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离不开她的理由

    .)|

    玉无瑕向來是那种就事论事的人.虽说刚才他为预言师解了疑惑.才促使他下令去坚持出殡.

    不过.他可是沒有忘记花璇玑的嘱托.

    抿了抿唇微微向前.玉无瑕刚想朝预言师开口.就听预言师沉声道:“花璇玑的反应那个去通报的小太监已经跟朕说了.朕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这个皇位对朕來说.也不过是一个空架子罢了.坐不坐都与我沒有什么关系.但是.你要明白.既然我们坐到了这里.就一定要好好坐.不为了别的.只是要对得起自己心中的那抹责任.”

    “可”花璇玑是无辜的啊.玉无瑕张了张嘴.后面的几个字被预言师堵了回去.

    “花璇玑那面我会派人将消息全部封闭.你去着手准备吧.棺材要华丽一些.但是办的要低调些.先将棺材移至青光寺.下令所有人去那里参拜.记住.一定要低调.但不能少了烨华是太子的贵气.”

    微微的咽了一口吐沫.玉无瑕的脸微微发白.犹豫再三后.还是点了点头.

    正巧那两名暗卫已经将东西收拾妥当.拎着铁锹快步走了过來.

    “回皇上.王爷.都处理好了.”

    “那就好.回宫吧.”预言师咬了咬嘴唇.

    忽的.空气中飘过一抹奇怪的气息.熟悉中又平添了一抹怪异.

    预言师像触电般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怎么了.”玉无瑕疑惑的回过头.伸手示意那两个暗卫继续向前走.自己则留在了预言师的边.

    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却再沒闻到那抹气味.预言师疑惑的挑了挑眉.淡淡的对着玉无瑕回了一句:“沒事儿.可能是我最近太紧张了.”

    “也是.父皇在下朝之后还是好好睡一觉吧.您已经一天一夜沒合眼了.”

    “希望能睡的着把.”

    玉无瑕边说着.边慢慢的和预言师走向了马车.

    在预言师即将跨入马车的时候.他还是微微做了片刻停留.蹙起眸子.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那被挖开又重新添上的坟头一眼.

    无力的合上了眸子.钻进了马车.

    伴随着越來越小的烟雨.马车缓缓的行驶了起來.马蹄踏入泥土.发出有些拖沓的响声.

    溅起一片泥星.

    当马车慢慢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一角红色衣袂从树后闪现了出來.

    微微撇嘴.那个低沉声音带着沉沉的不满:

    “该死的天.这可是新换上的香.”

    后的媚门门主无力的挑了挑眉.朝着那个低沉影冷声道:“怎么办.他们不遵从咱们的话.”

    被雨水冲刷过的香气味道很乱.让她不住紧了紧鼻子.

    “呵呵呵.”声音又恢复了往的低沉与沙哑.媚门门主无意抬起头來.却在那人眼底看见了一抹狠绝.

    “既然不照做.那就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说.让皇上在群众面前出丑.该是个什么结果.”嘴角擒了一抹冷笑:“他既负我.我便叫他负天下人.”

    *******

    早晨的阳光很是温暖.照在烨华的上一副麻酥酥的感觉.

    微微的闪了闪如蝶翼般密长的睫毛.烨华用手慢慢的撑起体.

    果然如同阿凉所说.她所谓的师傅的药着实好用.

    不过个把礼拜.他上的伤便已恢复无异.走动什么的都以不成问題.

    刚坐直.门却被哗的推开.紧接着.一个人影便扑进了他的怀中.

    烨华吃了一惊.眸中闪过一抹迟疑.却还是伸手搂住了她.

    低沉着声调:“怎么了.”

    阿凉伸手紧紧的攀着烨华的后背.两只手重重的绞着他的衣衫.藏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像只受惊的猫.

    “做了个噩梦.梦见”许久.阿凉才缓缓抬起头來.一双媚丝交缠的眼眸闪着晶莹的泪滴.却是言又止.

    烨华眸子微微一挑.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梦见什么了.”

    “梦见.你离开我了”阿凉这话说得及其委屈.几颗泪滴眼看就要夺眶而出.说不出的委屈.

    这种目光.

    烨华的躯微微一震.眼前不又浮出一个红衣女子的景象.只是那张脸写满了倔强.却无法看清她的五官.

    想要覆上阿凉脸庞的手指停了下來.烨华无力的勾了勾唇.沉声道:“你想多了.梦和现实是不一样的.”

    见烨华这个样子.阿凉微微撇了撇嘴:“也许吧.我想应该是在这山沟里憋久了.才会胡思乱想的吧.”

    烨华沒有做声.只是微微配合的点了点头.

    “要不.”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阿凉带着几分惊喜的抬起头.对上了烨华的脸:“你带我出山看一看吧.反正你的子也好的差不多了.你看你.一直偎在这个上.说不定.都不会走了呢.”

    阿凉说的确实有道理.烨华沉思了片刻.沉声问道:“师父那面呢.”

    “师傅那面我去说.”阿凉抹了一把眼泪.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

    “那就算你答应了.”

    “好.”烨华的回答依旧是不冷不淡的.阿凉微微垂了垂眸子.不动声色的又回了一句:“药貌似好了.我去给你端來.”

    说完.也不等烨华回话.径自的走了出去.

    刚刚走到后院.阿凉的整张脸就垂了下來. 有些颓败的踩着脚下的蚂蚁.

    “都踩死了就用你的血再给我喂一批.”那个声音依旧是沉沉的.不动声色的把玩着手中的小蛇.

    任凭小蛇在她的上缠绕.攀爬.更甚用猩红的芯子朝着她的脸上吞吐.

    不动声色的擒了一抹笑意.话语中带着点滴的嘲讽:“怎么.他沒答应你.”

    “答应倒是答应了.”阿凉无力的坐在了药炉边的凳子上.尽管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做得万般风.

    “别用你那功夫迷惑我.我对你不感兴趣.”女人将手中的金色蟒蛇收回袖中.“答应了不就得了.那你又在这纠结什么.”

    微微托起下巴.阿凉的脸上提不出丝毫的笑意:

    “你看.这已经快半个月了.若是别的男人.早就对我百依百顺唯命是从了.可你看他.就是冷着一张脸.笑还不如不笑.说话也是我说一堆.他冷不丁的就回那么一句.还是问什么答什么.好无趣.”

    “哟.”女人站起來将药罐中的药过滤道一个碗里.“你这样子.可颇有对她动的感觉哦.”

    “你别打趣我了.我怎么可能对他动.男人沒一个好东西.就把他当做一个挑战好了.事成之后.东西不会少吧.”

    “当然.”女人笑的及其隐蔽.伸手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阿凉.

    “也不知道这药有沒有作用.”阿凉慢慢站起來.凑近药碗闻了又闻.微微伸出舌尖.刚想去尝.却被一阵掌风打了过去.

    一个不注意.那个药碗又回到了那女人的手里.

    经历过这么大的风波.药却一滴沒有撒.完完好好的端在女人的手里.

    “你做什么.”阿凉好似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伸出手微微拍了拍脯.惊异的问道.

    “你是想以后都离不开我么.”女人的眼底冷冷的.嘴角的笑意带着几分不屑.

    “你这药”阿凉有些吃惊的盯着女人手中的药碗.一张媚脸花容失色.

    “知道就好.剩下不必多问.”女人从新将药碗放到了阿凉手中.“去吧.他该等急了.”说完.便挥了挥衣袖.优哉游哉的躺在了大树下的躺椅上.

    那碗药却再不如刚才般轻巧.琬遥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碗药.仿佛有千斤重般.

    她终于明白了这女人为什么这么自信.为什么就确保烨华就算恢复记忆也无法拿她怎样.

    如果她沒猜错的话.这药里.应该放的就是罂.粟.

    一种让人上瘾的花.

    缓缓的推开了烨华房间的门.阿凉的脸色还是白的吓人.额头更是布上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点细微的细节当然沒有逃过烨华的眼睛.接过药碗时.也发觉到了阿凉的手掌寒凉如冰.

    连忙缓缓问道:“这是怎么了.”

    “啊.”阿凉一直在沉思着药里有东西的事.被烨华这么一问.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

    随而又反应过來.连忙扯了一抹笑意出來“沒事儿沒事儿.我只是想到我们要出去.有些激动罢了.”

    “是么.”烨华有些疑问的挑了挑眉.沒在做声将药凑近了嘴边.

    “啊.等等.”阿凉突然出口打断道.说话变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急促的表现.

    “怎么了.你今天好奇怪.”烨华放下药碗.伸手握住了阿凉冰凉的手掌.

    “沒事.沒事.我只是想说.师傅答应咱们出去了.”阿凉伸手挠了挠头发.讪笑道.

    “这是好事儿.看你.”发现阿凉的汗水已经将她的发丝全部染湿.鬼使神差的.烨华缓缓伸出手.像是习惯了这个动作般.缓缓的将阿凉那缕垂下的发丝别在了脑后.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