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回宫【加更】

    i^i^

    漆黑的夜色之中.空的大街上只有打更人的影缓缓移动.半眯着已经快要闭合的眼.

    一辆马车突然飞快的从他的边忽闪而过.突然的力道和速度弄得打更人一个不稳.直直的摔倒在了一旁.手中拿着的打更专用的铜锣也在这个时候咯噔一下掉落在地面之上.发出无比刺耳的声音.

    嗡嗡的声音同样传到了花璇玑的耳膜之中.

    有些费力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一大片绯红的颜色……花璇玑猛然打了个激灵.用手费力的揉了揉太阳.一时之间反应不过來这里是哪里.

    “醒了.”头顶突然传來了无比温柔的声音.熟悉中带着深深地磁……

    花璇玑背着声音弄得浑上下从里到外酥麻了一圈.脑袋里像是浇了个迷糊糊.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來.

    自从烨华陷入沉睡中以后.花璇玑越发的变得做梦了起來.

    梦中的男主角当然毫无意外的是一袭红衣的烨华……

    许是被那几头野狼打得虚了.当看见眼前的男子之时.花璇玑还有些米糊的认为自己是在做梦.遂闭上眼睛准备接着睡……

    然而.刚刚一闭眼睛.烨华的声音却又再次传來“我们快到了.你还是先起來吧.小心着凉……”

    这个梦……貌似有点真.

    花璇玑挣扎了半分.再次睁眼时仍觉得迷茫.她觉得睡意被压着似乎沒有能够睁开眼.但视线中逐渐出现一丝亮光……

    这种感觉……比做梦來的还真.

    视线中渐渐清晰的人影果然是烨华.修长葱白如玉的手指正慵懒的落在她的肩头.墨色的长发垂落在锦被之上.额发稍显凌乱.月光顺着小窗缓缓的撒了进來.衬得那张俊秀面容略显慵懒.懒洋洋的看着她……

    花璇玑这才反应过來.脑海中像是放电影般快速略了一遍.

    她好似.借了个板车.然后带着烨华去找雪狼胆.

    她好似被一群饿狼围攻……

    她好似制服了领头的饿狼.但是又被反攻……

    她好似受了好重的伤……好似.她要死在狼爪之下了……

    在这个时候……烨华……

    琢磨了半天她终于想到了重点烨华醒了.

    见她那一会好奇一会紧张一会思考的表.烨华不由得微微抿起了唇角.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这个动作不算大.却让花璇玑如触电一般的坐了起來.

    伸手紧紧的抓住了烨华的衣襟.仿佛只要一撒手烨华就会跑掉一般.花璇玑的眼眸里洒满了惊喜.声音不自的颤抖着:

    “你醒了.你醒了.天.我不是做梦吧.我不是做梦吧.”

    “嘶……”刚想回答的烨华突然感觉到腿上一痛.不自嘶出声來.

    “会痛.会痛.”花璇玑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缓缓的撒开了在烨华腿上作案的那只贼手.

    烨华的额角微微抽了抽.

    声音却依旧很是平静.仿佛世间万物发生什么事都与他无关一般.语气中好似强忍着笑意:“你想验证做不做梦掐我做什么.”

    “一激动.掐错了.”花璇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眉毛.讪讪道.

    烨华的额角再次抽了抽……

    花璇玑虽然神经有时候微微有些大条.不过她还是分得清事轻重的.在她慢慢反应过來之时.她猛然抓住了烨华的衣袖“我们这是在哪里.”

    “马车上.”烨华回答的依旧不紧不慢.

    “什么.”花璇玑激动地仿佛要跳起來.慌乱的问道:“去哪里的马车.”

    “回皇宫.”烨华温声道.

    “什么.”花璇玑的声音简直要震破烨华的耳膜.就连驾驶马车的车夫听了后都不由得形一偏.

    花璇玑过了足有半分钟才反应过來.大口吸着气挣扎着抓着烨华的衣袖就往马车下拽去.

    “你做什么.”烨华有些诧异的拉回了她.一边提醒道:“不要乱动.小心摔着.”

    “我还要问你做什么呢.”花璇玑气的在烨华上挥舞着拳头:“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找到的黑岭么.你怎么……你怎么就……天啊.你要气死我了.车夫.快回去.快回去……”

    “咳……”烨华不紧不慢的轻轻咳了一声.将一直乱动的花璇玑恩在了一旁.对着车夫挑了挑眉道.“你继续开……继续开.”

    随着车夫哦的一声烨华放下了花璇玑刚刚撩起的帘子.

    “你听我说……璇玑.你被骗了……”

    花璇玑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烨华的话弄得一个激灵.被骗了.什么意思.被谁骗了.

    看着花璇玑疑惑的神.烨华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她头顶杂乱的发丝:“你知不知道.太上皇告诉你黑岭的事儿.其实是为了支走你.”

    “支走我.”花璇玑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什么意思.”

    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烨华又恢复了那副冷冷淡淡的神.周散发出一种冷寒的气息.

    “如果……我沒猜错的话.今夜的皇宫.定然无法平静……”

    “到底什么意思……”花璇玑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说道.

    “我想……那个女人今夜就会來找太上皇……”烨华极力平复着心.冷静的说道.“所以……”花璇玑也不是那么笨的人……“你的意思是.太上皇早就料到了那个女人这段时间会找他.所以.他找了一个借口.将我们想办法支出宫去.”

    “你还不算笨……”烨华微微挑了挑眉角.隐着笑意道.

    “那你的毒.”花璇玑有些忐忑的问道.能治好烨华才是重点.

    “既然有毒就会有解药的.我们现在就回去.朝那对女人要解药.放心.我沒事儿的.”伸手将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的花璇玑拥入怀中.顺着颠簸的马车撩起的车窗.烨华的眸子变得如深潭般无法看清水底……

    伤害他.伤害她的人……他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付的代价……一定……绝不手软.

    有些仇.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