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恢复右臂

    叶兆天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昏迷即将倒地时,忆潇湘上前扶住了他。╔ ╗再一挥手,叶兆天便已是飞到了(床chuáng)上。忆潇湘缓步上前,将叶兆天扶之坐起。尔后一件一件地将叶兆天(身shēn)上衣物褪了下来,连三角衩都不剩。

    好吧,接下来的事(情qíng)你们又猜到了。忆潇湘再反手一挥,叶兆天已是掉进了房中的大澡盆里。

    “九(阴yīn)断魂剑、反逆真元?九神开光、或天刀。想不到你竟有如此奇遇,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能有多大能耐吧!”此时,忆潇湘竟是对着叶兆天自语喃喃道。而后“喝”的一声,忆潇湘反手一挥,六枚神针已然剌入了叶兆天(身shēn)上六处大(穴xué)。随后再闻忆潇湘“喝”地一声,双手左右交叉运气,再缓缓注入到大澡盆里。顿时澡盆便如滚烫的开水沸腾了起来。而此时叶兆天全(身shēn)已是青一阵绿一阵红一阵,还好叶兆天昏迷着,否则肯定大叫不已。

    当叶兆天醒来的时候,只见眼前烟雾袅袅,前方忆潇湘正在焚香煮茶。而此时的忆潇湘似乎知道了叶兆天已苏醒,忽地将手中刚斟好茶的杯子飞了过来。

    叶兆天猛地一怔,还好练过几天飞刀,此时忆潇湘出手不快,叶兆天左手反手一接。╔ ╗见忆潇湘已然饮下手中香茶,叶兆天也毫不犹豫地仰头一饮。

    好茶,刚饮下香茶,叶兆天只感一阵舒畅。继而渐渐地叶兆天发现感觉越来越奇妙,似乎(身shēn)体内的污物都排出去了一般。

    叶兆天饮下香茶后,忆潇湘便缓缓朝叶兆天走来。径直坐在了澡盆边沿上,用右手捞了捞水。继而也不看叶兆天便朝叶兆天裆下摸了下去。

    是的,你们又猜到了,只见忆潇湘摸了两摸,直将叶兆天震得动弹不得。更让叶兆天震惊的却是,忆潇湘竟是从澡盆内摸出一条手骨来。

    而这时,叶兆天才发现自(身shēn)全(身shēn)**泡在澡盆里。叶兆天自是不解,只见忆潇湘将拿出的手骨又在另一个药缸里泡了一会。不过叶兆天发现这个手骨比较奇怪,似乎与普通人类的手骨有些不同,但叶兆天又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好像体积大了许多,最终叶兆天发现了这一条。

    忆潇湘似乎知道叶兆天有许多疑问,继而缓缓道:“这条手臂骨便是曾经神界最强战神‘剑非剑’之右臂。╔ ╗”

    “啥,剑非剑!”叶兆天没想到神界最强战神叫个这么土的名字,不由自主问了出来。

    而此时忆潇湘再次将手臂拿出,一边抹药膏一边说道:“不错,正是最强神剑非剑,他所创的【天之剑式】无人能敌!”

    【天之剑式】,貌似在哪听过,叶兆天一时也想不起来。忆潇湘继续说道:“最强神仙逝后,我便将他的右臂砍了下来。最强神的手骨果不一般,竟是坚硬无比,普通兵器根本难以伤其分毫。”

    话毕,忆潇湘已是抹好药膏,继而拿起手骨朝叶兆天缓缓走了过来。叶兆天一愣,不由自主地朝后挪了挪,可惜人在桶里,已是挪不动了。

    “刻骨之术疼痛难忍,但你切不可妄动,否则便有(性xìng)命之忧。”忆潇湘在叶兆天面前停下说道。而此时叶兆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怎么回事儿。╔ ╗忆潇湘已是转到了叶兆天(身shēn)后。

    “啊”,一声又长又惨的高叫从万竹林小屋内传出,气势之大竟是让小屋屋顶上的竹叶飘洒一地。

    原来竟是忆潇湘将手骨剌入了叶兆天的右肩,钻心的疼痛与九神开光所带来的疼痛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叶兆天不能妄动,不仅是因为美女当前,更重要的是忆潇湘所说的有(性xìng)命之忧。

    只见叶兆天满脸都是汗滴,全(身shēn)颤抖不已。更让叶兆天忍受不了的却是时间如此之久,忆潇湘硬是在其右肩上捣鼓了半天,而且还插入了好几根钢丝。最终忆潇湘伸手一挥,一枚神针入手,而且神针之上还有丝线。是的,忆潇湘如同做完手术一般,正在替叶兆天缝针。

    “坐下去,还须得再泡1天,否则便会全功尽弃。”终于,忆潇湘缝完了针,命令叶兆天说道。

    叶兆天领会了忆潇湘的意思,缓缓坐了下去,只留下个头露在外面。不过右肩传出的阵痛依然不减一分。不过叶兆天此时也醒悟了,看来眼前之人便是医邪,不由说道:“谢谢!”

    “无需言谢,我救人只凭心(情qíng),没任何理由。╔ ╗切记,七天之内不可妄动右臂,否则一样全功尽弃。”忆潇湘缓缓饮下一口茶后说道,随后又飞来一杯于叶兆天。

    果然是好茶,饮下后,叶兆天已然感觉不再那么疼痛了。不过令他郁闷的是还必须得再在桶里泡上24小时,要知道他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出过游戏了,不过为了这条手臂也值了。而当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右臂时不(禁jìn)震惊不已,尼玛,只有一条手臂骨,一点(肉ròu)也没有。

    叶兆天碉堡了,不由一副不解的样子望向忆潇湘。而忆潇湘似乎知道叶兆天内心所想,不由缓缓说道:“中了最强神最强之招,岂还有复苏之理。我亦只能为你做条假臂,愈合之后相信能有普通人手臂一半的灵活度。最强神的手骨可是比钢铁还硬!你应知足。”

    原来是条假肢,连医邪都如此说,看来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总比没有强吧,而且还有普通人一半的灵活度,叶兆天也就释然了。毕竟有右臂了,叶兆天终于又可以恢复天神之名了。“多谢!”叶兆天由衷地再次谢道。╔ ╗

    “公子可否再听潇湘吹奏一曲?”忆潇湘也不多言,拿起萧已是准备吹奏。而在叶兆天再次说到“荣幸之至”后,一曲箫音已然奏出,甚是动听,不过依然带有悲凉之感。

    就这样,叶兆天在澡桶里听了一天的萧声。最终在忆潇湘一挥衣袖将叶兆天衣物抛向叶兆天时,叶兆天全(身shēn)已然泛出白光。而此时忆潇湘正色地对叶兆天说道:“不可泄露万竹林之事,也不可再来!”

    随即,叶兆天便是白光一闪,定睛一看,竟然是被传送至了万竹林外围。更悲催的是,叶兆天手里抱着衣物,全(身shēn)**立于风中。叶兆天好不尴尬,冷风吹来,叶兆天哆哆嗦嗦地连忙穿好衣物。游戏中已是度过了太长时间,虽然在游戏中亦算轻度睡眠,但叶兆天已然感觉十分疲劳了。连忙下了线,二话不说,倒头就睡。

    而镜头再转,此时万竹林小屋内,忆潇湘正将一个似盅盒的东西放入一个装满“营养液”的玻璃瓶中。忆潇湘望着这个小盒缓缓道:“魔念,希望你永远也出不了万竹林。”随即忆潇湘便横卧(床chuáng)上,用左手撑起上半(身shēn)望着瓶中的小盒再次缓缓说道:“现在的你,又能开光至第几层呢!”

    当叶兆天再次从他那软软的2.5米宽的大(床chuáng)醒来后,二话不说,径直拉开房门,又从二楼跳了下去。是的,有了温泉,叶兆天已经很少在卫生间洗浴了。只听“啊”的一声尖叫,叶兆天正钻出水面,抹了抹脸上流水定睛一看。只见一个**MM正双手抱(胸xiōng)弱弱地看着叶兆天。

    是的,**MM便是陈丽。此时的叶兆天碉堡了,看陈丽的表(情qíng),恐怕误以为自己怀心不轨。叶兆天好不尴尬,随即做出如梦游般的表(情qíng),平静地说道:“我在梦游,在梦游,什么也没看到。”随即叶兆天便转过了(身shēn)向前方游去。游至岸边时却不得起(身shēn),要知道他此时也是全*(裸luǒ)的。

    不曾想的是,此时陈丽竟然缓缓放下了(胸xiōng)前双手,缓缓朝叶兆天游了过去。片刻,只见叶兆天满脸通红,双鼻如公牛般喷气,下半(身shēn)某处已是一柱擎天。叶兆天只感(身shēn)后贴住了软软的两团(肉ròu),比温泉还(热rè),比温泉还软。

    尼玛,是可忍熟不可忍啊。此刻,全(身shēn)躁腾的叶兆天已是不能忍了。就在叶兆天一狠心准备转(身shēn)将陈丽就地正法时,喇叭内传出老王大叫的声音。“少爷,少爷,有两位姑娘找您,快出来开门!”

    顺便值得说明的是,叶兆天的别墅内是有喇叭的,如若外围的门卫有事,便会通过喇叭通报。没办法,叶兆天只好将这股火焰硬生生地掐灭,极不(情qíng)愿地穿好衣服出去开门了。自然的,陈丽也是一脸的不快,但也随之上岸穿衣打扮。

    当叶兆天出去开门时惊讶不已,来人竟是明月心与易水心两姐妹,而且还是大包小包的提着。当随后而来的陈丽见之也是十分惊讶。此时易水心将手中一包递给陈丽说道:“丽姐姐,快帮我提提,累死我了。”

    见叶兆天伫立原地还不知怎么回事,易水心再将另一大包塞给叶兆天说道:“怎么样,不欢迎吗?”

    虽然还是不解,叶兆天也客客气气道:“欢迎欢迎!”

    易水心十分高兴,拉着陈丽一边走一边说道:“丽姐姐,我放寒假了,今年过年不回家,所以就决定暂时住在你家。”

    易水心说完还瞟了叶兆天一眼,似乎是说给叶兆天听的。陈丽见易水心来虽然高兴,但说要在此住下,也不免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也就消散了,(热rè)(情qíng)欢迎了易水心两姐妹。不过令人奇怪的却是,连明月心也来了。虽然易水心解释是她强烈拉来作伴的,以防叶兆天狼(性xìng)大发欺负她的陈丽姐。只是她可能不知道的是,陈丽内心是十分愿意被叶兆天“欺负”的。当然,易水心最后还理直气壮地说会给叶兆天房租,叶兆天苦笑不已。不过好在都是美女,叶兆天也愿意,随之便是殷勤地削果倒茶,十足的好男人范儿。

    人多了,饭菜就得增加,这时才显出众MM的与众不同来。易水心与明月心完全的是不会下厨,虽然(热rè)(情qíng)十足强烈要求要打下手,却是越帮越忙。而这时叶兆天才发现陈丽的厨艺已堪大师级水准了。而此时别墅的男主人却是翘着二郎腿在客厅喝茶看报。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步莲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