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那么我在上好了

    “诶呀.朕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让他绪太激动从而大动肝火么.怎么就是不听朕的话.”预言师正端着饭菜走进來.迎面就见到了烨华喷血的景.

    焦急的重重将端來的饭菜放到一旁.预言师飞快的走到了烨华的边.伸手将烨华瘫软的子扶正.让他平平的躺好.伸手慢慢覆上了他的手腕.

    花璇玑只觉得眼前慢慢泛黑.整个腿都软了下來.因为抱着启儿才不以至于摔倒.轻歌感觉到了花璇玑的不对劲儿.连忙走过來扶住她.伸手接过启儿.

    启儿离开手那一刻.花璇玑慢慢推开了轻歌扶着自己的手.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让轻歌不必多言.

    跌跌撞撞的走到了烨华的边.瘫软半跪下子.抬头朝着预言师无比急切的询问道:“他沒事儿把.”

    “他有沒有事儿还不是因为你.”预言师这次真的有些生气了.怎么说烨华也是他的骨血至亲.是他的素素留给他的一个念想.而且.明明都已经提醒了花璇玑.她竟然还

    花璇玑听到预言师这么说.整个子全部瘫到了头.两行眼泪无声留下.苍白的嘴唇上下嗡合着.将头深深的埋在腿间不断哽咽着.

    “都是我.都是我的错.我早该想到的.想到他不会那么对我的.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坏女人.只知道让他为我受伤的坏女人.”

    这么久猜测的事实终于慢慢揭开.然而眼前这个况.却让花璇玑沒有办法欣喜起來.反而更多的是深深的哀伤.

    如果.自己早听他解释该多好.是不是就不会是眼前这个境况.

    明明.明明是有那么多时间那么多次机会可以解释的.却.因为她的倔强

    看到花璇玑此时这个样子.预言师才认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预言师俯下子拍了拍花璇玑的背.带着安慰的语气道:“是朕话说重了.烨华沒什么事儿的.刚刚是急火攻心罢了.”

    “真的吗.”花璇玑如释重负的抬起头來.声音是不能控制的惊喜.两只眼睛红通通的.看出來哭的很伤心.

    “是的.沒大碍.”预言师拿过被子给烨华掖好被角.眼角有意无意的瞟过了自己带來的饭菜.

    本來是想找个理由让花璇玑将这个饭菜给玉无暇送过去.让那傻小子主动点.

    可.眼前这境况.

    无奈的吸了一口气.预言师眯起眸子看了一眼烨华又看了一眼花璇玑.眸中的绪百感交集.

    他们二人经历的实在太多.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不再多言.预言师深深的看了一眼花璇玑.将那些提醒不要让烨华激动的话又重复提醒了一遍.然后无声无息的退了下去.

    轻歌见自己留在这里也有些突兀.而且启儿生物钟特别准时.一般到戌时无论之前怎么闹都要躺到上去了.

    此时已经困的直耷拉脑袋.

    轻歌便拍了拍启儿的被.找了一个小毯子盖到了他的上.带着他也退了下去.

    烛光打在纱帐上映出花璇玑的瘦削影.也使得烨华密长睫毛下的碎影更显迷离.

    花璇玑有些害怕有些迟疑的伸出手.慢慢的覆上了烨华的脸颊.

    烨华的脸因为刚退烧的缘故还是有些烫.花璇玑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仿佛这样看着.时间就能够凝滞下來.仿佛又回到了那彩灯节.她被一群大汉围在中间.而烨华.就每个公主期待的王子一般.

    穿着艳红的衣衫.一步步朝她走來.嘴角带着凉薄的微笑.

    手指轻轻扫过那密长的睫毛.微微刺痒的感觉让花璇玑嘴角自己都不察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

    此时的她.多么希望这双凉薄的眸子能够如往一般微微眯起.那睥睨天下的样子.或许她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就这么慢慢的看着.花璇玑竟感不到一丝倦意.直到红烛形缩成不过一节指头长的大小.花璇玑才微微的合上了眸子.

    也就在花璇玑刚刚进入梦乡不久.烨华就慢慢的睁开了眼.

    一入眼却就是花璇玑放大的脸.烨华一惊.子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使得本就睡的不太熟的花璇玑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坐了起來.

    看着烨华突然睁开眼.花璇玑突然手足无措起來.讪讪的挠了挠头发.花璇玑有些尴尬的道:“你.你醒了.你渴了么.我去给你倒点水.”

    说着.花璇玑就手忙脚乱的站起來.也不等烨华回答.向着桌子走去.

    烨华只觉得嗓子干涸的说不出话來.看见这样的花璇玑却是极其的满足.苍白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满足的笑.看着花璇玑为他慌慌张张的样子.心中是说不清的喜悦.

    这四年來的煎熬.难受.都在看见她的那一眼烟消云散.化的.连渣都沒有.

    烨华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花璇玑让花璇玑十分的窘迫.甚至已经忘了自己在为烨华倒着水.右手握着的水壶一偏.那滚烫烫的水.全部倒在了手上.

    花璇玑一惊.连忙松开手.水壶的碎裂声一时间在不算太大的房间里清脆的响起.

    烨华见花璇玑被烫伤.又怎能淡定.甚至已经忘了自己上有伤.掀开被子就扑到了花璇玑的面前.刚想去抓花璇玑的手.脚下却一个不稳.踩到了花璇玑手中滑下的水杯.

    大幅度的动作扯动了伤口.烨华在最后一瞬抓住了花璇玑的手.两个人一同朝着地下倒去.

    因为烨华最后的动作.花璇玑倒下时是在上面的.直直的压到了烨华的口之上.烨华此时沒有穿外.全上下只着了一件薄薄的单衣.

    花璇玑已经清楚的看到鲜红的血丝顺着烨华的伤口溢了出來.

    花璇玑心疼的马上准备起.却被烨华一个用力按压在了他的膛之上.尽管烨华受伤.花璇玑那副小子骨也坳不过烨华.又害怕自己强撑起扯伤了烨华的伤口.只得乖乖的在他膛上老老实实的待着.

    “真乖.”烨华嘴角的笑竟带了一抹孩子气的邪笑.十分的满足.

    “放开.别闹.”花璇玑的脸上扯出一抹冷气.“你的伤还沒好.这么压着在发烧怎么办.我.我”

    “你不想我死是么.”烨华将花璇玑不敢说出口的后半句全部接上.伸出手习惯的将花璇玑额前的碎发别到脑后.声音带着几丝疲惫.确实全全发自内心:“只要你不离开.我就不会死.永远不会.”

    说这话的时候.烨华眸子中的那抹孩子气完全褪下.变得无比的坚定.又宛若一潭深深的湖水.将花璇玑完完全全的一层一层的密不透风的包裹着.

    “对不起”花璇玑别过头去不敢再去看那双眼睛.“是我误会你了.”

    “我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的.别担心了.我现在已经有了头绪.不过.花璇玑.这段时间.我也有仔细的想过.我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少了对彼此的信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烨华的眼神变得专注而深.“花璇玑.你要记住.我的人是你.相信我.我不会离开你.这样就够了.”

    “好.好.我记住.我相信.”花璇玑重重的点了点头.却看到.烨华在说完这句话后.眼中莫名浮现出点点水光.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星亮.

    鬼使神差的.花璇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慢慢低下头.伸出柔软的小舌.细细去了烨华面颊上的泪珠.细长的手臂.慢慢拥上烨华的肩膀.

    烨华顺着花璇玑的动作.飞快的抬起头.贪婪的吻上了那个朝思暮想的柔嫩唇瓣.舌尖顺着花璇玑的唇形点滴描绘着.带着男人独特的芳香和点点药草香.让花璇玑不由自主的安静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享受着这个风雨过后來之不易的吻.

    见花璇玑沒有推开自己.烨华带着几分欣喜的抬起了下巴.咬着花璇玑的舌尖慢慢吸.在温的口腔壁内來回触碰.动作不紧不慢.沒有了以往的急切.

    然而都说慢工出细活.这种带着试探的微微触碰.却比之前那种更能点燃两人之间最原始的.望.

    烨华伸手摁住花璇玑的后脑.慢慢加深了这个吻.沿着她的齿关反复摩擦.

    花璇玑想要学着他的样子去回吻.动作带着几抹声色.不像烨华那般.生怕一不小心就扯动了烨华的伤口.

    她这点小心思烨华怎么会看不出來.不舍的松开花璇玑的唇瓣.拉出一抹魅惑的银丝.随即轻轻的上了花璇玑的耳唇.声音因为干涩的沙哑而徒添了一抹蛊惑.凉薄的媚眼微微上挑.形猛地一个翻动.在花璇玑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两个人的动作就完全的掉了个个.

    “既然你害怕.那么我在上好了.”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