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疯狗般的女人们

    |.)

    然而.白焰又怎会这么轻易的让花璇玑得手.冷冷的哼了一声.狠狠的将花璇玑的体撞飞至墙角.

    “我不会让你碰到他的.怎么样.人就在眼前被人折磨是不是很难过啊.花璇玑啊.你真是本啊.我怎么可能阉掉他呢.这么多人还在等着享受呢.”他咯咯的笑着.脸色却变得苍白无比.大滴大滴的汗珠在他的额头上向下滑落那是血蛊发作的前兆.

    此时的花璇玑.任凭体被撞击着.脸上却沒有任何表.

    她明白的.她知道的.她疼.烨华.比她更疼.

    “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让我把你劫來.又让我折磨烨华.不过.这正合我意.可.她千不该万不该对我施了血蛊.对.不瞒你说.我现在很疼.所以.我让你们比我更疼.”

    花璇玑的整个人被他踩着.侧脸只看到了烨华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子.他上的皮在收缩颤抖.红色的血痕晕开.从肌肤上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在地面上.就连每根发丝上都沾满了血污.

    白焰开始放开了花璇玑.手上的道还沒点上.但是筋脉却被蜘蛛.根本沒有什么力气控制.沒动一次.都要用尽全的力气.

    刚才的动作更是打断了他的肋骨.

    人被踩着.花璇玑只感觉那骨头好似扎穿了肺.每一次的呼吸间吐出來的都是血沫.粘稠的滴在她面前的地面上.手指也是一分分一寸寸的在移动.

    花璇玑根本已经忘了疼是什么.也在无所谓了.一心想着.往前一点.往前一点点.只要一点点.就能抓住烨华的手.只要一点点.

    他一脚才上了花璇玑的后背.碎裂的骨头刺得更深了.当花璇玑重重的咳出一大口血后.脸上竟然露出了微笑.

    再疼一下吧.再多疼一下吧.就让她自私的为他付出一点.

    就算疼.也要一起的啊.

    白焰冷笑了一声.脚用力的踢上了她的手臂.

    一刹那.骨骼断裂的声音在花璇玑的耳边响起.手软软的摊下.落在了烨华的手掌边.

    就差一分.真的.只有一根手指的距离.可.花璇玑却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手.再也无法前进这最后的一分.

    花璇玑的手心下一片温.她明白那是烨华的血.从温变凉.再变得粘稠.

    “行了.你们看够了也忍够了.上去玩吧.尽的玩弄他.最好是玩死他.花璇玑.你告诉我.这样的他.你还么.”

    白焰的狂笑在花璇玑耳边回.温的血顺着花璇玑的唇角留下.眼皮早已被血紧紧糊住.沉重的压根无法睁开.可花璇玑知道.她不能闭上.

    她要将烨华手的委屈一点一点的全部记住.就算死.就算是轮回转世.她也要带着烨华的这份屈辱.去报仇.

    得到了白焰的命令.那些女子如疯了一般一拥而上.带着浓重的喘息声.用力的掐着烨华的腰.拼了命的揉着他的小腹.一只手.握住了烨华的隐秘部分.不住的上下撸动着.那力量之大.几乎让烨华整个腰完全的颤抖着.且.是无意识的.

    那双修长的腿被无的分开.有的人手抓着他结实的肌捏着.揪着.甚至有女子低下头.狠狠的咬着.抬起來时.唇角带着鲜红刺眼的血迹

    那映入花璇玑眼里的.根本不是人.是一群狼.一群沒有丝毫人.一群已经饥饿许久猛然看到一具食物的兽.的狼.

    头皮一紧.花璇玑的发丝被白焰粗暴的扯起.活生生的正对着烨华的方向.白焰嘶哑的笑声和那群狼无分毫差异:“你看到沒有.我给他们的药足以让他们血液加速.只知道发泄.然后死亡.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人.我想这样的方式送他上路.应是极好的.他会爽到得.啊哈哈哈哈哈.

    花璇玑被迫的睁开眼睛.只见.那群沒有丝毫人的女子不断的吸着烨华的小腹.将他上的皮撕咬下去.着他上的血液.

    可他们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地点.只能來回抢夺着.完全把烨华当成了一块肥美的.

    “真是一群废物.”白焰无奈的松开手.踹开了花璇玑的体.走向了那群使了人的女人中.“连男人上某些道点了就能直接起來都不知道.真是沒用.”

    他推开边的女人.手指在烨华的小腹处点了几下.嘴角的笑意愈发蔓延.

    “我的好二哥.好皇兄.我知道你是不愿意的.但是.有时候时由不得你的.今天.就被他们好好的伺候吧.”

    一个女人的手迫不及待的掐上了烨华的那个部位.另一只手狂乱的撕扯着自己的裤子.沒有丝毫女人的样子.更像是一条疯狗.

    花璇玑用剩下的一只手臂撑着地面.摩擦拖拉着.仿佛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星亮的眸子直直盯着烨华.口中的血沒有任何控制的渐渐喷涌.带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花璇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艰难的抬起头.“白焰.你刚才问我.还这样的他对不对.我现在告诉你..我.无论他是什么样子.无论他是不是缺了鼻子少了眼睛.我他.我会一直他.如果他少了一只眼睛我就剜掉一只眼睛.少了一个鼻子我就割掉自己的鼻子.

    就算他今天被他们抢占了又怎样.在我心里.他还是干净的.永永远远.都比你这只禽兽.干净的多.就算此时.你也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胡说八道.”他抄起鞭子.一鞭一鞭的抽向了花璇玑的体.火辣辣的疼却让花璇玑笑的更加欢快.

    尽的咧着嘴.血沫子顺着嘴角一直留下.所有的体感觉在慢慢的飞离.花璇玑狂乱的笑着:“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皇上宁可选择烨华这个不是他儿子的人做太子也不选你么.因为你不配.皇上那种阅人无数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你禽兽的样子.”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