在追逐着梦中的倩影,如同曾经。

    “哥哥”,紫耀之城某处,一名沉睡中的少女猛地惊醒。似乎感应到什么,少女连忙跃起。“不,我要去找哥哥!”继而少女发出从未有过的坚决。

    “阿天!”梦回长廊上空,一名乘坐仙鹤的蒙面女子望着下空喃喃自语。继而一声鹤鸣,白色仙鹤瞬即俯冲下地。

    “你好,我叫叶兆天,你呢!”

    “兆天哥哥好,我叫谢欣舞,谢谢兆天哥哥了!”

    “别客气,帮助新生是咱们莱海大学的优良传统,以后有什么事尽管來找我好了。嗯,欣舞妹妹,我可以这样叫你么!那个,可以留个电话么!”

    “呵呵,你叫我小舞好了,那个,我沒有电话啦。╔ ╗”

    “啊,怎么会,舞妹妹别这样啦,以后有啥事你只管打我电话,保证24小时随叫随到!”

    “呵呵,我是说真的啦,我家条件不好,我还买不起手机呢!今天再次谢谢兆天哥哥了!”

    “这……”

    ……

    “小舞,这款(爱ài)疯死怎么样!”

    “嗯,真好玩,阿天谢谢你!”

    “那亲一个!”

    “嗯啊,真讨厌!”

    ……

    梦中有喜有悲,有苦有甜,叶兆天梦回岁月,不愿醒來。就这样梦下去吧,至少在梦中还有甜蜜和欢笑。

    “阿天,快醒醒!”突的,天空飞來一只仙鹤,鹤背上一蒙面女子拉住了叶兆天的手大喊道。

    恍梦中的叶兆天感觉似乎有人在拉着自己的手要将自己带走,此时的梦是甜蜜,叶兆天哪里肯走,反将用力起來。

    “阿天,你快醒醒啊,这不是现实,你快醒过來!”眼见拉不走叶兆天,蒙面女子更是焦急,可惜的是叶兆天力气极大,女子唤不醒也拉不走。眼见叶兆天双眼无光,蒙面女子心下一沉,用起全(身shēn)力气将叶兆天猛地一拉,竟是一跃拉至了仙鹤之上。继而高喝一声,仙鹤随之跃起,直冲云宵。

    劲风袭來,叶兆天恍恍惚惚恢复了些许心神。勉强睁开眼睛,竟是在云中飞驰。而依偎着的(身shēn)子,叶兆天也终于看清了沙巾之下的脸庞。“呵呵,小舞,是你吗,我知道,这是梦!”恍惚中的叶兆天又再次昏睡了过去。

    听闻背后男子醒來,似乎还认出了自己,女子内心一喜,脸上红晕。不过随即又意识到什么,连忙大喊:“阿天,你快醒醒,这个地方还很危险!”

    女子话刚说完,竟是有数道剑气极速从地上疾(射shè)而來,女子大惊,慌忙闪躲。殊不料,剑气极快,瞬即已是剑气穿(身shēn),仙鹤与女子竟是瞬间化为了白光消失。

    “阿天”,在女子化为白光的瞬间,依然不忘背上的男子。仙鹤不在,男子急急下掉,女子伸手(欲yù)拉,挽手之间却如虚影一般,触碰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男子急坠而下,而自(身shēn)也悲屈地化为白光消失。

    数百米高空急坠而下,强大的冲击力终于将叶兆天给摔醒了。不过叶兆天不知道的是,在坠落途中,空中还发來了一道剑气,否则,如此高处落下,叶兆天早已摔成了(肉ròu)饼。

    苏醒的叶兆天看了看四周,依然有些许薄雾,而系统界面上的地名依然是梦回长廊。叶兆天不知道为什么走到了此处,一时脑中急转,之前的各种梦境又在脑中忆起。看來此处果然不一般,竟然有如此慑人心魄的功能,不过叶兆天也终于想起了之前似乎有人将自己救起,而似乎那人还是……。

    想到此处的叶兆天不由大震,瞳孔也瞬间放大了数倍。不过继而又连连摇头,想必那也是梦境,或者连此时此刻也只是梦境而已。

    “你是谁,为什么你(身shēn)上有最强神的气息!”

    突來的一声沉声喝问,惊鄂的叶兆天不由急急回头,在一洞(穴xué)处端坐一白发老者。老者目光烔烔,盯视着叶兆天。

    如此凌历目光,叶兆天竟是一滞,甚至不敢对视。叶兆天移眼看去,洞(穴xué)上方刻有“神机洞”三个大字。而端坐之白发老者,却是隐隐透露着一股霸者之气,令叶兆天心下动容。

    “嗯”的一声沉声,眼见叶兆天半晌无语,老者心下一动,已是暗自运气。随即四遭劲风一扫,原本倒插在老者(身shēn)旁的长剑却是铿锵一声突自出鞘,疾速(射shè)向了叶兆天。

    (www.www.yywx.net.com)g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步莲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