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绝路逢生

    i^%&*";

    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滞.那个來报告的暗影有些悻悻的抬起头.看见的却是一张他们从未见过的冷若寒冰的面容.

    暗影心一惊.在心里打起了鼓.

    这个头是今天分配给他们得.看那个女人的样子仿佛对他十分敬重.

    他会不会责怪他们办事不利.对自己下手呢.

    若真是一死也就罢了.就怕那个女人……用毒.

    一想到这.暗影不由得冷冷抽了一口气.那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

    霎时间.空气中能够听到的只有落叶随风飘动的沙沙之声.

    许久之后.烨昇才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眼睛.轻轻咳了一声.声音沙哑的像是从沙子上滚过:“那个婢女的尸体在哪里.”

    “啊……”报告的暗影先是一愣.随而马上反应过來.连忙颤颤巍巍的答复道:“在那面……”

    一袭月白长袍随风而动.如墨的发丝随着体的奔跑而如丝如缕的飘动.一张如玉的面容此时看不出丝毫喜怒……

    ******

    忘了下落了到底有多久.耳边有风在不断的呼啸着.仿佛要生生将她的耳膜将她的子穿透.

    而在这个时候.花璇玑心里唯一的信念只有紧紧的抱住烨华的体.紧紧的……贴在他的上……

    “哗啦.”随着一声巨大的树叶撼动之声.花璇玑只觉得脊背重重一撞.浑像是散了架一般.

    用力的咬了咬牙.花璇玑用一只手紧紧的抱着烨华.灵动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四下查看了一番.

    这才发现自己处于的是一个悬崖之中的树杈之上……树杈很粗.看來能够暂时承受两个人的重量.

    花璇玑先小心翼翼的将烨华的衣衫绑在了树杈之上.然后扶着树杈潺潺微微的站起來.将手放在眼睛上上下打探着.

    然而.他们处于的这个位置很是奇怪……看不见崖顶也看不见崖底.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花璇玑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无奈的瘫坐在了树杈之上.花璇玑伸出手捧着自己的下巴重重的叹着气.

    这样……就算现在沒被摔死.过几也会被饿死的啊.

    就在这垂头丧气之时.花璇玑眼睛突然一亮.看着悬崖上的斑驳痕迹.心一喜.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不算陡峭的悬崖之上.带着明显的铁钩子钩过的痕迹.看來……这里应该是有人经常來的……

    否则.如果不是长年累月.定然也勾不出这么深邃的痕迹.

    摸着悬崖上凹陷的地方.花璇玑微微的眯起了眸子……

    既然这悬崖深不见底又够不到上面……那这里……肯定应该有一些类似山洞的东西……

    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后.花璇玑飞快的将自己上的外脱了下來.紧接着搓成了一条绳子.重重的系在了最粗的那根枝丫之上.

    然后子慢慢下坠.手指扣着那些凹陷一点点的向下移去.

    果然不出花璇玑的所料.在她下两米的地方.真的有一个深不可测的黝黑山洞.

    高兴的拍了拍脸蛋.凭借着高超的轻功.花璇玑飞快的重新翻到了树丫之上.对着烨华欣喜的道:

    “果然老天不绝我们……我们有救了”

    十分小心的将绑住烨华的衣服绳子解开.花璇玑深深吸了口气.望着那不算太远的距离.又看了看烨华……

    豁出去了~

    三下五除二将烨华绑在了自己的上.花璇玑试着向前挪了挪子.结果.脚下不住一滑.直直的向下摔去.

    “啊……”惊叫之中花璇玑十分敏捷的拉住了绑住自己体的那根绳子.另一只手也扣住了崖壁上凹陷的地方.

    然而.烨华的体重足足有花璇玑的两倍之高.哪怕花璇玑此时连动都沒动.那扣住崖壁的白玉小手也早已被磨出了殷红的血丝.

    重重的合上了眼睛.

    此时的花璇玑是真的累了……

    好想就这样松开手.如一只小鸟般随风飘走……再不管这尘世间的生死……远离皇宫的斗争.

    然而.她知道.那只是妄想.

    想起轻歌.预言师期盼的眼神.想起之前烨华为自己承受白焰的一刀又一刀.

    腥甜的血水被重重吞咽下去.密长睫毛下的星亮眸子徒然打开.露出了坚定不移的神色.

    她不能屈服……她不能认输

    她还沒有给那些害她的人好看……她不能辜负轻歌.不能辜负预言师.不能辜负大泱人民的期盼.

    她要回去.她要治好烨华.活着回去.

    握着绳子的手向上挽了个花.花璇玑伸脚也登上了崖壁.紧接着.慢慢的一寸一寸向下挪去.

    鲜血……浸满了月白色的衣衫.光洁的额头也早已被汗水洗礼.密长的睫毛也被汗水染湿.几乎连睁都睁不开.

    而此时的花璇玑.只是紧紧的咬着牙.用力的甩了甩头.一点一滴的向下移去.

    躺在她脊背上的烨华.一张面容依旧如白玉般温婉.密长的睫毛在阳光映衬之下为脸上打上了斑驳的碎影.

    一赤红衣袍将他映衬的如谪仙般唯美.好似从画中走下般.绝美.动人.

    不过仅仅两三米的路程.对与花璇玑來说确如过了一世纪般漫长.等到终于落到了地面上之时.花璇玑只觉得整个上都被汗水洗礼了一圈.

    果然和花璇玑想象中的一样……这里果然有人住过.伸手将大堆大堆的茅草堆到一起.花璇玑将烨华安置在上面之后.自己斜斜的躺倒他的边.

    将手伸进前将那张药单再次细细看了一遍.这才将头靠在了烨华肩头上沉沉睡去……

    她累了……真的太累了……

    花璇玑是被耳边的一阵呢喃吵醒的……

    体不自觉的微微一颤.花璇玑正眼时只觉得一阵湿气扑鼻而來.耳边哗啦哗啦的声音纷纷响起.花璇玑微微偏了偏头.这才发觉.原來是下雨了……

    此时.天以大黑.大滴大滴的雨珠如门帘一般从山洞边缘淋下.时不时的会有雨水溅到花璇玑的上……

    而一旁的烨华.好像因为山洞太潮湿的缘故.体再次变得冰凉刺骨……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几近透明.嘴里不断呢喃着:“水……水……”

    这是烨华这几说的第一句话.花璇玑心中的惊喜之更不用多说了.望着洞外的大雨.花璇玑甚至有些庆幸这及时的雨水……

    连忙跌跌撞撞的起忙不迭的跑到洞口去接.

    然而.尽管花璇玑奔跑的速度再快.那水还是等不到到烨华口中就已洒落干净……每次能滴到烨华嘴里的.不过那么一两滴……压根解决不了此时的燃眉之急……

    四下打量了一圈.花璇玑发现压根沒有什么可以去接住雨水的.

    冷冷的吸了一口气……听着耳畔烨华的嘤咛……花璇玑不再多想.快步向外凑了大半个子.任凭豆大的雨水将她整个人完全浇湿……然后慢慢的张开了如花瓣般殷虹的唇瓣.

    接满后喊在嘴里.然后在飞快的跑到烨华的面前渡到他的唇瓣之中……

    等到烨华终于不在呢喃.花璇玑的整个上也被水浇了个透彻.

    雨水渐渐转小.秋夜冷的风顺着山洞毫无保留的吹刮了进來.花璇玑只觉得脑袋一阵昏沉.整个子上的每一个毛孔好似都被十足的冷风灌满.

    头里也像熬了一锅乱乱的米糊……整个人疲惫无比.

    然而此时……她冷.烨华也比她好不到哪去.殷虹色衣袍包裹的子不断的随风颤抖着……两个人就好比秋的枯黄落叶.只要轻轻一碰.就能碎成渣……

    凭着最后一点意识.花璇玑拖着无比疲惫的子.颤抖着手将自己下还干涸的稻草搬出了一点.紧接着将她藏在烨华体里的两块火石取出來.在稻草的上方用力一锤……

    好在这次老天并沒有再难为她.不算太大却很是炙的火焰很快跳跃着燃烧了起來.

    花璇玑苍白的小脸也因为火苗的映照显得红润动人了几分……却不知是因为发还是欣喜……

    嘴角无力的扯起一抹笑意……花璇玑小心翼翼而又十分费力的咬着牙拖着烨华的子凑到了莹莹燃烧的火苗之旁.紧接着.学着他曾经在大上的样子.将手在大火上莹莹烤着.然后等到一双小手被烤的的时候.在飞快抽出來放在烨华冰凉的手上.脸上.前……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还好花璇玑这一招是管用的……不多时.烨华的面容就恢复了以往的白皙.不再像刚刚一般苍白如纸……

    而此时的花璇玑.早已疲惫的无法睁开眼睛.整张脸像是被火烧着般疼痛……脑袋也早已昏沉沉的分不清自己此时处何处……就连动作.都像机械式的重复着……

    最后.眼前一黑.嘴角含着一抹笑意扑通一声倒在了烨华的边……

    莹莹的火光之中.烨华那靠近花璇玑脸庞的如葱白般白皙修长的指尖仿佛微微动了动……

    悄无声息……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