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改朝换代

    既然是亲生的就沒什么好怕的.

    烨昇的脸上沒有丝毫的担忧.十分从容的走了过去.纤细的手指慢慢捏起那根银针.

    用力刺破指尖.让鲜血顺着滴了进去.

    为了让其他人看的清楚.李公公飞快的把乘着血的碗端到了众人面前.

    尽管花璇玑开始很有信心.不过.在碗端过來的时候.还是紧张的手心溢出了汗滴.

    众人在碗的周围围城了一个圈.所有人都紧张的不敢发出声音.

    只见.那碗里滴进的两滴血慢慢的向一起融合着.

    花璇玑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得意的朝着白焰扬了扬下巴.花璇玑朝着皇上朗声道:“皇上.你看.两滴血融合在了一起.现在其他人沒什么好说的吧.”

    “现在说.还太早吧.”白焰脸上依旧是那份自信的笑容.花璇玑甚至不明白他那份自信來自哪里.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就传出了冷冷抽气的声音.

    “啊.怎么会这样”

    花璇玑忙回过头贴近水碗疑惑的看去.只见刚刚两滴合在一起的血滴.赫然朝着相反方向慢慢拉开.

    “这不可能.”花璇玑睁大眸子疑惑的看向玉无暇.

    他们从地牢出來后.玉无暇就接过了一个纸条.说况有变.

    且那纸条上写着让花璇玑他们去嬷嬷那的话语.到了那.他们又见到了花璇玑玉无暇的师傅.这些消息都是他师傅告诉他们的.怎么会出错.

    不仅仅是花璇玑惊讶.就连烨华.烨昇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烨华和烨昇都明白.如若出一点差错.那么迎接花璇玑的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好了.现在事真相大家都看见了把.烨昇压根不熟父皇的孩子.一切.都是花璇玑这个妖女在这里信口胡邹.还请父皇早处绝.花璇玑这种妖女.留不得.”

    “你才是妖女.你全家都是妖女.”花璇玑气愤的回骂道.

    玉无暇一直沒有说话.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水碗.片刻.疑惑的蹙起了眉头.拉了拉花璇玑的衣袖道

    :“璇玑.你看.这水好像有问題.”

    “什么.”花璇玑惊讶的回过.与玉无暇一起认认真真的观察起了那个水碗.猛然发现碗的边缘处有些细小的白色粉末.坚定的对望了一眼.花璇玑向前一步高声道:“皇上.这水肯定有问題.臣妾希望从新换水再來一次.”

    “这水里有白帆.”玉无暇在花璇玑后探出手指沾了点水放到鼻子前闻了闻道.

    “白帆有着改变物质质的能力.能够改变血中的成分.小臣斗胆请皇上换水再试一次.”

    “哦.”白焰嘴角的笑容十分欠揍.“这水可是李公公拿來的.你的意思.是说李公公在水里动了手脚吗.”

    花璇玑当然知道李公公在这皇宫中的地位.怎么又敢贸然得罪抑或是牵连他.

    忙摆手道:“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说着扭头看向李公公带着几分尊敬道:

    “李公公.请您如实回答.在你來的时候.有沒有人碰过这个水碗.”

    “所有的过程都是奴才亲自完成.绝对不会有任何差池.”李公公的话语也不像之前那么尊敬.显然是被白焰挑衅的话激怒了.

    “朕信李公公的.”皇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显然是十分疲惫.

    早知道结局会是这样.他又怎么会答应花璇玑呢.

    “來人那.先将这个嬷嬷打入死牢.择发落.再将花璇玑.烨华.烨昇.玉无暇打入大牢.有时间再审.至于太子之位.就交给烨焰.六皇子.虽是庶出.但六皇子的品行已经摆在了那里.你们谁还有别的意见吗.”

    尼玛什么叫白焰有品行.天啊.这压根就是在颠倒黑白.

    然而花璇玑所有的招数都使了出來.眼下.真的只能等候自己被打入地牢了.

    “既然皇上不愿意出那滴血.就让我來出好了.”

    正当花璇玑手足无措时.正的门突然被大力的拥开.

    一个拐杖先进入了人们的眼帘.紧接着.是一个全上下都被黑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绿眸人走了进來.

    花璇玑疑惑的看着那个影.一股莫名的熟悉涌上心头.可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他是谁.只能带着几分呆滞的立在原地.

    这时候.边的所有人全部一起福下來.态度比对着皇帝沒什么两样.且.就连皇上.也一并站了起來.

    众人异口同声道“预言师安康.”

    预言师.花璇玑心里疑惑起來.随着众人一起服下了子.眉头疑惑的簇起.

    这种时候.他來干什么.

    还有他说的什么血.又干他什么事儿.

    正当花璇玑疑惑的时候.皇上的声音从她的后传了过來:“预言师向來不参与政事.不知今.为何前來.”

    “为了证明烨华是你的亲生儿子.”预言师的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丝毫的绪.语速倒是很快.让花璇玑莫名想起了那个总唠叨的绿眸老人

    不过.花璇玑还是飞快的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那个老顽童上.是不会带有这种庄严的气息的.

    正当众人疑惑之时.那个老嬷嬷突然惊讶的叫了一声.伸出手颤抖着指向预言师.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绪.

    “是他.就是他.那个让我抱走那个孩子的人.就是他.”

    “什么.”抽气之声在人群中再次响起.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屏住呼吸看着预言师朝着老嬷嬷一步步走來.

    预言师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非但沒有大惊失色.反而淡淡的笑了起來:“看來你还沒老么.竟然还记得我.”

    说着.预言师缓缓将子转向茫然无错的皇上.伸出不算修长的手指缓缓拽下一直捂着脸的面纱.

    碧绿的眸子微微眯起.一字一句的打到皇上心里藏的最深的那处记忆里:“烨启.好久不见.”

    “玉染”皇上几乎是颤抖这说出这两个字的.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因为气愤.

    “师傅.”花璇玑.烨昇和玉无暇同时惊讶的叫出了声.最惊讶的当然是烨昇和玉无暇.他们分别和预言师和.绿眸老人相处了那么久.竟然不知道他还有第二个份.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还需要继续验证么.还是只要说明了就好.”预言师晚起袖子.古井无波的叙述到:“我可以以我的人头担保.烨昇的确是烨启.皇上你的亲生儿.而烨华的弟弟.我的另一个儿子.是玉无暇.”

    “什么.”玉无暇从來沒像此时这么惊讶过.“这.这怎么可能.”

    玉无暇向來是细腻的人.说他沒有发现预言师的秘密是因为预言师实在隐瞒的太隐蔽这可以理解.况且玉无暇也曾经对此有过猜疑.

    只不过.这.他是他孩子的事儿.是他连想都沒想过的啊.

    这实在太……

    “好.很好.很好.”皇上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重重的吸了一口气.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既然你自己送上门來.就休怪朕无.來人.将预言师和烨华.还有这个杂种送进天牢.择问斩.”

    “谁敢.你们看这是什么.”预言师飞快的从袖子中抽出一卷看似很有年头的卷轴.冷冷有威严的道:“见先皇铁书如见先皇本人尔等还不速速下跪.”

    尽管所有人此时都是云里雾里.不过他们还是敬畏先皇的.

    “烨启啊烨启.我本不想将这个拿出來.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好皇帝.尽管有些地方你的手段比较毒辣.可你确实是你的子民的.可.你今天既然要对我们赶尽杀绝.我就不得不将这个拿出來了.”

    说着.预言师飞快的打开了卷轴.如往往颂经般.郑重其事的大声朗读了出來:“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朕本是一生勤俭民.从未做过任何坏事.未杀过任何无辜的人.到朕临死前朕才发现朕的孩子被前朝余孽所换.其实朕所立太子并非朕的亲生儿子.幸亏苍天有好生之德.让朕在生前找到了朕的亲生儿子玉染.朕特拟此旨.封玉染为太子.钦此.”

    缓缓合上卷轴.预言师在静的只能听见呼吸的环境下一步步走向皇上.将卷轴缓缓的放在了他的手上.

    “我知道皇后的事是我鲁莽.我对不起你.所以我对你一直心怀歉疚.也准备让这个事成为永远的秘密.可是.”

    微微勾唇一笑.预言师看着皇上的眼睛有些空洞.“我虽是预言师.却从未算过自己的命运.可既然天意如此.也只好对不住了.”

    说着.飞快的转过 用居高临下的态度俯视着所有人.一字一句散发出了一股王者的霸气:“紧遵先帝旨意.朕从即刻起便是大泱的皇上.传朕的旨意下去.将烨式一族从此贬为庶民.沒有朕的之意永世 不.得.入.宫.”

    “另外.特封烨华为大泱未來储君.协助朕打理朝堂之事.钦此.”

重要声明:小说《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