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带着烨华一起上山

    %&*";i^

    “黑岭.”老妇十分惊异的将嘴张成了0型.和老汉对视了一眼道:“姑娘.你确定你问的是黑岭.”

    花璇玑焦急的心被老妇这一句话弄得有些凌乱.伸手擦去眼角的一颗泪珠.花璇玑吸了吸鼻子:“是啊……不是只有黑岭才有雪狼的么.”

    “那就沒错了.”老妇小声的呢喃了一句.声音极轻.落入花璇玑耳里的不过几分.看着老妇怪异的表.花璇玑内心更为纠结.抓住老妇的小手不由得松了松:“婆婆.你不会要劝告我.说那个地方只是传说吧.”

    “不不不.”老妇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条条笑纹形成了沟壑:“姑娘啊.真是命不绝你家夫君……这里.便是黑岭了……”

    “你说……”花璇玑的反应比刚刚老妇的要大得多.便也是了.寻了这么久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告诉你你现在就在这个地方……怎么能不欣喜.

    连忙收回了抓住老妇衣角的手.花璇玑反手握住了烨华如寒冰般的手掌:“烨华……你听到了么.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紧接着.花璇玑又欣喜的回过头.眼角的泪珠代表的是她此时的喜悦:“老婆婆.那上山有那条路比较近.你们知道的吧.快带我去吧……”

    “姑娘……”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老婆婆无奈的垂下眸子.伸手戳了戳老汉的手臂:“还是你说吧……”

    老汉哀伤的拍了拍老妇的肩膀.扶着老妇一起坐到了边.

    “其实姑娘……不是我们不想帮你……而是.这黑岭实在是危险.怪枝嶙峋.深不可测.忽而是平原.忽而是高峰……这两个地势别看恰恰相反.雪狼來的时候.可是一个难躲.一个难跑啊……且雪狼凶猛巨大.且别说你一个小姑娘上山.就连我一个老汉……当年……”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老汉的眼圈不由得红了起來.用力的抽了抽鼻子.老妇和老汉的手交叠在了一起:“姑娘啊.不瞒你说.当年.我们家的阿沁.就是因为贪玩误闯进黑岭……结果……有去无回啊……”

    声音到最后变得极轻.一抹忧伤充斥了整个房间.

    花璇玑这才料到自己戳了两人的伤疤.连忙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真的不好意思……”

    “沒事儿沒事儿.”老妇擦了擦眼角:“人都沒了.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只是姑娘.”微微挪了挪股.老妇与花璇玑坐的又近了几分.亲切的执起了花璇玑的手.老妇满是劝慰的道:

    “我看你也正值青年.如果真的出了事儿.不是得不偿失么.不如.回家给他点好吃好喝.然后让他过得快乐些……也算为他做了该做的事儿.我知道.你一定是怕守活寡吧.可是……总比死了强啊.人那……还是活着好.”

    “不……”花璇玑想也沒想的就飞快打断了老妇的话.拼命的摇着头.花璇玑忙不迭的从老妇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

    “不……不可能.我不会放弃.也绝对不会放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花璇玑的声音充满了坚定:

    “既然我已经來到了这里.再说放弃我会瞧不起我自己的……只要有一点希望.我一定就不会放弃……更何况……死算什么呢.如果失去他.对我來说那就是生不如死……”

    “可是……”看着花璇玑的样子.老妇十分不忍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又戳了戳老汉.小声嘟囔道:“你倒是想法劝劝这个姑娘啊……”

    “我觉得……”老汉有些内疚的看了老妇一眼:“这姑娘说的对……”

    “什么.”老妇不可思议的尖声道.

    “这姑娘说的很对.有希望就一定要努力.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不过不付出.就一定不会有回报……或许……会有奇迹发生呢……”

    “疯了……”老妇看了看老汉.又看了看花璇玑.像只拨浪鼓一样來回摇着头:“这是疯了.疯了.都疯了.”

    “我沒有疯……”花璇玑对着老汉报以感谢的笑容:“婆婆你放心.这是我自己的事儿.我不会牵扯进你们的.只是老伯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山上的具体地势如何……上山下山要多久……”

    见花璇玑这个样子.老妇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都沒有用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声的嘟囔道:“自求多福自求多福吧.孩儿他爹.你俩这思想我是跟不上了.我还是看看咱们的午饭吧……”

    说着.站起了摆动着腰肢向外走去……

    看着老妇走开后.老汉朝着他离去的防线露出了一抹无奈却满是宠溺的笑意.看的花璇玑心中不由得轻轻一抽.

    这么多年.只有两个人的相依为命.可是他们却过得这么幸福.看他们的样子不是特别富裕.但全却充满了幸福.

    这才是……所谓的真正吧……

    轰轰烈烈过后平平淡淡才是真……

    “姑娘.姑娘……”见花璇玑看着自己失了神.老汉连忙将手从花璇玑眼前挥了挥:“姑娘你是怎么了.”

    “啊.沒事儿……”花璇玑有些尴尬的讪讪道.看了一眼烨华过后对着老汉道:“我们开始吧……”

    “好……”老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篇大论道:“其实.我刚來的时候.这里是一个还算庞大的小村庄.且山上并沒有那么多的狼.当时狼的本也很善良.如果人不伤害他.他绝不会动人……不过.自从雪狼胆有着治疗内功巨大的功效一事儿传出去后.越來越多的村里的人开始寻找.损伤他们……刚开始.雪狼是任人宰割的.不过……后來.便变成了逢人便咬.后來又发生过一次巨大的地震.整个黑岭全部下沉.人们死的死伤的伤.该搬家的都搬了家……这里.便变成了一个秘密的地方.你想想.谁会闲着沒事儿放着大道不走往悬崖下跳呢.”

    “然后呢……然后呢……”花璇玑拖着下巴.听得及其认真:“那现在.山上除了危险.还有什么其他的况么.”

    “我自己也自从那件事后在沒有进过黑岭.不过.如果按照原來來算的话.真正走到雪狼居住的地方.需要至少两天两夜的时间……外面的狼.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狼群罢了.直到里面.有一个隐蔽的树林.那里住着的才是真正的雪狼……”

    站起从一旁拿过茶水递给花璇玑一杯.自己又喝了一口.老汉继续道:“外面的狼怕火.这是人人都知道常识.不过.雪狼.却不怕……所以.想要对付雪狼.只有真枪实战……”

    老汉的音量慢慢的淡了下來.花璇玑有些为难的咬了咬唇.仔细分析起老汉的话.

    两天两夜……

    进去两天两夜.出來又是两天两夜.这就足足四整天的时间……

    自己出來到现在才也不过七天左右.烨华就已经将冰魄丹含为了绿色……接下來压根沒有可以给他压制毒的地方……

    花璇玑不会麻痹自己……她明白.如果真正那么走的话.自己说不定还沒等出來……烨华就已经……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花璇玑紧握的手心全部是汗滴.究竟有什么办法呢……

    眸光在烨华上细细打量……突然.花璇玑脑海中闪现出了一个问号……

    带着几分欣喜的回过头.花璇玑朝着老汉问道:“那个.你究竟用什么把我们运回來的……”

    老汉见花璇玑这悲一阵喜一阵的.有些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如实的答道:“用板车啊……”

    “就是这个……”花璇玑激动地险些跳起來.伸手将一缕发丝别在脑后:“老伯伯.这个黑岭我是一定要去的.你能不能.为我准备些东西……”

    “你说.”老汉十分仗义的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只要我能办到.一定为你准备.只是你要明白.我这穷乡僻壤的.说不定.找不到你要的东西……”

    “不不不……我不会要太珍贵的东西.”花璇玑转了转眼珠.摸了摸怀里已经准备好贴放着的药引.对着老汉道:“你能不能把板车借给我.然后.在为我准备两天的干粮.还有……熬药的罐子……”

    见老汉沒有回话.花璇玑知道自己有些唐突了.人家和自己非亲非故的.救了自己自己就该庆幸了.这么说实在是有些不懂人了.

    想了想.花璇玑连忙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碎金塞在了老汉手里:“老伯伯.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拿食物的……这些.就算是我买了你板车的钱……不知道够不够……”好吧.花璇玑道现在对古代的银子还不太了解.

    不知道自己手中的一块已经够一户平常人家一年的花销了.

    老汉其实并沒有不想帮的意思.只是他被花璇玑的想法有些吓住了.沒有伸手去接那块金子.老汉十分讶异的道:

    “姑娘.你的意思难道是.你要带着你的夫君一起上山.”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