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i^i^

    “恩.”烨华有些无力的恩了一声.一夜的折腾让他的胡茬也冒了出來.眼圈深深的陷了进去.显得有几分沧桑.声音也是沙哑的像是从沙子上滚过.

    微微眯了眯眸子.烨华伸出手揉了揉依旧吃痛的太阳.抬眼时.余光正掠过一旁的花璇玑.有些冷漠的蹙起了眉.冷冷问道:

    “你怎么在这.”

    “我……”花璇玑抿了抿唇.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他都忘了么.

    “姐姐是听见皇上生病了.刚刚过來的.你看.这疲惫的样子.显然是沒睡好.皇上.你看姐姐这么关心你……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姐姐恢复份啊.”沒等花璇玑说完.阿凉就张开小嘴叭叭叭的说了起來.句句颠倒黑白.看着烨华的眼睛微微眯着.十分的魅惑.

    脑袋中隐隐约约的想起了昨的一些画面.烨华伸出修长的双手揉了揉眉心.

    自己仿佛是在找花璇玑的时候.晕了过去……

    回想起花璇玑依偎在玉无瑕怀中的影.烨华的心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番.

    将手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烨华冷冷的说道:“妃所言极是.朕觉得.她在冷宫倒是方便了她.”

    凉薄的眸子微微眯起.沒有丝毫感的看向了花璇玑:“以后你就在你原本的宫中呆着吧.沒有朕的许.任何人不得出入.违令者.杀无赦.”

    尽管知道烨华这些其实并非出自本意.不过.看着阿凉依偎在自己喜欢人的怀中.花璇玑还是无法承受的……

    微微俯了俯子.花璇玑不吭不被的道了一声是.随后又淡淡道:“那么皇上还有别的吩咐么.如果沒有.臣妾就回去了.”

    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到办法恢复烨华的记忆.可是那个女人又不准自己告诉其他人……究竟.该怎么办呢.

    这样安静的花璇玑让烨华有些不适应.轻轻点了点头.从凉薄的唇中轻轻的挤出了一个恩字.不冷不淡.颇有他之前的风范.

    “臣妾告退.”花璇玑如释重负的长长吁了一口气.行了个礼.就像逃离般的飞快离去.

    在转关门的那一个瞬间.花璇玑突然听到烨华用从回來过未对自己有过一次的温柔口气朝着阿凉道:

    “昨夜……是你.”

    推着门板的手微微颤了颤.在大门徐徐关上的瞬间.花璇玑看到.阿凉故作羞的点了点头.又用得意.却带着一抹莫名恨意的眼光看了花璇玑一眼.

    那种目光让花璇玑不由自主的颤粟了一番.

    抬起头.眼前竟是玉无瑕一双含着淡淡忧伤的眸子.

    两人无言的并肩走了一番.花璇玑有些尴尬的拽了拽手掌.:“你都听到了.”

    “是指昨夜的……还是刚才.”碧绿的眸子微微眯起.玉无瑕恢复了以往的温润.缓解着两个人之间的尴尬.

    “好了.不逗你了.”伸手想要以往一样拍一拍花璇玑的头.然而却被她不动声色的躲了回去.有些尴尬的道:“无暇.别这样.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你是不想让烨华看到吧.

    玉无瑕在心里淡淡的自嘲了一声.不过面上还是加以平静的收回了手.装作无事一般:“你就让她这么继续欺骗着烨华.”

    “无暇.”花璇玑抬头轻轻叫了一声.过了很久都花璇玑沒有出任何的声音.像是在特别隆重的思考着什么.等到玉无瑕有些疑惑的眯起眸子时.花璇玑才淡淡的开口道: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只要我能帮的上.”

    “这人多嘴杂.我只跟你说两件事儿.一.帮我查查有什么可以快速恢复记忆的药.二.告诉所有知的人.不要提我和烨华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这是……你的意思是烨华失忆了.”玉无瑕有些不解的看向了花璇玑.

    “我不能说.”花璇玑十分为难的抿了抿唇.“你只要帮我办到这两件事儿就可以了.从以后我可能就出不去我那里了.不过.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对吗.”

    “好……那我便不问.”玉无瑕十分贴心的点了点头:“我会帮你打点下那些厨子.不会让你生活过太差的.”

    “我相信你.”眼前这个人就像是一个大哥哥.可以无所顾虑的讲述自己的心事.他懂得倾听.也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更能在分分钟猜测自己的感受.

    可是……他们却永远都成不了……那种关系.

    有时候.花璇玑也会想.如果自己遇见的是第一个人是他.该多好.

    或许他们会有一个小小的院子.有几个孩子.他会出去做生意.而自己在家教导孩子.早早的做好了饭等他回家.

    两人一起坐在被窝里谈着他或她每遇见的新奇的事.出而作.落而息.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可是……

    沒有如果.

    淡淡的朝玉无瑕道了谢.花璇玑转过的时候.眸光里除了点点的哀伤.还带着几抹无法言喻的恨意.

    这种一切被别人捏在手心的感觉.花璇玑紧紧的握住拳头.朝着那个房间愤恨的看了一眼.

    阿凉.

    不管你是谁.曾经对我有多么大的仇恨.烨华的仇.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

    绝不手软.

    她.可是瑕疵必报的人啊.

    “滴水之恩”定要当喷泉相爆.

    缓缓的走回了自己的宫.一路上.各个太监宫女们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依旧行这礼.

    无奈的勾唇一笑.

    花璇玑想.一夜的时间.足够自己被打入冷宫的事实传遍每个角落了吧.

    他们看自己奇怪的原因应该是好奇自己为什么又出來了吧.

    皇宫……还真是个藏不住事儿的地方呢.

    “小姐.小姐.你可回來了.这外面风这么大.你还发着烧.怎么就穿了这么一点啊.”正在院子中焦急的不知所措的轻歌看见花璇玑回來的时候.心中压着的石头突然就划了下去.见花璇玑沒有事儿.连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继续发挥她唠唠叨叨的功力.

    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轻歌.花璇玑从心头上突然涌上了一抹幸福的感觉.伸手一把搂住了轻歌.将头依到了轻歌的肩膀上.

    听着轻歌的淡淡呼吸.花璇玑的唇角不由得微微上扬.这种被人担心的感觉……真好.

    想起烨华可能会离开自己的消息.花璇玑不由得轻轻吸了下鼻子.

    生命.其实是那么渺小.有些时候.你连看还來不及看.他就可能在你的眼前.如流星般稍纵即逝.

    “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突入起來的拥抱让轻歌不由自主的绷直了子.两只手尴尬的无处安放.脸色也变得十分不安.

    “沒怎么.”花璇玑慢慢松开了手:“只是想抱抱你……”

    “哎呀.小姐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皇上.他又难为你了么.还是那个什么阿凉.她欺负你了……要不.轻歌为小姐你报仇去.”

    说着.轻歌松开花璇玑.撸起袖子.一副想要向外冲的模样.

    看见轻歌此时的样子.花璇玑忍俊不的笑出了声來.不过.半晌还是眯了眯眸子.朝着轻歌道:

    “从今天起.这里就变成了所谓的冷宫.你以后不可以随意出入了哟.哎.我又害得你不能去看小侍卫了.”

    “什么小侍卫.”轻歌面红耳赤的伸手在花璇玑的肩膀上戳了一下.两人的关系.就像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打打闹闹.互说心事.

    看着在一旁假意抬头扫地的太监.花璇玑轻轻咳了一声.对着他拿出了贵妃该有的威严:“本宫不管你在外面听了什么.都说了什么.反正从今天起你就是这里的人.如果你能为我全心全意办事儿.好处自然是亏不了你的.但是.如果你被本宫发现了.你背着本宫和别宫的娘娘有勾结的话……你知道的.宫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是沒有区别的.”

    在宫里真的不能装软柿子.都会欺负的.

    “啊.”那太监先是一愣.紧接受惊般的跪下子着飞快的磕头如捣蒜.对着花璇玑到:“奴才遵命.奴才遵命.奴才一定尽心尽力为主子办事儿.”

    “本宫也沒别的意思.”打个巴掌当然要再给个甜枣了.花璇玑朝着轻歌眨了眨眼.轻歌心有灵犀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银子塞到了太监的怀里.

    “别看咱家主子现在不行.未來.少不了你的.”

    “多嘴.”花璇玑拽过轻歌的衣角有些不悦的说道.然后扭头对着那个小太监道:“忙你的去吧……”

    再小太监的一片应声中.花璇玑将轻歌拉到了里屋.

    “轻歌……现在我们还不能对阿凉轻举妄动.阿凉.和烨华的失忆和莫名其妙生病.有很大很大的关系.”

    “什么.你是说.皇上.可能是被她害的得病的.”

    “哐当……”还沒有等花璇玑回答轻歌.那扇在花璇玑后的大门突然被毫无预兆的大力踹开……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