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再现神秘女郎

    原來从昨晚开始,霸王(殿diàn)就已经开始了对天心月榭的进攻。╔ ╗而一夕明月的高层玩家都已经离开,并且账号被锁定无法登录。霸王(殿diàn)正是挑准了这个空子,对天心月榭进行了突击。

    吗的,竟然挑这个时候对一夕明月下手,笑面虎果然心机深沉。“那银锽铁骑呢?”叶兆天想不到银锽铁骑怎会守不住天心月榭,语带恼怒。

    云淡风轻连忙回道:“因霸王(殿diàn)突然攻击,并且花钱将准备时间提快到了一个小时。许多银锽铁骑当时都不在线,后來上线后却因为传送阵被破,沒办法传回要塞战斗,在外围被霸王(殿diàn)的法师团给阻杀了。不仅银锽铁骑如此,许多玩家都是这样被狙杀在外围,真正守城的玩家只有区区五万人左右。”

    叶兆天大惊,沒想到竟会如此。可这传送阵为何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被破,叶兆天不由疑问:“传送阵怎么会被破坏?”

    此时云淡风轻却是抿了抿嘴,半晌答不出话來。╔ ╗叶兆天本就心下愤怒,见云淡风轻半天不回,已是怒火顿生,再次大声喝问道:“说啊,怎么回事?”

    叶兆天((逼bī)bī)问得紧,想來也是必须要说,云淡风轻这才下定决心,沉声说道:“是卧龙公会,因为天心月榭并沒有限制卧龙公会玩家进入,所以当时有许多卧龙公会的玩家作内应,偷袭了传送阵!”

    吗的,又是这个卧龙公会,叶兆天此时眼前浮现的是老子要(日rì)天那狗(日rì)的胳腮胡,竟敢三番四次对一夕明月下手,这下终于将叶兆天给惹火了。可叶兆天怎么也想不明白,之前本就与卧龙公会不睦,为何明月心还不关闭天心月榭对卧龙公会的开放权。

    “那(爱ài)我别走公会呢,就不派人过來解围吗?”气急败坏的叶兆天气沒处撒,自然也期待盟友相救。

    “(爱ài)我别走公会集结完队伍前來相救,在半路就被卧龙公会与天杀帮的人截杀了,而且遇到了对方的埋伏,损失十分惨重,20万人几乎全部阵亡,连盟主香芋(奶nǎi)昔都阵亡了。╔ ╗”

    看來(爱ài)我别走这个盟友已经尽了最大全力,可惜对方早已算好,反还连累(爱ài)我别走公会吃了大亏。云淡风轻顿了顿继续说道:“一听说天心月榭有事,龙飞凤舞也集兵相救,不过在半路也遇到了御天之神公会的阻挠。这次对方是计划好了所有细节,连御天之神公会也被买通了。”

    机关早已算尽,如此想來,就算天心月榭拥有再高的城防也是于事无补。叶兆天不再言语,径直上论坛了解了一些信息。而这时一个同样被置顶且醒目的标題吸引了叶兆天。

    《她是何方神圣,何以帮助一夕明月?》

    叶兆天点开一看,竟是说在霸王(殿diàn)攻击天心月榭之时,要塞前惊现神秘女郎,以一人之力对抗数万人长达两小时之久。叶兆天也是十分好奇,见下方附有游戏视频,叶兆天连忙打开观看。

    视频中此时已是战火漫天,各种法术弓箭炮火都砸在了天心月榭之上。╔ ╗下方更有无数玩家在攻打着天心月榭要塞城门,已是几(欲yù)破门。而沒过一会儿,天空忽的突闻巨鸟清鸣,镜头过处,只见一名骑乘仙鹤样的飞行骑士玩家飞來,继而停在了天心月榭要塞前方。

    远观來人似乎是名女人,最令人好奇的是,來人却是戴着斗篷盖住了相貌,无人能看清长相如何。再见來人不言不语,抬手横笛,已是笛音奏出。

    再见城下无数玩家听闻笛音,竟是大捂双耳,似是极其难受。更还有无数玩家似是失去理智发疯了一般,继而转向攻击着(身shēn)边的同伴。之后更还似有功气从仙鹤之上发出,一击击在攻打天心月榭城门的玩家中间,竟是爆炸连连。

    好强的人,而且如此攻击方式,叶兆天见都未见过。笛音更似有穿透力一般,攻击距离极远。如此霸王(殿diàn)的玩家根本无法攻击到仙鹤之上的蒙面女子。大约十几分钟后,见有几名飞行骑士玩家从空中对其进行攻击。而结果竟是还未近(身shēn)就被蒙面女子发出功气给击落了下來。╔ ╗

    眼见蒙面女子如此强力,真的似有以一人之力能守住天心月榭之势。可叶兆天不知道为何天心月榭还是失守了,只好快进察看。终于,在两个小时后,霸王(殿diàn)阵营中树起了高高的架子。要糟,这是威力巨大的投石机,看到此处,叶兆天内心一凉,大感不妙。

    果然,沒多久,无数炮火朝女子方向无差别进行了攻击,而且还顺势砸在了天心月榭城墙之上。蒙面女子再强却也经不住炮火的洗礼,沒一会儿就不幸中弹(身shēn)亡,至此也注定了天心月榭的失守。

    看完视频,叶兆天良久不语,这蒙面女子是谁,为何又会帮助一夕明月,叶兆天一时也想不明白。而贴子中说明,有部分拥有高级瞳术的玩家侦察到,这名女子的ID名唤:“天可怜见”,等级92级,其它信息却是沒有了。事已至此,已是无可挽回,叶兆天嚯地起(身shēn),见众MM(情qíng)绪依然低落,叶兆天霸气说道:“放心吧,天心月榭我们迟早会夺回來!”

    见叶兆天如此语气,众MM内心都如打了一剂强心剂。╔ ╗众MM(情qíng)绪顿时也稳定了下來,是啊,只要有叶兆天在,只要打完比赛归国,一夕明月一定有能力将天心月榭夺回來。众MM已是转忧为喜,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眼见如此,叶兆天也放下心來,不过内心依然是难受得紧,连忙出了房间。

    “他看出來了吗?”叶兆天刚出房间片刻,明月心望着房门怔怔说道。

    “对不起,月姐,我不是有意瞒你,只是小舞不想阿天知道她现在的(情qíng)况!”陈丽难受地上前对明月心说道,难言之(情qíng)尽现。

    “沒关系,你做得很好!”明月心却是不恼,反倒安慰着陈丽。

    不想此时,云淡风轻也咬了咬嘴唇上前对明月心说道:“对不起,月月,这件事我也知道。她就住在我们家的医院里,她很可怜,现在双腿残废,连站都站不起來了!”

    听闻云淡风轻此言,明月心大震,半晌却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并不答话,想來此时内心也是极其不平静。

    凉风吹來,此时站在天台之上的叶兆天内心顿感沉重,他知道他做的还不够,一切的一切都还太嫩,受不得多大的冲击。变强,只要变得更强,才能保护心中所想保护的一切,此时的叶兆天双手攥得生疼。

    “找了你半天,沒想到你跑到这來了,好些了么,天!”叶兆天还在回神,(身shēn)后却是传出佳人温语,叶兆天转头一看,竟是云淡风轻到來。

    “沒事,我只是想吹吹风。”叶兆天回过头淡淡道。

    见叶兆天如此语气,说是内心平静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天心月榭可说是一夕明月的所有,现下失去,叶兆天内心怎能不悸痛。云淡风轻一时无言安慰,竟是上前从后面伸手将叶兆天给环抱住了。她不知道她还能以何种方式安慰叶兆天,只能以这种方式给予叶兆天温暖。而且此时的云淡风轻内心更是纠结难言,因为那个女人终于再次出现了,她不知道叶兆天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佳人送抱,叶兆天后背只感暖玉峰峦,心下大颤。换作平时,这绝对能让叶兆天享受得紧,可现下心(情qíng)烦闷,叶兆天未作它想。就这样抱着吧,这段(日rì)子以來,叶兆天多少也知道了一点云淡风轻对自己的心意。怕只怕,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qíng),非分之想。可现下佳人将自己紧紧抱住,又算是什么呢。

    “天,你喜欢我么?”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淡风轻轻轻问道。

    叶兆天心下一颤,沒想到此时云淡风轻竟会如此问话。喜欢么,应该是喜欢的吧,况且云淡风轻这种人见人(爱ài)的小妖精是个男人都会喜欢的。可到底有多喜欢呢,叶兆天一时莫名,竟是半晌难言无语。

    “你喜欢月月是吗?”见叶兆天半晌不回,云淡风轻再次幽幽问道。

    叶兆天再次一震,是啊,那明月心呢。似乎一直以來,明月心都是孤寂无言,但是却总在背后默默为叶兆天做着一切,叶兆天再次无言以答。

    “是陈丽?”叶兆天依然无言,云淡风轻再次一问,语气幽怨至极。

    叶兆天此时内心纠酸不已,是啊,还有陈丽。陈丽也是一直以來默默为自己付出來着,更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给过温暖。叶兆天此时才知道,似乎自己已经处在了一个非常难堪的境地。想(爱ài)却谁也不敢(爱ài),一不小心就会让人伤得遍体鳞伤。

    “我知道了,你心里一直忘不了她对不对,谢欣舞!”云淡风轻心下一酸,已是滑过两滴眼泪。

    谢欣舞一出,叶兆天如雷重击,(身shēn)体竟是微微发抖。叶兆天的反应沒逃过云淡风轻的感觉,云淡风轻已然感觉到怀中的(身shēn)体在不自觉打颤。是的,他心里最难忘的依然是那个女人。而终于,叶兆天为了这个名字说话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步莲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