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中了摄魂眼的白猫

    轻歌知道自己在这样待下去肯定不但什么都听不到.反而会引起烨华他们的注意.所以.便也不在逗留.飞快的利用轻功钻进了一个隐蔽的树丛.

    “阿华你体不舒服.我去看看.”

    在她刚刚躲进树丛的时候.那个阿凉就推门走了出來.本來温婉的眸子却带着一种毒辣的气息.令藏在树丛里的轻歌不住感觉到了压迫感.

    轻轻的嗅了嗅鼻子.阿凉知道.这里刚刚肯定有什么來过.警惕的扫了一圈.最后.将眸子锁定在了轻歌所在的树丛.

    那一刻.轻歌只觉得呼吸都凝滞住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粉红的绣花鞋一步一步的近.近.轻歌整个脑袋的弦已经蹦到了极点.

    如果被发现了该怎么说.都怪自己不小心.若是被发现了.这个所谓的阿凉.指不定又要拿此做什么文章呢.

    因为轻歌的紧张.难免就会引发一阵颤粟.再加上草丛的放大.使得阿凉更加怀疑了.

    慢慢的猫下腰去.伸出手准备撩拨树丛.

    就在这一瞬.轻歌边的树丛突然猛烈的晃了一下.将阿凉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喵.”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在这个时候十分及时的缓步走了出來.

    样子十分优雅.一双蔚蓝的眸子里清澈而透明.

    与此同时.在轻歌的角度.轻易的捕捉到了阿凉眼中的那一抹杀意.而那双探向树丛的手.转念伸向了猫.

    那猫想要跑.冷不丁的看向了她的眸子.整只猫就一动不动了.

    “是什么.”眼看那只有着修长指甲的手快要接触到猫之时.屋里恰到好处的传來了烨华的声音.依旧如往一般.淡淡的沒有丝毫绪.

    “只是只猫.”阿凉伸出的手变得柔和.慢慢将猫搂到了怀里.眸子里的狠厉也随之而去.伸手拍了拍猫的头.脸上又恢复了刚刚的柔和.声音也变得甜甜的.好似能够溶化人的骨血.

    “小猫.不要乱跑哦.快回去找你的家人吧.”紧接着将怀中一动不动的猫放到了地上.慢慢关上了门.

    “呼.”感觉到危险过去后的轻歌连忙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额头上留下的冷汗几乎要将她的眼睛弄的模糊.伸手十分小心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余光恰好扫到了那只猫上.

    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着她.刚刚阿凉的眼神一定有古怪. 用及其隐蔽的方法探出了子.慢慢的将那只猫抱到了怀里.疾步跑了出去.

    带到回到花璇玑房间里时整个人还惊魂未定.

    花璇玑刚刚把玩了一晚上很是疲惫的启儿哄着.看着她风风火火抱着一只白猫闯进來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伸手倒了杯茶给轻歌.花璇玑淡淡问道:“这是怎么了.跑的这么急.莫不是让发现了.”

    “还说呢.什么都沒听着.还差一点被抓现行.”轻歌接过花璇玑手中的水.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大口.遗憾的道.

    “也沒关系了.说不定他们也不会在这里说那么周密的事呢.”花璇玑打着哈哈安慰着轻歌.目光却落到了她手中的白猫上.忙有些疑惑的问了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抱了只猫回來.”

    轻歌对着花璇玑使了个眼色.花璇玑轻咳了一声.对着其他的几个丫鬟娘道:“你们先下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是.”几个人会意走了下去.顺带关上了门.

    确保他们的影全部走远门全部并合好轻歌才回到了座位上.

    花璇玑有些疑惑的看着她:“究竟是什么事.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姐.轻歌觉得.那个阿凉.有古怪.”

    “凭空冒出來的.确实有些.”花璇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不是说这个.”轻歌将手中的猫往桌子上一放.只见猫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动作.一动不动.颇像一只博物馆里的标本.

    伸手抚了抚猫的毛:“小姐你看.就在我差点被发现的时候.这只猫出來救了我.明明出來时候还是能跳能叫.可是.那个阿凉.就那么对着猫看了一眼.这只猫就跟中了定魂术似的.一动不动到现在.”

    望着那只一动不动的猫.花璇玑的心底有些微微发毛.微微抿了抿唇.花璇玑抱着那个猫站起了.

    “小姐.”轻歌有些疑惑的叫了一声.看花璇玑这架势.不是要抱着这只猫跟人理论吧.

    可她却忘了花璇玑早已不是之前的花璇玑.她已经变成了做事能够经过大脑的成熟女子.无奈的看了眼轻歌.花璇玑沉声道.

    “我们去玉无瑕那里.”

    “好的.”轻歌连忙先出门将那些娘丫鬟叫了回來.两人不动声色的隐蔽來到了玉无瑕的房间门口.

    玉无瑕向來是个觉轻的人.况且今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又怎么能睡的着.压根连衣服都沒脱.斜斜的靠在小榻上.轻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如墨的发丝散落在虎皮的踏上.如蝶翼般的睫毛微颤.玉无瑕整个人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美好的毫无瑕疵.让人不忍移目.

    门外的窸窣声当然不会逃过玉无瑕的耳朵.紧闭的眸子沒有动态.玉无瑕的声音还是如往般温润的动人.

    “是谁.”其实.他以精彩的**不离十.这里是太子府.敢在这个时辰找他的.除了那个不避讳人言语的花璇玑.还会有谁.

    果不其然.他的话音刚落.花璇玑就带着轻歌飞快的走了进來.连门都不敲.看出了事态的紧急.

    玉无瑕向來不是忌讳这些的人.更何况对方是花璇玑.飞快的起塌坐到了椅子边.一双温和的眸子柔柔的看向了花璇玑.

    “这是怎么了.大晚上的.怎么过來了.”

    “唔.”花璇玑将手中的猫往桌子上一放.不假思索的问道:“你能看出这只猫中了什么术吧.”

    “恩.”大晚上让他看猫.玉无瑕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他也明白.花璇玑对他向來是客客气气的.如果沒有什么太大的事.也不会來麻烦他.

    所以.也沒有多问.直直的看向了那只不会动的猫.

    碧绿的眸子与湛蓝的眸子相对.紧接着.玉无瑕脸上的笑意慢慢消逝.取之而來的是紧锁的眉头.

    “这是媚门的摄魂眼.”很快.玉无瑕便做出了结论.疑惑的看向花璇玑“这只猫是哪來的.”

    “轻歌你來说吧.”花璇玑扬了扬下巴.对着轻歌道.

    “恩.”轻歌连忙点头应下.对着玉无瑕一五一十的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花璇玑.”玉无瑕的口气突然变得正式了起來.“你之前.有沒有见过这个女子.”

    “这个女子.会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是.我敢保证.我绝对绝对沒有见过她.怎么.有什么问題吗.”花璇玑将阿凉的样貌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半晌.十分认真的说道.

    “今天.在她离去的时候.我见她看你的眼神带满了仇视.仿佛你俩有深仇大恨一般.”

    轻轻地摸了摸下巴:“我觉得这事儿实在不简单.那个阿凉也并不像凭空冒出來的.见烨华好像对她蛮服帖.但她又沒用摄魂眼.这是很奇怪的事.现在我也不好妄下推断.明我早起回皇宫向父皇询问下有沒有这个解药.”

    顿了顿.玉无瑕抿了抿唇有些迟疑的接着道:“看样子应该是烨华在那场大火之中失去了记忆.从而被他们控的.如果我们想帮烨华找回记忆.就免不了要跟阿凉长久的相处.反正.既然我们发现了这个.就要尽力避免.以后.如果可以.尽量不要直视她的眼睛.”

    “好.”轻歌和花璇玑异口同声的答道.

    而此时的花璇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当中.那个形.那个样貌.明明是那么陌生.可是.为什么.就偏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真是奇怪.

    “小姐~”轻歌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叫了一声.然后伸出手指指了指窗外:“ 天快亮了.让别人看到……”

    接下來的话不必多说.花璇玑知道.玉无瑕之前打着替自己皇兄照顾妻儿的意思照顾自己已经在外界很受影响了.所以两人往常尽量保持着距离.

    若是让别人看到她是从玉无瑕房间里出去的.指不定又要被人说成什么呢.

    回朝着玉无瑕淡淡一笑:“那我们就先走了.”

    “好.有事随时过來.”玉无瑕伸手抱过了猫:“这只猫我先带着吧.”

    “恩.你也休息一会吧.”轻轻地应了一声.花璇玑转过.不再多说.两个人的距离又在瞬间被拉到了千丈之远.

    “你也是.晚安.”玉无瑕微微张开嘴.声音却轻的只有他自己能够听清.

    轻轻地推开了门.花璇玑刚想走出.却听见后的轻歌突然冷冷的抽了口气.飞快的朝着屋顶指去:“小姐.你快看.那里好像有人在跑.”

作者有话说

稍后貌似还会有一章,一个小时后上传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