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给你一个家

    i^%&*";

    忘了睡了多久.花璇玑才微微的抖了抖密长的睫毛.

    睁眼时对上的是金黄色的帷幔……

    花璇玑知道……自己.应是无事了……只是……

    猛然坐起來.对上的是几双有些陌生的宫女眼眸.

    “娘娘. 你醒了.”一个看似比较乖巧的宫女见花璇玑睁开眼睛.忙上前说道.

    揉了揉有些迷蒙的双眼.花璇玑像是想起什么般.伸手直接抓住了小宫女的衣袖.焦急的问道:

    “烨华……还有.无暇他们都沒事了么.”

    “烨……”小宫女将名字放在嘴中喃喃了一声.这才发觉对方口中直呼的是当今皇上和王爷的名字.脊背猛的发颤.猛的跪下子.颇像只受惊的兔子:

    “皇上.皇上正在大和太上皇议事.至于王爷.奴婢.奴婢也不知道.”

    “好了好了.”花璇玑知道是自己有些疏忽了.直接叫出了烨华的名讳.将手放在唇边轻咳一声.花璇玑沉声道:“把本宫外拿來……”

    “娘娘是要出去么.”小宫女连忙回过头将外交给了花璇玑.另外好心道:“用不用奴婢帮你梳洗下.”

    “不必了.”拿过外飞快的在了上.花璇玑一刻都不想耽搁的踏上鞋飞快的跑出了自己的宫.留下了后宫女的声声呼唤.

    “哐……”因为是花璇玑來的原因.小九并未加以阻拦.所以花璇玑则轻易的推开了正的门.

    看见來人是花璇玑.烨华的脸色突然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不过却也是稍纵即逝.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话语却依旧温柔:

    “休息好了么.太医检查了.你昏倒是因为惊吓过度.沒什么事儿就多休息休息吧.”

    “你的伤口好了么.”花璇玑知道烨华吃醋的脾气.先是关心了他一下.才接着问道:“无暇呢.他醒了么.”

    刚想开口的烨华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伸手习惯的将一缕发丝别在了她的脑后.看了一眼预言师.出声道:

    “你还不知道他的医术么.放心.无暇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沒有醒过來……并沒有其他的大碍.”

    “太好了.”堵在心里的气终于长长的吁了起來.伸手拉了拉烨华的衣袖.花璇玑扯了个笑意道:“烨华.带我看看他好么.”

    见烨华沒有回答.花璇玑担心他又吃那些莫名的飞醋.抬手捏了捏他的耳唇:“我沒别的意思.只是.他是因为我受伤的……所以我……”

    “乖……沒有怪你的意思……”烨华伸手握住了她作怪的手.俯下头轻吻了下她的额头.“走.我这就带你去.”

    “我刚刚看完就不跟你们一起了.烨华……我在最后问一次.我说的那件事.能不能答应我.”预言师看着他俩亲昵的动作.嘴角勾起了一抹放心的笑意.随后却又被无奈打消.伸手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预言师好像在一夜之间再次苍老了许多.看着烨华和花璇玑的背影.他想了想.须臾.还是开了口.

    “不能.”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带有丝毫余地.烨华有些无奈的回过头:“你不用再觉得你自己欠她什么了.从她做出那一系列事后.你们之间早就应该两清了.”

    抿了抿唇.烨华蹙眉.终究将手中带着点点细汗的钥匙交给了预言师.

    随即又拍了拍手.让小九端上了一盏银杯.

    “这算是……我最后的退步了.去送她一程吧.”

    “她的手筋脚筋都断了.你还担心她能做出什么吗.”预言师脾气向來很倔.看着那杯酒眸光百感交集.

    花璇玑慢慢从烨华的手中抽回手.他们所说的他都差不多是听明白了.

    预言师.应该是在为了那个女人求吧.

    伸手拍了拍烨华的大掌给了他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随即抓起钥匙向前一步塞到了预言师的手中.刻意压低了声音道.

    “烨华向來不是绝的人.钥匙.不是已经在你手中了么.”

    一根筋的预言师这才反应过來.满眼欣喜的看向了烨华……

    “其实.”花璇玑抿了抿唇.想要隐忍终究却还是开了口:“烨华说的很对.你和明如玉早已两清.你真正欠的人……是……”

    虽然预言师已经给了烨华一个皇位.但是.花璇玑明白.烨华要的并不是这些……

    从他曾经提到自己曾经父皇母后时的神色她就明白……

    他要的.不过是一个家……

    烨华.也是缺乏安全感的人啊……

    接下來的话再不用多说.花璇玑放开钥匙捏了捏预言师的手.朝着烨华走了过去.

    “对不起……”

    重重夹杂着哽咽的声音在烨华和花璇玑迈开步伐的时候终于响起.预言师的头垂的低低的.眼底写满了歉疚之意.

    对不起……我从來沒有真正给过你一个家.

    紧握着烨华手的花璇玑明显感到了烨华在听到这句话时从手心中传出的震动.不过……他还是沒有回头.拉着花璇玑的手向外快步走去……

    在慢慢远离了预言师所在的大的时候.花璇玑突然停住了脚步.走到了烨华的面前.突然的抱住了他.

    “我知道你向來是那种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的人.所以.就算我让你哭你也定不会哭出声來.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些什么.我不能给你失去的父.但是.烨华.请你相信我.未來.我会和启儿给你一个家.一个……只属于我们的家……”

    垂在两侧的手指变得僵硬.许久.烨华才反应过來.伸手紧紧的将花璇玑拥在了怀里.尽管他沒有哭……但是无法抑制的抽泣生还是出卖了他的心……

    凉薄的眸子中写满了空洞.拥着花璇玑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仿佛想要将她融入到骨血之中.

    许久.暗淡的眸子才微微抬起.烨华的声音沙哑中却带着足够的磁.

    “璇玑……相信我.我们会有一个家……”

    “恩.”同样用无限大的力气环住了烨华的腰.花璇玑拼命的在他怀中点着头.嘴角是难以抑制的满足笑意……

    秋闷黄的落叶片片洒落在他们紧紧相拥的上.而在他们的后.一道雪白色的影正静静无声的飘过……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