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垂首明如玉

    寂静的夜里,那嘎吱打开的大门之声显得格外清晰,又格外的诡异。.:

    预言师微微抬了抬眸子,大没有开灯,皎洁的月将预言师的影拉的极长,仿佛能通到那张明晃晃的龙椅之上。

    “吱嘎……吱嘎……”靴子踏在地面上发出了极为清脆的声音,甚至还带着些许的回音。

    绿色的眸子里是死一样的暗淡,当他一步步走到大中央之时,后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刚刚那扇推开的门,已经被用极大的力气紧紧合上了。

    预言师没有回头,像是早就预料到般微微扯了扯嘴角,声音沙哑的像是从沙子上滚过:“如玉……你来了……”

    没有回音,没有任何的回音。

    只是,在预言师正对着的龙椅之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全黑的影!

    月色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天际中微微的一点鱼肚白。将女人的影十分清晰的勾勒了出来。

    宽大的袍子将她整个体完完全全的包裹的严严实实,仿佛不容许任何人的侵犯。

    唯一露出来的一双眸子正一瞬不瞬的如同一把利剑一般生生的打在了预言师的上。

    伸手缓缓将脸上的黑布取下,明如玉想选择一个比较委婉的打招呼方式,可是,自从预言师进来的那一刻起,她的眸中就以蕴满了滔天的怒火……

    他不能忘记……

    眼前这个自己恨了足足十几年的人。

    这个让自己被迫流落在青楼之中的人,

    这个……还她连自己亲生女儿都无法正面相认的人。

    这个让她恨之入骨,恨不得食其喝其血的人……

    冷冷的哼了一声,明如玉还是做不到坦然笑之:“别用你那副假惺惺的样子看着我,如玉~你不配这么叫我……”

    “如玉……不,明夫人,我们好久不见……”预言师的声音很低,完全没有他之前那副做什么事都是嘻嘻哈哈的感觉……

    “呵……”明如玉的冷笑声再次响起:“那你就记住吧,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啊不对,或许百年之后,我们还会在黄泉路上相逢……”

    再不想多言,明如玉向来不是那么沉稳的人,她隐忍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刻,好不容易等到了又怎么会轻易放过……

    冷寒的剑光在微蒙蒙的天幕之中显得异常的渗人,几乎没有给预言师丝毫犹豫的时间,白光挽起一道剑花,如惊雷般穿透厚而压抑的空气,直直的向着预言师迫而去。

    然而,却又在与预言师咽喉只差咫尺的时刻突然停下。

    “你怎么不躲?”明如玉的声音带着零星好奇……攥着剑得手微微颤抖。

    只要一厘米,一厘米她就可以穿破她的喉咙。

    可是……看着自己曾经深过的,称之为信仰和未来的那张面容。

    尽管已经老去,却依旧不减当年的魅力。

    ……

    你有没有过一个人?

    你有没有像他那样……恨他?

    缓缓的睁开紧闭的眸子,预言师的表并没有因为那把剑就立在他的咽喉之处而有任何的变化……

    苍白的唇微微嗡合,碧绿的眸子里是说不出的神

    “如玉,当年,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不该,为了我自己的事,而……我知道当初,是我对不住你,但是,能不能请你高抬贵手,放了烨华……放了无暇……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来偿还,他们是无辜的。”

    “你的命?”明如玉突然想笑,从心底散发出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眼前的预言师,这个模样在她眼里就像一只跳梁小丑……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你的命值几个钱?”伸手收回那把属于自己的佩剑,明如玉冷冷的一字一句,一声比一声高的道:“你的命能换回我的清白么?你的命能换回我对你曾经的那份感么?你的命能换回我曾经的那份无助么?”

    慢慢的将佩剑收回刀鞘,明如玉笑的如五月盛开的繁花般灿烂,声音却如腊月的冰霜般寒冷:“我不会让你死,我要看到的,是你最重要的人一个个离你而去,我要看到的是你最重视的人一个个在你眼前死去!玉染,你还是想当初一样老谋深算啊,什么雪狼胆,什么派玉无瑕出去办事儿,我看你要做的,其实是想将他们送走吧……呵呵呵……”

    可笑,真的可笑。

    明如玉的笑意更加蔓延,十分得意的道:“你真的以为将他们送走就是最好的出路么?你以为这样就能保护他们么?我告诉你,你的大儿子,烨华……早已经和我的女儿掉下了悬崖……不用担心,那悬崖深不见底……我估计,他们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手指缓缓拂过那剑鞘上的红宝石,明如玉直接忽视了预言师越变越白的脸庞,嘴角的笑意更为得意:

    “好吧,这里是我失算了,没能让您亲眼看见他们的尸体,真是……不过……”明如玉伸手掠过自己浓密漆黑的柔长发丝“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模仿了你的字迹让玉无瑕马上回京了,估计,这个时候应该快到了吧……”

    “你……”预言师的整个子都在颤抖着,就连指尖都不约而同的变成了青白的颜色。“你怎么这么狠心……花璇玑,是你的女儿啊……”

    “那又怎么样?不过是个野种罢了……当那个浑的人在我上……呵呵,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么?”微微顿了一顿,明如玉的声音变得更为尖锐:

    “我只恨当初没再怀上她的时候就将她掐死,也不至于落得这个让她为了一个男人胳膊肘想外拐的地步……玉染啊……你的儿子对于风月,也不输于你么……”

    “不过,那又怎样?烨华到最后不还是将她忘得彻彻底底,和别的女人你侬我侬!”

    “如玉……”缓缓垂下头颅,玉染灰白的发在明如玉眼前一闪而过,声音低沉,甚至还夹杂着几分哽咽:“我竟不知道,你是如此的恨我……”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