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被包成了粽子

    此时的(禁jìn)种荼蛛降了一半的防御值,明月心的攻击已然超过了叶兆天右手剑的攻击。╔ ╗每一击都能带出三万左右的伤害,不过(禁jìn)种荼蛛很快就将仇恨值转移到了明月心(身shēn)上。唰唰几击下來,明月心瞬间便就残血。

    明月心连忙喝下一瓶红药,不由后退了几步。似乎连她也沒想到,自己如此之强竟然也挨不住现下的(禁jìn)种荼蛛两个回合。增加了50%攻击力的(禁jìn)种荼蛛此时的攻击非同小可,倘若自己撑不住,易水心与云淡风轻等势必不能安然攻击。但陈丽此时还在苦等蓝药CD时间冷却以及法力值恢复,真个儿心焦。

    容不得明月心多想,(禁jìn)种荼蛛张牙舞爪地再次朝明月心攻來,明月心也顾不了许多,也连忙迎了上去。此时的明月心转攻为守,只想多为易水心等MM多撑一会时间,踩着迷踪步不停躲避(禁jìn)种荼蛛的攻击。奈何(禁jìn)种荼蛛脚爪过多,不管明月心如何躲避与格挡,依然有一半的攻击落在了明月心的(身shēn)上。

    不到十秒,明月心再次空血,而这时更有三只脚爪从三个不同方向同时朝明月心剌來。╔ ╗完了,明月心眼见自己躲之不过,不由涨红了脸。

    “嘭嘭”两声,令人惊喜的是(禁jìn)种荼蛛的攻击再次撞在了淡蓝色的光环之上,一个正方体的结界再次罩住了明月心。

    哈哈,叶兆天不由大笑,云淡风轻的结界真不错,如此一來又保住了明月心,照这个(情qíng)形发展下去的话,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击杀掉这只残血的(禁jìn)种荼蛛。

    不过好景不长,狂暴的(禁jìn)种荼蛛不停施展出它那牛B的狂舞攻击,还不到十秒,罩住明月心的结界硬“砰”地一声爆裂开來。

    “结”,只闻一声(娇jiāo)喝,刚刚消失的结界又复活在眼前。其实是在结界消失的瞬间,云淡风轻又继续制造了一个新的结界。如此这般,叶兆天已然看到了希望。而易水心也更卖力地施展着各种法术,欢喜得很。

    不过(禁jìn)种荼蛛终不是白痴,在第二个结界创出片刻后,易水心已然成功抢夺了仇恨值。╔ ╗(禁jìn)种荼蛛又极速朝易水心爬冲了过去,吓得易水心大叫着跑开。眼看躲之不过时,还好云淡风轻再次创出了一个结界保护住了易水心。

    昏迷,虽然保住了众人,但有结界,敌方攻不到,己方也不能攻击,真个儿郁闷了。此时的叶兆天已然废了,只能躺在地上干瞪眼。眼见易水心也被结界包了起來,(禁jìn)种荼蛛又转方向朝陈丽奔去,吓得陈丽直往云淡风轻方向跑來。

    “快把我的结界撤掉!”眼见如此,明月心大喊。现下除了明月心能近(身shēn)战斗,其它之人皆不能。云淡风轻只好解了明月心的结界,随之朝明月心方向跑去。

    结界一破,明月心挡下了狂乱的(禁jìn)种荼蛛,不过(禁jìn)种荼蛛的攻击却是越见凌历,明月心血量掉得极快。还好此时陈丽灌了一瓶蓝药,不停与明月心加着血量,又撑过了一分钟。而易水心与云淡风轻也不停地对着(禁jìn)种荼蛛施放着各种强悍技能,各自最牛B的技能都纷纷砸了过去,只盼能解决掉(禁jìn)种荼蛛剩下的一丁点血量。╔ ╗

    可惜众人大招用完,(禁jìn)种荼蛛依然还有约3%的血量。3%虽不多,但奈何(禁jìn)种荼蛛血量超多,换算下來也有200多万血量。此时众人黔驴技穷,陈丽法力值也所剩无几,连易水心与云淡风轻的法力值也用光了。

    易水心时不时放出一两道魔法,云淡风轻想起什么,本來抬起的法杖也放下了,想必施放结界也要法力值吧,云淡风轻定然是想留下一些用于关键时刻保命之用。

    不过明月心沒有退,她依然坚持地在战斗着。而且明月心的走位与攻击都是精妙绝伦,更有美伦美奂之美,直让躺在地上的叶兆天看得呆了。不曾想明月心也强力如此,怕是比自己还要高明得多。而事实上,明月心能有今(日rì)之成就,有一半的功劳也在叶兆天(身shēn)上。因为这些都是平(日rì)从叶兆天(身shēn)上所学來的,不过明月心既聪明天赋又高,竟是有青出于蓝之势。

    当然,明月心更多的是女(性xìng)之美,不管是走位还是自由攻击,不免更偏(阴yīn)柔之美。╔ ╗而叶兆天的更多是男(性xìng)的霸气,特别是叶兆天左手之攻击,明月心永远是自叹不如的,不管是速度、力量、以及那最重要的准确度,还是差了叶兆天一大截。

    只见眼前的明月心左挡右突,竟是还想与(禁jìn)种荼蛛大战三百回合。此时的叶兆天突然幡醒,猛地对明月心大喊道:“月月,攻击它的脚爪,就是关节处的红点!”

    叶兆天急急大喊,明月心一怔,连忙细细朝(禁jìn)种荼蛛脚上关节处看去。明月心知道叶兆天拥有十分厉害的瞳术,再加之叶兆天之前两记飞刀切断了(禁jìn)种荼蛛的两只蛛脚,想來那定然是弱点位置,连忙定睛瞄准了(禁jìn)种荼蛛脚上的关节之处。

    见明月心一滞,叶兆天也是一震,自己拥有阿那绿眼自是看得一清二楚,这明月心岂能看出。叶兆天更发心焦,正想再次喊话说得明白些,却见场中的明月心反手猛地朝天一挥。

    剑光闪过,空中兀自飞起一截断肢。不管是叶兆天还是众MM,纷纷张大了嘴巴,吃惊不已。╔ ╗众人完全沒有想到,明月心竟然这么强,叶兆天只这么一说,竟是一剑就砍断了(禁jìn)种荼蛛一只脚。

    不过正是如此,明月心也才沒有躲避与格挡其它脚爪的攻击,明月心血量再次大减,已近残血。陈丽这才回过神來,慌忙为明月心补血。

    再断一只脚,(禁jìn)种荼蛛更是狂暴,张着血喷大口,其它的脚爪也挥舞得更加快速了。眼见如此,叶兆天正想张口喊叫,却见明月心竟是不退反进,直朝(禁jìn)种荼蛛(身shēn)下冲了过去。一记天之剑式剑招发出,(禁jìn)种荼蛛再次断了一只脚。这脚一断,(禁jìn)种荼蛛竟是一个重心不稳,侧(身shēn)摔了下去。

    片刻,虽然(禁jìn)种荼蛛再次稳住(身shēn)子站了起來,可惜的是却因断了四只脚爪,攻击力大减,已然对明月心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了。众人无不惊喜交加,而此时的明月心更显英雄本色,继而再次砍断了(禁jìn)种荼蛛剩下的脚爪。待得后來,(禁jìn)种荼蛛已然沦为刀殂鱼(肉ròu),毫无还手之力了!

    众MM大喜,竟是连易水心与云淡风轻这样的远程玩家也跑上前去用脚踢了(禁jìn)种荼蛛几脚。以至让爬在地上的叶兆天好笑不已,而更让叶兆天心潮澎湃的便是明月心。想來平(日rì)与众MM相处时,都是由自己在前方当T。而明月心一直被称作月神,自是不比叶兆天这天神差,叶兆天内心为之大动,激((荡dàng)dàng)不已。见众MM都是如此强力,叶兆天不由嘴角上扬,浮起了微笑。

    “喂,你这家伙怎么笑得这么**!”不知什么时候,云淡风轻与众MM已然上到叶兆天(身shēn)前來。见叶兆天怔怔莫名(淫yín)笑不停,云淡风轻蹲下(身shēn)子((逼bī)bī)问道。

    众MM上前,叶兆天想坐立起來,奈何全(身shēn)被缚,一点也动弹不得,一时大为窘迫,尴尬得满脸通红!

    “哟,还会脸红了吖,你不是天下第一吗,怎么给包成了个粽子!”见叶兆天毫无还手之力,甚好欺负,云淡风轻更是故意讥讽着叶兆天。

    “云姐姐,别这样说啦,若不是兆天哥哥发现这只大蜘蛛的弱点,我们恐怕还沒有希望啦!”见云淡风轻又要來欺负叶兆天,易水心连忙发话帮叶兆天说(情qíng)了。

    “敢帮他说话,晚上不请你吃肯德基!”云淡风轻转头怒视了易水心。易水心吐了吐舌头,自不敢再上前替叶兆天说(情qíng)了。云淡风轻用法杖敲了敲全(身shēn)都如同绑着绷带的叶兆天再次讥道:“你这家伙,早把这弱点说出來多好,我们就不会打得这么辛苦了。你这双色眼只会用來偷看美女,别的都沒用!”

    想到此处,云淡风轻顿时大惊,连忙站起(身shēn)子后退开來,连连((逼bī)bī)问叶兆天此时是否还开着他那阿什么绿眼。叶兆天自是连连否认,除非是活腻了,不然他敢开么。自然,叶兆天就算开了,也是不敢说出來的。

    “好了,云姐姐,我们快想办法把兆天哥哥救出來吧,不然下一关怎么打啊!”

    “这家伙这么沒用,要他做什么,还是姐姐厉害,我们自个儿打下去吧。”云淡风轻翘起小嘴不满说道,更还去拉易水心,作势就要走。

    自然,众MM是不会扔下叶兆天的。不过见叶兆天这副模样,都或抿嘴偷笑,或呵呵大笑起來。如若不外力破解,那可至少等24小时才能自行脱落动弹。哪里能等如此之久,再说众人还在副本中等着开荒过关呢。

    打趣过了叶兆天,云淡风轻却是第一个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小刀,一点一点地要将叶兆天(身shēn)上的蛛丝给割断。不过令人震惊的是,这蛛丝竟是一点也不为所动,云淡风轻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未动得分毫,蛛丝不仅黏(性xìng)十足,更是坚韧异常。

    云淡风轻无奈,只能换明月心上场,可惜即使是中阶仙器级的惊鸿也同样无可奈何。眼见如此,叶兆天示意明月心用他的或天刀來割,结果却是依然。

    尼玛,或天刀可是上古五大圣器之首啊,虽然还未完全开封,但好歹也解封了三层升到仙器级了吧。或天第一把神兵都割之不断,众人也终于开始心焦了起來。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步莲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