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会用毒的小师妹

    !>|

    “不准出殡.”

    当预言师看到这几个字的笔记时.一双沧桑的手几乎是颤抖的.

    挥手将所有的太监宫女清了出去.

    预言师将这四个字來來回回反反复复的张唇研读着.随即慢慢而又像丢了魂般坐下子.抬头认真的朝玉无瑕询问道.

    “你有沒有见到那个人.”

    “沒有.”玉无瑕回答的十分果断.“这羽箭是直接进马车的.连人影我都沒有看见.”

    上齿紧紧的咬着嘴唇.预言师萎靡的伸出一只手撑着头:“你知道不出殡的后果么.”

    玉无瑕摇了摇头.“儿臣不知.”

    “现在烨华死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朝堂.我们拖的了一时也拖不了一世.而且.我的况你也看到了.且之前所有的奏折几乎都是交给了烨华那面去处理.这也是大臣们准许的.因为烨华本來在他们心中已经立下了一点成绩.所以他们不太敢有太大的反对.”

    “现在白焰不知所踪.烨昇虽说跟咱们交甚深.但咱们也算是他的杀父仇人.夺了他的国家.你觉得他不会怨念我们么.现在外面都传出前朝要反的消息.大臣和大泱的心意压根不稳.现在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宣告烨华死亡.出殡.从而让你坐上这个皇位.才能稳定民心啊.”

    “那.这个纸条.”玉无瑕伸出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那只羽箭.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上面的红色末尾.随后才淡淡道:“其实.儿臣这次所來就是为了祈求父皇收回成命的.”

    “怎么.”预言师显然对此有些意外.不过.片刻便恢复了过來:“也便是了.这对花璇玑.无疑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说來也奇怪.”整个人向后微微一靠.预言师继续道:“在你來之前我曾经用龟骨算了一卦.但是.却一片空白.这是从來沒有出现过的况.除非”

    “除非什么.”玉无瑕当然明白预言师的预言术.这么多年.从未有一次失手过.所以.这也是皇上重用他的原因.

    可一丝疑惑划过眼底.玉无瑕抿了抿唇不在做声.将所有的疑问都投向了预言师.

    “除非是她.”预言师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子上慢慢的画着.半天却也画不出个形状.

    “其实那我让你离开的原因.也是因为我闻到了她上的奇异之味.她很好美.喜欢将香气特别重的东西抹在衣料上.”

    “她.”玉无瑕微微挑起眉:“父皇.你可以直说么.”

    “就是花璇玑的母亲.也是我的小师妹明如玉.”那个名字仿佛很难启齿.再说后面的三个字时.玉无瑕几乎是淡淡带过的.

    “花璇玑的母亲.你的师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玉无瑕有些不解的望向预言师.这些.是从未听他说起过的.

    “十八年了吧.这些秘密应该在我心中藏了十八年了.”预言师似嘲讽般的勾起唇.

    “你以为我的医术是无师自通的么.之前我和皇后的事我已经对你讲清楚了.但是却只截止到了在那次黄沙中.后來便沒有再说不是么.”

    玉无瑕点了点头.沒有做声.坐在了预言师的右手边.等待着接下來的答案.

    “在那之后.前任皇上就带着精兵赶了过來.我寡不敌众.最后被弄得奄奄一息.他们以为我死了.便把我丢到了那里.说野狼会处置我的.可是.我醒來的时候.看到的不是野狼.而是漫天的白雪.”

    将刚刚茶碗里的茶倒了个干净.预言师拿起茶壶涮了涮.有往里倒了一杯水.轻轻押了一口.继续道:“还有一个有着雪白长胡子的老人.和一个穿红色的小丫头.便是花璇玑的母亲明如玉.”

    玉无瑕也随着押了口茶.显然对这件事有着极大的兴趣.听得很是认真.

    “刚开始我也只是在那生活.后來有一天.那个老人.也是我的师傅.将我和如玉叫了过去.告诉我们.要教我们俩一种术法用于谋生.两种术法却是相生相克.一个是毒.一个是医.”

    “当时是她先挑.她说那些毒物蛊虫很有.便选了毒.而我那时候因为萎靡不振.所以.便什么都应了.沒有那么挑剔.”

    “其实到这里都是很平淡很平淡的故事.不过.就在十九年前.也便是你和烨华下生的那一年.师傅突然把我们俩叫道了窗前.告诉我们他已经不行了.让我们俩下山自己去谋生.并将小师妹托付给了我.”

    “我也明白小师妹这么多年对我的感.但是.当时我的心里只有皇后素素一个人.压根沒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因为师傅对我很好.又救了我的命.我便直接应下了.”

    “就在我们将师傅安定好并且出山的那一天.走到山脚.突然就传來了皇后怀孕的消息.那时候.我那么多年其实一直找人打听着皇后的消息.而且.师傅还另外教给我了一个预言的本事.我便用此算出皇后即将生的是一个双胞胎.我的脑袋里便想出了接下來的那些计划.觉得机会來了.便带小师妹直接进了大泱.小师妹当时对我是百依百顺.压根连问都沒问就直接跟着我走了过來.”

    “然而.我却在一个夜里.将小师妹一人留在了我们所住的客栈里.自己一人去了皇宫.可是小师妹觉轻.我刚有动作她就醒了过來.当时她用那双星亮的眸子问我.看着我的时候.其实我也有过一丝犹豫.不过当时我想的是.小师妹会用的毒已经天下无双.应该沒人会威胁着他.而且.我们到得时候皇后已经即将临产了.所以就沒再多说.就告诉她.我一定会回來的.而且很快会回來的.”

    “可.”说到这时.预言师的眼眶早已泛红.声音也带着些许的抽噎:“可是我忘了.她那时.只是个孩子呀.只是个什么事都不懂的小丫头.而且.皇宫又怎是那么好闯的.我出來的时候.被人当做歹人追杀.我抱着你.都不知道跑了多久才躲过了追击.”

    “那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我才想起來小师妹的事.连忙回到客栈.可店小二告诉我.我走之后.她便一直坐在店门口等我.赶都赶不走.等到第三天也就是我回去的那天早上.她便带着包裹留下房钱就走了.你知道的.医术很好的人对味道的认知也是特别敏感的.我便顺着她上总有的味道.闻着味道去寻.谁知.味道的尽头.竟然是一滩血迹.”

    “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直到后來.才多方打听到她被卖入了青楼.后來被花璇玑的父亲.也是宰相.看重买走.我便用我预言的本事进宫当了预言师.可是.当我坐上预言师位子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其实我这么说.你也不太会理解.”预言师懊悔的颤抖着手:“当时的她.是那么的相信我.而我她一定恨透了我吧哦呵呵.一定的.她是那么不谙世事.却.进了那种地方.最后你知道当我得知她被那些姨娘欺负时候的心么.”

    玉无瑕的喉结滚动了一番.缓缓的站起來.走到颤抖着肩膀的预言师后.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安慰道:“都过去了.”

    停了半晌.又接着补了一句.

    “既然宰相说她已经死了.我们不如明天去她的坟墓看一看.万一是别人冒充让我们感到恐慌不也一定呢.父皇.你觉得呢.”

    到底是玉无瑕.想事的时候.还是十分全面.

    预言师此时哭的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眼角带着未干涸的泪滴.

    预言师一生一直活的光明磊落.他也曾经说过.人的眼睛要往前看.不要总是去追悔过去.过去已经过去也回不去.

    不过.尽管这么说.他还是曾经有两件后悔的事.第一.是沒能留下皇后.而第二.就是关于这个小师妹.

    见预言师沒有回应.玉无瑕认为他应该是默认了.递给预言师一块帕子施以他整理一下自己.

    然后出声朝着门外提高了一些声音道:“來人啊.”

    “小的参见皇上.王爷.不知道皇上王爷有什么事.”几个将士飞快的走了进來.毕恭毕敬的说道.

    玉无瑕先挥手示意外面的人将门合上.这才吩咐道:“明天带着一队人马.去翻一翻宰相夫人的棺材.确定一下里面是否有尸体.”

    “不.”玉无瑕的话刚刚说完.一直在抽泣的预言师突然出了声.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预言师极力的平复着自己的绪.朝着玉无瑕传声道:“一开始就是朕的错.怎么能只派人去看呢.”

    随后郑重其事的朝着进來的几个将士道:“明.朕.和你们一起去.”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