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求求你放过烨华

    “还有一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白焰接过从领头女子手中递过的鞭子.双手用力一拉.发出清脆的响声.

    “烨华所受的一切.大部分都是因为你.预言师曾在四年前做过一个预言.如果你不死.我就会死掉.这也是那年轻歌绑架你的原因.而.我这种仁慈的人.怎么会让你那么轻易的死去.好好享受吧.”

    呼吸在一瞬间凝滞.

    花璇玑明白.白焰所说不过是想让自己愧疚罢了.她也想去不多想.然而.却又不得不承认.是的.一直以來.都是烨华再为自己付出.哪怕到现在.也是.

    “乖.”烨华的声音带着安慰的气息.“这些都与你无关.等下要听话.闭上眼睛.”

    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闭上眼睛.多么简单的举动.可是花璇玑怎么能做到.怎么可能做得到.

    那个一直为自己付出的男人.

    那个宁可自己受伤都要保护他的男人.

    那个曾经骄傲的仿佛山间白云的烨华.那个未來万人之上的大泱太子.此刻却被人踩在脚下.生死不能.

    这一刻.花璇玑是多么希望他们从未相识.

    如果她沒有认识烨华.他会不会就不用受到这样的折磨.安然的在太子府中.品山珍海味.或许他的周围会萦绕着无数美女.安逸无比.

    如果她沒有与他相.他会不会就不会自甘服下白焰所赐的药.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你们说他的材好不好啊.”衣衫被白焰完全的扯开.光洁如玉的体再沒有半分遮掩:“这样的体.这样的殊荣.你们可能一辈子都碰不上了.今天.我格外开恩.这.赏给你们.”

    那群女人的眼中闪烁出了无比渴望的光芒.一步步的朝着烨华近着.白焰眼中的得意和残忍.在笑容中越发的放大了.

    他右手一抖.手指头粗细的皮鞭抽上了烨华动态不得的雪白色躯.皮肤瞬间留下了长长的痕迹.血珠一层又一层的沁了出來.青紫色的肿胀在皮肤上鼓起.

    烨华就算原來是灾星也是大泱的皇子.又怎受过这种苦痛.

    体猛的一颤.紧紧的绷着.却为了不让花璇玑担心.不发出任何声音.

    花璇玑瞬间忘了怎样呼吸.长大了嘴巴.却喊不出任何声音.说不出任何的话.也吸不到半点空气.心仿佛被揪成了一团.被死死的捏住.拉扯着.仿佛想要从她的体里剥离而出.

    “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爽啊.”白焰看着花璇玑.笑的压根沒有了之前的妩媚.手腕不停.宛若厉鬼.狠狠的抽上了烨华的体.

    血痕一道又一道的在烨华上.交错着.重叠着.再也看不见那雪白肌肤的完美.只剩下皮肤绽开后血迹的斑驳.

    花璇玑恶狠狠的盯着白焰.盯着他笑的疯狂.盯着他笑的浑乱颤.只记得他的手.一下.一下.一下.

    “大泱太子.呵呵.那又怎样.现在不还是在我下臣服么.你倒是叫啊.叫出來.看看你的子民会不会帮你脱离.”

    花璇玑的脸上已渐渐沒有了表.好似要将他此刻的样子深深的记在心底.狠狠的刻上心房.从來沒有如此的恨过一个人.其实就连他在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刺死后心都沒有这么痛.

    她恨.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咬着他的将他四成碎片.在和着血一口口的咽到肚子里.

    地上.有捡起的血.深深的印入地面.那是烨华上流淌的血液.在鞭稍的飞舞中.基地温溅上了花璇玑的脸颊.还残留着烨华的体温.

    烨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连膛都沒有了起伏.仿佛死了一般.

    如果可以.花璇玑宁愿烨华就这样昏了过去.至少.不会这么的痛.

    如果可以.他宁愿拿鞭子是抽在自己上.就算死.花璇玑也在不想烨华因为她遭受一点点的伤害.

    似乎是打累了.白焰抛下手中的鞭子.揉揉自己的手腕.低头看着自己的杰作:“你看.堂堂的大泱太子变成如此模样.是不是该感谢我呢.”

    烨华的上.几乎已经找不到板块完整的肌肤.而花璇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沒有半点的能力去救他.

    白焰走到花璇玑的面前.得意的晃动着手里明晃晃的匕首:“你是不是很想忍啊.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等待着.说不定有人來救你们是不是啊.”

    他慢慢的离开花璇玑.伸出匕首.轻轻的拨开一丝烨华的头发:“我记得当今的皇上.可是有名的深意.据说医术天下举世无双.到了生死人白骨的地步.我真的很想见识一下他的功力呢.会不会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手指飞弹.他解开花璇玑的哑.在花璇玑还來不及反应的瞬间.他的匕首贴着烨华的脸狠狠的一刀而下.拉拽着.

    鲜红的血液涌了上來.在白焰的甩手间.血溅了花璇玑一头一脸.

    “烨华”撕心裂肺的声音从花璇玑的口中喊了出來.出口时已然不像是人类的声音.而是野兽的嘶吼:“烨华.”

    “沒关系的啊.”白焰伸出的舌尖着匕首上的血.笑的灿烂如花:“他的父皇不是神医吗.叫他治啊.”

    “不要……”花璇玑的目光已经变成了哀求:“不要伤害烨华.不要.”

    烨华的脸上.一道刀痕从左边的眼角直到唇下.皮翻卷着.嫩裂开.能看到里面筋脉的收缩.

    那张傲人的面容.早已不复存在.

    颤抖着双唇.花璇玑的申请变得木讷无比.如果不是被点的原因.她此时定会跪下來的.

    “求你.放过烨华.放过他.放过.”

    “呵呵呵.”体内的血蛊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神经.白焰的手在颤抖.却笑的依旧疯狂.

    “还跟我抢么.”

    “还跟我争么.”

    “你的母后伤害了我的母妃.我要让你血债血还.”

    每一次举手.每一次落下.花璇玑都感觉像是被刀重重的分离着体.眼泪模糊了眼眶.却什么也看不到.只知道眼前就是红色.鲜艳的红色.属于烨华的红色.

    “你要杀就杀我.我随你千刀万剐.不要再碰烨华了.我求求你.不要再碰也花了.你割我.割我啊.就算我求你了.求求你.”

    他抬起脸.开心的笑着.“你求我.我不是你口中的禽兽么.你怎么可能求一个禽兽呢.”

    他狂笑着.指着烨华的面容.笑的比厉鬼还恐怖:“你看.你看.这副皮囊还美么.还像人的样子么.你还会喜欢他么.”

    烨华的脸上.纵横交错着.全是血污.数条刀痕在他的脸上划过.扭曲了整张脸.根本找不到往昔半点的凉薄.半点的惊世.

    花璇玑咬着自己的唇.可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

    “烨华.”花璇玑嘶吼着他的名字.强烈的呼喊着:“还记得在花灯会上你送我的那条手链么.你还记得你在大之上为我烤手么.你还记得你陪我在雪中跪了一夜么.记得你那说过要彼此相信的誓言么.我你.无论怎样.你都是我心中唯一的.最的男人.沒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取代.你坚持下去.坚持下去啊.我还等着你的婚礼呢.你说过.要娶我的.你说过的.”

    “我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不过我好奇的是.如果我切掉他的鼻子.剜掉他的眼睛.割了他的耳朵.拔了他的舌头.再阉掉他.那个皇上.那个神医能不能治呢.”白焰的匕首慢慢的乡下.移向烨华男子体的某个部位:

    “不是要婚礼么.如果我毁了这个部位我看你们怎么在一起.”

    “不.”花璇玑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点.整个手在颤抖着:“你要怎么样我都行.我求你放过烨华.放过他.我给你磕头.我给你下跪.白焰.我求你.我求求你.”

    “磕头.下跪.”他的匕首停了停.歪着脑袋笑着:“也好啊.我还沒看见你磕头下跪是什么样子呢.”

    他的手指一点.花璇玑整个人摔倒在地.只有两只胳膊能活动.他的匕首贴在烨华的下腹.嘴角的笑意让人看不清:“快点.爬着磕给我看.要是不够响.不够重.我这一刀可就下去了.”

    “我磕……我磕……”几乎就是言语不能.花璇玑一直在反反复复重复着这几句话.双手艰难且无力的抚着地面.一步又一步的爬行着.脑袋触及在地面上反复清脆的咚咚作响.不断地重复着那几句话:“求求你.求求你.放过烨华.放过烨华.我给你磕头.给你磕头.你放过他.放过他.”

    一阵阵的闷疼从额头传來.整个脑袋嗡嗡的响着.有什么东西懂额头上流了下來.糊住了花璇玑的眼眶.顺着脸颊不断下淌.

    而烨华.就在她体不远的地方.他的手.无力的摊开这.还是那么的修长那么俊美.

    花璇玑在地上爬着.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只手.只是半尺.只有半尺.只要半尺的距离.她就能触碰到他.

    触碰到烨华.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